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9(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ありふれた職業で世界最強
  • 集數: 第9集
  • 作者:白米 良
  • 插畫: たかやKi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9/4/17
  • ISBN: 471-094-555-950-6
  • 新台幣售價:300 元
內容簡介
始等人終於得到返回故鄉的線索,而目標指向了【冰雪洞窟】──在冰雪封閉之下,寒冷至極的最後大迷宮。
始等人帶著新的力量挑戰大迷宮,但是除了冰面鏡之迷宮外,他們也受到奇怪的低語聲所苦,而那機關正逐漸侵蝕一行人的精神──
在如此極限的狀態中,雫脫離了眾人而落單,此時出現在雫面前的卻是虛假的自己。
雫面臨超越自己的試練,幻影卻將她至今一直逃避的現實攤在眼前,雫的心即將崩壞……!?
「南雲同學,我有點累了,你要好好地……保護我哦?」
戰勝隱藏於內在的自己吧。『最強』異世界奇幻故事,第九集!
相關資訊
雲海之上有個在空中滑翔飛行的物體。
在陽光的沐浴下發出閃閃光芒,那就是托達斯世界獨一無二的空中交通工具──飛空艇『佛爾尼爾』。
正下方的雲海如大海一般無邊無際,一直延伸到水平線的彼端。由於雲層不是本來如棉花糖般的純白色,而是如青銅般混濁,所以看起來更像是海面。
或許是因為這個關係,搭配上船的形狀,現在的佛爾尼爾宛如遨遊天空之海的巨大鬼蝠魟。
「哦哦~,完全看不見地上呢~。好像從上方俯瞰樹海一樣。」
希雅擺動著兔耳,攀在艦橋的圓窗上,眺望著外面的景色讚嘆道。
確實,雲海彷彿像是樹海濃霧製造出的霧海。
這幅光景似乎讓希雅想起,她與始在既是母親茉娜的墓地,同時也是『珍藏之處』的大樹上,兩個人談天說地的夜晚。那時兩人眺望著在月光下閃閃發亮,有如奇蹟一般的霧海,度過只有兩個人的時光。
希雅與那位最愛之人,如今進入新的關係,她忍不住露出羞赧的笑容,兔耳與兔尾也愉快地搖擺。
「……嗯,修尼雪原常年烏雲籠罩,地上總是風雪交加,正可說是極寒之地。」
原本在旁邊窗戶眺望著外面的月,微笑看著沉浸在回憶中傻笑的希雅,對著眾人如此說明道。
【修尼雪原】──覆蓋大陸東南端一帶的大雪原。
這個地方西臨【魔國加蘭特】,北接【哈爾崔那樹海】,終年不散的烏雲製造出宛如永夜的黑暗世界。猛烈吹拂的風雪,使得本就惡劣的視界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大地完全被冰雪覆蓋,氣溫始終在零下數十度以下。
正符合極地之名,是宛如地獄一般的地方。
「不過想必不是自然現象就是了。」
癱坐在沙發上的始如此說道。在他的眼罩之下,魔眼石正發出藍白色光芒。他看似放鬆,其實正連結做為外部攝影機的神器,確實地警戒著外面的情況。
「因為不管是烏雲還是雪原,彷彿都有個看不見的境界,將兩者限制在固定的範圍。……十之八九是解放者做了什麼手腳吧。」
緹奧用帶著敬佩與讚嘆的語氣說道。
正如她所說,【修尼雪原】被完美地與外界區隔開來。無論是北邊的樹海,還是西方的魔人領土,過去都不曾有過冰雪災害的記錄。
看不見的界線製造出了冰與雪的異界,即便是在奇幻世界,這是自然現象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原本在始的周圍晃來晃去,似乎想要始關注的香織,這時好似想起什麼,目光在虛空中徘徊不定。
「呃……我記得在雪原深處有一個大峽谷,最後的大迷宮就是在更深入的地方吧。」
「對,那是冰與雪形成的大迷宮──冰雪洞窟。」
「一般來言,那是被稱為可能是大迷宮的地方吧?因為氣候嚴酷,進入洞窟的人沒有一人出來,所以據說可能是七大迷宮之一。」
「是啊,不過香織妳不用擔心,那裡確實是大迷宮。因為這情報我們是直接聽密雷迪說的,她是創造大迷宮的那群人中的一人。」
「啊,這麼說來確實如此!」香織恍然大悟,點頭說道。同時,她想起下面的酷寒大概也是試練之一,她們卻抄捷徑直接飛過,這個事實令她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
「話說結果如何呢?主人。羅盤有確實發揮功用嗎?」
緹奧窺視始的手上,充滿強大壓迫感的胸前就在始的眼前晃動。始似乎嫌她礙事,稍微轉動身子後點頭說道:
「對,沒問題。不過我還真是重新認識這東西的厲害了。羅盤的指針不單只是指向想去的地方,甚至我能憑感覺隱約明白目的地的位置與距離。」
始稍微舉起手中像是老舊懷錶的東西。這是在成功攻略【哈爾崔那樹海】的大迷宮之際,創設者琉堤莉絲‧哈爾崔那送給他的神器『導越之羅盤』,它的功能是『指向想去的地方』。
神器裡注入的既不是既存魔法,也不是神代魔法,而是能將概念顯現於世的極致魔法──概念魔法。
根據琉堤莉絲的影像記錄所說,必須能夠行使全部的神代魔法,並且擁有能改寫現實法則的極限意志,然後才能發動概念魔法。
過去即使集密雷迪等解放者全員之力,據說也只創造出三個概念,所以難度之高可謂令人驚嘆。
聽見始感動讚嘆,香織也同樣語帶讚嘆表示同意。
「隱約也能明白地球的位置呢,雖然真的很難說明那種感覺……」
「相對地,消耗的魔力也非比尋常,沒想到使用一次就讓現在的我陷入魔力枯竭狀態,我差點就要留下翻白眼昏倒的黑歷史了。」
儘管始帶著苦澀的表情這麼說道,但是他的眼中仍是藏不住喜悅之情。
在生死存亡之際,在有如地獄般的地方,始的心中始終點燃唯一的希望燈火。
──無論割捨任何事物也要回歸故鄉。
憑藉著這個念頭持續到現在的旅行,如今終於掌握到一絲希望。
那一日,在攻略樹海大迷宮的那個地方,始所展現出的表情。
在場每個人都還記得,那是彷彿柔和與強悍並存,難以形容卻又令人深刻烙印在心中的微笑。宛如仰望天空映入眼中的陽光,在眼瞼內留下幻影一般。
與船外寒冷的氣溫相反,室內充滿祥和溫暖的空氣。
這時月踩著可愛的腳步,從窗邊走了回來。
然後澎的一聲,坐在始的身旁。她瞇起眼睛看著始,眼中充滿慈祥與愛情。
希雅也回來了,她的腳步輕盈得像是森林中的兔子,然而當她到達沙發前的時候,不知為何她卻停下腳步。
只見她忸忸怩怩,似乎在猶豫不決……不,看起來是在害羞的樣子。
「我說妳啊……妳不要事到如今才因為位置或距離感而害臊啦,看得我都感到難為情了。」
始好像感到困擾似地,臉上浮現笑容。
看來這隻兔子因為成功晉身戀人的關係,反而對以前毫不客氣抱上去的動作感到非常羞恥似地。
明明之前積極主動,當始接受她之後,這隻兔子卻開始膽小畏縮起來了。
「……嗯,希雅好可愛。」
月對她豎起大拇指,希雅則是兔耳豎立。
「不、不要取笑我啦!」
希雅雙頰飛紅,雙手拉著兔耳,遮住自己的臉。
看到希雅那個模樣,緹奧手扶著下顎,不知為何有如評論家一般評論道:「嗯,實在是既奸詐又可愛啊,跟香織可說是不分軒輊!」。
香織頭上冒出「!?」的符號,對於緹奧認為她是奸詐的女孩,她似乎大受打擊。
始看著她們嬉鬧,臉上的表情就像被打敗似地,不過他很快地表情一變,露出和藹又愛憐的表情……向希雅伸出手。
「好了,別杵在那裡,過來坐吧。」
「好、好的。」
希雅被始握住手,邀她坐在身旁的位子,她既喜悅又害臊。不過她坦率地坐了下來,依偎在始的身上。
香織不甘心地說道:「唔唔……確實很可愛……」,緹奧則是笑容滿面說道:
「好了,希雅,差不多該妳報告了。妾身很識相,一直等待著哦?來吧來吧,快點鉅細靡遺全部招來!」
「妳突然說什麼呀?話說緹奧小姐,妳呼吸粗重,眼中佈滿血絲,實在很噁──嗯哼,很可怕。」
「妳在裝什麼傻。說到報告,當然就是妳和主人的初夜吧!妳們第一次的夜晚過得如何!」
「什麼~!?我、我才不告訴妳!我怎麼可能會說!妳在問這什麼問題啊,妳這隻蠢龍!!」
「不要若無其事地誇獎妾身!就算妳想岔開話題也沒用。如果妳可憐至今連同床都不可得的妾身和香織,那就快點說出來吧!」
蠢龍喘著氣不停進逼,希雅狼狽不堪。
「咦?喂,緹奧,妳剛才好像不經意地說我很可憐……總覺得妳的言語間從剛才就對我有點辛辣!我有做錯什麼嗎!?有嗎!?」
香織似乎顯得有點焦慮,她一把拉住緹奧的腰帶。
「冷靜一點,香織,妳什麼也沒做錯。只不過因為只有我們兩人被拋下,妾身擅自對妳產生親近感而已!」
「那樣我也很討厭哦!?」
先不管猛烈抗議的香織,也無視快被扯掉的腰帶──
「來吧來吧,快點告訴妾身吧!比如說主人的性癖和性癖和性癖!具體說給我聽吧!蛻變後的希雅小妹,快點告訴妾身,讓妾身好後續跟上啊!」
「我才不說!」
「什麼……主人的性癖特殊到令妳難以啟齒嗎……」
「別把始先生和緹奧小姐混為一談!始先生才不是變態!他很正常……正常到……厲害得不得了。真的,我好幾次──」
只見希雅的眼神開始失焦,她回憶什麼,從她羞紅的臉頰可以說一目瞭然。在費雅貝魯梗的最後一晚,兩人似乎過得非常火熱。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