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龍王的工作!
  • 原文書名: りゅうおうのおしごと!
  • 集數: 第8集
  • 作者:白鳥士郎
  • 插畫: しら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昱婷
  • 出版日期:2019/5/6
  • ISBN: 978-957-261-763-2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對了,去一趟京都吧。」
排名戰拉下帷幕,職業棋界邁入了春假期間。八一與愛相伴造訪京都,但並非為了約會,亦不是慰勞之旅。
他們是為了守望『山城櫻花戰』──圍繞女流六大頭銜其中一冠的戰役。
挑戰者為月夜見坂燎,頭銜保持人為供御飯萬智。
「我不惜殺死對方也要搶下頭銜。」
「……我自始至終都不及燎。」
互為摯友的兩人激烈衝突之際──八一與愛知曉了女流棋士的糾葛與哀悽。
以春季京都為舞台,比百花更加絢爛華麗的戰役即將展開。秘手繚亂的第八集揭幕!
相關資訊
打從一開始,我便決定要採用穴熊。

  早在這場頭銜戰揭幕之前,我就已經做出結論。要以持續磨練至今的穴熊戰術,與對手一決勝負。
  我內心不存在一絲不安或陰霾。
  因為自小學五年級起,我便一直埋首鑽研穴熊戰術。
  以堅守防禦為重的現代將棋中(不過最近職業棋士之間開始流行起重視平衡的圍玉),成功圍起穴熊的當下便相當於『先馳得點』。這亦是我不斷鑽研穴熊戰術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理由是,名為穴熊的圍玉與擅長穴熊將棋的棋士,是我一直以來憧憬的目標。
  然而最關鍵的原因,是因為這種圍玉在我眼中極其美麗。
  猶如披上五衣唐衣裳一般,在玉的四周層層疊起眾多棋子。
  於棋盤一隅築起端正四方形的光景,在將棋局面中實為罕見。
  那在我眼中是如此美麗。
  美濃圍的高效率構築手法,能感受到神之意志。
  矢倉的豐富變化,媲美擺飾於服飾店櫥窗的眾多衣裳,還能任君挑選一套中意的服飾,感覺實為暢快。
  然而這兩者,都比不上穴熊蘊藏的美感。
  我願重述無數遍。
  我喜歡穴熊。

  因此我絕對不會遺忘,且無論結果為何都絕對不會否定──
  棋子落在9二香瞬間的怦然悸動。



山城櫻花戰1

        ?

  「對了,去一趟京都吧。」
  當我道出這句話時,時節正值櫻花絢爛的季節。
  與弟子一同深思長手數的詰將棋時,我忽然靈光一閃。
  「京都……是嗎?」
  雛鶴愛與我肩並肩,將目光聚焦於詰將棋雜誌題目上,聞言露出愣愣的神情望向我。溫暖的春風,自敞開的和室窗戶流淌而入。
  「嗯,正是京都。春假還沒結束吧?」
  「是還剩一個星期左右沒錯……」
  愛今年春天即將升上小學五年級,正享受著久違的長假。
  與師傅不同,弟子在學校也是個優等生,早早便完成了春假作業。如今她時而埋首鑽研將棋,時而與JS研成員出門玩耍,盡情享受四年級最後的假期。
  將棋界亦與學校相同,是從四月開始邁入新年度。於是除了出賽頭銜戰的棋士以外,眾人都相當於進入了長假期間。
  漫長煎熬的排名戰已拉下帷幕。
  而且我不僅晉升C級1組,還成功防衛龍王頭銜。
  包含與兩名弟子相遇在內,去年是經歷了劇烈動盪的一年。
  我也需要重整心態,邁向新的奮鬥之旅。配合弟子的春假來一趟小旅行也不壞。
  想到這裡時,我不經意想起一件事,開口詢問:
  「愛,妳去過京都嗎?」
  「那個……雖然幾乎沒印象了,但應該去過。畢竟是全日本知名的觀光勝地,照理說應該去過才對。」
  「真不愧是知名旅館家的獨生女。」
  「但是但是!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我想和師傅一起去京都!!」
  愛不惜把最喜歡的詰將棋擱在一旁,開始撒嬌吵著:「京都!京都!」
  好可愛?
  「我想去逛逛清水寺!也想去鴨川河床。那個,還有、還有……本能寺!愛想看本能寺!!」
  「嗯、嗯。」
  為了讓像小狗一般難掩興奮的弟子冷靜下來,我開口說道:
  「不過這回的目的地已經確定了。」
  「唔咦?是哪裡呢……?」
  「首先是嵐山。」
  我道出了全京都……不對,全日本數一數二的觀光景點之名。
  「我們要去位於嵐山的『天龍寺』。」
  「天龍寺?」
  愛水汪汪的大眼浮現出問號,似乎沒聽說過這地方。
  畢竟京都的寺院數不勝數,這也無可奈何。不過這是座遠近馳名的寺院,只要看過照片應該就能認出來。
  「到那裡去有什麼事嗎?」
  「『山城櫻花戰』頭銜戰將在那裡舉辦。」
  「啊……!」
  那是六大女流頭銜其中之一,唯一被冠以花名的高雅頭銜。
  其頭銜保持者與挑戰者,都是與我交情最為深遠的將棋夥伴。
  「基本上屬於室內派的職業棋士會動身外出,當然只可能是為了與將棋有關的事。畢竟我也沒有約會對象。」
  「…………」
  「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不,並沒有。」
  只見愛露出了無法透析感情的成熟神韻,是因為她就快升上高年級了嗎?
  「我是初次赴往現場觀看女流頭銜戰,肯定能獲益良多。為了精益求精,請務必讓我前往當地。」
  「當然能獲益良多沒錯……」
  弟子遣詞用字突然變艱深,讓我心生動搖,同時解釋前往京都的理由。
  「山城櫻花戰比較特殊,光是觀戰就很有意思。」
  「特殊……?」
  「首先,它採取三番勝負。在所有職業與女流頭銜棋戰裡,僅限山城櫻花戰與女流玉將戰是三番勝負。」
  若計入新人戰等一般棋戰,還有其他棋戰也是如此,但職業棋士的頭銜戰中,不存在連勝兩場便結束比賽的三番勝負。對了對了,龍王戰的挑戰者決定戰也是三番勝負。
  「此外,第二局與第三局是連日舉行。」
  「光是連續兩天進行公式戰就已經很累人了……頭銜戰肯定相當煎熬!」
  決戰前的排程十分緊湊,需要強韌的精神力,不能被第二局的結果影響心情。當然也對肉體造成相當劇烈的負擔。
  「不過獨一無二的最大特點,則是從第二局開始,會在京都名勝舉辦公開對局。」
  「公開?意思是要在大家面前對局嗎?」
  「沒錯沒錯。愛妳也在Mynavi女子公開賽的集體預賽中經歷過,只要想成是比那更具規模的賽事就行了。」
  Mynavi的集體預賽,有複數對局同時進行。
  然而山城櫻花戰僅此一局。雙方對局者將裝扮得華美豔麗,在人潮眾多的場所舉行。
  京都的外國觀光客本來就為數眾多,矚目程度自然非比尋常。
  拍照聲此起彼落,甚至有談話聲流入耳際。
  是否能夠熟悉四周環境也是獲勝條件之一。因此擅長與不擅長櫻花戰的棋士,憑這點就高下立判。
  「但是……為什麼要在那種狀況中下將棋呢?」
  「因為櫻花的頭銜戰是由京都市主辦。為了讓代表日本傳統文化的將棋與京都結合,才利用頭銜戰作為觀光素材。」
  「原來如此!」
  出身旅館的愛,對『觀光』一詞格外敏感。
  「確實,將棋對局時間很漫長,而且對局者幾乎紋風不動。作為觀光客的攝影景點再適合不過了!」
  「說的也是。以體育活動而言稍嫌不足的缺點,卻能歸類於景色或展示品,反倒成了優點。」
  從外國人眼裡看來,將棋對局或許就像傳統藝能或現代藝術也說不定。
  「第一局在東京舉辦,不過京都居民也會在那裡為京都做宣傳活動。這是一場徹底專精『表演』化的極罕見頭銜戰。」
  「好像很有意思!」
  愛已經完全沉醉於山城櫻花戰之中了。
  我拿起正在充電的手機確認時間。
  「現在出發的話,上午就能抵達京都……很好!四十秒內準備完畢!!」
  「師傅~!我們快點去京都吧!」
  於是我們踏上了前往春季京都的旅程。

        ?

  「抵達了~!」
  「轉眼之間就到了呢。」
  自福島搭乘環狀線前往大阪站後,再轉乘新快速抵達京都,花費不到三十分鐘。
  千年古都意外地近在咫尺。
  「好了,得再從這裡移動才行。」
  「還要搭電車嗎?」
  「這個嘛……」
  時間還綽綽有餘。
  雖然不是最快速的移動手段,但我有想讓愛乘坐看看的交通工具。
  「機會難得,搭『嵐電』去吧。」
  「嵐電?」
  「京福電鐵的嵐山本線,俗稱『嵐電』。很有意思吧?」
  我與弟子手牽著手,於京都街道漫步。
  春日暖陽溫暖和煦。
  這幾日天氣都溫暖宜人,櫻花也隨之齊開。自某處乘風捎來的粉色花瓣,舞落至愛的頭頂。
  「已經完全進入春天了呢~」
  愛用小巧的手心,小心翼翼地握住來自春風的贈禮,接著再用櫻色唇辦吹出氣息,將花瓣送回藍天。
  我仰望飄舞空中的花瓣,開口說道:
  「東京之類的地區倒還很冷呢。」
  「爸爸媽媽也說北陸那裡還很寒冷!」
  愛擁住我的手臂,將身體緊貼上來。
  大概是在想像家鄉石川縣的冰天雪地吧。
  「電視上也說,今年有龐大冷氣團坐鎮東日本,所以櫻前線不會北上!」
  「幸好山城櫻花戰是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舉辦……畢竟頭銜中加入了『櫻』字。」
  我悠然漫步,暖和的天氣令人禁不住睡意。
  「……早知道天氣如此舒適……」
  我略帶後悔地低喃一聲。
  ──還是應該邀請天衣一起來的……
  我的二號弟子‧夜叉神天衣,在名為Mynavi女子公開賽的女流頭銜戰中脫穎而出,順利闖入了挑戰者決定戰。
  而挑決的對手,今天將以山城櫻花頭銜保持者之姿進行對局。
  特地動身前來觀戰,難免會有疙瘩。
  所以我才沒有提出邀約。即便約了,她也肯定不會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