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比方說,這是個出身魔王關附近的少年在新手村生活的故事1(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たとえばラストダンジョン前の村の少年が序盤の街で暮らすような物語
  • 集數: 第1集
  • 作者:サトウとシオ
  • 插畫: 和狸ナオ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郭蕙寧
  • 出版日期:2018/7/20
  • ISBN: 471-094-555-578-2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我想到大都市去瞧瞧!」
儘管受到村裡眾人反對,少年羅伊德還是無法放棄參軍的夢想,啟程前往王都。然而,包含被說是村裡最弱的他在內,竟然沒有任何村人知道他們的村子被稱為「最終地下城旁邊的怪物魔境」這個事實,連高等級的冒險者也聞之膽寒。
至於在那裡長大的羅伊德……當然是運動神經超群,熟習各種古代魔法,甚至家事萬能的天才了!!
「那、那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羅伊德,你不可以拿出真本事哦?」
這是一個無意中展現出何謂無敵的少年逐漸體認到『真正的強大』,關於勇氣和邂逅的故事──
相關資訊
村裡每個人都說:「你辦不到的。」
指的是他——羅伊德‧貝多那。
他是個溫和笑容令人印象深刻的好青年,而且如同他的外表,比起打打殺殺,他更擅長烹飪、打掃和洗衣服等家事。是村子裡公認的「最弱的男人」。村裡的年輕女孩們常說他「隨時可以嫁出去當好太太了」,他也早就對這類評語習以為常了。
潛入河裡從來沒抓到過一條魚;就算直到太陽下山為止都在蒐集柴薪,比起一般人也是事倍功半;要是和村裡其他男人比腕力,隔天一整天就會臥床不起——諸如此類的奇聞軼事不勝枚舉。
因為最弱的他表示想要離開村子,去王都加入軍隊……他的個性忠厚老實,外加容易被騙,所以別說支持他從軍了,反對他離開村子的也大有人在。
然而,羅伊德這次卻一反平時隨波逐流、察顏觀色的態度,非常堅持自己的決定。那張敦厚老實的臉上散發出某種氣魄。他咬著下唇,然後開始闡述自己的決心。
他頭一回展現如此強硬的一面,讓村人們傷透腦筋,最後甚至鬧到要召開會議,請村長親自出面說服他的地步。除了安排儀式活動和政務所需以外,村子鮮少召開這樣的集會,這也證明了村人們有多麼重視他。
自羅伊德表示要從軍之後,又過了幾天,某一天下午,村子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們將手邊的工作告一段落後,帶著他來到村長家。
村長家位於村子北邊。羅伊德就像隻做了壞事的小狗般,縮著身子坐在那個能將小麥田的景色盡收眼底、涼爽通風的大廳裡。撫養他長大成人的爺爺坐在身邊,村子的各位重要人物則圍坐於四周,無不露出擔心或是焦躁的表情。
小麥田青澀的香氣隨著春風吹了進來,輕拂過羅伊德因為緊張而汗涔涔的額頭。
這時,一道清脆可愛的嗓音從隨風搖動的麻製門簾後方響起。
「抱歉,讓諸位久等了。」
沒多久,一個披著棉質長袍、將黑髮綁成雙馬尾的女孩子——看上去年紀大約十二歲左右——突然從門後走了出來。
她正是這個村子的村長——艾卡。外表看起來雖然只是個小不點,可是她的年紀卻老早就超過一百歲了。誰也不知道她真正的年齡,包含她本人在內。
根據她本人的說法是「因為拯救了世界,所以變成長生不老的體質」,可惜誰也不相信。如今這件事已經完全被當成笑話……只不過,要是有人膽敢把「大概是所謂的超齡蘿莉」這種話說出口,聽說下場就是脖子以下被埋進小麥田裡,然後被晾著三天三夜不管。
這個除了實際年齡以外,言行舉止就像個國中女生的艾卡村長抓著下襬有點過長的長袍,一步步走向上位並坐下。
竹編座椅發出咯吱一聲,在安靜的大廳裡響起。艾卡停頓了一會兒,然後用對兒子或孫子說話的語氣詢問羅伊德:
「羅伊德啊……聽說你想去王都當軍人?」
下一秒,羅伊德還來不及回答,爺爺就立刻率先發難。
「請村長也說說他!告訴他那根本不可能!這孩子有時候就是這麼頑固。」
羅伊德忍不住回嘴:
「說什麼不可能……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傻孩子說什麼蠢話!你連蒐集柴薪都做不好,連河裡的魚也沒抓到過,怎麼當得了軍人!」
  「我、我是從來沒有抓到魚沒錯,可是王都一定還有魚以外的食材,沒問題的啦……而且我只是不太會潛水……在大城市應該沒什麼機會潛水。」
針對他這番說辭,這回則是一個面容慈祥的婦人開口了。她以安撫自己孩子般的語氣如此勸道:
「羅伊德,你爺爺說的不是那個意思。他是擔心你體力太差啊。」
爺爺誇張地頻頻點頭應和,一副再贊同不過的態度。
「就是就是。連那種事都做不到,更別提什麼軍人了。你說不太會潛水,再怎麼不諳水性也該有個限度。」
這次輪到一個腰間配著一把古劍、五官精悍的青年粗聲粗氣地說:
「少在那邊強詞奪理找藉口。要怪就怪你自己一直克服不了弱點。」
「嗚。」
見羅伊德情緒低落,青年露骨地皺起眉頭,厭煩地補上一句:
「——說起來,在水中只能潛上一小時也太不像話了。」
「是啊。至少也得撐到三個小時。爺爺年輕時可以潛上三天呢。」
「是四天。」
爺爺自豪地豎起四根手指。
——順帶一提,有自由潛水專家之稱的海女平均能潛五分鐘左右,世界紀錄則是超過二十二分鐘。在此僅供參考。
在其他村人「噢,太厲害了!」「不愧是老爺子!」的一片讚賞聲中,爺爺露出有些沾沾自喜的表情,接著又很快地板起臉,擺出原本的威嚴。他轉向羅伊德說:
「聽好了,羅伊德,不過是應付幾隻長了尖角利牙的魚就陷入苦戰,這怎麼行?海裡一定還有更恐怖的魚類存在。」
「可是我在小說裡看過,有的魚也沒有尖角或利牙,而且城市人吃的都是那種魚。」
「你這傻孩子!沒有尖角利牙的魚要怎麼生存!假如真有那種魚,早就被捕個精光,一隻也不剩啦。」
「嗚,也對……」
——順帶一提,他們正在討論的魚名為『殺手食人魚』,是一種真正的怪物。擁有堅硬的角以及大嘴和鋒利的牙齒,兩三口就能把一整頭牛吞食殆盡。就連經驗老道的戰士在水中碰到牠們也束手無策。
穿著工作服的樵夫又給無言以對的羅伊德補上一刀說:
「就算不擅長游泳,好歹把砍樹和蒐集柴薪的技巧也要練得好一些……」
繼樵夫輕聲勸戒過後,爺爺做出揮動斧頭的姿勢。
「沒錯,如果不能在不被『特倫托樹』發現的情況下給它一擊斃命,根本不夠格獨挑大樑。」
聽到這裡,羅伊德不禁激動地探出上半身,對不停做出揮動姿勢的爺爺提出反駁:
「可是爺爺,書和小說上寫著在王都不砍『特倫托樹』,都是砍普通的山毛櫸或杉樹來當柴燒啊。」
「唉……你當真相信小說上寫的事情?」
爺爺一副受不了的態度,順手用手帕拭去額上的汗。一旁的樵夫一副這話可不能當沒聽見的模樣插嘴道:
「羅伊德,那種普通的木材頂多只能燒三個小時。特倫托樹可以燃燒整整三天。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傻子也知道哪一種比較好。用普通木材可撐不過冬天啊。」
「特倫托樹是更好沒錯啦……」
——順帶一提,特倫托樹是一種外型為樹的恐怖魔物,它的樹根會刺入接近的人類並吸取養分。原本在被打倒之後就會消失,但如果能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打倒它,運氣好的話就會留下樹幹。那可是價值千金的貴重商品,通常不會拿來當柴燒。假如有商人看到了,八成會心痛得大喊大叫吧。
樵夫背靠著大廳的柱子,盤起雙臂開始說起自己的工作。
「樵夫為了村子的建設和寒冬中的溫暖辛勤勞動,汗水淋漓,是很辛苦的職業,而且還不只柴薪的問題,魚也不是『用錢買就好了』簡單一句話就可以解決的。光憑那點決心不可能當上軍人。」
樵夫以略為強硬的語氣給予忠告,使羅伊德的臉蒙上一層陰影。見他意外沮喪的模樣,樵夫又緊接著補充:
「啊,我的意思不是要你先學會伐木技術再到城市去。城裡大概也用不到悄然無聲的步行術或是徹底融入森林的迷彩技術。」
樵夫自己也認為不必要,於是道歉:
「……抱歉,我說得太過分了。」
受到責備的羅伊德垂下頭,深刻反省自己那過於天真的想法。
這時候,剛才發言的青年又用帶刺的說法出聲表示:
「問題不在有沒有那種魚或是決心夠不夠啦。最大的錯誤就是羅伊德明明很弱,還妄想當軍人。」
「是哥哥太強了。」
「上次比劍的時候我已經放水了,結果你隔天還不是一整天臥床不起……害我被別人誤會是不是欺負了你,被當成大壞蛋咧。」
「嗚嗚……」
青年嘆了口氣之後,苦笑著繼續說:
「唉……我說你啊,骨折那種小傷一個小時內就該治好了。」
「那時候是全身骨折哦!全身複雜性骨折當然要花一整天才能治癒吧!」
「說什麼蠢話!骨折頂多三個小時就會好了吧!爺爺可是只要『喝——』的吆喝一聲就治好了喔。」
——順帶一提,骨折一般是屬於重傷。至少有一個月都得和石膏為伴……想必就算不解釋,各位也明白。
然後,青年拔出腰間那柄雕刻著兩隻蛇的古劍,一邊繼續對羅伊德訓話。
「再說!被這種老骨董砍到怎麼可能骨折!這把鈍劍的名字叫什麼來著?卡里斯棒?」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