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
  • 原文書名: 千歳くんはラムネ瓶のなか
  • 集數: 第6集
  • 作者:裕夢
  • 插畫: raemz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力
  • 出版日期:2021/11/29
  • ISBN: 978-957-268-058-2
  • 新台幣售價:310 元
  •  
內容簡介
一切都變了,變化來得既突然又劇烈,而且殘酷無比。
然而,她不讓我有獨自鬱悶的時間。
「就像那天朔同學陪著我,這次換我在比誰都近的位置陪在你身邊。」
──一年前,優空還是內田同學,我還是千歲同學時,彼此的「心」互通的那一天。我回想著我們的關係起始的那個夜晚。優空說著「沒事的、沒事的。」彷彿在看不見月亮的夜晚失去的事物,還有辦法可以挽救……我們的夏天,仍未結束。
相關資訊
我一直過著普通的人生。
我幾乎沒有過人的長處,大概也不到差勁透頂的程度。
雖然沒有無可取代的摯友,和班上關係算是不錯,偶爾會有同學來找我幫忙。
我沒有特別受人喜愛,也沒有格外惹人討厭。
每天我只是兢兢業業地度過,不追求轟轟烈烈的相遇,藉此避免了忽然落得孓然一身的哀傷。
普通是最好的,我這麼洗腦自己。
平凡就是一種幸福,像是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在四周築起透明的高牆。
不接觸他人的內心,也沒有人能觸及我的內心世界。
我假裝這就是我的期望。

把那個哭哭啼啼的小女孩,關進和善的假笑裡面。

然而,那一天,在那間教室裡面。
我們相遇了。
我們沒有交談過,你卻大搖大擺地踏進我內心柔軟的地方,擅自打開原本上鎖的抽屜。
現在回想起來,你這個男生很討人厭,這就是我對你的第一印象。
但就在那一天,那個夜晚一隅。
你發現了我。
其實我根本不想要的普通,其實一直使我喘不過氣來的生活方式,其實我萬分珍惜的回憶。
你照亮了那片黑暗。
現在回想起來,輕輕纏在小指上的必定是……

所以,我向看不見的月亮許下心願。
我不需要是你心中那個特別的人,就算不是情侶也不是好友都無所謂。
只要你在遇上麻煩的時候,能第一個想到我。

——只要能普通地陪在你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

第五章 繽紛淚色的萬花筒

如果可以將看不見月亮的藍色再抹上一層藍色,最好連哀愁的色彩也一併抹去。
漫行天際的夕暮彷彿哭得累了,闔上眼簾,四周染上淡淡的藍色。
夏日餘韻留戀飄散的那片幽暗,似乎無法完全隱蔽那些令人想逃避的事物。
不論是通往那間教室的上學路上熟悉的高壓電塔,橫跨在繁星間的電線,等待某人回家的屋子裡柔和的燈光,還是留在遠處的身影。
這些景象非但沒有融入黑暗,昏暗的夜色反而更加突顯出其輪廓。
啪噠、啪噠、啪咚。
小小的水門邊迴響著輕細的水聲,潰堤的淚水宛如行到了終站。
埋住臉的膝蓋早已濕透,黑色長褲染上了一片亮黑色。
啊啊就這樣,我向輕撫過蜷縮背上的悲風祈禱。

把我帶向更深的地方。

把我帶到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深處。
把我丟在無法找尋軟弱藉口的藍色終點。

我想逃進夕陽餘暉照不到的地方,上鎖把自己關起來。

——嘟。

輕柔的樂聲卻環繞著我,像在說我哪裡都不許去。



不曉得過了多久時間。
薩克斯風的演奏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了。
薩克斯風或許只吹奏了一首,也或許連續吹奏了好幾首,不讓寂靜有機會趁虛而入。
宛如輕輕遞出手帕的最後一音,深烙在耳裡。
我用制服外套袖口仔細擦了擦眼角,用手梳理凌亂的瀏海,靜靜地深呼吸。
做好讓心情平靜下來的準備後,我終於戰戰兢兢地移動視線。
因為懦弱、羞恥與愧疚不敢直視的女孩背影,一如往常凜然而且優雅。
清爽的晚風吹拂,微微晃動著裙擺。
風吹得短袖襯衫鼓了起來,背上散發出心平氣和的平靜。
我望著那美麗的身影,不自覺咬緊唇,快啊,催促起自己。
無聊的笑話也好,拙劣的逞強或是窩囊的假笑也無所謂,我必須開口。
我得要站起來向她道謝和道別,連一聲嘆息也沒有留下,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不經意間——
薩克斯風的背帶陷入她的肩膀,汗水淋漓的頭髮貼在她纖細的頸項。我看見這一幕,瞬間說不出話來。
我讓她背負了我的脆弱、我的依賴、我的狡猾、我的哀傷、我的後悔與我的過錯。
她不應該在這裡。
內田優空不該拋下悲泣的柊夕湖。

她像是看不下去我們總在同一個地方打轉,也或許是守望著這樣的我們。

「朔同學。」

熟悉的嗓音叫著我的名字。
優空轉過身來,

「一起回去吧。」

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為什麼要這麼做。
心裡有數不清的疑問,但是我明白現在的自己連發問的資格也沒有,嘴裡發著啊啊嗚嗚不成聲的哀號。
「得先去買晚餐的食材,學習營前把肉那些都用完了。」
優空把薩克斯風收進盒子裡面,自在說著。
「你今天晚上有什麼想吃的嗎?」
她表現得就像平時的採買,一成不變的日常景象。
「不……」
我總算能說出話來。
「我不能再麻煩妳了。」
我擠出內心僅存的冷靜,這麼告訴她。
「為什麼?」
優空看著我,像在故意裝傻。
為什麼。
我低下頭去,緊握住拳頭。
理由就只有一個,根本用不著特地確認。
畢竟優空的話表達出這樣的意思。
我們和平常一樣一起回家,和樂融融地一起用晚餐。
在我深深傷害了夕湖的這個晚上。
「妳明白吧,不要逼我說出來……」
我低垂著雙眼,勉強做出回答後,她的反應又讓我嚇得愣住了。
「因為你拒絕了夕湖的告白嗎?」
「……」
那就奇怪了,優空說。
「如果你接受了她的心意,我還能理解。畢竟要是有了女朋友,當然不能像這樣和其他女生相處。」
可是,她接著說,語氣聽起來十分平靜。
「你在包括我在內的大家面前拒絕了夕湖,所以不管你和誰做什麼事,有需要感到愧疚嗎?」
「優空……」
就道理上來說,的確就像她說的那樣。
這樣的戀愛結果隨處可見,在各所學校可說是數也數不清。
不論是昨天、今天、明天甚至是後天,都有男生或是女生表達出自己的心意,為了對方沒有接受而獨自落淚。
遺憾的是,時鐘的指針不會為了人們的哀傷停步,即使回家後洗頭洗澡,吃著食之無味的飯菜,窩進棉被裡再一次痛哭,度過不成眠的夜晚,世界依然照樣運轉。
所以又繼續洗臉、刷牙,展開新的每一天。
「……我沒辦法這麼豁達。」
我說著,就算努力按捺住了,嗓音還是忍不住發抖。
乾渴的嘴巴裡感覺黏答答的。
這樣有錯嗎?
拒絕他人心意的人不該是這樣的心情嗎?
不管再怎麼逞強掩飾,內心深處依然有大道傷口裂開,從那裡汩汩流出鮮紅的依戀。

「很遺憾,我這個人主張開放式關係。」
真希望我可以用自己最擅長的耍嘴皮子搪塞過去。

「我沒辦法當妳的男朋友,不過我們以後還是朋友。」
我應該要用輕浮的對話,暫時做一些應急的處理。

然而,面對那坦率的雙眼、率直的言語以及她的真心。

——我必須要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我無法成為夕湖喜歡的千歲朔,我這麼心想。

「開玩笑的。」
優空調皮地呵呵笑了起來。
「我是故意講得這麼壞心眼的,因為我有點氣你和夕湖。」
她偏著頭,像是感到心滿意足。
我明白優空剛才的話不是發自內心,更正確來說,她的話中有話。
但不論是要探討她話裡的真意,思考她追上來的理由,連像這樣陪伴我……
「放過我吧,我現在真的很難受。」
我沮喪地說。
「謝謝妳,優空,薩克斯風很感人,所以說,」
「——不許跟我說再見。」
優空說得堅決,言詞間帶有譴責的意思。
接著,她溫柔地說了起來。
「我不希望你一個人沉溺在這樣的情緒裡面。」
她露出了黃色蒲公英般的微笑。
耳熟的字句讓我的胸口感到一陣揪心的疼痛。
近似的向日葵笑容浮現在腦海,想到她此時也許就像在傾盆大雨中傷心地垂著頭,我的心情實在平靜不下來。
儘管我再也無法趕至她身邊。
所以至少讓我一個人,
「妳可能覺得我沒資格這麼說,可是我覺得很對不起夕湖。」
她受的傷害有多深,我也得要同樣傷害自己。
反正暑假的行程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正思考這種事的時候,

「——嘰。」

優空一步、兩步往我走過來,纖細的指尖碰著我的脖子,接著就像輕輕按住薩克斯風的音鍵,在我的頸間溫柔施力。
「我現在沒心情跟妳玩……」
「朔同學。」
她無視我的反應,咯咯笑了起來。
「你完全不懂夕湖。」
我正想回問這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她又繼續說了下去。
「如果你直接回家,你會洗澡嗎?你會吃飯嗎?你可能沒辦法睡得很好,可是你有辦法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嗎?」
她說中了我的痛處,我不自覺背過頭去。
這些事情我做不到,也不打算做到。
「看吧。」
優空無奈地說。
「你肯定是打算抱著膝蓋,窩在陰暗的房間角落吧?就算天亮了,房間窗簾也不會打開,你甚至覺得搞壞自己的身體也無所謂。不對,說不定你就希望變成這個樣子。」
「——」
她幾乎全說中了。
不管我再怎麼哀傷,都比不上夕湖的數十分之一。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