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6.〈月世會〉
  • 原文書名: 〈Infinite Dendrogram〉―インフィニット・デンドログラム―
  • 集數: 第6集
  • 作者:海道左近
  • 插畫: タイキ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19/3/7
  • ISBN: 978-957-262-221-6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王國最強宗教戰隊,展開行動。
玲決定在大學開學前徹底玩個痛快,他與路克和瑪麗約好要去海邊,並在遊戲內的旅店睡覺。而他醒來後,映入眼裡的卻是陌生的天花板。玲被王國最大的宗教戰隊‧〈月世會〉綁架了!! 月夜在現實中同樣是宗教組織首腦,且是王國最後的〈超級〉,其實更是玲的大學學姊,她的目的究竟是──
「咱是【女教皇】扶桑月夜,是〈月世會〉的經營人喲──請多指教。」
相關資訊
某些〈主宰〉們的故事

在〈Infinite Dendrogram〉時間的一年多前,曾有一隻怪物在王國裡大肆暴動。
其名為【三極龍 古洛厲亞】。
牠是擁有三顆頭的大魔龍,是人們有史以來所確認到的第三隻〈SUBM〉。
【古洛厲亞】出現於王國的山岳地帶,如狂猛暴虐的天災般朝著王都移動。
若是這樣下去,王都遲早會被【古洛厲亞】所毀滅。
所以無論如何都非得討伐古洛厲亞不可……然而王國的軍隊在面對【古洛厲亞】時,卻是無能為力。
彼此間的力量有著天差地別,許多將士甚至連立足於戰場都做不到。
在王國的堤安之中能夠一戰的,只有任職於超級職業的【大賢者】與【天騎士】蘭利‧葛蘭多利亞,以及近衛騎士團副團長等少數精銳。
但即使他們全數出陣對付強韌至極的【古洛厲亞】,其勝率也絕對不高。
反而慘遭全滅的下場是再明顯也不過的。
王國的末日不遠了……全世界的堤安都如此想著。
不過還是有人挺身而出面對如此強大的【古洛厲亞】。
那就是隸屬於王國的〈主宰〉……也就是玩家們。
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最上級的強者——廢人玩家。
從〈Infinite Dendrogram〉發售到【古洛厲亞】來襲的這段期間,他們不是將自己的等級練到封頂,就是得到了超級職業。
對於堤安而言,這是關係到國家存亡的危機;但在他們眼中,卻是一場大型活動。
〈主宰〉們為了討伐【古洛厲亞】,爭先恐後地前去挑戰。

至於結果……則是遭到全滅。
他們面對的【古洛厲亞】強大無比固然是理由之一,但大部分的原因則出在更根本的問題上。
也就是〈主宰〉們無法同心協力。
縱使能以隊伍或戰隊為單位攜手合作,但規模若要放得更大就沒辦法了。

【破壞王】修‧斯特林。
【超鬥士】費加洛。
【女教皇】扶桑月夜。

扣掉當時尚未進化為〈超級創胎〉的「酒池肉林」之瑞瑞的這三個人。
這三位各自為排行榜榜首。許多人認為在王國〈主宰〉中擁有最強實力的他們說不定能夠取得勝機,同時卻也這麼想著:
「既然他們也是〈主宰〉,會不會也無法聯手合作而敗下陣來呢?」。
事實上,這樣的預測是正確的。
因為他們挑起戰鬥時,其中一人說出的話如以下所示:
「先由我一個人上。」
費加洛如此表示。莫說以隊伍為單位,他甚至只憑藉一己之力前去搦戰【古洛厲亞】。
即使是身為〈超級〉的費加洛,敵我戰力的差距依舊大到令人絕望。
不過費加洛毫不氣餒,他生存了下來,持續不斷地戰鬥。
於是在費加洛即將消失的瞬間,他與三顆頭的其中一顆——放出光之吐息的頭一起同歸於盡。
「那接下來就換咱們上陣啦——」
扶桑月夜,也就是〈月世會〉的教祖這樣說完後……
「咱的必殺技能對牠沒有效果,那就以數量來挑戰吧——」
便率領信徒,向【古洛厲亞】發起團戰。
〈月世會〉當時的頂尖〈主宰〉,三十四名高手攜手合作的集團戰鬥於焉展開。
如此可觀的戰力依舊是得到了全滅的結果,但他們與三顆頭的其中一顆——展開死之結界的頭一同玉石俱焚。
於是一個人與一顆頭留到了最後。
「……剩下一顆頭後,居然還給我增加能力值。」
【古洛厲亞】失去了兩顆頭——自身力量的用途——後,自己的能力值也隨之提昇。
即使憑藉〈超級創胎〉巴德爾的火力,也無法打倒牠。
所以修沒有選擇這個方法。
「那就以互毆來做個了斷吧。」
雙方在沒有任何目擊者的山岳地帶裡互相瞪視。
——這場戰鬥決定了雙方的勝敗。

一場甚至使周遭地形受到劇烈改變的死鬥。
其結果為,一個人的勝利。
三顆頭的最後一顆潰散後,【古洛厲亞】消滅了。
在三位〈超級〉的手下,大魔龍的三顆頭被砍了下來。

死鬥之後,勝利之後,人們開始如此稱呼他們。
斬斷【古洛厲亞】的三顆頭的勇士。
超越三頭龍的人們。
阿爾塔王國自豪的三位。
他們正是〈阿爾塔王國三巨頭〉。

◇◆

自從討伐【古洛厲亞】後,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時間中過了約半年。
〈三巨頭〉的名聲因【古洛厲亞】之戰而遠播千里,但這樣的威名卻蒙上了一層陰影。
其理由在於他們各自基於不同的因素,而沒有參加對抗多錸夫的戰爭。
因此一部分人士語出揶揄,認為〈三巨頭〉還沒對上多錸夫的〈超級〉,就未戰先敗了。
然而這樣的看法,到了最近也有了大大的改變。
契機為〈Infinite Dendrogram〉時間裡的一個月前,在基甸發生的事件。
首先,〈三巨頭〉中的【超鬥士】費加洛於基甸所舉行的〈超級激突〉裡,擊敗了黃河帝國同為〈超級〉的【屍解仙】迅羽,展示出他不遜於他國〈超級〉的力量。
同樣身為〈三巨頭〉中的一人,人稱「身分不明」的【破壞王】修‧斯特林也顯露出其真面目,並殲滅了襲擊基甸的多錸夫之〈超級〉……【大教授】Mr.富蘭克林高達數萬隻的怪物軍團,強烈地誇示了他的力量與存在。
是的,費加洛與修兩人讓阿爾塔王國國內,以及其他多數國家的人們重新認知到『阿爾塔王國有〈三巨頭〉在』。
以在基甸發生的事件為契機,〈阿爾塔王國三巨頭〉的威名再度復活了。
周遭的矚目焦點自然也會放到其餘的〈三巨頭〉上。
而說到〈三巨頭〉的最後一人——【女教皇】扶桑月夜……

「好——閒——哦——什——麼事都沒得做——」
則是正在自己的戰隊〈月世會〉之總部的和室內廳裡滾來滾去。

月夜的外表雖然在二十歲左右,卻像個年幼的孩子般在榻榻米上打滾……然而這樣的舉止卻又隱隱然地與她相符。
另外由於打滾的緣故,她身上那襲看來十分昂貴——那是神話級的獎賞武具,其價值無從估計——的十二單夾在榻榻米與她的身體之間而起了折皺,但月夜毫不在意。
「吶——吶——阿影——王都周遭還有沒有PK出沒啊——?有沒有那種能藉故率領千百個人把對方痛扁一頓的案子呀——?」
在〈Infinite Dendrogram〉時間的上個月,戰隊〈月世會〉為了報復自己的隊員遭到死亡懲罰——以這樣的藉口——殲滅了PK戰隊〈K&R〉。
月夜向無論是在〈Infinite Dendrogram〉裡還是現實中,都擔任著自己秘書的戰隊副經營人——【暗殺王】月影永仕郎詢問的,即為是否有類似的事件。
月影的外貌與月夜同樣為二十歲左右,他彷彿像個老練的管家,恭敬地低著頭,向月夜答道:
「王都近郊並未發生PK一類情事。若以事件的角度觀之,〈流行病〉目前仍舊蔓延於王都,但就如您所知,那並非是會致人於死地的疾病。由於沒有產生惡性突變,便有人提出分析,指出這種疾病可能是症狀輕微,但發病期間較長的種類。」
「哼——嗯,咱馬上就治好了說——疾病在剛患上時,可是最為關鍵的呢——」
「另外也有少數信徒新染疾病,之後還請您前去治療已付出對價者。此外,第一公主與來訪中的黃河第三皇子雖然已經自然痊癒,但似乎又有王國重臣罹患流行病的案例。」
「這樣哦?但這次也完——全沒人請咱到城裡的說——」
就如月夜所提及的『這次也』一詞所示,縱使〈流行病〉大為流行,王族也染上疾病……也從未有人請她到王城裡去。
即使她任職於祭司系統——擅於恢復魔法技能——的超級職業。
「大概是第一公主不想求助月夜大人吧。」
「只要使用咱的【女教皇】的技能,不管是〈流行病〉還是其他疾病都能治好的說,為何就是不請咱去治病呢?」
「那種疾病並非致死之病,與其欠下月夜大人的人情,不如等待自然恢復……對方應該是這麼想的吧。」
月夜聽了月影的話後,發出有如銀鈴般的婉轉笑聲。
「討厭啦,咱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而做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呢——」
月夜說了句「公主還真是愛操心」後,又笑了起來……
「只要把王都周圍的一?間國教教會變更為的宗教設施,就可以了說——」
並述說出視思考角度而定,或許非常沉重的對價。
『以治癒王族與重要人物的疾病為代價,增加〈月世會〉的相關宗教設施在王國內部的所占比率』,正是她平時就對王國揭示的條件。
這就是她的作法。
如果這次的〈流行病〉具有致死性,國家縱使面對上述的條件,也無法不接受吧。
月夜會隨時出示重大的對價,並等待對方不得不吞下條件的情況出現。
再加上月夜已經得到了祭司系統超級職業【女教皇】之地位,祭出這樣的手段,也是由於她看穿國內不會有人比她更擅於使用恢復魔法技能。
目前在王國的堤安之中,〈月世會〉的信徒有增加的傾向。
這是因為〈月世會〉的設施就如同以往的國教教會設施,同樣會為人治療疾病與創傷。
而且視付出的對價而定,即使是國教教會無法應付的重大傷病,月夜也能在轉瞬之間治好。
但與國教教會不同的是,唯有信徒能夠受到這樣的待遇。
因此〈月世會〉透過治療重病與重傷的活動,信徒與日俱增。
〈月世會〉侵蝕著既有的宗教,在王國內的規模逐漸擴大。
以地球過去的歷史而言,這樣的狀況甚至到了即使發生國家主導的宗教鎮壓行動,也毫不奇怪的地步。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理由有好幾個,但最主要的理由則在於以月夜為首,〈月世會〉的高層都是〈主宰〉。
對於死了也會歸來的不死〈主宰〉,又有什麼方法能夠鎮壓呢?
再加上〈月世會〉本來就擁有許多實力足以挑戰王國過去的最大威脅——【古洛厲亞】的廢人玩家,其人數與戰力卻還在與日俱增。
他們身為廢人玩家,理所當然地在其他國家也有登記存檔點,即使受到王國的通緝,也早已準備萬全,不會產生問題。
基於這些理由,王國縱使對勢力逐漸增大的〈月世會〉感到棘手,也無法與之敵對。
因為若真的這麼做了,之後將會與〈超級〉所率領的宗教組織——並且擁有特別強化戰鬥力之〈主宰〉——之間,發生一場宗教戰爭。
在最壞的情況下,王國也有被區區一個戰隊顛覆的可能。
「沒有其他的了嗎——」
「說到這個,倒是有一件趣事。」
「說給咱聽——」
「是關於先前在基甸發生的事件。」
「啊——那太狡滑了——那兩個人大大活躍不是嗎——咱也好想大展身手哦——」
「要是月夜大人大展身手,將會造成屍橫遍野的慘況,還請您盡可能避免這樣的事。」
月影將視線移向月夜插在懷裡的短杖——過去由於討伐了【古洛厲亞】的一個頭,而得到的超級武具【古洛厲亞β】,同時向她發出叮嚀。
效果雖然比那頭大魔龍使出的死亡結界來得薄弱,但還是足以讓低等級的一般人立即死亡。
在都市防衛戰中若使用了這種武具,其結果將會如何則是自不待言。
「噗——噗——因為咱很閒嘛——」
「我明白,所以請您看看這個。」
月影從道具箱裡取出一張照片,親手交給月夜。
那是將基甸事件中的一幕擷取下來的景象……照片上映現著一位遍體鱗傷,並高舉右手的金髮青年。
那是於事件之中,在玲打倒了富蘭克林的改造怪物之瞬間,所拍到的照片。
「啊,是這個小弟啊——咱也透過小富的實況轉播看過他呢——他是個好孩子——」
「您知道他是處女型的〈主宰〉嗎?」
「啊,是哦?」
「還聽說他在那場戰鬥失去了左臂,卻沒有透過死亡懲罰加以治療,而繼續過活至今。」
「…………嘿——」
月夜聽聞此事,笑意變深了。
視觀者而定,她的表情像是非常愉悅的笑臉。
視觀者而定——她的表情像是相中獵物的肉食動物。
「那還挺有趣的呢。」
「您能找到解悶的管道,就再好不過。」
月影看到自己服侍的對象露出愉快的表情,打從心底如此認為。
「阿影,你就把那位小弟叫到這裡來吧——」
「遵命。」
月影答完話,就立刻沉進了自己的影子裡。
從腳尖到頭頂,他的全身都沒入影子之中,如字面所述般,無影無蹤地消失了。
「好——啦,得來做挖角的準備囉——不知道那位小弟說起話來是什麼樣子呢——好令人期待啊——」
月夜從躺在地上的姿勢站起身來,「嗯——」的一聲,伸了個懶腰。
接著她便將視線移向和室內廳的其中一處。
「那位小弟的〈創胎〉好像是處女型的,妳有點期待對吧——輝夜。」
「是的,奴家就和妳一樣期待哦,月夜。」
那裡端坐著一位身著玄奇裝扮的女性。
她身上披著令人聯想到天女的羽衣,搖曳著色澤與月光相襯的長髮。
女性散發的氣氛引人遐思……卻又與月夜相異。
就如其名「輝夜」所示,彷若是種與世隔絕的氛圍。
「唔呵呵,很期待呢。是的,很期待。而且她似乎也用過了一次■■■,唔呵呵呵呵呵呵。」
輝夜——TYPE:處女的〈超級創胎〉,笑了起來。
她閉著眼瞼彷似繫在一起似的眼睛,笑了起來。
對於即將來訪於此的一位〈主宰〉與一具〈創胎〉,她很期待與之邂逅。「快點來這裡吧,奴家會好好疼愛妳的……唔呵呵呵呵呵呵呵。」
輝夜,笑了起來。
身為〈主宰〉的扶桑月夜,也做出了同樣的舉動。

她們展露的笑容,正是〈三巨頭〉的最後一人,也是人稱最為凶惡的〈超級〉,對玲與涅墨西斯張開虎口的瞬間。

Open Episode 【第三種力量】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