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只是好愛好愛你
  • 原文書名: 好きで、好きで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安西 リカ
  • 插畫: 木下 けい子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劉仁倩
  • 出版日期:2020/2/19
  • ISBN: 978-957-263-170-6
  • 新台幣售價:19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穗木至今仍如交往之初一般,愛戀著交往十年之久的戀人‧志方。在當年高中畢業時,穗木抱著豁出一切的覺悟向摯友志方告白,竟意外地成功。隨後他便一直陪伴在志方身邊。然而,志方身為一名前途無量的菁英銀行員,自己卻僅是區區一介雜誌編輯。當穗木意外得知志方拒絕去海外研習的機會後,便開始煩惱自己是否阻撓了志方的大好前程……?
為您獻上一段扣人心弦的虐心戀曲。
相關資訊
?木心想,都已經交往那麼久了,為什麼到現在都還這麼喜歡他呢?只是眼神交會就覺得幸福萬分,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都深深愛戀著他,也覺得今後絕不會有任何改變。
然而,平心靜氣地想想,正因為如此,也有些事情總得學會放手。

1

放在桌上的手機開始震動。
?木心中想著該不會是志方打來的?光是這樣他便覺得欣喜雀躍,不禁用眼角餘光瞄了瞄手機確認。輕瞥一眼,發現果然是志方傳來了簡訊。
「你可以接唷。」
眼前男子露出令人玩味的竊笑,這麼說道。
「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這間總是用來商討公事的咖啡廳,位於公司同棟大樓的一樓,窗邊的沙發席間充滿著五月和煦的燦爛陽光。
「不,不要緊的。請繼續討論吧。」
「這樣啊。」
這名愉悅笑著的男子是年輕的財經記者?我孫子,他那輪廓深邃顯眼的拉丁型男風長相似乎很受大眾歡迎,最近常在電視上見到他的身影。這次雖然才是第二次與他會面晤談,但我孫子眼中總是閃耀著愉快的光芒,與志方完全相反。志方連在接吻前都是一張眉頭深鎖的緊繃臭臉。
腦中浮現自己愛得難以自拔的男友面容,?木下意識地感到嘴角上揚。男友與我孫子不同,並非個性開朗,也不風趣幽默。但從以前到現在,?木都覺得和志方在一起是最為幸福的,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
對三百六十五天都端著微慍表情、充滿壓迫感的志方感到放鬆與療癒,?木有時也會嘲笑自己頭腦或許有點秀逗。畢竟像小孩子,只要一和志方四目相交,就會立刻癟嘴哭泣呢。
「?木的男朋友是銀行員嗎?」
?木確認好委託對方的稿件截止日,並闔上記事本後,我孫子便一臉興致盎然地問了這個問題。
「我聽說你們交往很久了。」
「您是聽誰說的呢?」
?木知道我孫子是一名雙性戀花花公子。業界裡總是會不經意聽到擁有同樣性向的人的傳聞,所以即使我孫子知道自己的事情,也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但因為才見過兩次面,對方似乎便很清楚自己的狀況,這使得?木有些訝異。
「畢竟你很有名啊,像?木這麼可愛的人對男友死心塌地,對別的男人毫無興趣,而且明明是遠距離戀愛,卻完全不偷吃。他真的是那麼好的男人嗎?」
「是的,對我而言。」
被我孫子用一種明顯饒富興味的眼神盯著,?木手忙腳亂地表示「我沒有在外玩樂的意思」,並強烈地肯定這個問題。據說我孫子經常會在合作單位中尋找對象,但卻沒想到他會對自己有興趣。
「而且,我們已經結束遠距離戀愛了,他上個月回來這邊了。」
?木補了一句提醒對方。因為志方回到身邊使他異常開心,?木話說著說著,便無法阻止自己嘴角上揚。
當在電話裡聽到他說「人事異動的公文下來了,下個月就回東京」,並掛掉電話後,?木便不禁獨自高喊三聲萬歲。
「?木和給人的第一印象差很多呢。」
我孫子饒富興味地道。?木從過去便常被評為長相與個性不搭,他雖然不太明白,但自己只要不說話時,似乎看起來很美形耀眼,且頭腦明晰。然而,可惜的是?木個性極為單純,並不充滿知性,也不引人注目,常受志方無奈地評道「你真是一個直線條的笨蛋啊」。
「不過,你偶爾不會想玩玩嗎?我是一個絲毫不用擔心事後感情糾葛的男人唷。」
我孫子使了使眼色挑逗?木。
「我可是不會花心的稀有男同志。」
?木因為慌張而尷尬地推託。聞言,我孫子瞬間愣了一愣,之後便大笑道「那還真是太可惜了」。受到周遭目光的注視,?木困擾地啜了一口冰咖啡。
「不過,?木的男朋友是那麼好的男人啊,真想見上一面呢。」
「他還輸老師您一截呢。」
在回以圓滑周到的社交說詞後,?木露出機靈的笑容。而這並非謊言,志方雖然也是一個型男,但卻不像我孫子這麼引人注目。我孫子那耀眼的光芒每每令?木感到讚嘆,但卻也覺得不需要這樣的光芒。自己也擁有相對引人注目的容貌,所以和比自己更顯眼的男人湊在一起時,反倒更加麻煩。
比起我孫子,?木覺得外表樸實但仔細一看卻充滿男子氣概的人最好,如果適合慍怒表情的話就更好了,並擁有具備實用效益的精悍體格,個性沉默寡言、倔強冷然,卻又意外地溫柔,這樣的男人才是絕品──簡單而言,便是志方。
對?木而言,這世上最棒的男人便是志方了,而那就像天空是藍色一般,是一種無法撼動的真理。
「那麼,稿件就拜託您了。還有什麼需求的話,請儘管聯絡我。」
離開咖啡廳,並有禮地告別後,我孫子便「好好好」地爽朗笑笑。
「?木要是和男朋友吵架心情鬱卒時,一定要聯絡我喔?」
「我知道了,如果我們吵架的話。」
?木應酬式地笑了笑,但內心卻不禁苦笑。這十年內不知道與志方大吵過幾次,但彼此都從未出軌過。
而維持很長一段時間的遠距離戀愛也終告結束,今晚就能見到志方了。
光這麼想,?木便覺得欣喜,露出燦爛的笑容,朝我孫子道「那麼,我先走了」後,再度點頭致意。

2

與我孫子會談時收到的簡訊寫著「九點時過去」,但志方出現在?木公寓時已經過了十一點。
「好慢呢。」
?木有些擔心,所以在見到志方那一如往常的臭臉後,不禁鬆了一口氣。志方緩緩地進入房內,邊鬆開領帶,邊將一個小紙袋遞給?木。
「什麼?」
「因為你說喜歡這個,所以我就買回來了。」
?木瞄了瞄袋子裡,看到在塑膠盒內裝了三個鯛魚燒,這是車站內和?子店所賣的點心,志方似乎記得自己曾說過偶爾會莫名其妙地很想吃這個。
「已經快關門了,這是最後三個。」
雖然態度極為冷淡,但志方卻意外地對?木十分溫柔。一想到志方一身西裝筆挺去買鯛魚燒的模樣,?木便輕輕笑了笑。
「這的確很好吃呢。」
一頭梳理整齊的黑髮,志方帶著凌厲的目光,大嚼著鯛魚燒。?木時常心想至少吃東西時可以露出較為放鬆的表情吧,但志方的表情只有三種模式。
「……志方。」
「幹嘛?」
「什麼幹嘛不幹嘛的。」
即使並肩坐在沙發上,志方身上也並未流露出一絲甜蜜的氣氛。但儘管如此,?木還是愛慘了這樣的他,他使了使眼色示意「親我啦」。見狀,志方便無言地咬完最後一口鯛魚燒,摟住了?木的肩膀。光是被志方一雙大手碰觸到,?木的體溫不不禁上升。
「志方。」
「到底幹嘛啦?」
?木無論如何都想對這名到欺身到面前、眼神凌厲的男子說一句話:
「......我們之後又能每個禮拜都見面了呢。」
如果自己是一個更加懂得撒嬌的戀人,應該要說「我之前都好寂寞唷,真開心你回來陪我了」之類的情話,但對?木而言,這已經是極限了。?木不擅長說一些甜言蜜語,這點與志方不相上下。聞言,志方雖然沒有回應,但眉間的皺紋卻加深,他害羞時總是會這樣。
?木差點忍俊不住,但在那之前,兩人的唇瓣便纏綿在一塊兒,隨著志方的熱吻,?木順勢被推倒到沙發上。這具熟悉的挺拔身驅,傳來與自己相同的慾望。
因兩人交往已久,見面時未必一定會滾床單,但一旦?木想要時,志方也剛好會有性致。?木只有過志方這個男人,所以無從比較,不過包含兩人想做愛的時機一致這一點在內,?木認為彼此身體是相當契合的。
「志方......」
這傢伙為什麼總是這麼好聞呢??木將鼻子湊到欺身壓上自己的志方頸窩,用力聞著戀人的氣味。動物的原始本能隨之高揚,燃起?木情色的慾望。
唇瓣被人嚙咬著,口腔遭舌頭竄入舔舐,?木也回應著志方激情的深吻,並在吻與吻之間褪去彼此的衣物。?木抽去對方領帶,拉起襯衫衣擺,並將手放在皮帶叩頭上時,志方幫助?木抬起腰身。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