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BLEACH死神 Can’t Fear Your Own World I
  • 原文書名: BLEACH Can't Fear Your Own World I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成田良悟
  • 插畫:
  • 系列別:炫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劉仁倩
  • 出版日期:2018/6/28
  • ISBN: 978-957-261-042-8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  
內容簡介
靈王護神大戰落幕,但是這個世界的戰爭火種尚未完全熄滅。綱彌代家為四大貴族之一,新任當家‧時灘對「靈王」的野心,撼動了不穩定的和平,將掀起一場橫跨三界的全新鬥爭。握著這場戰爭關鍵之鑰的人,正是九番隊副隊長‧檜佐木修兵。懷著身為死神的矜持,他挺身而出……!
相關資訊
過去,有一場大戰。

號稱司掌死亡的神祇與消滅邪惡靈魂的人們展開了大戰。
這段糾葛綿延千年之久,最終以雙方之『王』辭世畫下句點、了結戰亂。
死神與滅卻師的關係,也以這偌大的喪失為契機,迎向了嶄新的時代。
斬殺了雙方之王的是同一個人,並非死神,也並非滅卻師,只有極為少數的人知道這項事實。
護廷十三隊的客人、亦為代理死神的少年,討伐了攻入屍魂界的賊寇『看不見的帝國』之主謀──僅有部分情報隨著『護廷十三隊成功防衛靈王宮』的公告廣傳於屍魂界。

也就是說,為了避免招致混亂,將永久隱瞞身為屍魂界基礎的靈王已死一事。
一般隊員乃至屍魂界的居民,至今仍然深信,靈王依然坐鎮於靈王宮。
知曉事實的只有隊長或上位席官等部分死神,以及位居?靈廷要職的官員,他們當然不會刻意洩漏真實狀況,以免擾亂眾人安寧的生活。
在這之後,破壞殆盡的?靈廷將大興土木,開始漫長的復興之路。
不願破壞人民的心中支柱,高層的這項決斷究竟是否正確──就要交給十年、百年後的人們來判斷了。

被後世稱為『靈王護神大戰』的一連串戰亂迎來了如此終局。
現在,將時間拉回這場戰爭剛結束之後。



靈王宮正殿 靈王大內裏

過去由靈王坐鎮的地方,正有一群靈王宮的神兵們來來回回、忙進忙出。
零番隊成員之一的真名呼和尚──兵主部一兵衛摸著自己烏黑發亮的鬍鬚,默默注視位於中央的『物體』。
此時,背後傳來一道令人捉摸不定的飄忽嗓音。
「唉呀……這就是新的靈王陛下嗎,和尚?」
和尚轉頭,看到一名右眼帶著眼罩的男子──京樂春水。
「喔,你已經可以自由活動啦?嗯嗯,畢竟是護廷十三隊的總隊長,總得有這番能耐呢。」
和尚露出爽朗的笑容回覆京樂。
此時,他發現京樂的目光並非看著自己,而是朝向神兵們忙碌工作的空間中央,便這麼回答了他的問題:
「你也是能瞭解的吧?沒有什麼新的靈王陛下或舊的靈王陛下,我們尊稱為靈王陛下並虔心供奉的東西,只要繼續存在在這兒,就有它的意義。」
「名字之中蘊含著一切力量……這樣的意義嗎?」
京樂依舊露出五味雜陳的神情,口吻轉成敬語道:
「……最糟的狀況,一護也會成為被封印在那『名字』裡的一部份,對吧?」
「但事態沒發展到那步田地,這不就可喜可賀了嗎?」
和尚老神在在地講出倘若狀況不對一護便可能成為被稱為『靈王』的存在這項事實,但他的語氣中毫無一絲情緒波動。
接著,他咧嘴一笑,和京樂談論起黑崎一護。
「我也很中意那個男孩呢,如果之後都不能和他講話,那還真有點寂寞呢。」
「那真是太好了,這樣我也不會被一護的朋友們怨恨了。」
「嗯嗯,你給了他們通魂符吧?我會幫你向四十六室和貴族們保密的。」
「……和尚,你也真是的,到底對所有事情瞭若指掌到什麼地步啊。」
京樂認為,靈王王座對黑崎一護而言絕非什麼好東西,甚至可說是一個最為慘烈的下場。
盯著眼前的『物體』,京樂於心中再次牢牢刻劃了這件事。
為了防範最為慘烈的狀況,他才會將通魂符這種特殊靈具交給位於現世的黑崎一護的朋友們。
那是能自由往來現世與屍魂界的符咒,是改良了從空座町傳送活人到屍魂界的技術並加以運用於實務的工具。
京樂靜靜地闔上眼睛,腦中浮現告知黑崎一護的朋友們「依他力量的成長,可能無法讓他回歸現世。」這項可能性時的光景。
當京樂坦言自己所說的並非玩笑話時,平時最為戲謔的少年竟一反常態地露出燃著深邃怒火的雙眼說:「……說什麼不是開玩笑,那為什麼要隨隨便便就叫人跟他告別呢?」與認真為一護感到憤怒的前者相比,另一名黑髮少年僅僅維持冷靜的眼神,貫徹堅信一護到底的態度;少女則懷抱著深沉的憂愁,比起自己的心情更加關心一護的家人,並擔憂一護的安危。
──不論是茶渡還是織姬,一護有許多不錯的朋友呢。
──不,正因為是一護,才吸引了這些孩子吧……
思索著位於現世的少年少女們,京樂為這次戰役的核心人物‧黑崎一護全身而退感到鬆了口氣,眼睛睜開了一條細縫對和尚說:
「話說回來,一護沒被和尚砍了還真是太好了呢。」
京樂不著痕跡地吐出了奇妙的話語。
和尚對此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啪啪作響地拍著自己的光頭,爽朗地笑著道:
「我不是優哈巴哈,無法預見未來呢……唉呀,本來的話,黑崎一護是沒辦法贏過他的,更該說我還希望一護輸給他呢。」
「和尚……」
「但是這男孩很幸運啊,優哈巴哈得到了靈王所有的力量,所以就算黑崎一護戰勝了他,屍魂界也得以免於毀滅的命運呢。」
和尚這麼說著,對著被置於大內裏中央的『物體』拍手合掌。
發出響亮的拍手聲後,和尚閉起了眼睛,在他身後的京樂繼續追問:
「和尚,那是靈王的旨意嗎?」
「唔……」
「還是……那是五大貴族始祖的『遺志』呢?」
京樂的語氣中少了敬意,和尚則飄忽地答道:
「你啊,就不能對始祖這些古聖先賢抱持些敬意嗎?連一點點敵意都藏不住呢,難不成你也是這樣看待朽木白哉和四楓院夜一嗎?」
「我當然不會這樣看待他們的,他們可是護廷十三隊的同志,也是我重要的朋友。」
京樂苦笑搖了搖頭,保持輕鬆口吻繼續說道:
「他們與祖先的行為毫無關連,反過來說,他們也無法消弭祖先鑄下的錯,是這樣說的吧,和尚?」
「這倒也是,五大貴族的始祖早已無人留存於世……」
和尚說到這時,大內裏突然響起轟然爆炸聲。

「!」
京樂看向聲音來源,從那兒感受到與死神不同的濃烈靈壓。
視線彼端是仍與『看不見的帝國』融合在一起的區域,牆壁的部分遭人破壞,冒出了冉冉白煙。
接著,從牆後出現幾道比白煙更白的人影。
負責大內裏警備的神兵們拔刀警戒,但被和尚出聲制止。
「啊──沒事的、沒事的,這不是你們能對付的對手。」
此時,跳進大內裏的白影之一興致大減地嘖了一聲。
「嘖……搞什麼,不開打啊。」
這道會令人誤認為野生猛獸的白影──古里姆喬‧賈喀傑克在落地的同時用銳利的眼神瞪視和尚與京樂。
「就算你們放下武器,我也沒有要退下的……」(P.20插圖)
古里姆喬順勢將手放在斬魄刀上,後腦杓卻遭到幾發小型虛彈攻擊。
「啥……!?」
頭部傳來了宛如被人毆打的衝擊,古里姆喬回頭發現身後站著一名與他同時來到屍魂界的破面女性──涅里耶爾‧圖‧歐黛爾‧休凡克,她朝他伸出了剛剛發射虛彈的左手。
「涅里耶爾,妳這渾蛋……!」
「現在是找人打架的時候嗎?滅卻師之王已被打倒,屍魂界現在最大的異物可就是我們唷。」
「那又怎樣?妳怕的話就趕緊帶著那個扯後腿的傢伙滾回黑腔不就得了。」
被古里姆喬稱為扯後腿的傢伙就是靠在涅里耶爾左肩的另一名破面女性。
她是與涅里耶爾同樣擁有『No.3』稱號的十刃──蒂亞‧哈里貝爾。

哈里貝爾在『看不見的帝國』襲擊虛圈時,站在了第一線與之抗衡──但在優哈巴哈壓倒性的力量面前,她毫無抵抗之力地被俘虜,成為了看不見的帝國鎮壓虛圈的證明。
優哈巴哈改造靈王宮時,嵌入了位於自己居城的牢獄區域,淪為階下囚的哈里貝爾便自然而然地來到此處。
不知優哈巴哈囚禁她的目的是對破面的殺雞儆猴,或是意圖將她改造成滅卻師的尖兵,但優哈巴哈已不在世上,無從得知他囚禁哈里貝爾的真正目的究竟為何。
唯一能確定的便是哈里貝爾還活著,而且現在被與黑崎一護一同來到此地的涅里耶爾等人所救,恢復了自由之身。

涅里耶爾雖然救出了虛圈實際上的新任君王‧哈里貝爾,但對目前的情勢抱持著相當複雜的心情。
身為部下的自己,竟然比深深渴望抵達靈王宮的藍染更早一步踏上了這裡,這個事實讓她感到困惑與迷惘,但她依然冷靜地勸戒對死神釋出敵意的古里姆喬,說道:
「死神和滅卻師大戰一場後損兵折將,你還要找他們的碴嗎?這就是能讓你滿足的鬥爭?」
「……嘖,妳太天真了,妳以為這些傢伙真的會放過我們嗎?我可不想離開時被人從背後捅上一刀呢。」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22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