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1《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神話伝説の英雄の異世界譚
  • 集數: 第1集
  • 作者:
  • 插畫: ミユキルリア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Y.S
  • 出版日期:2016/5/23
  • ISBN: 471-094-554-819-7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首刷限定版:隨書附特典小冊子》
三年前,少年比呂被召喚到一處異世界,當時他拯救了瀕臨滅國命運的葛蘭茲大帝國。之後他功成身退便回到現實世界。然而三年後,他再度被召喚回異世界,那裡卻已是千年之後。千年後的葛蘭茲大帝國面臨了王位爭奪戰。比呂在這樣的情況下,遇見了被踢出王位之戰的六公主。與六公主併肩作戰的同時,千年前的記憶與力量也慢慢甦醒……

(2016年5月23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少年沐浴在歡聲之中。
  每道歡聲都透露著喜悅,祝福言語不絕於耳。
  將宮殿廣場擠得水瀉不通的人潮──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無憂無慮的笑容。
  而獨佔民眾視線的是矗立於露臺上的少年。
  曾一度瀕臨亡國危機的國度,如今搖身一變,被譽為是中央大陸的霸者。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一直以來在身旁輔佐君王、帶領國家跨越絕望與困境、並打贏多場勝仗的少年。
  少年像是要回應歡聲一般,舉起手僅僅輕揮一下,接著便轉身離開。
  即使少年離去後的露臺上已經空無一人,喝采聲仍然未有停歇。
  接下來的好一陣子,大街小巷想必將會歡騰不眠吧。
  即使因戰爭而傾圮的城牆遲遲未能修復,遭到摧?的房舍依舊舉目可見,但每天仍是樂此不疲地舉辦熱鬧慶典。
  為了慶祝達成前人未盡的偉業──大陸的霸者!

  少年回到城內,走在連接露臺與皇座的通路上。
  無瑕的潔白牆壁矗立於左右的走廊上,鋪滿了富有彈性的深紅色長毛地毯。
  不發一語地走在其間的少年面前,出現一位青年擋下他的去路。
  「……真的要回去嗎?」
  聞言,少年躊躇了一會兒後,朝著一臉憂色的青年點點頭。
  「……嗯,雖然很捨不得,不過還是該回去了。」
  可以對青年──這個國家的君王用這種口氣說話的人,少年大概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吧。其他人若是在語氣措辭上對君王稍有不恭,即使沒有被依冒犯君主罪處死,受到的處罰必定也相去不遠。然而,由於兩人是相知相惜的夥伴,王者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追究少年。
  「我很希望你能一直留在這裡……因為你是這個國家的英雄。我也已經替你安排好最適當的職位。今後,國家將邁入太平盛世,可以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即使如此,你還是要回去嗎?」
  「這樣的話,我就更不應該留下。這個國家重視的是內政吧?像我這種武官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未來需要的是文官。所以又何必養個白吃白喝的食客,還是早點把我趕走比較好。」
  少年如此說完後,君王的清秀臉龐上泛起一抹苦笑。
  「執意要走嗎?」
  「嗯。」
  「是嗎……」
  少年與自己一起嚐盡風霜,遭受到的屈虐也非比尋常。
  即使如此,仍追隨著自己的頑固者──直到最後一刻,始終與這個瀕臨滅亡的國家為伍的少年。
  既是戰友也是摯友,更情同家人。正因為如此,彼此都深知對方的個性。
  少年是不會改變心意的。領悟到這一點的王者只能輕輕搖頭。
  「那麼帶上這個吧。」
  王者若無其事地隨手丟給少年一張素面的白色卡片。
  收下的少年用著滿是疑惑的表情盯著卡片瞧。
  此時,王者揚起一抹笑意,就像個突然想到什麼惡作戲的孩子似地。
  「如果不想要的話就留下吧。」
  「哈哈,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不過這是什麼?第一次看到。」
  「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雖然從你的話聽來,在那邊的世界大概是用不到吧。」
  語畢,王者轉身朝著少年的反方向邁開步伐。
  少年站在原地目送著,此時,王者突然停下腳步,轉頭越過肩膀朝著少年說道:
  「就在這裡分手吧,你也知道我最討厭哭哭啼啼的場面。」
  王者像是不捨道別似地一陣猶豫後,又再開口:
  「……我就不送你了,多多保重。」
  「嗯,你也是。這段時間真的很開心。」
  「嗯……我也很愉快。」
  英雄的故事就在此刻拉下終幕──

  「──以上,就是我做的夢。」
  一臉認真說著的是奧黑比呂。
  今年即將滿十七歲,是個隨處可見的平凡高二生。
  「是、是喔……真不錯呢。」
  聽完比呂的話後,顯得有些發窘的則是與他從小一起長大的福太郎。
  福太郎雖然也是高二,但得天獨厚的體格硬生生比比呂壯了兩圈。
  「你不相信嗎?」
  「那就是一場夢啊,哪有什麼相不相信的。」
  「呃……也是啦,這麼說也沒錯。」
  十分中肯的意見──在氣氛陷入尷尬前,比呂決定換個話題。
  「對了福太郎,我聽你媽說,有大學來挖角你吧?」
  那個臭老太婆……福太郎不滿地抱怨了一聲後聳聳肩,語帶困惑地開口:
  「我才剛升上高二耶。」
  「畢竟你是柔道社的未來新星,倒也不意外啦。」
  「就算是這樣也太早了。我根本還沒有實感,對於大學完全無法像想。」
  福太郎一臉傷腦筋地搔了搔後腦勺,接著以意味深遠的眼神看向比呂。
  「……先別說我的事了,你呢?還不打算開始社團活動嗎?」
  「你不是也知道嗎?醫生交待我別做太激烈的運動。」
  聽見比呂的回答,福太郎的眼神轉為擔憂。
  「……從那之後都已經過了三年多耶。差不多可以稍微從事一些輕度運動了吧?昨天不是複檢日嗎?」
  比呂之所以必須接受醫生的檢查是有原因的。
  三年前,比呂莫名捲進一起不可思議的事件。
  直到事件發生的前一天為止,一切都是一如往常,沒有任何異狀。
  然而就在隔天,來叫比呂起床的母親卻發出驚叫。
  因為瘦到幾乎不成人形的兒子就倒在自己眼前。
  如果光只是這樣,或許還不至於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可是比呂不僅渾身傷痕累累,還沾滿了泥巴,而且頭髮也從原本的短髮變成了長髮,種種異狀嚇得母親立刻帶著比呂救醫。
  診斷的結果──肩膀關節脫臼、肌肉斷裂、多處骨頭都有裂痕,撕裂傷的部分雖然有做了急救處理,但縫合手法十分粗劣,醫生表示一輩子都會留下疤痕。
  此外,還檢查出併發多種感染症狀,於是緊急住院。
  而對比呂的父母而言更倒楣的是,由於兒子對於身上的傷勢毫無記憶,醫院懷疑可能涉及虐待,便通報了警察。
  被迫針對兒子的異狀接受偵訊,父母內心的痛苦想必是不為外人所知的吧。
  「嗯~~…似乎還不行。」
  雖然記憶依舊沒有恢復,但身體方面其實已經痊癒了。
  主治醫生甚至還掛保證地說,即使從事激烈運動也沒問題。
  然而,比呂仍因為某個祕密而一直沒有參加社團活動。
  如今距離那起事件已經過了三年,身上還是留有就連主治醫師都不知道的後遺症──比呂為了不讓家人與朋友又再替他擔心,當他自己察覺到這個後遺症時,便放棄了社團活動。
  「是嗎?抱歉,問了不該問的事……」
  福太郎不知是否是在反省自己的口無遮攔,有幾秒的時間陷入沉默。
  不過,等他再度開口時,又變回平時的福太郎。
  「話說回來,那時候真的差點被你嚇死。你簡直變了一個人似地,連頭髮都留長了,看起來就像個逃亡武士。」
  「當時頭髮都長到腰了嘛,我媽也是嚇了一大跳。」
  「而且身體變得超結實的,到底怎麼樣才能在一天之內達到那種水準?」
  「因為我有特殊能力啊!只要睡一天,等級就會提升到外掛級!」
  「聽你在鬼扯!」
  福太郎笑著伸手作勢要推比呂。
  就在此時──比呂內心的某個物體突然騷動起來。
  先是無意識地往旁邊一個移步,閃過福太郎的拳頭;下一瞬間,雙腳用力一蹬,縱身躍到福太郎身前。
  「……你、你還是老樣子,反射神經強到令人難以置信耶。」
  說著的福太郎難掩驚愕地嘴唇顫抖著。
  比呂的拳頭正不偏不倚地抵在他的下巴。
  「……啊,抱、抱歉。」
  正當比呂連忙退開時──
  「嗯?」
  他注意到異狀。
  福太郎臉上還冒著冷汗,維持著驚訝表情僵止不動。
  「……?幹嘛突然這樣?」
  比呂不禁浮現出一抹苦笑。這種惡作劇如今連小孩子都不會玩了。
  舉起手在福太郎面前揮了揮,只見他仍是一動也不動。
  「別玩了,要遲到囉。」
  不耐煩地搖了他一下,當然依舊毫無效果。
  「你還要玩多久啊?很丟臉耶,別鬧了。」
  比呂張望了一下四周,眼前所見的卻是不可思議的光景。

  ──整個世界呈現靜止。

  不只福太郎,周圍的行人同樣停下所有動作。
  垃圾場的烏鴉。路邊正對著小學生哈氣的貓咪。
  理所當然般地照耀天空的太陽。漂浮於藍天中的白雲。
  一切日常風景──全都定格了。
  「…………咦?」
  比呂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狀況──當然也不可能理解,只能愣愣地張大嘴,表情愚蠢得根本難以示人。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他開口詢問附近的女學生。
  「請問──…這是什麼整人節目嗎?」
  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問題有夠老掉牙。可是除此以外,一時間也想不出其他說法。
  「………」
  想當然爾,女學生並沒有回應。
  比呂重新思考了一下,在區區的一所高中裡舉辦如此大規模的整人活動也沒有意義吧?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