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咒術迴戰 破曉前的荊棘之路
  • 原文書名: 呪術廻戦 夜明けのいばら道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北國ばらっど
  • 插畫: 芥見下々
  • 系列別:炫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曾柏穎
  • 出版日期:2021/4/1
  • ISBN: 978-957-266-551-0
  • 新台幣售價:19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釘崎在街頭被模特兒的星探找上,但找她說話的男子其實是別有目的的咒言師!釘崎身陷危機時,火速趕到的人居然是狗卷……!?此外,還有機械丸單獨出任務、五條等人飲酒聚會等內容,全書收錄5篇短篇!
相關資訊
「──妳要問棘的事情?」
  時序八月初。
  釘崎以頭下腳上的模樣撞在校園裡的樹木上,貓熊歪著頭反問她。
  包含伏黑在內的一年級正在接受嚴格的鍛鍊,為交流會備戰。
  當下正在進行的是格鬥戰,也就是預設對手為人類的術師對戰訓練。
  雖說是訓練,但釘崎目前還處於一攻向貓熊就會被摔出去、不停被摔出去的階段。不過,她的鬥志十分高昂,總的來說這都要歸功於上門挑釁找碴的東堂和真依。
  「沒錯。我現在已經知道真希小姐是值得敬佩的人,也知道貓熊前輩是個很有實力的咒術師。」
  「妳幹嘛不像稱呼真希那樣叫我就好了?」
  釘崎起身後,邊拍掉運動服上的樹葉邊回應。
  「我很敬佩你,但是如果叫你貓熊先生,不就好像在叫童話故事裡的角色了。」
  「不過,妳現在就算被我摔飛出去也能聊天了嘛,這點值得讚許。」
  「被你摔飛那麼多次了,我當然也學會要如何招架了。」
  「那麼言歸正傳……」
  貓熊環顧四周,確認前去藥局的棘還沒回來。
  接著,輕鬆破解、擋開釘崎再次攻來後使出的招式,並且泰然自若地繼續說話。
  「妳是想問棘的什麼事情?」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學長。」
  「咦?妳跟他聊過天後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最好會知道啦。雖然知道他不是壞人,但他說話時都只講飯糰餡料,能了解的事情實在有限吧?」
  「看來是我們太習慣他那種說話方式了。對吧?真希。」
  「也對,聽她這麼一說,就覺得有她那種疑問很正常。」
  真希旋轉棍狀咒具,輕盈地閃避伏黑的攻擊,「叩」一聲輕敲了他的頭。
  「好痛……」
  「我說你這傢伙,又思考過度了喔。」
  真希撇下還在呻吟的伏黑,加入貓熊和釘崎的對話。她的呼吸沒有一絲急促,模樣比貓熊還一派輕鬆。
  「在我們這幾個人之中,棘大概算是最會照顧人的了。」
  「你別看他那樣,他本性滿開朗的。扣除憂太,他應該是我們這年級裡人最好的一個了。」
  「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做事情有時會滿過火的。」
  「棘做事情會很過火嗎?」
  「我說你這傢伙,都跟他一起做那些過火的事情,當然沒感覺啊。」
  「才不是那樣咧,我們做事哪裡過火了,只是拚勁十足啊。」
  釘崎如今在接受訓練之餘,已有力氣閒談。然而,對八月的她來說,能在訓練中從容地大聊特聊的二年級學長姊,仍舊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她一注意到貓熊在和真希聊天時稍微分散了專注力,立刻穿插左右晃動的假動作,使出一記上鉤拳。
  「總而言之就是──」
  「呃。」
  貓熊一個側移,輕而易舉躲開上鉤拳,接著使出類似後旋踢的動作掃中釘崎的腳部。
  失去重心的釘崎旋轉倒地,但身體已擺出最佳的防護姿勢。這是她最近幾個禮拜以來練就的反射動作。
  然而,她即使能夠招架攻擊,但依舊打不贏貓熊。
  貓熊一臉嚴肅地低頭看著釘崎說:
  「棘是個非常好的人,時間久了妳這傢伙應該也會懂的。」
  「……啊,是喔。」
  不過,她就算擺出防護姿勢,背還是摔得發疼。
  夏天的釘崎擔憂,若不再想辦法減少倒地翻滾的頻率,就得花錢去買新的運動服了。



  時間來到秋天。
  八十八橋事件後,高專學生們有了短暫的休息時間。
  那一天,釘崎獨自到了澀谷。
  伏黑因為戰鬥過度疲憊,所以待在宿舍房間看書。
  虎杖去看只有單家戲院上映的小眾電影。
  真希又在忙不同於八十八橋的其他任務,短期內都無法相約見面。完全沒有預定行程的釘崎,便出門採買化妝品、衣服和日常用品等,這些有男生同行會覺得尷尬的東西。
  「今天買了一套冬天的衣服、冬天的鞋子,還有內衣和粉餅……」
  釘崎舉起兩手提著的紙袋,確認今日的戰果。
  她不認為自己買過頭,只覺得走的路比預期還多,穿前幾天買的細跟靴來逛街好像有些失策。
  不過難得有機會一個人出門購物,當然還意猶未盡。
  釘崎走在人群中,心想接下來去看看包包好了。
  剛來東京時,覺得四周的景色稀奇罕見,無不璀璨動人。但在經過三個月後都已司空見慣,耳朵也對周圍的喧囂習以為常。
  話雖如此,但這一切也都能稱為大都會的氣息,印證熱鬧繁華又充滿活力。
  「不過,說真的,那樣真的超狂。」「真的讓人很火大耶。」「小姐小姐,妳一個人嗎?」「抱歉,我在趕時間。」「鮭魚。」「本店重新裝潢開幕,歡迎來看看。」「你不吃嗎?」「你是要吃多少啦。」「我累爆了,你不覺得今天很操嗎?」「媽咪,買那個給我!」
  人聲鼎沸、各式人生錯雜的交叉路口。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不同的生活日常,有多少人就有多少迥異的人生樣貌。肯定有人相當厭惡這類想法和話聲紛雜的街道,但釘崎並非其中之一。
  對自我意識明確的她來說,大都會的喧囂就像任何人都能活出自我的象徵,甚至覺得這是種悅耳的聲響。
  話說回來──釘崎在老家的村子就過得快要喘不過氣。
  那座村子的居民食古不化,不認同個人主義的風氣長年盛行。緩緩凋零沒落,正是那個地方的最佳寫照。
  相較之下,大城市的熙攘喧鬧中,反而存在實質的自由。
  總有人說都市人很冷漠,不關心其他人。但釘崎笑著覺得,這明明是天大的好事。如此一來,沒有任何人會否定她最真實的自我,這樣她就能靠自己站穩腳步勇往直前。
  釘崎十分享受都市複雜的生活樣貌。
  不過,人與人的緣分實在妙不可言,放假時來到這種熙來攘往的地方,居然──
  「嗯嗯?」
  朝著澀谷Hikarie百貨方向行走的釘崎,在馬路對面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在她認識的人中,就只有一個人會用那種緊扣過頭的衣領,遮住嘴巴以下的部位。
  眼前的人是狗卷棘。
  身旁還有一位釘崎理當沒有見過、看起來像是外國觀光客的碧眼男子。外國人和狗卷在說話,她對這樣的組合深感興趣。
  「不知道他們在聊些什麼?」
  釘崎改變行進方向,穿越剛好變成綠燈的馬路,朝狗卷走去。隨著距離越靠越近,她也開始聽到兩人的交談內容。
  「I’d like to go to SHIBUYA109.」
「鮭魚、鮭魚。」
「Could you tell me where I can get a taxi?」
「生筋子。」
「Ah……Which way should we go?」
「昆布。」
「Ah……我想去……109。Please. OK?」
「鮭魚。」
  「Shake?」
「……Salmon.」
「…………Salmon!? Why!?」
  「蜜汁柴魚……」
  「那個~~……」
  看樣子,情況比釘崎想像中的還要麻煩十倍。
  她知道身為咒言師的狗卷,為了防止詛咒暴衝,所以說話時只會說飯糰的餡料。現在不知為什麼,偏偏有個外國人跑去找狗卷問路。
  不過,狗卷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還東指西指、比手畫腳替對方指路。釘崎心想,這也難怪那個外國人會越問越起勁,並且決定插手此事。
  「學長,你這樣沒人會懂。」
  「鮪魚美乃滋。」
  「什麼鮪魚美乃滋啦,真是的。」
  「Oh!Geisha girl!」
「誰跟你是藝妓女孩啊。」
釘崎從兩人剛才的對話,已大致判斷出外國人想去的地方,接著僅靠「left」、「right」、「straight」、「goddamn」四個單字,搭配手指方向,總算成功告知對方澀谷109百貨位在車站另一側。
  終於得知路線的外國人,離開時還邊走邊揮著手說「在下感激不盡!」釘錡不禁覺得,這個人也是怪人一個。
  「鮭魚。」
  「我說學長,你要告訴人家路怎麼走的方法有很多吧?可以用筆寫在紙上,或是拿手機秀地圖就好啊。」
  「生筋子。」
  「…………」
  釘崎已經認識狗卷三個月左右,但目前仍舊難以理解他的飯糰餡料語。
  伏黑看起來能聽懂幾成,虎杖好像也能憑感覺判斷。
  二年級那些學長姐用不著說,當然是聽得懂。釘崎受訓時,狗卷都會去當訓練對手,因此釘崎對他也不是一無所知。
  她知道京都姊妹校在執行殺害虎杖計畫──縱使現在已無證據可證明發生過此事──時,狗卷相當擔心才認識不久的虎杖,所以曉得他不是壞人。但光聽只由飯糰餡料構成的話語,也難以透徹了解他的為人。
  釘崎覺得真希毋庸置疑是位值得尊敬的學姊,願意當她訓練對手的貓熊也十分可靠。這兩人都曾大讚狗卷是『好人』。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