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我是星際國家的惡德領主!(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俺は星間国家の悪徳領主!
  • 集數: 第1集
  • 作者:三嶋与夢
  • 插畫: 高峰ナダレ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21/4/12
  • ISBN: 978-957-266-731-6
  • 新台幣售價:280 元
內容簡介
星際國家昂格藍德帝國──出生在治理邊境行星的伯爵家、以小小年紀繼承了伯爵之位的黎恩,其實是一名轉生者。他省思了前世因為過於善良而屢遭壓榨的人生,決定在這一生成為掠奪他人的「惡德領主」,打算讓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然而──
「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連一滴油水都擠不出來啊!!」
他所繼承下來的領地,是一片荒蕪到讓人不忍行惡的廢土!為了讓人民承受得起自己的壓榨,黎恩決定先為領地打造繁榮的基礎。而他雖然硬是擺出惡德領主的樣子,但不知為何,人民卻反而對他愈有好感……!?
以惡德領主為志向,卻不知為何被當成名君崇敬的會錯意領地經營譚,就此開幕!!
相關資訊
映在駕駛艙螢幕上的,是一整片的宇宙。
周遭強光四起,還不時傳出爆炸。
太空裡居然也能有爆炸,這大概也只有奇幻世界才辦得到了。
遠處迸出了一道道纖細的光線,帶出了小規模的爆炸之光。
而每一道光芒都帶走了數百、數千條人命。
以宇宙為舞台的這處戰場,饞食著大量的人命。
在數萬──甚或是十萬條性命逐漸消散的戰場上,我發出了高亢的笑聲。
「怎麼啦?就這點本事嗎?」
人型兵器──機動騎士。
機體全高超過了十四公尺。這台兵器必須由人類駕馭,而從兵器的角度來說,其缺點可是多不勝數。
?什麼偏偏要打造成人型?不能打造成戰鬥機的模樣嗎?
對於這些基於合理性的指責,通通都能用「因為我說了算」一筆帶過。這裡就是這樣的奇幻世界。
我所駕馭的黑色機動騎士,有著格外巨大的尺寸。
其他的機型大都落在十八公尺左右,但我所駕馭的機動騎士卻有二十四公尺,被分類為大型機動騎士。
如此巨大的機體,如今以控制鉗捕捉到了周遭的小型機種。
所謂的控制鉗,指的是機器人的手掌。
人型兵器的纖細手掌掐住了敵方的人型兵器,並一舉捏爛。
連裡頭的駕駛員都不放過。
『救、救命啊!』
聽到駕駛員求饒的喊聲,揚起嘴角的我只是冷冷地吐了一句:
「去死。」
這句話聲中不帶一絲一毫的心慈手軟。
殺死敵人帶給我的並非罪惡感,只有純粹的興奮。
踐踏他人,奪走獨一無二的生命。
這是僅有強者才能擁有的特權。
「好弱!太弱啦!就沒有更強的傢伙嗎!」
我笑著操縱機體,一一擊潰周遭的敵人。
我瞄準的是駕駛艙──換言之就是駕駛員。
機動騎士右手緊握的長刀無情地貫穿了駕駛艙,隨即一腳將之踢飛,粗暴地抽回刀子。
「弱者通通都是被我狩獵的存在。讓我多享受一點啊!」
這是不把人當人類看待的殘忍行為。
而執行這場屠殺的,是一名外表看起來還不到十五歲的孩童。
換作是前世的自己,肯定會否定我這樣的行為吧──我能夠理解那樣的心情。
這世上都是為惡的一方更為強悍。
所以我早已決定,要在下一世的人生以成為惡人為目標。
不對,是窮凶極惡之人。
若要找個名詞來形容我這樣的存在,那肯定就是「惡德領主」吧。
在這個不可思議的奇幻世界,人類的科技雖然發達到足以在太空間來往,但卻還是採用老舊的貴族制度作為支配的體系。
而在這個世界裡,我擁有伯爵的身份。
邪惡的我支配了一顆行星,讓人民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如果這是一篇創作,那我應該成為被主角們擊敗的邪惡一方吧。
然而,現實又是如何?
「怎麼啦!再多來幾個人啊!再來!再來啊!」
我駕駛著機體,追擊著從我身旁逃開的敵人,無情地奪去他們的性命。對著逃之夭夭的敵人們痛下殺手的姿態,確實就是惡人的化身。
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正義之士。
就算我欺凌弱者,也不會出現阻止我的正義之士。
這世上的強大之人,往往都是邪惡的一方。
這就是我得到的答案。
在前世瀕死之際,我才終於悟出了這樣的真理。
「啊啊,好開心啊。碾碎弱者的瞬間真是爽到不行,讓我更加充實了身為強者的自覺!」
巨大人型兵器和宇宙戰艦爭霸的世界。
轉生到這個世界的我──盡情地用上我所被賦予的力量胡作非為。
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的。
在我得知遭騙、於失意之中逐漸斷氣的前世最後一天。
讓人不快的記憶浮上心頭。
那是個一無所知、甚至沒察覺自己深陷騙局,過完了愚蠢一生的男子的記憶。
而如此愚蠢之人,就是前世的我。

◇◆◇◆◇

為什麼只有我得遭受這種不合情理的對待?
我在破舊、狹小而昏暗的公寓隔間之中按著胸口。
我從前些日子就有胸悶的傾向,但最近則是逐漸惡化,痛得難受。
雖然很想去看醫生,但我的手頭非常的緊。
揪著胸口的手掌欲振乏力。
掐著皺巴巴的骯髒T恤的手比起以前更為乾癟,還多了好幾道傷口和膿包,顯得斑駁醜陋。
咳出來的痰帶有血絲,弄髒了我正在躺臥的圓形床墊。
「為什麼──我要──被這樣對待──」
雖然肉體也相當難受,但不甘心和窩囊的感覺更是狠狠地折磨著我的精神。
我看到了類似人生跑馬燈的光景。
就是要出言奉承,我也算不上是個事業有成的人物。
然而,我還是活得相當光明磊落。
我既沒有犯過罪,也算是認真度日,以普世標準來說算得上是善良的人物。
我很安分地找了份工作,安分地結婚──然後生了孩子,買了房子。
但現在的我卻是扛下了大筆債務,過著打零工的淒慘生活。
雖然每個月都支付了扶養費,但自從離婚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過自己的小孩。
根據前妻所說,這是因為小孩子總算和再婚對象混熟的關係──她就拿著這樣的理由當擋箭牌,一直拒絕讓我和小孩見面。
我都從微薄的薪水之中抽出了大半去支付扶養費了,但卻連小孩的面都見不到。
我在之前上班的公司因為被栽贓了外遇和盜領公款一類的負面風評而遭到開除,但因為急需用錢,所以以只好過著打零工的日子。
我才沒有外遇。
也沒有盜領公款。
但我不管再怎麼否定,周遭的人們還是把我當成罪犯。
就是費盡唇舌,也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
當時那種絕望的心情烙印在我的心頭。
由於被那些人罵得太過難聽,現在甚至讓我變得疑神疑鬼,認為真的是自己不好。
──然後,如今的我過著在社會底層掙扎的日子。
我背負著巨額的債務,還得在家徒四壁的狹小公寓裡過著繳納房租的貧困生活。
幾乎每天都有凶神惡煞找上門來,要我償還債務。
說起來,我根本沒有借過錢的記憶。
然而,這筆借款卻被算到了我的頭上,我還得負起責任償還。
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前妻的嫌疑不小,但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和金錢能找律師諮詢了。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這幾年下來,我的身形已是瘦骨嶙峋。
明明還沒到那個年紀,看起來卻是垂垂老矣。
每次端詳鏡子,都會看到一張死氣沉沉的面容。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我每咳一聲,從嘴裡噴出的血量就逐漸增加。
看來今天就是我的喪命之日了。
就在感到不甘的同時,能就此一了百了,也讓我產生了莫名的甘心感。
就在這時。
一名身穿直條紋燕尾服的男子,出現在我的枕頭旁邊。
他穿著鞋子踩在骯髒的地板上,左手提著一個行李箱。
「晚上好,今天真是個不錯的夜晚。」
我轉動眼珠看去,隱約看到了一名手拿絲質禮帽、面容模糊的男子,向我打招呼的他,只有嘴角算是清晰可見。
男子的眼角被陰影籠罩,難以看清真容。
高挑纖瘦的這名男子俯視著我。
男子莫名給人不似現實人物的印象。
大概是因為帽子的帽緣和燕尾服的下襬正微微飄動的關係吧。
明明沒被點火燒著,但男子的身體正散發著看似濃煙的霧狀物。
這樣的外表,讓他給人不存在於這世上的印象。
「──什麼啊,是死神下凡來接我了嗎?」
我無力地發出了嘶啞的嗓音,結果引起胸口一陣劇痛。
我既沒有多餘的力氣落荒而逃,也沒有絲毫逃跑的念頭。
事已至此,我反而是有些自暴自棄了──如此一來,我不就能從那些痛苦之中獲得解脫嗎?我甚至淡淡地冒出了這般期待。
而這也讓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以前曾聽人說過,生前悉心照料過一生的寵物,會在主人瀕死之際前來相迎。
我也在很久很久以前養過一條狗,但牠似乎沒有要來接我的意思。
看來那只是杜撰的說法啊。
也可能是我這個飼主當得不夠好吧。
然而,若真的會有為我引路的使者,那我還真希望會是牠呢。
就在我想著這些事的時候,男子蹲低身子,將臉湊了過來。
我還是只能看清他的嘴角一帶。
男子吊起了嘴角,露出了彎月般的笑容。
感覺就像是在嘲笑我似的。
「我確實是來迎接您的,但並不是您所期望的黃泉使者。若要說得精確一些,那我便是來將您送往遙遠的另一個世界的存在。這個嘛──就請您稱我為『引路人』吧。」
「另一──個──世──咳!」
在我猛咳幾聲後,男子打了個響指。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