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平凡大叔,其實是地表最強戰神(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日常ではさえないただのおっさん、本当は地上最強の戦神
  • 集數: 第1集
  • 作者:相野仁
  • 插畫: 桑島黎音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 出版日期:2019/11/14
  • ISBN: 471-060-104-000-3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舉凡為冒險者團隊扛行李、幫公會跑腿打雜等等……各種瑣事無所不包,人稱『平凡大叔』的資深冒險者‧巴爾,在帝都裡盡情享受自在的庶民生活。「巴爾先生,今天也麻煩你了!」「啊啊,妳不嫌棄的話。」這位待人親切、深受公會櫃台小姐及當地居民喜愛的大叔,實際上卻是──帝國引以為傲的《八神輝(勝利之劍)》之一,擁有地表最強異能的巴爾托洛梅烏斯本人。「那麼巴爾大人,我們開始吧。」巴爾帶著只對他表露忠心的精靈族美女‧葳魯赫米娜,其稱霸政界與戰場的身姿──正可謂『戰神』。
慢活冒險者⟺地表最強戰力,大叔英雄譚正式開幕!
相關資訊
「巴爾先生,今天要接什麼委託呢?」
  看了公會的年輕櫃檯小姐‧涅別遞出的三張羊皮紙,名為巴爾的三十多歲男子煩惱了一會兒。
  「涅別推薦哪個?」
  他無法自行判斷,於是轉而詢問眼前的少女。
  「這個嘛,採海蓮葉如何?」
  涅別以紅色眼眸注視著他,同時解釋理由。
  「雖然剛才才加入公會的新人很想接,但我希望至少能有個老手同行。」
  「原來如此。」
  巴爾瞭然於心。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年紀尚輕,涅別這位少女經常負責新人或菜鳥冒險者。
  而她往往想讓自己帶的人跟有經驗的老手搭檔。
  (順帶一提,她的綽號是《教練》。)
  巴爾不禁感到莞爾。
  「好啊,不嫌棄的話。」
  「謝謝您,巴爾先生!」
  涅別倏地流露燦爛的笑容。
  在年輕男子眼中,那笑容肯定既耀眼又充滿魅力。
  不過即便直視著這一幕,巴爾依然不為所動。
  「那麼,新人是……?」
  經他這麼一問,涅別將紅色眼眸微微瞥向他的右側。
  在那裡的是三位獸人少女。
  (年紀大約是十五、六歲。是犬人族嗎?)
  少女們穿著便於行動的廉價五分褲,以及看似從某人那裡接收的舊皮革護胸、護手及手杖等裝備。
  「咦,就是這位大叔嗎?」
  三人之中的橘髮少女嫌惡地糾結著臉,將桀傲不遜的褐色眼眸轉向巴爾。
  「大叔,你冒險者等級多少?」
  「七級。」
  聽了巴爾的回答,少女咂舌一聲。
  「好遜喔。都這個年紀了,竟然還是最低等級。」
  也難怪她會這麼不屑。
  冒險者等級基本上分為一至七級,通常數字愈小代表實力愈強。
  恥笑巴爾老大不小卻還只有七級的人絕不算罕見。
  「是啊。雖然明白需要老手同行……但好歹也挑個值得信賴的人選吧。」
  帶著手杖的綠髮少女一臉不安地向涅別抗議。
  她們斜眼打量著巴爾的服裝。
  有四個大口袋的黑色長袖外套、白色汗衫、藍色長褲、便於行動的皮靴,每樣都是便宜貨。
  這身打扮顯然不像個收入優渥的能幹冒險者。
  可以想見這是她們反彈的其中一個理由。
  「值得信賴的老手十分寶貴,所以我才會拜託巴爾先生喔。」
  儘管氣得太陽穴不斷抽搐,涅別仍面帶笑容回答。
  「這個人可了不起了。他陪伴新人達三十次以上,所有人都平安歸來呢。」
  她引以為傲地說,彷彿是自己達成的事。
  「那有很厲害嗎……?」
  淡藍髮色的少女對巴爾投以狐疑的目光。
  「成為冒險者之後,遲早都會明白的。」
  反正再怎麼解釋新人都不可能聽懂,涅別索性簡單帶過。
  「好吧。」
  少女們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
  要是惹惱了負責菜鳥冒險者的櫃檯小姐,未來可能再也接不到像樣的委託。
  (她們八成是這麼想的吧。)
  巴爾暗想。
  這是常有的事,不光只有她們。
  「巴爾先生,那就麻煩您了。」
  「瞭解。」
  巴爾點點頭,重新面向她們。
  「請多指教啦。」
  「請、請多指教。」
  只有綠色頭髮的女孩輕輕地低頭致意。
  「我叫巴爾,妳們呢?」
  「我、我叫海倫娜。」
  綠髮少女率先自報姓名,接著開始介紹夥伴。
  「橘髮女孩是愛法,淡藍髮色的女孩是耶妮。」
  「請多指教啦。」
  巴爾爽朗地打招呼,愛法卻嗤之以鼻地別過頭去。
  「請多指教。」
  耶妮最終無奈地勉強回應。
  這支臨時組成的隊伍無疑前途多災多難,不過巴爾的臉色仍是一派沉著。
  「採集藥草的地點是水邊周遭的樹啊……」(插圖p11)
  巴爾翻閱著委託書低聲呢喃。
  「可以的話,最好換上能遮掩手腳的衣服。」
  除了海倫娜以外,少女們都穿著短袖配五分褲。雖然以季節來看並不奇怪,但難免有小覷冒險者這行之嫌。
  「咦──」
  少女們表現出程度不一的不快反應。
  看她們毫無危機感的樣子,也難怪涅別會擔心了。
  「至少披件外套吧。」
  「沒關係啦。反正就在帝都附近,沒那麼危險吧。況且那裡也常常有一般民眾經過。」
  對於巴爾的忠告,愛法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看到宛如趕野狗般的態度,巴爾依然沒有生氣。
  「……我知道了,那妳們就不妨試試看吧。」
  巴爾讓步說道。
  往往要等到遭遇危險才會明白準備的重要性,這種年輕人不在少數。
  帝都治安良好,居民在日常生活中幾乎不曾感受到危機,這麼說一點也不誇張。
  要是有人抱著這種心態成為冒險者,勢必會帶來危害。
  「你明白就好。」
  愛法滿意地笑了笑,隨即緩步前進。
  「大叔,你好歹會扛行李吧?」
  見她不假掩飾地表明無意指望自己,巴爾一臉平靜地點了點頭。
  少女們將之解釋為「他終於肯閉嘴了」。
  (真是一群野丫頭。)
  巴爾暗自苦笑,尾隨著迫不及待出發的少女們。
  出了帝都西門後徒步三十分鐘左右,越過和緩的丘陵便可看到一條河川。委託指定的藥草就長在河畔。
  由於旁邊就是幹道,騎士團也會定期巡邏。
  這項委託危險度低,算是跑腿性質的工作。
  也不是只有愛法她們瞧不起這類委託而疏於警惕。
  愛法等人不斷前進,壓根沒考慮過如何分配體力。
  畢竟委託內容簡單,設定報酬又不高,她們大概想趕快解決,繼續接下一個委託吧。
  「操之過急也不好喔。」
  巴爾加快腳步,同時提出忠告,可是只有海倫娜瞥了他一眼,其餘兩人連頭也不回。
  (這下會有點危險啊。)
  也不曉得她們是太小看冒險者這行,還是急著想要盡快達成委託。
  如果只是其中之一倒也還好,兩者皆是就有點麻煩了。
  (這種人特別容易出包呢。)
  巴爾不得不繃緊神經。
  什麼事也沒發生再好不過,然而麻煩製造機總是容易吸引各種糾紛。
  翻越丘陵為止都還很順利。
  來到河川附近後,情況就開始變得不對勁。
  「那是?」
  在駐足的少女們眼前,有一頭緩緩喝著河水的大黑牛。
  「是歐德姆布拉。」
  海倫娜沒什麼自信地道出這個名字。
  「我記得這種魔物性情溫馴,肉和乳汁十分美味可口。」
  聽了愛法的話,她點了點頭。
  「看牠頭上沒長角,應該是母的。據說牠的肉美味無比,堪比只有貴族大人才吃得到的肉,不過實力也不同凡響,甚至能幹掉食人魔呢。」
  「順利的話,至少擠得到奶吧?反正牠性情很溫馴不是嗎?難得有機會可以靠委託以外的東西賺錢耶。」
  在少女們看來,愛法的發言是有機會實現的。
  食人魔是常人及實力不足的冒險者無法抗衡的代表性魔物之一,如果要對付連食人魔都能幹掉的對手,想必耶妮和海倫娜也會反對吧。
  不過只是擠奶的話,根據使用的手段,或許還有可能辦到。
  「等一下!」
  巴爾慌了。
  就巴爾本身的立場,他不得不出面阻止。
  「怎麼了?」
  愛法和耶妮視若無睹,唯獨海倫娜開口向他詢問。
  「要擠歐德姆布拉的奶,得趁附近有仔牛在才行。不然牠會大發雷霆,橫衝直撞。」
  「咦,是這樣嗎?」
  海倫娜瞪大雙眼。
  「沒錯。況且,一頭母牛孤零零地出現在這種地方實在太奇怪了……照理說帝都周邊應該沒有歐德姆布拉才對。」
  這也是巴爾制止她們的原因。
  原本不存在的魔物突然出現,很有可能是即將發生什麼事情的徵兆。
  「說不定牠只是跟夥伴們失散了啊。」
  愛法似乎無論如何就是要跟他作對,一臉不耐地反駁。
  所謂失散,是指本應隨群體或家族行動的生物落單了。
  原因可能是個體的性格,或是遭遇外敵襲擊。
  看樣子她似乎認為沒必要擔心太多。
  「那樣也很危險。歐德姆布拉身邊沒有仔牛在,擠奶時肯定會激怒牠。再說,有能力殺死歐德姆布拉的存在說不定已經來到附近了。」
  「大叔,你也太沒用了吧。」
  愛法訕笑著說。
  「愛法,妳說得太過火了啦。」
  海倫娜看不下去,出言訓斥她。
  「就是說啊。要是這位大叔說的是真的,我們豈不就麻煩大了?」
  愛法經不起夥伴們的責罵,嘔氣似地低下了頭。
  「這大叔說的又不知道能信幾成。」
  看樣子,她依然堅持己見。
  「可是公會的人為他大力背書呢。」
  「他可能只是虛長幾歲才會碰巧那麼順利啊!」
  愛法激動地反駁海倫娜。
  看來是無法說服她了。
  見海倫娜和耶妮露出連剛認識的自己都想像得到的愧疚表情,巴爾只好回以近乎苦笑的笑容,要兩人別放在心上。
  「先從採集藥草開始吧。就算帶了其他好東西回去,要是沒達成委託的話,公會也不會給我們評價啊。」
  巴爾忠於職責,依然耐心地勸告愛法。
  「……我知道了啦。」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