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BLEACH死神
  • 原文書名: BLEACH letters from the other side
  • 集數: 第1集
  • 作者:久保帯人 松原真琴
  • 插畫: 久保帯人
  • 系列別:炫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吳勵誠
  • 出版日期:2008/9/4
  • ISBN: 978-986-10-2201-7
  • 新台幣售價:190 元
  •  
內容簡介
某天,死神朽木露琪亞
出現在黑崎一護面前!
由於某種叫做「虛」的惡靈,
企圖攻擊擁有超A級靈媒體質的一護
露琪亞正是特地趕來擺平它的。
眼見家人突然遭受攻擊,
為了救他們,
一護借得露琪亞之力,成為死神,
消滅了虛。
但就在隔天,
站在校門口等著一護的人,
卻是原本早該返回屍魂界的露琪亞……!(2008年9月4日上市)
相關資訊
. Death & Strawberry

空座町 凌晨二點二十三分 禮拜五

纖然蒼白的月亮露出臉來。飄忽的月光,讓整個城市陷入了比平常更深沉的黑暗裡。
黑暗之中,黑羽鳳蝶翩然飛舞。便在,其側。
「就在這一帶嗎……」
身穿一襲黑衣,彷彿將融入黑夜中的少女,站在混居大廈的屋頂邊緣……低頭睨著城市。風徐徐地吹,吹動著白皙額頭上的瀏海。少女緩緩眨了個眼。
「原來如此……的確感受到強烈的魄動。」
少女輕聲說道。隨即一蹬,黑衣少女便悄無聲息地融入淡白月光包圍的城市中。

#1

同日 空座相親相愛公園 傍晚七點十三分

身穿灰色學生服的少年,走在公園旁的路上。太陽已經下山了,但它臨終前的餘光,使得地平線附近的天空仍呈現朦朧的紅。
少年皺著眉頭走著。前方有一群正在玩滑板,看起來絕非善類的年輕人聚集。少年就這麼筆直朝他們走去,毫不猶豫便一腳踹在其中一人身上。頭上戴了一頂寫著「山」字毛線帽的男子,被這強烈的一腳,踢倒在地上不斷呻吟。
那男人的同伴們,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嚇得說不出話。剛剛主動踹人的少年,依舊帶著那副不爽的表情,眼神掃過他們的臉,說:
「你們,給我滾。」
聽到這句話,那些男人終於掌握情況。
「什麼?突然冒出來把阿山踹倒在地,竟然還敢叫我們滾開?」
「你腦袋在想什麼啊?活膩啦?是嗎?」
少年用右手搔搔腦袋,一臉「麻煩死了」的表情,輕輕嘆了口氣。

黑崎一護/十五歲
髮色/橘色
瞳色/棕色
職業/高中生

這是他的個人資料。頭髮跟眼睛的顏色相當的淡,但這是與生俱來的,他並沒有花什麼心思在那上面。
一護往朝他衝來的鼻環男臉上用力一踢,並一腳踩在那男子倒地後的腦袋上。
「你們全都給我看那邊!」
一護猛然一指。他的手指,指向一只插著白花的水藍玻璃瓶。倒地的瓶子已經摔破,清水灑得滿地都是。數枚花瓣正無奈地飄浮在水面上。
「問題1!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護的聲音,讓男子們大吃一驚。
「就是你!那邊那個看起來身體最臭的傢伙!」
他指向一個下巴蓄鬍的男子,並慢慢走近。
「咦?你……你說我?……那個……應該是給之前死在這裡的小鬼的供品吧……」
「完全答對!」
男子話還沒說完,一護就猛然往他的顏面一踹。其餘的兩個人奔向仰天倒地的男子身旁。「阿三!」不管他們怎麼叫,那男子只是翻著白眼,倒地不起。
「問題2!那為什麼那個花瓶……會被弄倒了呢?」
「那…那是……」
「我們玩滑板的時候弄倒的……吧……?」
兩人看著一護,臉色慢慢變得慘白。
不,正確的說法是,他們看到了浮現在一護身後的,「東西」。
「那不就該跟她道歉嗎!」
出現在一護身後的是,早該死於車禍當中的……渾身是血的,少女。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很抱歉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對不起──!」
他們發出類似的吶喊,完全忘記還有朋友倒在地上,就這麼一溜煙跑掉了。
──在此補上剛剛忘了打上的那一行:

特技/能看見幽靈

沒錯。他是個,能看見幽靈的男人。
一護深深吐了口氣,輕輕說道:「經過這麼一威脅,我想他們不敢再靠近這裡了吧?」全力跑走的那二個人,想必也會告訴這三個倒地不起的人詳情吧。一護抬起頭,看著飄在他身旁的少女之靈。
「……不好意思喔,要妳這樣子現身。」
「沒關係,」少女搖搖頭說。雙耳上的兩束頭髮,隨著她的動作晃啊晃的。她的左臉被血染成殷紅一片。
「畢竟是我拜託你來趕走他們的呀……我也得盡量幫你嘛。」
少女燦然一笑,在她前方的──東方的天空上,星星已經開始閃爍。
「那麼……我先走啦。過幾天我再帶新的花過來看妳。」
「……嗯。謝謝你,大哥哥。這樣子我就能清靜的過日子了。」
少女朝著一護逐漸走遠的背影這麼說。
一護如此愛護已經過世的自己,這讓她非常開心。
「不客氣。妳也早點去投胎吧!」
依然背對著少女的一護,輕輕舉起手回答後,加快腳步回家。

一護猛地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幽靈是什麼時候啊?然而他腦子裡並沒浮出明確的答案。自他有記憶起,幽靈早就是司空見慣的了。一護的父親是自行開業的醫生,同時也住在醫院中。也因此,一護從小就在極近的距離內看著人類的生死。或許就是這種環境,養成了他這高人一等的靈感能力。
「我回來了。」
拉開家門後,迎接他的,卻是針對側頭部的強烈飛踢。
「太晚啦──!你以為現在幾點啦,這個不肖子!我們家的晚餐時間每天晚上都固定是七點啊──!」
雙手叉腰,胸膛挺得老高的白衣男子,正是黑崎家的家長,黑崎一心。
「可惡!兒子在外面拼命幫助幽靈,好不容易才回到家!這是你該有的態度嗎!」
「少囉唆!管你有什麼理由,誰敢破壞我們家鐵的團圓,就只能遭受血的制裁!還是說怎樣?你還在因為只有自己能接觸幽靈,能跟它們對話而暗自竊喜嗎?羨慕死人啦你這混小子!」
「煩死啦!我也不願意天生就擁有這種體質啊!」
「好了啦,你們不要再吵了啦──飯都要冷掉了喔!」
一護的妹妹遊子往一護的碗裡添飯,一面回過頭來看著互毆的二人。她擁有一頭顏色比一護更淡的頭髮,剪得非常清爽,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遊子一邊想著,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肯好好相處呢……一邊將碗放在一護專用的位子上。這種父子打架天天上演,因此遊子的反應也相當冷靜。
「別理他們了,遊子,再來一碗。」
比遊子更沉著……甚至可說是完全不理會這二人,只管吃飯的黑髮少女,將自己的碗遞給遊子。她的名字叫做夏梨。遊子跟夏梨是雙胞胎姐妹,目前是小學五年級。
「我看根本就是這個家庭的規矩太嚴格啦!哪個世界的家庭會規定一個身心健全的高中男生每天七點都要回到家……」
「啊!」
看著怒吼的一護,遊子叫了一聲。
「大哥,又有新人跟你回來囉。」
「啊啊!這傢伙!什麼時候跟來的!」
抬頭一看,腦袋上方有個上班族的幽靈,正笑嘻嘻的看著自己。「不管怎麼超度,每次都會有新的跟上來!可惡啊!」一護抱著頭發出慘叫。夏梨用冷冷的眼神看著他。
「不但看得見、摸得到、能對話,又擁有超A級的靈媒體質……這可是四重痛苦耶。一護大哥的超高規格還真辛苦啊。」
這話當中,完全感受不到一絲同情的意味。夏梨繼續吃著自己的飯。
「不過呢……我倒是挺羨慕大哥的耶。像我就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我也想清楚點啊。」
「我還好。因為我根本就不相信有幽靈存在。」
夏梨接過遊子添好遞回來的碗,一副毫無興趣的樣子,啜著味噌湯。
「不過,夏梨也看得到不是?只有老爸看不到而已嘛。」
遊子這麼問道。夏梨抬起頭,說:
「管它能不能看見,只要不相信,就等於不存在。」
這句冷冰冰的話,不光遊子,就連附在一護身上的上班族幽靈也露出無奈的神情。夏梨完全不予理會,自顧自拿起原本放在桌子上的紙。
「不管這個。我想到一個新的企劃案,妳聽聽看:『要不要隨著初夏的風,與幽靈一同嬉戲呢?』五月限定企劃『輕井澤GHOST PICNIC』。」
「上個月是賞花吧?」
聽了夏梨的提案,遊子這麼說。
「夏梨!不要想利用我賺錢!」
一護朝著夏梨大叫。遺憾的是,此時的他,背心對著一心。
「有機可趁!」
一心火速貼近一護,並將一護的手扭轉過來。
「怎麼啦怎麼啦?你已經玩完……喔哇!」
正陶醉在勝利中的一心,卻被猛然站起的一護給彈開。
「不玩了!我去睡覺啦!」
「啊!大哥!」
「唉唉──他走掉了。都是老爸害的啦。」
完全不把自己企圖利用一護賺錢這點當一回事的夏梨如是說道。
「為……為什麼怪我!」
一心一臉茫然。
「大哥最近很辛苦耶!他說『最近比之前有更多的幽靈纏上他』,正覺得很困擾啊!」
遊子雙手叉腰,站起身訓斥一心。
「什麼!那小子連這種事情都跟妳說啦?……那小子……有煩惱都不會找我這個老爸商量……」
「那還用說!年過四十卻還只會用這種幼稚的溝通手段,這種老爸喔……就算我有煩惱也不會跟你商量的啦。」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22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