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掉了手機,撿到妖♂精!?
  • 原文書名: 掉了手機,撿到妖♂精!?
  • 集數: 第2集
  • 作者:子陽
  • 插畫: 黑色豆腐
  • 系列別:原創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 出版日期:2021/1/20
  • ISBN: 978-957-265-542-9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對上眼的剎那,他就被「妖精」奪走了心神,
由身至心都禁錮在濃烈又扭曲的愛裡……

在陷入永生花的幻境後,
姚啟琛和小小的寧姆微一起穿越到幾十年前的回憶中。
在那裡,他看到曾住在宅邸的項遙與姚銘齊墜入愛河,
最終卻驟然被拖下悲劇的泥沼中……
讓人震懾的真相在姚啟琛眼前輪番上演,
而回到現實的方法只有--所愛之人的真愛之吻?
「那個……這、這個是儀式!吃掉你的前置儀式!」
寧微雙頰泛紅地撇頭,被姚啟琛輕笑著擁入懷中。
「是想把我泡在花瓣裡,聞起來比較香嗎?」
「就、就是那樣!」
姚啟琛小心翼翼地將最重要的寶物抱在懷裡,
終於瞭解項遙和姚銘齊的故事代表的意義--
相關資訊
項遙和姚銘齊一起推開倉庫的木門,裡頭只有一艘小船,卻有兩個放船的架子,姚銘齊心裡有些疑惑。
  「為什麼會多一個架子?」
  「原本有兩艘船。」項遙道。
  「另一艘呢?在外面嗎?」如果在外面的話,那他們何必要從倉庫把船搬出去?
  姚銘齊的意思是他們可以省點力氣,但項遙搖頭。
  「在湖底。」
  項遙環抱著自己的手臂,一身白色老洋裝、身材纖細的他,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顯得身形更加細瘦。就像一棵荒土中的枯樹,別的生物都已經投降,這片土地就是長不出莊稼,但他卻仍屹立在那兒,不願接受自己的命運。
  「我母親死後,我把她放在小船裡,上面鋪滿鮮花,然後推著那艘船往湖裡走,直到我再也走不下去……」項遙緩緩轉身,望向湖的方向。
  他還記得,當小船漂在湖面上的時候,全身濕透的自己站在岸邊,拿起了備在一旁的弓箭。
  接著,他點燃箭上的火炬,對著小船發射。
  火焰很快就點著了,整艘船慢慢燃燒,緩緩下沉。
  他至今彷彿還能看到那畫面。
  那是他一個人的葬禮。
  「即使如此,你還是要跟我去遊湖嗎?」項遙回過身,問姚銘齊。
  姚銘齊聳肩,如果項遙觸景傷情,他也可以不要去,「我想去你想去的地方。」
  「那我們就走吧。」項遙用下巴指向小船,「天氣這麼好,是該出門,我們一直待在床上也不是辦法。」
  「我可不介意……」姚銘齊喃喃地說,也不管項遙有沒有聽見。
  姚銘齊脫下西裝外套,挽起袖子,在倉庫裡找到裝著輪子的拖板車,先把小船搬到拖板車上,再推著小船出倉庫。
  「要幫忙嗎?」項遙披著姚銘齊的西裝外套,站在倉庫外,他的雙手扠腰,看起來頗有氣勢,姚銘齊覺得他穿這樣也很好看。
  「你走前面。」這麼一點重量,他怎麼能說自己搬不動?而且底下還有輪子!
  項遙提起野餐籃,在前面帶路。
  小船被推上湖上的木板棧道,棧道能當作碼頭給小船停靠,盡頭有簡單的屋簷搭起的亭子,因此這棧道也能當作觀景台。
  姚銘齊把小船推下水,自己先走上船。他一手抓著木板,一手對項遙伸出,但項遙不需要人攙扶,自己跳進了小船裡。
  兩人都坐下來以後,姚銘齊划槳,小船慢慢駛離碼頭。
  「累的話就休息一下。」項遙坐在姚銘齊對面,臉上帶著淡淡微笑。
  但項遙叫姚銘齊休息,只會讓姚銘齊划得更起勁。
  「我以前在學生時代玩過橄欖球,體力好得很。」
  「是喔?」項遙挑眉,姚銘齊覺得自己好像被小看了。
  「你玩過嗎?」姚銘齊隨口一問。
  「我不喜歡會把身體弄髒的遊戲。」
  「你說的應該是很多人一起玩的那種……健康的球類遊戲?」
  「當然。」項遙微笑,視線盯著姚銘齊,發現姚銘齊有些困窘,「……不然你以為是什麼遊戲?」
  「呃……為什麼不喜歡?多運動有益身體健康啊。」
  「我不喜歡競爭。」
  「嗯,確實很多球類運動都是在搶一顆球。」
  「也沒有人跟我玩,我只有自己一個人住在森林裡,記得嗎?」
  「你可以跟我玩。」
  「……」項遙笑而不語,但他看姚銘齊的眼神卻明顯拉出了距離,甚至有些不屑。
  姚銘齊一眼便瞭解了,項遙不喜歡競爭、不喜歡跟別人比較,他唯一在意的事大概就是別人會不會把他當成神經病,該怎麼說呢……這種個性也太可愛了吧?
  他就是喜歡項遙直率地表達心情、毫不做作的樣子,想起項遙時也只能想到項遙的優點了,都不知道該拿自己怎麼辦才好。
  「你笑什麼?」項遙問。
  「這座湖好大,從岸上根本看不出來。」姚銘齊故意岔開話題,他划很久了,但還是看不到另一邊的湖岸。
  「累了?」
  「還早得很。」
  項遙將手指伸進水裡,劃出一道波紋,「我們沒有目的地,你想停下來就停下來,如果你不知道要在哪裡停,我覺得……你的身體會告訴你的。」
  既然項遙這麼說,姚銘齊便停下了手,把槳固定住。
  湖水清澈,但是由於深度很深,還是看不見底。湖邊的樹倒映在水裡,好似一面鏡子,姚銘齊可以看到水面上映著自己與項遙,那感覺好奇特。
  彷彿所有人都消失了,這個世界只剩下他與項遙。
  「你知道湖裡有什麼嗎?」項遙趴在小船邊,向姚銘齊問道。
  姚銘齊當然不知道,「有什麼?有魚?你會來釣魚嗎?」
  「不……也許有水怪。」
  姚銘齊挑了挑眉,他不相信這些。
  「也許有妖精,我覺得這座湖一定有主人。」項遙道。
  「這附近的土地不都是項家的嗎?所以主人應該就是項家?」。
  項遙笑著搖頭,「不是那種主人……是……我們看不見的那種。」
  但不論水底有什麼,水上的景色就已經夠姚銘齊看的了。
  姚銘齊注視著自己面前的項遙,對方倚靠著小船,手臂伸出,手指劃過水面,模樣有些慵懶,那美麗的臉龐和包裹在白色衣裳裡的軀體則讓姚銘齊目不轉睛。
  明明白色象徵著純潔,但姚銘齊總是忍不住回想起昨晚的激情。
  項遙發現到姚銘齊在看他,便裝作很無聊的樣子,看看風景、撩撥水面,望著那小水花引起漣漪,又慢慢散開。直到他玩夠了,才轉過頭對上姚銘齊的視線,眼神倏地變得專注而火熱。
  他先對姚銘齊伸出手。
  白皙的手撫上姚銘齊的膝蓋,手指緩緩往前摸到大腿,姚銘齊雙手抱起項遙,讓項遙坐到他腿上,吻住項遙的唇,而項遙也張開自己的嘴,讓姚銘齊的舌頭能伸進去。
  他們熱切地親吻彼此,用自己的舌頭與對方交纏。
  項遙解開自己胸前的鈕釦,脫下白色的衣裳,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著白色長褲。
  姚銘齊也急著想脫掉背心與襯衫,他扯開煩人的領帶,一邊親吻項遙的頸子,惡作劇地啃咬它。
  為了懲罰那調皮的嘴,項遙只好再次用自己的吻堵上。
  姚銘齊的大手抱著項遙的背,撫摸著脊椎的起伏稜線,沿著項遙的嘴唇往下落吻,擦過下巴和脖子側面,直到鎖骨才停下。那雙嘴唇無比火燙,項遙不禁愛憐地摸著姚銘齊的髮絲和額頭,好像對待生病發燒的人似的,將那顆熱昏的腦袋靠在自己胸前。姚銘齊聽到了項遙的心跳,怦怦、怦怦,急促的跳動就像他跟自己一樣期待。
  姚銘齊脫掉自己的襯衫時,項遙也解開了兩個人的褲頭和拉鍊,讓兩個人的性器碰在一起……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