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劍學院的魔劍使(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聖剣学院の魔剣使い
  • 集數: 第3集
  • 作者:志瑞祐
  • 插畫: 遠坂あさぎ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仁鴻
  • 出版日期:2021/2/8
  • ISBN: 471-060-104-438-4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  
內容簡介
外表看似小孩、內在卻是魔王!大受好評的校園刀劍奇幻故事第三彈!

  最強魔王雷歐尼斯懷著復興魔王軍的野心,以十歲小孩的外表轉生到今日的世界。圖謀不軌的〈魔劍使〉趁王女來訪期間暗中作亂,他利用壓倒性的力量將這起陰謀徹底粉碎。不僅是成為其眷屬的黎榭莉亞,蕾吉娜等人同樣對這名少年百般寵溺,讓他的學院生活宛如身在溫柔鄉般愜意。另一方面,黎榭莉亞逐漸覺醒的〈吸血鬼女王〉之力,讓第十八小隊在學院的聯合演習中開始嶄露頭角。然而,就在一切都步上正軌之際,學院方收到了一份目擊報告:理應在六年前慘遭〈虛獸〉毀滅的黎榭莉亞故鄉──〈第零三戰術都市〉出現了。奉命前往調查的雷歐尼斯,竟在那裡遇上了〈女神〉蘿潔莉亞的轉生體──「這是新娘禮服,請妳收下吧。」「……咦?雷、雷歐!?」
相關資訊
尖銳刺耳的警報聲,迴盪在燈光消失的地下避難所裡。
年僅九歲的黎榭莉亞,和蕾吉娜緊緊地依偎在一起,顫抖著那對嬌弱的肩膀。
距離〈大狂騷〉的發生,已經過了八個小時。
在震耳欲聾的警報聲中,隱隱可以聽見遠處傳來的駭人咆哮聲。
鋪天蓋地的〈虛獸〉大軍,已經兵臨〈第零三戰術都市〉的中心地帶。
一旦被牠們發現,一切就都結束了。
在那群可怕怪物的面前,這樣的避難所完全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黎榭莉亞的父親──愛德華‧雷‧克里斯塔利亞公爵,半是強迫地將年幼的女兒送進了地下避難所,並且向她做出了最後的訣別。
「爸爸,我也要和〈虛獸〉戰鬥!」
「不行。妳還沒有獲得〈聖劍〉之力。」
轉身就要出擊的克里斯塔利亞公爵,耐心地開導著不願放開自己的女兒。
「……〈聖劍〉……可是──!」
公爵彎下腰來,溫柔地撫摸著女兒的銀白秀髮。
「沒事的。〈魔王〉遲早會在這個世界現身的。」
「……魔王……是壞人嗎?」
在父親說給自己聽的童話故事裡,魔王是統領無數邪惡怪物的國王。
看著不解地歪起腦袋的女兒,公爵苦笑著向她說道:
「沒錯。邪惡的〈魔王〉即將降臨於世,並且遲早會把這個邁向毀滅的世界──」
「……?」
這句話與其說是要講給女兒聽的,倒不如說更像是公爵在自言自語。
事到如今,也無從得知父親說出這句話時的想法了。
但是,父親的語氣並不像是只為了安撫女兒而已,黎榭莉亞能夠從中感受到一股確切的力量。
(邪惡的魔王會把這個世界……)
於是,在燈光消失的漆黑避難所中──
黎榭莉亞只是全心全意地祈求,希望父親所說的〈魔王〉儘快降臨於世。
最後──

──人類統合曆五十八年。
〈第零三戰術都市〉〈克里斯塔利亞〉,因為〈虛獸〉的〈大狂騷〉而遭到毀滅。


第一章 戴著面具的魔王

(又夢到那個夢了……)
黎榭莉亞‧克里斯塔利亞用睡衣袖口擦掉冷汗,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
六年前的那段記憶,是她永遠揮之不去的惡夢。
導致〈第零三戰術都市〉毀滅的〈虛獸〉〈大狂騷〉。
(即使變成了這樣的身體,也還是一樣會做夢呢……)
她一邊如此尋思,一邊甩了甩頭想要忘記這場惡夢。
然後,她坐起身子拉開窗簾──
早晨的陽光頓時灑滿室內,將她的一頭銀白秀髮照得熠熠生輝。
在輕輕伸了個懶腰之後,她揉了揉仍然惺忪的冰藍色澄澈眼眸。
朝著窗戶那裡望去,可以看到許多鳥兒聚集在庭院的樹上。
牠們不是什麼通知早晨到來的可愛小鳥──
嘎啞~!嘎啞~!嘎啞~!
身形壯碩的凶惡烏鴉,徹底占據了每一棵樹的枝頭。
發現她清醒過來的大群烏鴉,立刻發出一陣陰森的怪叫聲。
(……~唔,又、又變得更多了……)
黎榭莉亞的臉頰微微抽搐了起來。
大群的烏鴉經常出現在她的周圍,也不過是最近才開始的事情而已。
「……牠們果然能夠嗅到死亡的氣味吧。」
黎榭莉亞忍不住聞了聞睡衣的袖口。
沁入鼻子的是一股鮮花的肥皂清香。
根據雷歐尼斯所言,諸如烏鴉和蝙蝠之類的夜行性動物,會本能地聚集在作為夜之支配者的吸血鬼麾下。
「能夠被這樣景仰愛戴,雖然是挺令人高興的啦……」
黎榭莉亞把視線轉向窗外,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但要是再這樣增加下去,這棟宿舍又要傳出奇怪的謠言了。)
座落於〈聖劍學院〉廣大腹地邊陲的〈赫拉斯瓦爾格舍〉,原本就因為外觀老舊的關係,經常被人們揶揄為一棟鬼屋。
到了最近更是變本加厲,冒出了近乎怪談的流言蜚語,像是在深夜時分出現的幽靈少女,又或者是在附近徘徊不去的巨大黑狗之類的。
現在連烏鴉都成群結隊地來到這裡,這下真的要變成不折不扣的鬼屋了。
不過,由於這裡確實住著真正的吸血鬼,因此要說是一棟鬼屋倒也沒什麼錯就是了。
黎榭莉亞抬起手來,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銀白秀髮,然後從床上站起了身來。
今天早上有實戰形式的演習比試,所以她比平常稍微早起了那麼一點。
「雷歐,已經是早上了喔──」
她一邊從床上起身,一邊如此高聲叫道。
為了叫醒仍在沉睡的少年,黎榭莉亞打開了隔壁的房門。
「……!?」
結果,她就這樣握著門把愣在了原地。
在隔壁的房間裡。
有名身穿女僕裝的少女,正拿著拖把和水桶清理著房間的地板。
少女有著一頭齊肩的豔麗黑髮,和一雙帶著些許赤紅的黃昏色眼眸。
兩人正好對上了彼此的眼睛。
「……」
「……」
數秒過後。
那名少女露出「糟糕了」的表情。
「……咦?妳、妳是誰……?」
黎榭莉亞連連眨眼,同時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而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
那名女僕少女,已經一溜煙地消失不見了。



「可惡,再這樣下去只會被甕中捉鱉而已。」
「……唔,我們該主動出擊嗎?畢竟我們也不可能一直躲藏下去。」
「那樣只會找死而已。憑我們的武裝力量,根本不可能對付得了〈聖劍士〉──」
複數的腳步聲和低沉的交談聲,在一片漆黑的通道中響了起來。
金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閃爍著銳利的精光。
〈第零七戰術都市〉第六區塊──通稱〈亞人特區〉。
在森林遍布的〈人工自然環境〉的地下通道裡,集結了一大群全副武裝的獸人。
他們是反抗〈人類統合帝國〉的恐怖組織──〈王狼派〉的殘黨。
兩星期前,他們的夥伴為了綁架阿爾緹莉雅王女,策劃了劫持王室專用戰艦〈海柏利昂〉的劫船計畫。然而,在恰好同船的〈聖劍學院〉學生的妨礙之下,本次的恐怖攻擊以失敗告終。包含首領巴斯泰爾‧可羅薩夫在內的精銳成員,幾乎都在這場恐怖攻擊中喪生,整個組織已經瀕臨瓦解的邊緣。
而由帝國組織的〈聖劍士〉部隊,正在追捕他們這些潛伏在地下的殘黨。
「要是我們也能運用〈魔劍〉之力的話──」
率領殘黨的狼人族男子,從喉嚨深處咕噥了這麼一句話。
「……嘖,可惡,他們來了!」
在地下通道的前方,出現了好幾道人影。
〈聖劍士〉精銳部隊的純白制服,在一片黑暗之中顯得格外耀眼奪目。
「〈王狼派〉的殘黨,我們現在將以叛國的罪名逮捕你們。」
〈聖劍士〉的人數只有四人,遠遠不及獸人一方的人數。
然而,人類被授予的〈聖劍〉之力,足以輕易扭轉這樣的戰力差距。
「〈聖劍〉──啟動!」
〈聖劍士〉們的唱和聲,迴盪在整個地下空間之中。
「可、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獸人們咆哮出聲,幾乎是自暴自棄地發動了突擊。
這完全是在送死而已。雖然獸人擁有遠勝人類的身體能力,但是依舊不可能敵得過〈聖劍〉的力量。
(……這種事情我們當然也很清楚啊啊啊啊!)
──就在這個時候。
「魔眼啊,向不知畏懼者降下詛咒吧──〈石化咒文〉。」
不知從哪裡響起了強而有力的詠唱聲。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強烈的光芒從眾人眼前一閃而過──
站在獸人面前的〈聖劍士〉,保持著拔出武器的姿勢定格在了原地。
就這樣變成了四座不會說話的石像。
「這、這是怎麼回事……」
獸人們全都目瞪口呆。緊接著──
「──我找你們很久了。你們可真是讓我多費功夫啊。」
「……咦!?」
從地下通道深處的黑暗之中,浮現出了一道朦朧的青白色光芒。
伴隨著這道光芒,一陣緩慢沉穩的腳步聲逐漸走近眾人。
在一片寂靜之中,來者展現出了他的樣貌──
那是一道身穿漆黑大衣的人影。
簡直像是黑暗本身直接化作了人形一樣。
臉上還戴著一副骷髏造型的銀色面具。
「搞、搞什麼……你是什麼人……!」
獸人們全都感受到了不寒而慄的惡寒,忍不住紛紛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然而──
「愚蠢之徒。」
那道人影只是微微揚起右手。
獸人們手中的武器,立刻就歪七扭八地落到了地上。
「什麼!?」
「別放肆了。你們可是在我的面前。」
在那道黑影所說出的這句話裡──
彷彿夾帶著實際的物理力量,讓獸人接二連三地跪倒在了地上。
面對滿溢而出的森然氣息,即使是強韌的肉體也不禁顫抖起來。正因為獸人是奉行弱肉強食法則的種族,所以他們本能地認知到了這樣的事實。
眼前的這道黑影,完全是不同次元的怪物。
他無庸置疑是君臨這個世界的絕對支配者。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