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零之大賢者1~重返年輕的最強賢者隱瞞身分再次成名~
  • 原文書名: ゼロの大賢者 ~若返った最強賢者は正体を隠して成り上がる~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夏海ユウ
  • 插畫: 吉田依世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堤風
  • 出版日期:2019/12/2
  • ISBN: 978-957-263-760-9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已至壯年的英雄──『大賢者』齊格飛,遭得力助手吉爾伯德以詭計剝奪地位和名譽,甚至被奪走了力量。
  他因冤獄被流放至《不歸森林》,在命運指引下遇見瀕臨死亡的吸血鬼少女。他犧牲自己,將鮮血獻給少女後──竟然變成一名吸血鬼,身體返老還童成少年模樣!
  齊格飛取回無窮魔力,還獲得吸血鬼的特殊能力,在化名為『傑洛』後,與親手拯救的少女同行,誓言向吉爾伯德復仇。「真可惜,管你是十是百,在無限的力量面前都毫無意義。」終結大戰的英雄,即將從『零』崛起!!
  重返年輕的最強賢者成名冒險傳說,正式揭幕!
相關資訊
第零章 戰敗

「大賢者齊格飛‧伯恩斯坦──你的時代到此為止了。」
我在意識朦朧之際,最後聽見的一句話如此自滿。這句話正是那傢伙的──吉爾伯德‧馮‧尤里的──勝利宣言。

***

「喂!叛徒,給我起來!」
「……唔……」
一股衝擊幾乎撞爛腹腔。我痛得恢復意識。
眼前是兩名中年士兵,他們正從上方觀察我。
一名士兵身材肥胖,另一名則是身形消瘦。
兩人身後,無邊黑暗環抱整座永夜之森。
我昏迷之後,似乎被帶到某處森林。
按照周遭景物來看,這裡並非王宮庭院。
大概是「迷途森林」或「不歸森林」的某一角。
「好了,趕快滾下馬車。」
士兵吐了口口水,再次踹了我的腹部。我沒料到這一擊,嘔吐物頓時湧出喉頭。
士兵見狀,譏笑道:「髒死了。」
「齊格飛,你堂堂一個前大賢者,這模樣可真落魄。」
「……混蛋……」
我單手按著腹部,朝上狠瞪士兵。士兵恥笑著,口氣鄙夷。
「吉爾伯德大人封住你的力量,你用不了魔法,有什麼好怕的?你一個企圖暗殺國王陛下的罪犯,少在那裡囂張。」
「……我是被冤枉的。」
「哈!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每一個抓來這裡的罪犯都說是清白的。一個權貴搞得這麼悽慘,看了真是爽快。」
永別了,前任大賢者大人。你就老實地死在不歸森林裡吧。
士兵輕蔑地留下一句譏諷,駕駛馬車離去。馬車轉眼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歸森林」。
這座樹海位於艾梅利亞王國南端,唯有手持特製指南針,才有辦法逃離樹海。
整座區域覆蓋特殊的魔法結界。沒有專用指南針指出道路,就永遠無法找到出口,無路可逃。
這副指南針平時收藏在戒備森嚴的王宮金庫,只有駕車來此的士兵能配備指南針,並沒有在一般市場上流通。
樹木密集生長,枝葉宛若黑傘,連正午的陽光都無法穿透樹林,因此這裡又稱《永夜森林》。
在艾梅利亞王國,犯下叛國行為──暗殺國王、暗殺未遂等──的重大罪犯,皆會流放至這座森林。
早在前任國王尤克利德‧諾比斯‧艾梅利亞統治期間,艾梅利亞已經廢除死刑。
換句話說,這個國家以「流放」取代「死刑」。
犯人流放到森林之後,只能不吃不喝四處徘徊,最後不是餓死,就是遭魔物吞吃入腹。
除此之外別無下場。
至今仍未聽聞有罪犯成功逃離不歸森林。我的前方,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我一定會逃出去。怎麼能就這樣認輸赴死?
「我絕對會、洗清罪名……報仇雪恥……吉爾伯德……你給我等著!」
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之中,握緊雙拳,暗自宣誓。

***

昨天加冕典禮上發生的一切,正是所有事件的起因。
加冕典禮是指新任國王繼位之時,從他人手中接受王冠的儀式。
當時的我身負重任,負責將王冠授予新任國王。
原本加冕典禮應該由前任國王直接將王冠交付新任國王。
不巧的是,前任國王長年久病不癒,已在上個月病情惡化而駕崩。
這份重責大任便落到我頭上。
我貴為大賢者,國王病逝之後,自然成了國家的實質領導者。賢人會議更是一致通過,認為我是進行新王加冕的最佳人選。
「第二十七代艾梅利亞王,蕾雅‧諾比斯‧艾梅利亞陛下加冕典禮,即將正式開始!」
負責主持的高階貴族高聲宣布。高聳大門發出吱嘎聲響,緩緩開啟。
新王蕾雅‧諾比斯‧艾梅利亞,自門後現身。
「……真是美極了。」
列席的貴族無不為其美貌屏息。
一頭金髮晶瑩剔透,高潔藍眸蘊含一絲柔弱,配上初雪般白皙的肌膚,其容貌媲美精靈。
然而她並非空有美麗外表。緊閉的雙唇展現強悍意志,如實呈現這名少女的模樣。
前任國王撒手人寰,使得原定的加冕典禮突然提前一年。蕾雅現年十五,還是一名尚未成年的妙齡少女。
但是蕾雅雙腳踏穩,沉著地站在門前。
她抬頭挺胸,直視前方,凜然的氣質與裝飾華美的禮服、紅色披風匹配,絲毫不落下風。
即便剛失去父親,她依舊不露一絲悲傷。
這正是一名王者應有的模樣。
──不久前她還經常淚眼汪汪地跑來找我,哭訴著不想獨自入眠……真是成長不少。
說起我當時的心情,想必是以她為榮,又帶了點落寞。
我自蕾雅年幼時就負責教育她,因此當時凝視她威嚴十足的模樣,內心感慨萬千。
眾多貴族紛紛垂眼,默默低頭恭迎新王到來。
鮮紅地毯從入口一直線延伸至高台。蕾雅踏穩地毯,一步、又一步向前。
少女神態堅定卻自在。她來到我面前,身姿始終挺拔。
「蕾雅,妳長大了。」
「……這要歸功於你的教導,齊格飛。」
蕾雅揚起笑容。我不禁一愣。
我還以為她會一如往常地抗議,要我別一直把她當成小孩對待。
妳真是長大不少,蕾雅……不對。
「新王蕾雅‧諾比斯‧艾梅利亞陛下……在下在此恭喜您正式即位。」
「……齊克……謝謝你……能聽見你親口道賀,我也深感欣喜。」
蕾雅緩緩點了點頭,面露喜悅。
我小心翼翼將王冠放在嬌小的頭頂上。蕾雅戴上王冠,緩緩將髮絲撥向背後。
接著,她退了半步,回頭望向眾貴族,再次沿著紅毯前進,準備在眾多國民面前公開亮相。
──此時,意外發生。
啪啷!後方玻璃窗忽然應聲碎裂。

就在這一天──時隔百年,艾梅利亞王宮再次遭受攻擊。

「……!」
玻璃碎片從天而降。疑似箭矢的物體擊碎玻璃,飛快地射向蕾雅。
那是什麼?不,沒時間思考了!
我趕緊將瑪那聚於雙腳,使勁蹬地。

──然而,我慢了一步。

物體從背後長趨直入,貫穿蕾雅的腹部。
「……咦?」
蕾雅瞪圓雙眸,一時之間還不明白狀況。
物體飛行速度太快,她察覺玻璃碎裂,腦袋卻來不及理解是什麼物體擊碎玻璃。
她愣了愣,看向貫穿腹部的箭矢,這才放聲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行刺!」
蕾雅的臉蛋痛苦扭曲,身子頓時軟倒。我一把抱住她,大喊道。
不會錯,是刺客。
「蕾雅陛下……!」
卡堤亞貴為守護國王的騎士團團長,卻慌張地直奔而來。
騎士團正在王宮外戒備,只剩團長卡堤亞列席加冕典禮,保護蕾雅。
「啊啊……!蕾雅陛下……蕾雅陛下……!!」
她來到面容扭曲的蕾雅面前,失魂落魄地傻站當場。
卡堤亞年僅二十一歲便就任騎士團長,才貌雙全,平時性格文靜沉著。
如今她的沉穩與才幹卻不翼而飛。
「喂!卡堤亞!」
「啊啊……蕾雅陛下……蕾雅陛下……蕾雅陛下……!」
卡堤亞對我的呼喚充耳不聞,仍舊愣在原地,不停喊著蕾雅。
該死,她這副德行完全派不上用場。
她原本就是太仰慕蕾雅,才自願加入騎士團。但無法應對這種緊急狀況,怎麼能勝任騎士團長?
參與典禮的眾多貴族終於發覺事態不妙,有人語帶顫抖,有人急忙趕往蕾雅身邊。
「蕾、蕾雅陛下!您沒事吧?」
「你們還愣在原地做什麼?刺客想必還在王宮附近逗留,快搜!」
我向在場的貴族吼道。這群貴族平時悠哉慣了,放他們在這裡瞎操心,根本無濟於事。
此時,一名年輕男子穿過貴族,走了出來。
「……請容我接下搜索刺客的重責大任。」
吉爾伯德‧馮‧尤里。
他頭髮烏黑,藍眸色澤深邃。
魔法資質出類拔萃,二十四歲便獲封賢者,年輕有為。
我是在十六歲成為賢者,吉爾伯德的紀錄僅次於我。艾梅利亞的賢人會議是由七位賢者組成。吉爾伯德在會議上的發言力道日漸增強,是前途光明的年輕人選。
若要用一句話形容吉爾伯德,他性格極為沉靜,甚至讓人感覺有些詭異。
我有時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不過將工作交付給他,總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所以我也將他當成左右手,十分信任他。
「吉爾伯德,那就交給你了。我去檢查蕾雅陛下的傷勢……你一定要找出刺客……!」
遇襲一次,隨後就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攻擊。我現在必須守在蕾雅身旁。吉爾伯德能代我行動,是再好不過了。
「遵命。」
吉爾伯德深深低頭行禮。

時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他這時究竟頂著什麼表情。

吉爾伯德走向王宮外,禮服隨風飄揚。
我沒等他走出王宮,直接開口呼喚新任國王。
「蕾雅,撐著點……我現在就施展治癒術。」
蕾雅眼神迷茫,微微搖了搖頭。
「怎麼了……?」
「這支箭……很可能……施加了魔法詛咒……所以、治癒術可能……」
蕾雅的呼吸斷斷續續,一字一句擠出自己的症狀。
「……恕我僭越。」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