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
  • 原文書名: 千歳くんはラムネ瓶のなか
  • 集數: 第5集
  • 作者:裕夢
  • 插畫: raemz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力
  • 出版日期:2021/8/13
  • ISBN: 978-957-267-362-1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  
內容簡介
暑假。藤志高中依慣例,舉辦了二、三年級共同參加的學習營。雖然是學習營,二年級的我們把這當成和朋友們一起在夏天玩耍的大好機會。湛藍的天空與大海、女孩們目不暇給的泳裝、夜裡兩人的悄悄話、只有男人的溫泉回(?)……我們或是直視,或是避不看這炫目的光景,在口袋裡塞滿了彷彿就要散落的回憶。

──就要帶來轉變的夏日,暗中熱鬧地拉開了序幕。
相關資訊
我走向校門口,一個小時前才剛認識的可愛女孩子陪伴在我身邊。
  我們靠得很近,肩膀偶爾不經意地碰在一起,那個樣子宛如對彼此有意思卻不敢跨越界線的男女,也像一對剛開始交往的青澀情侶。
  女孩子開了口,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剛才謝謝你,千歲同學的功課很好呢。」
  乘著春假前溫煦的微風,女高中生清新的香氣飄了過來。
  「用不著放在心上,我這個人向來不會拒絕女孩子的要求。」
  放學後,當我在圖書館準備考試時,同樣在念書的她膽怯地問我:「可以請問你一下嗎?」似乎是有數學題不知道該怎麼解。從制服外套上的校徽顏色看來,她和我同年級,於是我在知道的範圍內教了她幾種解法。
  「千歲同學你也在念書對吧?我們這是第一次講到話,為什麼你願意為了我花那麼多時間呢?」
  她抬眼看我,神情間流露著羞澀。
  「因為妳說要請我喝咖啡當謝禮,這樣我們就互不虧欠了。」
  女孩子顯然不是很能接受這個理由。
  「嗯……照你這麼說,就算是別人,只要請你喝咖啡,你照樣也會教嗎?這種說法總覺得很難讓人心服口服呢。不過,千歲同學身邊有那麼多可愛的女孩子,像我這種的,你根本看不上眼吧……」
  「不,如果對方是男生的話,我可不會為了一杯咖啡教人,至少要一碗拉麵才划算。」
  儘管明白對方想要的不是這種反應,我還是這麼回答。
  本來我想隨便敷衍過去,但是女孩那明顯消沉的模樣,讓我動了憐憫之心,又補上了這麼一句話:
  「……況且,妳長得滿可愛的喔,想必任誰都會這麼覺得吧。櫻粉色的髮飾很適合妳,很好看。」
  女孩子笑了起來,露出嬌羞的笑容。
  「真的嗎!?千歲同學,你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很遺憾,沒有呢。妳呢?」
  「嗯……有是有啦……」
  女孩子正欲言又止的時候──
  「喂!」
  彷彿為了打斷女孩子的話,有個人粗魯地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把我往後扯開。
  「──!」
  突如其來的舉動害我險些摔倒,我好不容易站穩腳步,轉過了頭。
  ……那裡站著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男學生。
  男生的身高略高於一七五公分的我,頭髮用髮蠟隨意抓了一下,眉毛細長,制服穿成漂泊浪子風,把那張說不上好看的臉襯托得有如型男。男生整體散發出粗獷的氣氛,如果要說他是現充還是非現充,毫無疑問肯定是前者。
  「你在幹嘛!」
  他怒吼著,從校徽顏色看得出他是二年級的學長。
  「……放學了,我要和可愛的同學約會啊?」
  我暫且這麼回答後,女孩子沒有等男生的反應,兀自高聲抗議。
  「等一下!你這是在做什麼?」
  男生逼近女孩子,態度相當煩躁。
  「啥?我才想問妳在做什麼?妳都有男朋友了,居然還想跟男人跑出去玩。再說,這傢伙可是一年級的千歲朔,聽說他到處對女人出手……」
  對方似乎認識我,但我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他,姑且叫他※鐮瀨矢郎好了。(編註:日文中音同「陪榜男」。)
  我正想著這種事的時候,女孩子往男生逼近了一步。
  「千歲同學教我功課,我只是請他喝咖啡答謝他,就這樣而已。你連這種事都要管嗎?」
  「妳至少要挑一下對象,剛才他稱讚妳可愛了吧?這就是他追女生的手段。」
  「你在後面偷聽我們說話嗎?噁斃了。」
  我想我最好出面緩頰,調解他們的糾紛。
  「別說了,不要為了我吵架!」
  「……你在取笑我們嗎?」
  我的話得到了反效果,鐮瀨矢郎把怒氣的矛頭指向我。
  「不許對別人的女人出手。」
  唉,我想也是這麼一回事。
  我在心裡輕嘆了一口氣。
  簡單來說,他們兩個人在交往。不曉得是他們之間的相處出了問題,還是單純我比較有魅力,女孩子把我當成有吸引力的異性。男生就是為了這件事不爽吧。
  不同於鐮瀨矢郎這種階級底層的凡夫俗子,對真正的學年頂尖現充型男的我來說,這種事和接受女孩子告白一樣,是我高中生活的常態。
  總而言之,男生因為女朋友被搶,遷怒到我身上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她是學長的女朋友。你說的沒錯,我這個人只要看見可愛的女孩子,就想追求對方。」
  我這麼說之後,鐮瀨矢郎的神情更是怒不可遏,女孩子則是難為情地偷瞄著我。
  「你也許只是隨便出手,不過她可是我重要的唯一一個女朋友!不許因為你自己的一時興起,傷害了她!」
  鐮瀨矢郎說出了帥氣的話。
  他想必不是壞人。其熱血的發言讓女孩子稍微動了心,看著男友的神情充滿了詫異。
  放學途中的學生們從遠處觀望這裡的情形。
  為了拯救差點遭壞男人欺騙的女朋友,男友說出了平常不好意思開口的心聲,而女生猶如自惡夢中醒來,實在是美妙而且青春的一幕。
  我也該來盡自己的責任了。
  「我本來想找你到河岸邊決鬥,遺憾的是我實在沒有這麼熱血。你這樣不行喔,學長。如果你這麼喜歡她,平常就要好好珍惜她,別讓我這種蒼蠅靠近。」
  鐮瀨矢郎把手搭在女生肩上,表現出用不著你忠告的樣子。女生不好意思地說了聲「千歲同學……」,我也向她表示:
  「如果妳厭倦了學長,歡迎隨時來找我,由我來安慰妳,咖啡和放學後的約會就延到那個時候囉。」
  我笑著朝她眨了下眼,這時鐮瀨矢郎居然把書包往我丟了過來。
  「你這傢伙!!」
  「喔,好可怕。」
  我輕易地閃過攻擊,揮了揮右手衝向校門口。
  ──希望他們能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拜託我教她功課的女孩子擅自對我懷有好意,結果男人跑來找我碴,把我當成壞人。
  嗯,一如往常的生活。
  我心情愉悅,用力蹬著地面,加快速度,追過一個個放學路上的身影。
  不經意仰望的天空十分蔚藍,宣告冬日終結的陽光暖洋洋的,連從操場吹來的塵土也讓人身心舒暢。
  
  有人喜歡我,有人討厭我。
  我所在的世界今天也是一樣和平。
一章 討人厭的現充在校園橫行

  
  櫻花花瓣或是輕盈地夢幻飛舞,或是往四處隨意飛散。嶄新的制服行進在河岸邊的路上,不耐煩地揮開花瓣。筆挺的潔白襯衫、稍長的格子裙、寬鬆的長褲煩人地纏在腳上,尚未習慣主人步伐的鞋子,叩叩踏響了僵硬的腳步聲。
  踢踏踢踏,踢踏踢踏。
  咚隆咚隆,咚隆咚隆。
  我那雙骯髒破爛的Stan Smith與這些青澀的旋律相反,踏出有些灑脫,七零八落的進行曲。當我注意到鞋帶鬆脫,蹲下去綁的時候,四四方方的學生書包接連經過老舊的Gregory後背包。
  我望著那些新進學弟妹的背影,目光裡滿是懷念。他們埋著頭一路前行,不在乎春天柔和的陽光,河川潺潺的流水聲,甚至是身邊可能在將來成為親友或是戀人的學生們。
  
  『五班的千歲朔是亂玩女人的渣男。』
  
  高中生無疑是世界的中心,不論小說、漫畫、連續劇還是電影,主角總是高中生。他們沒有中小學生那麼弱小,也不像大學生或是社會人士離幻想如此遙遠。青春相當於高中生的代名詞;成為大人後,每當想起來就心疼得泫然欲泣,有些難為情,猶如寶箱的時光全部濃縮在這三年裡面。
  ……表面上是如此。
  其實不管誰都知道,和朋友每天打打鬧鬧,偶爾發脾氣然後又嘻笑著勾肩搭背,向心儀的女孩子告白,等對方社團活動結束後一起回家,在公園的長椅上聊天,穿著浴衣參加夏日祭典觀賞煙火,不知不覺兩人握住對方的手,在冷清的神社裡第一次……這種動人心弦的青春,只有極為少數的一小群人能夠歌頌。也就是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沿著校園種姓階級制度往上爬的──通稱現充的那一群人。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