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我和班上最討厭的女生結婚了。(首刷附錄版)
  • 原文書名: クラスの大嫌いな女子と結婚することになった。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天乃聖樹
  • 插畫: 成海七海、もすこんぶ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徐維星
  • 出版日期:2022/4/7
  • ISBN: 978-957-268-925-7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  
內容簡介
我和班上同學結婚了。而且是校內最難應付、有如天敵一般的女生。

  高中生北条才人和班上同學結婚了,對方是在校內最處不來、宛如天敵的女生‧櫻森朱音──
  「要是對班上的人說出我們結婚的事,我就殺了你。」
  「我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結婚了,一點好處也沒有。」
  平常相互厭惡的兩人衝突不斷,根本不可能順利度過新婚生活。但在日常相處之中,他們拉近彼此的距離,共同創造快樂的時光,逐漸理解對方。才人這才發現朱音不為人知的可愛一面,朱音也慢慢察覺隱藏在自己內心的情感……難以坦率的兩人,心動的新婚生活就此開幕──!
相關資訊

  我和同班同學結婚了。
  而且對方是校內最難應付、有如天敵一般的女生。
  在一般的故事中,結婚是幸褔美滿的結局。
  然而在兩人的故事裡,這是個不幸的開頭。


  北条才人走在高中的走廊上,注意到少女的身影並停下腳步。
  櫻森朱音,擁有模特兒等級的美貌,在校內是知名的美少女。
  不過還要加上『安靜的話』這個但書。
  雙方四目相對,朱音吊起了纖細的眉毛。
  ——感覺事情會變得很麻煩。
  才人正想折返,但已經來不及了,朱音踩著響亮的腳步聲走來。
  才人的領帶被抓住,朱音的臉龐湊到眼前。
  尖挺的鼻梁、姣好的臉蛋。
  大眼閃耀著知性的光芒,粉桃色的嘴唇潤澤動人。
  不管是頭上那一撮作為特色的三股辮,還是深富女性魅力纖細身材,全都可愛得無可挑剔——只論外表的話。
  但朱音卻以充滿敵意的表情瞪著才人,連地獄惡鬼的臉都還比較和善。她毫不留情地抓著領帶,讓才人簡直要窒息了。
  朱音以低沉的語氣輕聲說道:
  「要是對班上的人說出我們結婚的事,我就殺了你。」
  「別因為這點小事殺人啦。」
  「這才不是小事……如果被人知道我跟你結婚,我就只能去死了,這叫社會性死亡!」
  「妳到底有多討厭我啊?」
  不過這點是彼此彼此。
  「我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結婚了,一點好處也沒有,我不會對別人說。」
  「我不信,你打算對全校學生說自己每天晚上都和我一起睡對吧!」
  「才不會。」
  朱音身體顫抖。
  「那、那就是……對全世界的人說……?」
  「怎麼可能,我會賭上性命保密。」
  才人如此宣稱,朱音嘆了口氣。
  「好吧,我相信你。」
  「那就好。」
  「相對地,我要在你身上設置錄音機,最好是一提到結婚的事就會爆炸,威力波及半徑一公里的那種。」
  「妳根本不相信我嘛!」
  才人的背脊竄起一股寒意。
  沒想到自己會在高中三年級的時候結婚,而且對象偏偏是班上最討厭的女生。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其中的緣由要從四天前說起。


第一章『突如其來的婚姻』


  三年A班的教室裡響起朱音生氣的說話聲。
  「昨天的班級日誌,你隨便寫寫就走了對吧!」
  「我有認真寫啊,畢竟是值日生的工作。」
  才人將課本收進書桌下答道。雖然他覺得值日生制度很沒意義,但學校和老師無論如何都要讓學生做這種事,這也沒辦法。
  今天擔任值日生的朱音將日誌甩到才人的桌上。
  「『今天的感想欄』上面寫著『沒什麼感想』是怎樣!」
  「意思是這一天沒什麼特別的感想。」
  「科目欄沒有寫科目!『參照課表』是怎樣!」
  「因為課表沒有變動啊,有必要寫嗎?」
  才人聳了聳肩。
  「就是因為有必要才有這個欄位呀!而且黑板沒擦乾淨,聯絡事項也沒寫!還有缺曠課的欄位寫著『魑魅魍魎』是什麼意思!?這個班級平常會有妖魔鬼怪出席嗎!?」
  「啊,那是因為這個詞的漢字看起來很酷才寫的,妳不覺得很酷嗎?」
  「是很酷沒錯!」
  「『魑魅魍魎飛揚跋扈』聽起來也很順耳,感謝想出這句話的古人!」
  才人合掌感嘆道。
  「這種事一點也不重要!別拿班級日誌來亂寫好嗎!?」
  「反正沒人會看,沒差吧。」
  「我會看啊!」
  「妳還真閒。」
  「我才不閒!」
  朱音氣喘吁吁地瞪著才人。
  才人嘆了口氣。
  「……真麻煩。」
  「哪裡麻煩了!」
  「有空找我的碴,還不如把這時間拿去讀書。」
  「我不是在找碴!是在矯正你那爛到骨子裡的性格!」
  「免了,別管我。」
  對於從未讀過班級日誌的才人來說,他不能理解朱音生氣的原因,應該說朱音的想法他全都無法理解。明明從高中入學之後就一直同班,他卻沒有與對方友好相處的經驗。
  朱音的好友石倉陽鞠安撫道:
  「好了啦,朱音妳就適可而止吧,才人同學都哭囉。」
  「我絕對沒有哭。」
  才人唯有這點無法退讓。雖然不想每天都被朱音找麻煩,但他更不能接受自己被說吵架吵到哭出來。
  朱音用手指著才人。
  「都是這傢伙不好,沒有值日生的自覺,也沒有身為一個人的自覺。」
  「我有身為人的自覺,另外別用手指人。」
  「也對,用手指你的話,手指會爛掉的。」
  「這話太傷人了吧!」
  才人也忍不住變得語氣粗魯。
  陽鞠抱住有如猛犬般低吼的朱音,打起了圓場。
  陽鞠的外表是典型的辣妹。
  像陽光一樣亮麗的金髮,搭配沒穿好的制服。呼之欲出的胸部撐起了上衣,領口處露出項鍊。留長的指甲上塗了漂亮的指甲油。
(插圖p17)
  雖然看起來浮誇,但她的個性遠比朱音更溫和,連身為『不想靠近的美少女NO˙1』的朱音都能相處融洽。
  「朱音妳為什麼總是和才人同學吵架呢?從一年級開始就是這樣了吧?」
  陽鞠架著朱音的雙臂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
  朱音眼神呆愣,反應就像被問到為什麼要呼吸一樣。
  「我沒想過耶……光是看到他的臉就覺得莫名火大……只想用拖鞋的鞋底打扁……」
  「也就是生理上無法接受的意思對吧,還真是謝謝妳啊!」
  被女生當成小強的才人瞪著朱音。
  「哥哥,你們又吵架了?」
  北条糸青走到才人身旁。
  糸青是和才人一起被養大的堂妹。
  容貌有如人偶般端正,體型也很嬌小,長至腰際的頭髮更是突顯出這點。淺淡的膚色清新脫俗,與白褲襪相輔相成。
  「我沒吵架,只是被人單方面找碴而已。」
  「可憐的哥哥,好乖好乖。」
  糸青摸著才人的頭。
  「只有小青懂我……」
  「沒錯,只有我理解哥哥,我可以在生理上接受哥哥。」
  她毫不害臊地說道。
  糸青不只長相和人偶沒兩樣,平常的表情和語氣也缺乏變化。許多學生無法理解她的思考模式,經常把她當成外星人。
  陽鞠以手指抵著嘴唇思考。
  「可是頻繁到這種地步,代表朱音其實很在乎才人同學?」
  朱音臉頰泛紅。
  「什、什麼!?不可能!就算全世界只剩下才人一個男的,我也絕對不會和這傢伙交往!」
  對方說得這麼絕,讓才人火上心頭。
  「這是我要說的話!就算整個世界翻轉,我也不會和妳交往!」
  朱音與才人互相撇過頭。


  放學後,才人走在上下學的公車道上,收到了手機的來電通知。
  畫面上顯示著『祖父(北条)』。
  才人接起電話,手機喇叭響起一道悠哉的聲音。
  「才人,你現在有空嗎?沒空也無所謂,要不要來喝杯茶啊?」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和老爺爺約會,今天有一本書要讀。」
  「書這種東西隨時都可以讀吧。你總有一天要繼承我的公司,不趁現在討好我的話,將來會後悔喔?」
  祖父直接了當地威脅道。
  「爺爺萬歲萬萬歲。」
  才人毫無感情地說著諂媚的話。
  「喂喂,孫子的反應這麼冷淡,爺爺我的心會受傷耶。」
  「你才不是會因為這點事情受傷的人。」
  「你很瞭解我嘛。那聰明的你應該也知道,爺爺的命令是不能違抗的,我已經派車子過去了。」
  才人背後響起汽車喇叭的聲音。
  一輛全黑的加長型禮車跟在他的正後方,司機是在祖父宅邸工作的熟識男人,戴著粗獷的太陽眼鏡,露出雪白的牙齒。
  才人快步遠離加長型禮車。
  「要是我逃跑會怎樣?」
  「會發生飛車追逐戰。」
  「人與車對決嗎?」
  這也太狠又太不公平了。
  「沒錯,而且還會揍個兩三拳再把你帶走。為了你自己著想,還是乖乖聽話比較好。」
  「哪裡有人會用這種反派的台詞威脅孫子啊……」
  「就在這裡。好了,快點上車。」
  對方不由分說地掛斷電話。
  這種時候的祖父令人難以招架,不知道事業有成的人是不是都這樣,會投入非比尋常的熱情,貫徹自己想做的事。
  為了一本書和加長型禮車上演追逐戰實在划不來,最壞的情況祖父說不定會動用直升機,才人只好坐進車裡。
  司機禮貌地打招呼。
  「辛苦了,才人少爺。不好意思,這次老爺又給您添麻煩了。」
  「你不用道歉,有錯的人是爺爺。」
  才人把書包丟到十人座的座椅上。
  「請不要討厭老爺,他不是壞人……雖然也不是個好人就是了。」
  「我知道他不是好人。」
  車門自動鎖上,加長型禮車在鎮上行駛。車窗的另一頭有著自由,車內卻只有令人不適的皮革座椅臭味。
  司機平穩地握著方向盤,安慰他道:
  「不過才人少爺和您父親不一樣,相當受寵呢。」
  「會在放學路上綁架乖孫的祖父,根本是腦子有問題吧。」
  「確實有問題,所謂的天才不就是這樣嗎?」
  才人無法否定這句話。
  在四十年前發生大蕭條的時候,是才人的祖父˙北条天龍讓快要衰落的北条集團起死回生。他不顧輿論批評,無情地捨棄那些食古不化的幹部,完成了改革。
  其成果便是北条集團脫胎換骨,一躍成為日本屈指可數的IT企業。如今年過六十的祖父依然寶刀未老,親自在第一線推動AI事業。天龍是名符其實的天才。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22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