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BLEACH 死神 Spirits Are Forever With You
  • 原文書名: BLEACH Spirits Are Forever With You
  • 集數: 第2集
  • 作者:久保带人/成田良悟
  • 插畫: 久保帯人
  • 系列別:炫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微笑皮耶羅
  • 出版日期:2014/2/24
  • ISBN: 978-986-348-248-2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  
內容簡介
痣城劍八、席恩,以及皮卡羅同時將目標放在假面女子,蘿嘉身上。然而,十一番隊的隊士們卻擋在他們面前。四方激戰的硝煙在空座町燃起……新銳軍事武器與斬魄刀劍光交錯的戰火之中,唐‧觀音寺為了守護蘿嘉與石田雨龍一同乘著他的愛車,聖女貞德急馳在空座町的街道上——敬請欣賞這本由知名輕小說作家,成田良悟所描繪的死神軼事後篇!(2014年2月24日上市)
相關資訊
接續章

屍魂界中,瀞靈廷與流魂街的治安狀況天差地遠。
儘管流魂街內各區域間亦有程度上的差異,但在編號七十號以後的各個區域之內,每天都充斥著刀光劍影和血腥味,居民終日和死亡為伍。
至於瀞靈廷原本就是為死神和貴族們打造的『都市』,儘管內部各種權謀詭計紛擾,但鮮少讓人嗅到暴力中產生的臭味。
然而,即便是這麼一個都市,其中亦存在著一處和流魂街同樣瀰漫著銳利金屬劇烈碰撞而激盪出的鐵鏽味,『轡町』。

這裡是一群生性粗魯跋扈,自稱『更木隊』的十一番隊地盤。他們個個看來就好像凶神惡煞,與貴族這個詞彙相去甚遠。
以高山蓍圖像作為隊徽的十一番隊隊舍位在轡町中央,由內而外地將整個轡町染上一股強烈的暴戾之氣。
在護廷十三隊之中,還沒有一支分隊會像十一番隊一樣以隊長的姓氏作為部隊名稱;儘管過去曾有『六車九番隊』這麼一個例外,但這跟十一番隊的情況又有些不同。
現任十一番隊隊長,更木劍八從未以『更木隊』的方式稱呼自己統領的部隊;事實上,這也不是這隻部隊的正式名稱。但不知從何時開始,這支部隊的隊員便以『更木隊』彼此相稱。
雖然其中亦有藉著這個稱呼狐假虎威地擺出傲慢的姿態,但這樣的死神在十一番隊中絕對待不久。因為這種人會發現周圍的死神絕非與自己程度相當的泛泛之輩,發現自己跟不上其他隊士而自覺在隊中待不下去。
這支部隊之中的隊士儘管個性與實力不盡相同,但個個都是頭凶猛的野獸。而且全都是一群在恣意妄為之中不斷追尋更強悍的實力的死神;與其花時間以隊長之名張揚自己的威勢,他們更熱中於以一身傲慢的姿態狠狠地給予敵人一記頭錘。
而屍魂界中也唯有這群搏鬥中毒者能配得上高山蓍這樣的隊徽。
除了山本總隊長及卯之花隊長這等實力遠遠凌駕於他人的死神,能以氣勢鎮住這群更木隊的隊員之外,他們在隊長面前也相當乖巧聽話。這種態度上的差距之大就好比另一種生物附身一般每每讓人看了覺得驚訝。
然而,這並非因為更木劍八這個人可怕;儘管隊上是有人對於他們的隊長心存畏懼,但全員在隊長面前表現出這種高反差的乖順態度原因並不在此,而是……
——他們全都渴望在更木劍八的帶領下一同馳騁於各個殺戮戰場。
其中有人想要超越他們的隊長,有人對於更木隊長懷有恨意,亦有人純粹只是憧憬於這名第十一代劍八……在各種不同的動機之下,他們全都渴望著死在有他們的隊長,更木劍八所在的戰場上。
這樣的心願不論是想與更木劍八站在同一陣營共同抗敵而死,或者是與他們的隊長一戰而死,兩者都符合先前的定義。

在十一番隊的隊舍附近以酒館為業的居民不是全部都對這群死神心懷恐懼;好比人世中有人對於博擊運動中的強者感到振奮,轡町的居民也是世代居住在這裡,只為了能夠近距離歷代劍八壓倒性的強勢力量。
當然,其中亦有許多生性粗魯之人;一如某位酒館女老闆就曾經抄起酒瓶就往在店裡鬧事的十一番隊低階席官頭頂上砸。
在這個將廝殺當作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的地方,即便同樣充斥著刀劍交鋒的鐵鏽味,刮過的風應該也和流魂街中荒涼沙場的氣息不盡相同吧。

住在這個轡町的人今天也一如往常地準備開店,但在相繼聽到旅禍來襲的警報和各隊隊長的召集命令之後也理解到瀞靈廷中發生了非同小可的大事。
因此,他們非常渴望自己能為比起誰都努力拼戰的十一番隊隊員們做些什麼。
——或者他們只是想拿這個當做藉口,藉此親臨這些死神們英勇殺敵的現場也不一定。

但這天,這些轡町的居民卻目睹了一幅極為異樣的情景。



一個腳步……
一切就在這名強悍的男子自然的一個腳步中開始。
「明明我一個人就夠了,那個老爺子不知道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他吐出一聲不耐的嘟噥,接著又繼續邁步前進。
「隊長,你在說什麼啦?你怎麼可能找得到一個靈壓不強的破面呀?」
一名腦袋剃得精光的男子一邊開口也一邊跟著邁開腳步前進。
「再說,就算隊長你叫我們不要跟出來,我們也一定會跟的呀。」另一名頂著一頭烏黑長髮的男子也踩出幾乎與光頭同僚同樣的步伐說。
「我先說,要是你們這些家伙敢在老子我幹架的時候衝進來,看我連你們一起砍。」
一群眼神兇惡的死神們望著吐出這句話走在眼前的男子背影,走在後面忍不住議論了起來:
「我說,我們全員一起出征這是不是第一次呀?」
「蛤?你睡昏頭啦?之前黑崎那個渾球殺進屍魂界的時候,我們不是就全部一起出動過嗎?」
「才不是咧!你白癡呀!」「——你說什麼!」「那時候隊長沒有跟我們一起出動好嗎!」
陣中各處都傳出不同內容的爭執,但這群人也多半在確認隊長出發了之後,跟著前面同僚的腳步把嘴巴閉上開始邁步前進。
——一步,又一步……
無數死神整齊畫一的腳步之中,一切就這麼自然地——



第一個察覺到這般異常現象的人是前面提到的酒館女老闆。在警戒層級忽高忽低的瀞靈廷警報之中,她仍一刻不得閒地,如往常般打掃著門外的馬路。然而……
她不經意地抬頭,看到十一番隊隊舍大門推開,門內出現一名熟悉的身影,更木劍八——她所深信立於所有強者之上的強者。
她知道更木劍八兩年前敗給旅禍的事,但即便如此,在這些居民的心裡,能夠象徵『力量』的人,除了這名十一番隊隊長之外仍舊是不二之選。
更木將他的斬魄刀刀柄和刀鞘纏上好幾重白布掛在腰際,這模樣看似準備要去收拾這次的旅禍。
——能看到這位更木隊長出征的瞬間,這是個好兆頭……就在這名酒館女老闆心裡這麼想著,同時持續望著十一番隊隊舍大門的時候……
「……嗯?」
她忽然察覺到了眼前的異象,慌忙回頭召喚在店裡準備營業的員工:
「——這!大家快過來!老娘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這可不得了了呀!」
一切就從這裡開始。
酒館發出的高聲議論即刻傳遍了轡町,讓鄰近住戶紛紛從窗戶探頭,或站到屋外來觀看。
事實上,他們早看慣了十一番隊這群粗魯之人的行事作風,早已經沒什麼事情可以讓他們覺得驚訝了。但此時映入他們眼簾的這副情景卻在另一個層面上挑起了他們內心的悸動。

率隊走在隊舍前這條大道上的,就是轡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十一番隊隊長,更木劍八。而趴在更木隊長背上,時不時露出那一頭櫻花色頭髮的人則是副隊長,草鹿八千流。
居民們一時之間還以為這兩人拖著身後一大片黑影,踩在影子中前進——
更木隊長和草鹿副隊長的斜後方跟著斑目一角三席和綾瀨川弓親五席。四人身後更可以看見多達二十名席官身上穿的死霸裝在步行間衣襬輕輕晃蕩。
然而,這一條黑色的隊伍還不只這二十多人;隊舍門內源源不絕地湧出十一番隊這群暴徒們的身影,好比一條黑色的地毯鋪滿了整條大道。
這天,就連平常不太現身的六席以下席官,以致於包含荒卷真木造在內通常都窩在隊舍裡的一般隊員全都跟在他們的隊長,劍八身後一同走出了隊舍。

強悍的『白色』將一片懾人的『黑色』拖出了十一番隊隊舍大門。

這群一身黑衣,口中總是少不了粗聲大吼的無賴們,此時全都悶不吭聲地踩在瀞靈廷內的大道上。這副情景著實讓人感到異樣。
居民看著眼前超過兩百名隊士組成的隊伍,內心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興奮感。
「……好帥呀!」
其實不過就只是看著這支十一番隊全員出動的情景,每個人口中卻都忍不住吐出這樣的感想。
但事實上,就連當事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反應。
畢竟這支隊伍除了邁步前進之外什麼也沒做。而對大家來說,死神走在路上的模樣早就習以為常;一隊死神幾十人飛奔趕路的情況也不是沒見過,除了讓人覺得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之外,不會有人特別感動。
然而,現在光是看到這群十一番隊的死神帶著與他們的隊長,更木劍八同樣的氣魄走在路上,轡町的居民就好像自己也置身在這幅畫像之中一般,深深為之吸引。
在酒館女老闆和員工們腦中一片混亂地注視著這片情景時,身後一名住在這裡最久的老人開心地吐出一句呢喃:
「沒想到我還有機會再看到一次這樣的情景。活得久還是有好處的呀。」
「這是怎麼回事?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大事呀!」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22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