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走投無路傭兵的幻想奇譚
  • 原文書名: 食い詰め傭兵の幻想奇譚
  • 集數: 第1集
  • 作者:まいん
  • 插畫: peroshi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郭蕙寧
  • 出版日期:2019/6/6
  • ISBN: 978-957-261-932-2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超強傭兵成為新手冒險者。
一直以來關照著自己的傭兵團全滅了。傭兵勞倫僥倖撿回一命,他潛逃到這個城鎮,並為了生計,選擇在此成為冒險者,但是他既沒有門路,手頭也不寬裕,實在接不到什麼像樣的委託工作。就在勞倫走投無路的時候,有支冒險者隊伍找上了他──這是個本領高強的前傭兵轉行成為新手冒險者的奇譚。
相關資訊
序幕 逃跑的前方走投無路

  有個村子被摧毀了,這樣的傳聞不脛而走。
  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坐在冒險者公會附設的酒館獨酌的勞倫如此心想。
家園被毀的村民固然令人同情,但在聽到那個村子是為了拓展新農地而建的開拓村後,頂多也只會產生「那也難怪」的感想。
那裡本來就是為了要開闢人跡罕至的土地,使其成為農地而建的村子。
對於那些在人類進駐以前就居住在那裡的物種來說,他們只不過是侵略者罷了。
要是這種事發生在人類之間,還能主張先住權、協商或乾脆扭打成一團等手段交涉。但那些住在偏僻荒涼土地上的生物大多沒辦法用語言溝通。一旦超過牠們忍耐的極限,自然會演變成反撲。
勞倫將帶有些微醉意的視線從酒館內轉往與其相連的冒險者公會接待處。
那裡立著一個貼滿徵人啟事的布告欄,用來向美其名是冒險者,但實際上是為了錢能幹些誰都不想接的髒活的人們以委託的形式發派工作,布告欄則是來自那些人聯合創立的互助組織。
「又增加了啊。」
布告欄上的徵人啟事貼得密密麻麻,不留一絲空隙,甚至還有好幾張重疊在一起。
站在布告欄前觀看的冒險者你一言我一語地談論著委託任務的優劣,他們的感想也傳入了勞倫耳中。
「維斯塔南方的村子被毀了嗎?那邊離混沌森林很近啊。」
「那邊可是森林外圍啊?難道出現了能夠毀掉整個村子的魔物嗎?」
「搞不好是遇到了小型魔獸群。所以光靠農民對付不了吧。」
勞倫聽著他們議論紛紛的聲音,想著的卻不是布告欄前的冒險者太吵,也不是那個不曉得在哪裡的開拓村因為某種理由毀滅了等等和自己毫無關係的問題。
「沒錢了。」
名叫勞倫的男人原本並不是冒險者。
他曾隸屬於某個傭兵團,以替人打仗獲取報酬為生。
這個自從懂事起就被傭兵團撿回收養,直到最近都還待在團裡的男人為什麼會窩在冒險者公會附設的酒館裡孤伶伶地喝悶酒呢?那是因為他隸屬的傭兵團在參戰時全軍覆滅了。
既然受僱替人打仗,勞倫自然也歷經了無數場分不出是贏比較多還是輸比較多的戰役了。
傭兵團拚命地搏鬥才好不容易挺過那些大大小小的戰爭,但似乎也到了殺人償命的時候。以為穩贏不輸而參與的戰爭,卻在途中發生變化,勞倫的夥伴一個個被殺或走散,他也好幾次遇到差點喪命的難關,最後才僥倖逃脫──以上是勞倫不久前的狀態。
事情走到這一步,他的荷包也快要見底了。
幹傭兵這一行的人本來就沒有儲蓄的概念,勞倫身邊也沒多少積蓄,他又在戰敗時把帶入戰場的行李扔在了逃亡的路上。
只有剩下身上的皮革製鎧甲以及勉強保住的雙手大劍。
再來就是塞在褲子口袋裡的小袋子,以及其中所剩不多的幾枚銀幣。
這些就是勞倫全部的財產。
總比身無分文地出來打拚要好多了,他如此安慰自己,但要是再不想個賺錢的方法,早晚會流落街頭。他不禁有些頭痛地捏著在胸前搖晃的金屬吊牌。
這是「身分識別牌」,是在冒險者公會登記後取得的證明。
識別牌的材質會依照冒險者的等級而有所差異。剛交出所剩不多的部分金錢登記的勞倫只換來一個銅製的廉價金屬板,這代表他的等級屬於公會的最下層。
等級爬得愈高,就能夠得到愈昂貴且稀有的金屬牌。勞倫是這麼聽說的,但他完全不感興趣。
重要的只有該怎麼利用辨識牌找到工作,然後多少賺點現金,他的腦海中只剩下這些事情。
但他又碰到了另一個問題。
「我只有一個人啊。」
夥伴們不是喪命就是失散了。
傭兵在他人眼中看來就是拿殺人奪命混口飯吃的一群人。
理所當然地,他在外面的社會完全交不到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只有在隸屬的傭兵團內才有認識的熟人。這是傭兵經常需要面對的不利情況。
勞倫自然也不例外。更何況他剛從戰場上逃出來,不可能會有認識的人可以投靠。
他之所以選擇當冒險者也有相應的理由。
世俗眼光對冒險者這項職業也只比傭兵寬容一些,但冒險者和傭兵一樣也得浪跡四方尋找工作。公會在登記時並不會確認身分來歷。
雖然能夠查驗犯罪紀錄,但僅能查到該公會接待處的國內地區。一旦跨越了國境,便能以沒有犯罪紀錄的身分登記,可說是漏洞百出的制度。
也因如此,即使勞倫從前過的是飄泊不定的傭兵生活,只要付得起登記費用便能簡簡單單地成為冒險者。
他只能獨自執行冒險者的工作才是讓他傷透腦筋的事。
不管要做什麼,單獨行動都不是明智的做法。
像是接受委託討伐某些危害人類的魔物。
像是接受委託前往採集某人需要的植物、礦石等材料。
像是接受調查任務,前去尋找遺失的物品或者某人。
總之,只有獨自執行任務都太危險了。
他並非是對自己的身手沒有把握。但在緊要關頭只能獨自面對的情況往往會招致死亡。
「乾脆去當排水工算了?」
雖然這種工作實在讓人提不起勁。
令他感到驚訝的是,冒險者公會也收到許多諸如排水工或清掃下水道等和冒險者這種職業八竿子打不著的委託。
只要付錢就什麼都肯做的職業──那些不相干的委託似乎是基於此種認知而提出的。既然如此,乾脆別鄭重其事地取名為冒險者,乾脆叫打雜公會不就好了?想是這麼想,但對只有一個人的勞倫來說,那種工作不但沒有危險性,還能拿到不少報酬,感覺愈來愈有吸引力了。
只要短期內的生活能有著落,渾身沾滿汙泥的工作也是令人難以割捨的選擇之一。
勞倫當然不是自願搞得渾身汙泥,但若是拿下水道跟戰場相比較,問他哪種環境更好,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其實是下水道。」在經歷了多場戰爭的勞倫看來,只要賺到錢,大可無視那些臭味和污穢。
更何況,至少下水道和排水管還在人類的生活圈內。
就算單獨進行清掃工作,也不太需要擔心會遇到威脅生命的情況。
這工作也沒那麼差嘛。思緒糾結成一團的勞倫差點想不開地要到貼滿徵人啟事的布告欄前找找那一類工作時,突然有人向他搭話:
「喂,你是不是在找工作?」
勞倫從正要起身的姿勢坐回椅子,接著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出現在眼前的是名穿戴著嶄新的皮革鎧甲,且在腰間掛著一把單手劍的金髮青年。
與勞倫隔桌相對的青年不顧他的意願擅自拉開對面的椅子坐下,他將上半身倚靠在桌上再度開口:
「你看起來像是劍士,而且只有一個人。我猜你正愁想接委託卻人手不夠吧。怎樣?要不要和我們一起?」
勞倫盯著對面的男人想:要是還在傭兵團,他一定會當場拒絕。
被素未謀面的對象邀請入夥,而且當場答應:「好,請多指教。」的傭兵肯定活不久。
決定共事以前得要先調查清楚雇主的背景和周邊關係,確認是否有負面傳聞或問心有愧的過去,然後再進行選擇──對於勞倫和他身邊的人來說,這才是理所當然的處理方式。
所謂的傭兵就是花錢僱用的臨時戰力。
因為他們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雖然有自由行動的優點,通常也相對的沒有任何靠山,就像是用過即丟的棋子。正因如此,傭兵團在接受委託時一向抱著與粗野形象不符的謹慎態度。
不過也會有需要破例的狀況,勞倫目前的境遇正好與那樣的狀況十分吻合。
那就是沒有資金的時候。
在這個世上,不管你要做什麼,假如口袋沒幾個錢就什麼事都做不了。這點連傭兵團也不例外。
餵飽團員所需的資金還有更新、維持裝備的花費。
不光從一個戰場移動到另一個戰場需要花錢,他們也會儲蓄以備不時之需。
總歸一句話,沒有資金就無法維持生計。資金匱乏時也沒有餘力對工作挑三揀四。有些周轉不靈的傭兵團沒有對工作內容進行核實便緊抓住眼前所有工作機會,運氣不好的傢伙往往就這樣成了不必再為金錢煩惱的亡魂。
「我們隊伍人手是夠了,但還缺少前衛。你看來像個經驗老道的劍士,和我們一起去吧,不會讓你吃虧的。」
不曉得這名青年對這個從他開口搭話起就一語不發的對象抱持什麼樣的想法,但他仍然鍥而不捨地熱情勸說。
如果想靠不必顧慮太多也不用擔心生命危險的方法賺錢,勞倫認為自己不該答應青年的請求,而是該去清掃汙泥,但他也不喜歡清掃汙泥。可以不做的話,倒是可以認真考慮此人提供的選擇。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