小說書籍資料

聖樹之國的禁咒使
  • 原文書名: 聖樹の国の禁呪使い
  • 集數: 第6集
  • 作者:篠崎芳
  • 插畫: 〆鯖コハダ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16/12/15
  • ISBN: 978-986-482-418-2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在結束與四凶災的激戰之後,這一連串事件的幕後黑手──《無形遊戲》諾伊絲‧迪斯終於出現在黑彥面前。在各種愛恨情感交織之下,諾伊絲採取行動,打算徹底毀滅裘莉葉。黑彥挺身應戰,但是他唯一能阻止諾伊絲的方式──禁咒卻被封住了。為了保護失去力量的黑彥,以及將自己這段因緣畫下休止符,裘莉葉揮刀相向。但是,他們的舉動其實都在諾伊絲的掌握之中……!?
「毀壞的是……妳的心。」
身為禁咒使的少年與銀少女,自兩人相遇時展開的因緣就此迎向決定性終局。

(2016年12月15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洛齊亞往前踏出了一步。

  第6院的《魔王》與《壞神》,在這聖露諾史蕾德學園裡再度見面了。

  以魔術生成的冰塊散落在洛齊亞的腳邊。
  冰塊急速地蒸發散去。
  即使面對的是希比加米,洛齊亞也不露膽怯之色。
  「我們幾年沒見了?」
  希比加米垂下了打壞冰槍的手臂,以沉穩的口氣問道。
  「天曉得。」
  洛齊亞將身體稍微向後仰,聳著肩膀。
  「我從來沒算過,也沒義務要去算。真想把與你之間的孽緣拿去餵狗吃了。」
  「你還是一樣沒變呢。」
  這兩人間突然發生的衝突,使廣場上學生們的視線聚集在他們兩人身上。
  我觀察裘莉葉同學下一步的動作,她似乎先打算先靜觀其變。
  「我是有聽裘莉葉說你已經來到了這座王都……但都沒看到你的鬼影子,本來還在想你是不是已經離開了呢。讓我空歡喜一場,真是謝謝你啊。」
  「我倒是有聽裘莉葉說,之前我來到王都時,你一察覺到我的存在馬上就一溜煙地從王都逃跑了呢。」
  「是啊,就如你所說的。」
  洛齊亞將自己的臉湊到希比加米面前,像是要脅他似地張開雙手。
  「毫無任何辯解餘,完完全全就如你所說的呢──《壞神》。」
  希比加米不為所動,洛齊亞的笑容則染上了窮凶惡極的深黑色。
  「無庸置餘地疑地、一溜煙地、不堪入目地、淒慘地、寡廉鮮恥地、逃走了。」
  洛齊亞挑釁地伸出舌頭。
  「捲著尾巴,哭哭啼啼地逃了出去!就只是為了不想和你見面!呵哈哈哈哈,膽小到了讓人都想供起來拜的地步對不對?我可是只有發著抖縮成一團的份呢!嘿嘿,說到底,有誰會歡天喜地心甘情願地和你這怪物級的戰鬥狂見面啊?我都怕到兩腿發軟,根本動彈不得呢!呵哈、呵哈哈哈、呵哈哈哈哈哈哈|─|─|─|─!」
  洛齊亞所說的話聽來讓人覺得他怕了對方,但他散發出來的感覺卻完全沒有退縮之意。
  沒有絲毫膽怯之色,也沒有兩腿發軟的跡象。
  另一邊,希比加米站在洛齊亞的口水都能吐得到的地方,不但沒有面露不快,反倒呈現滿足的神色。
  「你這個人真的是很難應付。」
  「那你這傢伙是特別跑來吃應付四凶災的嗎?」
  「裘莉葉還沒和你講這件事啊,我這次是因為別的事情而來王都的,不過也因此很幸運地遇上了四凶災的其中一人……但以目前來說,和我對上的四凶災目前也未成氣候,而最美味的對手看來被相樂幹掉了。」
  「……黑彥啊。」
  洛齊亞朝我瞥過一眼後,再度向希比加米撂起話來。
  「我聽說囉?你好像認定他就是你的宿敵是吧?聽說你對他很執著呢?怎麼?意思就是相樂‧黑彥就是我們這些被你搞到許多麻煩上身的人的救世主,我可以這樣理解嗎?」
  「你自己還不是多少也在拉攏他|─|─」
  「那當然啊,要是與黑彥為敵的話,就也得與那位恐怖的《銀少女》為敵了耶?那我自然是要使出渾身解數來避免的呀,無庸置餘地,全力避免。」
  「嘎嘎,你老是在說謊。《魔王》居然會如此注意他……你想必有什麼打算吧?」
  洛齊亞一副嫌麻煩樣地輕輕摸過自己的脖子。
  「你很吵耶……我也是有些自己的想法啦,輪不到你插嘴。」
  「呵,也許是吧。對我來說,只要相樂最後能逼近我的境界的話,其他的事目前都尚在其次。只是|─|─」
  希比加米摸著下巴的鬍渣,環顧著廣場上的學生。
  「我聽說《無形遊戲》就在這裡,再加上《魔王》與《銀少女》,還有《銀少女》非常傾心的禁咒使都齊聚一堂,這就讓我有了點興趣……覺得來參觀一下也不錯。」
  「……十之八九會變成一場噁心的舞台秀吧。」
  「洛齊亞啊。」
  「幹嘛?」  
  「你覺得諾伊絲為什麼會選擇這所學園作為舞台?」
  「我哪知道啊,我根本不想去臆測那個瘋顛蠢女人的想法,浪費思考能力也要有個限度。」
  洛齊亞不悅地咒罵著,但希比加米沒有理會,繼續說道:
  「裘莉葉既非出身於貴族也不是露諾史蕾德的人民,她要進入這間學園就讀多少是件難事,就連你也必須透過自己的管道弄來學園的制服。」
  希比加米眺望著學園的建築物。
  「諾伊絲的目的若是第6院的成員,她沒有必要特地選擇這間難以潛入的學園作為舞台。」
  「哈!反正一定沒什麼重要的理由啦,既然是那個傢伙,想必是個非常私人又窮極無聊的理由。話說回來你居然會在意這種事,還真不像你這腦裡只有死鬥的笨蛋的會做的事耶,今天是吹什麼風啊?」
  面對著洛齊亞的訕笑,希比加米帶著自嘲的語氣,泰然自若地笑道:
  「被你說中了啊……可能是因為我所追求的宿敵候補出現了,而使我也有了些悠閒的空間吧。」
  「嘿嘿,真的是這樣嗎?」
  洛齊亞的眼神變得尖銳,奸笑著說:
  「就我來看,你這戰鬥狂的本質依舊沒變。你雖然得以和盼望的四凶災交手而獲得一時的滿足……但若是眼前又出現你認為值得一戰的對手,你一定還是無法抑制自己的衝動。這就是你難以改變的本質啊,《壞神》。」
  「那麼,洛齊亞啊|─|─」
  希比加米以滑步微微地前進。洛齊亞向後退了一步以保持距離。
  「你的意思是,在這裡和你來場死鬥,也是有可能會發生的囉?」
  「怎麼,希比加米,你想在這裡和我較量嗎?」
  希比加米將聚集在廣場的學生一個個地以眼神瞄過。
  「這個嘛……舉例來說,若是把你混在那群學生裡頭中的同夥殺掉的話,你是不是就多少想和我打了呢?」
  「嘿嘿,你可以殺殺看啊。」
  「…………」
  「你要是覺得把他們全都殺光,就會讓我想和你打的話,你現在立刻就試試吧。喂,快試呀?這世界上可多得是沒有實際去做就不知道結果的事情呢?」
  「唔|─|─」
  希比加米手背上的血管浮了出來,發出了「叩嘰」的冷硬聲。
  一種麻麻的感覺拍打在我的皮膚上。這,就是殺意嗎?若是能夠察覺的人,在一瞬間就會曉得場面上的氣氛發生了劇變|─|─但是,那種不吉祥的氣氛馬上就煙消雲散了。
  希比加米竊笑道:
  「原來如此,看來無論是你自己還是你的同夥都被管教得很好呢。我也不喜歡無謂的殺生,要是無法帶來任何結果的話,自然沒有殺人的意義。」
  「真抱歉啊,我的王國可沒有和平到會因為同伴的死亡而失去理智哦?才沒有閒工夫為了一位位同伴的死亡心慌意亂、嘆息悲傷呢。不過呢……你要是想和我打的話,我倒是無所謂哦?」
  「哦?」
  「我若是能把諾伊絲這賊貓偷走的拉斐斯和法爾貝堤拿回來的話,和你來場死鬥也行。對你來說,和手上沒有那兩把劍的我對打也沒什麼意思吧?」
  「嘎嘎嘎,我看穿你的想法囉,洛齊亞。你現在是在誘導我當你和諾伊絲對峙時,使我站在你這邊對不對?然後當你的目的達成,也就是那兩把劍回到你手上時,你就會背約逃走……我沒說錯吧?」
  「這個嘛,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若只是推敲我在打什麼主意,那倒也由得你。嘿嘿,不過你可別這樣一口咬定啊,我這個人可是會遵守值得遵守的約定的。」
  我們就這樣在遠處看著他們的一來一往。
  望著那兩個人的裘莉葉同學開口了:
  「那兩個傢伙果然感情很差。」
  但我倒是隱約覺得他們看起來也像是感情很好。
  洛齊亞朝我們這裡走了過來。
  「希比加米說他要隔岸觀火,怎麼不去死死算了。」
  「你覺得希比加米會就這樣乖乖地只是看著嗎?」
  裘莉葉同學問道。
  「我也不曉得。我是認為他想和現在的我與妳死鬥的可能性很低……不過儘管他沒說出口,萬一諾伊絲成長到了異常強大的地步,他說不定也會中途插手。除了這情形以外……若他所執著的黑彥會受到危害的話,他也可能會有動作。」
  學生們也許是等得不耐煩了,開始發出流露不滿的吵鬧聲。
  裘莉葉同學望著學生們。
  「你覺得諾伊絲真的在那群學生裡頭嗎?」
  「……我認為是的。」
  「你好像在掛心著什麼事,你在意的是什麼?」
  「嘿嘿……那個《無形遊戲》可不會被識破真面目就舉白旗投降……不過不管如何,都得先贏過最初的遊戲才行。」
  「就你來看,諾伊絲的目標也是放在我身上吧?」
  「應該是吧。」
  「那麼|─|─還是得由我來做個了斷才行。」
  我邊看著下定決心的裘莉葉同學的側臉,邊說道:
  「請妳多小心,裘莉葉同學。」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