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BLEACH死神
  • 原文書名: BLEACH letters from the other side
  • 集數: 第2集
  • 作者:久保帯人 松原真琴
  • 插畫: 久保帯人
  • 系列別:炫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吳勵誠
  • 出版日期:2008/12/4
  • ISBN: 978-986-10-2817-0
  • 新台幣售價:180 元
  •  
內容簡介
藍染叛亂後四天,屍魂界獲得了短暫的休息。人在綜合救護所的露琪亞,正面對著一只鐵鍋。她為了白哉所作的料理,卻陸續傳遍了護廷十三隊?徹頭徹尾的原創故事『死神~BLEACH』番外篇,將為您帶來屍魂界的溫馨小故事!(2008年12月4日上市)
相關資訊
四番隊•綜合救護所
  
  在夕陽照耀中,光線刺眼的走廊上,有個抱著包袱的死神正在走著。
  是四番隊第七席•山田花太郎。
  「也不是這個房間啊……」
  房間號碼牌下,都掛有寫著患者姓名的木牌,但是花太郎始終找不到他想找的名字。
  佔地廣大、幅員遼闊的綜合救護所中,三樓部分的病房,全都是個人房。在長長的走廊上,房門等間隔地排列著。不管怎麼走,眼前都是這片依舊不變的景色,讓花太郎開始想哭了。
  「嗚嗚……露琪亞小姐……」
  他喃喃唸著目標人物,也就是朽木露琪亞的名字,肩膀隨著嘆息而垮下。在做出如此反應的花太郎身後,突然浮現一個無聲無息逼近的人影。
  「喂!」
  「咿咿……!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花太郎立刻抱住腦袋蹲下。他之所以反射性的道歉,是因為平常被這樣叫住的時候,多半都代表即將挨上級的罵了。
  「你幹嘛道歉?」
  「咦……?」
  花太郎戰戰兢兢地將貼在地上的臉抬起,映入眼簾的,是十番隊隊長•日番谷冬獅郎。看到那頭在夕陽餘暉中閃耀的銀髮,花太郎再度慌慌張張地低下頭。
  「日番谷隊長……!辛辛辛辛苦您了!」
  「哦,是你啊,我記得你叫……山田,對吧?」
  「是、是!小、小的正是四四四四番隊的山田花太郎!」
  花太郎正襟危坐,雙手架在身前這麼說。
  「不要那麼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是,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啦。」
  「對不……啊,對不起,我又說了對不起!……啊……奇怪?剛剛那個對不起也很對不……啊啊!我又說了……!」
  看到花太郎陷入謝罪迴圈內,一副即將把一輩子的『對不起』當場說完的樣子,日番谷的眼睛微微露出笑意。
  「前面第四間房。」
  「……啊?」
  花太郎抬起頭來,只見日番谷撇了撇臉,指著走廊的盡頭。
  「你是不是在找朽木露琪亞的房間?」
  「啊,是!正是如此!……可是,為什麼日番谷隊長會知道露琪亞小姐的房間在哪裡呢……?」
  花太郎一臉不可置信地如此問道。日番谷看著他嘆息地說:
  「只要冷靜下來慢慢找靈壓就可以了……這點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啊!說得也是喔!原來如此……只要那樣就好啦……!」
  花太郎似乎是打從心底的佩服。
  日番谷又嘆了口氣。
  「真是拿你沒辦法……你是席官吧?要振作點啊!」
  「對、對不起!謝謝指點!」
  「好啦,就這樣吧。」
  看著日番谷悄然無聲地離去的背影,花太郎再度說了句「謝謝您」,並深深地鞠了個躬。
  



        1

  距離藍染叛亂,已經四天了。
  陷入徹底混亂的尸魂界,慢慢地找回原來日常生活的步調。
  
  「然後日番谷隊長就告訴我是『前面第四間房』──!果然哪,每一隊的隊長都很厲害啊!」
  綜合救護所•三樓。
  大大敞開的窗戶內,傳來花太郎輕快的聲音。病床設在窗邊,靠在病床上跟他聊天的,則是朽木露琪亞。
  「不過……日番谷隊長為什麼會在這裡呢?隊長自己的傷,應該早就痊癒了才對啊……難道他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日番谷隊長……應該是來探望雛森副隊長的吧。」
  露琪亞說著,靜靜地闔上眼睛。
  她腦子慢慢想起昨夜與日番谷擦身而過時,他那沉痛的表情。
  
  五番隊副隊長雛森桃,胸前被藍染的刀刺穿,受了很重的傷。
  傷害她的是她絕對信賴的藍染的刀。
  「對雛森副隊長的施術完畢。肉體的傷應該遲早會好。」
  在上級施術室前,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對日番谷這麼說道。
  「肉體的傷啊……」
  日番谷無意識地咬著自己左手拇指的指甲。
  
  『獅郎!不要那樣子咬指甲啦!很沒教養耶!』
  
  聲音。
  那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可惡!」
  日番谷垂下左手,緊緊握住拳頭,微微顫抖。
  「我所能做的,只有治療看得到的傷……之後就看她本人『求生意志』有多強了。」
  從卯之花的表情,也可以看得出來她力有未逮的悔恨。日番谷將眼神從卯之花身上別開,就這麼穿過黑暗的走廊走去。
  在樓梯上與他擦身而過的露琪亞,也只能無言地低著頭。
  
  「日番谷隊長一定很痛苦吧……」
  「……是啊。」
  露琪亞點點頭,看向花太郎抱在手上的那個包袱。
  「那是?」
  「什麼?……啊!這個啊!這個呢……」
  花太郎解開包袱,將裡面的東西交給露琪亞。
  「這是……我的包包?」
  那是她在現世被捕時,揹在身上的水藍色背包。
  「當妳還在六番隊的隊舍牢中時,露琪亞小姐,妳不是對我說過嗎?『現世有很多好吃的東西。』然後還說『我的包包裡面裝了好幾種……』所以我就去找技術開發局問了,看看他們能不能將露琪亞小姐的包包還給妳……」
  「喔喔,你真的豁出去啦!」
  技術開發局是一個怪人集團,局員們都或多或少有一兩個怪癖。膽子小一點的隊員,甚至連靠近開發局都會有點顧慮。
  「衣服跟鞋子好像被他們處分掉了,只有這個包包還被保管得好好的……呃嗯,該說是保管嗎……」
  「不然呢?應該怎麼說?」
  「靈波計測研究所有一位叫壺府的小姐,接管了這個原本應該被處分掉的包包了……然後,那個,她好像一點一點地在吃裡面的……零食……」
  花太郎的聲音越說越小。露琪亞打開背包,看看裡面,呼地吐了口氣,然後露出微笑。
  「就剩下這個啊?」
  裡面只剩下一包,用白色紙袋裝著的※白玉粉。(譯註:白玉粉是精製的糯米粉,主要用來作成類似湯圓的「白玉」)
  「……是,非常對不起。」
  「你不需要道歉吧?其實我原本就不認為這能回到我手裡了,你沒必要太在意……謝謝你了,花太郎。」
  「您太客氣了,不用道謝啦!」聽到露琪亞這麼說,花太郎一臉不好意思地笑了。
  「這白玉粉呢,是現世一間叫『布袋屋』的甜食店賣的最高級白玉粉!只要有這個,就可以作出很多好吃的白玉喔!」
  「那麼……我去準備好吃的紅豆湯!」
  「對喔!那就能作出好吃的白玉紅豆了!」
  「哇,好期待啊!」
  花太郎笑得非常燦爛。此時露琪亞注意到,他胸前似乎塞了一封信。
  「花太郎,那封信是……?」
  「啊,對了!對不起!卯之花隊長吩咐我將這封信交給露琪亞小姐,我都忘記了!」
  花太郎慌慌張張地抽出信件說:「真的非常抱歉!」然後一個深深的鞠躬,就這麼將信遞給露琪亞。
「不用在意啦。」
  露琪亞一邊對花太郎這麼說著,一邊拆開信封。
  快速掃過那封信後,她對一臉擔心地看著自己的花太郎說:
  「明天早上,我哥哥似乎就要移到個人房了。」
  露琪亞的義兄,也就是六番隊隊長朽木白哉,在先前那場戰鬥中受了重傷,過去幾天原本是留在上級施術室中的。
  「那麼,他的傷已經沒事了吧!真是太好了,露琪亞小姐!」
  「是啊……謝謝你……」
  露琪亞輕輕點了個頭,看向窗外。
  太陽逐漸西沉。原本充滿著房間的橙色光輝,漸漸越來越淡。
瀞靈廷有很多白色建築,在夕日西漸時,房子都會染上溫暖的顏色。這片夕照美景,任何人看了都會屏氣凝神,無法言語。
  露琪亞與花太郎,有好一段時間,也是靜靜地看著這片美景。
  
  「那我先走了!」
  目送夕陽下山後,花太郎站起身來。
  「欸,花太郎!」
  才剛走到房門前,就被露琪亞叫住,於是他回過頭來。露琪亞的眼睛看著尚未收起來的信,眉頭深皺。
  「不知道……大哥吃不吃白玉紅豆……?」
  露琪亞輕輕地這麼說。花太郎猛力地點著頭,說:「那是當然的了!」
  「如果是要請朽木隊長吃的話,那我們得準備最高級的紅豆才行了!」
  看著花太郎燦爛地笑著,露琪亞鬆了口氣。
  「……拜託你了。」
  「請放心交給我吧!」
  花太郎很有禮貌地又鞠了個躬,退出房間。
  露琪亞折起信件,心裡盤算著,將白玉紅豆送給白哉吃的時候,應該說什麼呢……
  
  


        2

  花太郎在奔跑。
  跟昨天一樣,他的懷裡揣著一個包袱,就這麼跑在四番隊的隊舍裡。這條路通往另一棟建築,也就是綜合救護所的後門。
  「山田七席!」
  猛地聽到別人的叫聲,花太郎停下腳步,東張西望地準備找出到底是誰在叫自己。此時又是一聲「上面啦,上面!」於是他抬起頭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22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