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劍與邪刀的叛亂者
  • 原文書名: 聖剣と邪刀の叛逆者<デュアルソード・リベレーター>
  • 集數: 第1集
  • 作者:岩波零
  • 插畫: 白井鋭利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偽善
  • 出版日期:2020/2/17
  • ISBN: 978-957-264-455-3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吶,阿龍,今晚要不要偷偷跑去學校的泳池看看?」在某天的放學時分,一年級的八雲龍受到了同班同學‧七海優希這般邀約。聚集了眾多異能力者的神城學園,目前正遭受有史上最強之稱的學生會長封鎖,學生們被軟禁於學校的腹地之中。若學生想奪回自由,就僅能透過『決鬥』擊敗五名支配者。儘管有一部分起身反抗的學生被稱為勇者,但龍只有『能在半徑三公尺內造出分身』這種不適合戰鬥的能力,因此他和其他眾多學生一樣,都只是觀測者的一員──但有一天,龍在深夜的校舍裡偶然獲得了一把劍,而這也令學園的勢力版圖為之一變,龍得以憑反叛者的身分展開反擊!由聖劍和邪刀開闢生路的壯闊學園動作戰鬥物語,就此開幕!!
相關資訊

「吶,阿龍,今晚要不要偷偷跑去學校的泳池看看?」
  
放學後,當教室只剩下我和同班同學七海優希的時候,她那雙大大的藍色眸子盯著我看,
提出了這般建議。
  
映入室內的夕陽,將教室染成一片橘紅,看起來很是魔幻。舒適的涼風從全數打開的窗戶
吹入,輕輕拂起坐在講桌上的優希的長髮。
  
「吶,一起去吧?我會給你看好東西的。」
  
見我沉默不語,優希露出了淘氣的笑容進一步慫恿。今天是六月二十九日,游泳池才開放
沒幾天而已。
  
「妳是認真的嗎?深夜時分潛入學校,不是很危險嗎?」
  
我留意著不讓下流的思緒浮現在臉上,刻意用反對的口吻回應。
  
不不,說實話,和女生一起潛入泳池確實是很誘人的活動。加上同行的是優希這麼可愛的
女生,更是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


可是,可是啊,夜間潛入學校,風險果然還是太高了。況且,這座神城學園如今正處
於不尋常的狀態
,若是出於一時衝動採取行動,日後的損失可是難以估計。
  
然而,優希對著加深疑心的我噘起了嘴巴。
  
「沒問題的啦,風紀委員雖然會在晚上巡邏校園,但就算被抓到,也只是被關進懲戒房,
處以斷食三天之刑而已。」
  
「這是哪門子的沒問題啊 !? 」
  
「嗯

喏,要是樂觀一點去想的話,所謂的斷食之刑,不也可以當成強行減肥的活動
嗎?」
  
優希一邊說起了莫名其妙的理論,一邊從講桌上跳了下來。象徵一年級生的藍色條紋迷你
格子裙輕輕飛舞,讓雪白的大腿在一瞬間裸露到相當不妙的部分。
  
「要是做了斷食減肥,就能重塑自己在意的部分了喔?一這麼想,不覺得反而想被風紀委
員抓去關了嗎?」
  
優希的雙手用力握拳,前傾上半身賣力說道。然而,她被短袖制服包覆的上身相當苗條,
可說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唯一能重塑的部分就只有女性獨有的兩大團嫩肉,但要是重塑那個
部位,班上的男生可就要流下血淚了。
  
為此,我全數否定了優希拋來的質問。


「完全不會。一點兒也不會。不會到教人吃驚。」
  
「阿龍是處於叛逆期嗎?」
  
「我覺得在面對妳的時候,還是一輩子都處於叛逆期比較好啊……話說回來,妳說要給我
看的『好東西』,具體來說是什麼玩意兒?」
  
「這是抵達游泳池之後才能揭曉的樂趣喔。你要是不來的話,一定會後悔的喔?這可是會
讓人極度不甘心,甚至後悔到死後變成泳池地縛靈的程度喔?」
  
優希雙手扠腰,得意地挺起豐滿的胸部。
  
「哦,妳倒是挺有自信。不過啊,當個泳池的地縛靈似乎也滿好玩的啊?這下不就能一直
待在泳池裡了?」
  
「的確是呢。雖然只有夏天的時候會熱鬧起來,但身穿泳裝的女孩們確實是相當養眼。可
惜的是,變成幽靈之後的阿龍,會離不開男生更衣室喔。」
  
「這根本是苦行啊 !? 」
  
「況且男生更衣室沒有窗戶,所以沒辦法看到外面。阿龍只能被滿是汗臭的男生包圍,豎
耳傾聽女生們在外頭嘻笑玩鬧的聲音。」
  
「不如殺了我吧!……啊,可是到時已經死掉了啊。是說,既然得承受如此可怕的折磨,
代表我生前幹了什麼壞事嗎?」

  
「大概是這樣呢。」
  
「但我沒什麼頭緒啊。」
  
「人類這種生物,總是會在無意中傷害其他人喔。」
  
優希閉上眼睛交抱雙臂,一臉嚴肅地連連點頭。她大概是覺得自己說出了至理名言,還露
出了莫名得意的樣子。
  
「不,先等一下。照妳的邏輯來說,豈不是所有死掉的人都得跑去男生更衣室集合了?」
  
真是個稍作想像就教人毛骨悚然的光景。男生更衣室和幽靈
──
光是其中一項,就是讓人
不舒服到極點的存在了。
  
「唔嗯
──
果然還是不希望讓所有的惡靈集中到男生更衣室呢。話說回來,阿龍,你知道
八大地獄嗎?」
  
只見優希露出爽朗的笑容,拋出了可怕的問題。
  
「八大地獄?那是啥?」
  
「嗯
──
就是用烈火折磨大壞蛋的八種地獄的總稱喔。分別是黑繩地獄、眾合地獄、叫喚
地獄、大叫喚地獄、焦熱地獄、大焦熱地獄、無間地獄和男生更衣室喔。」
  
「有個明顯不太合群的東西混在裡面啊……也不曉得為什麼,和其他的地獄一同並列後,
聽起來就氣勢非凡,不怎麼突兀呢。」

  
「有著難以言喻的氣勢呢。」
  
「況且盛夏時分的更衣室要是關上大門,確實會悶熱得宛如地獄呢。」
  
換句話說,男生更衣室不僅會帶來精神上的痛楚,身體也會受到熱氣的折磨。
  
「對了,優希妳為什麼能倒背如流地背出地獄的名稱啊?」
  
她該不會在國中的時候加入過地獄研究社一類的社團吧?
  
在我思考這種可能性的時候,優希輕輕側起脖子。
  
「咦?這不是高中生的常識嗎?」
  
「這種高中生常識也太令人不舒服了吧?至少我全都是第一次聽說啊。」
  
「哦
?阿龍沒有在國語課時隨興地在字典上查閱『地獄』,並為其種類之多感受到浪
漫的經驗嗎?八大地獄有著八熱地獄的別稱,但此外也有所謂的八寒地獄的存在喔?」
  
「不不,說起來,我實在不懂要隨興到什麼地步,才會想到在字典上查閱『地獄』啊。」
  
「咦 ~
真意外耶……啊,對了,男生有興致的時候,都是查閱『奶子』一類的詞彙吧?」
  
「別一副自以為很懂的樣子,我可什麼都還沒說。」
  
……確實是被她說中了,所以我也無從辯駁。
  
雖然沒什麼好自豪的,不過我的電子字典查閱紀錄裡,可是有著一大堆的色情詞彙。像我
今天就在國語課上依序查閱『用心』、『疼愛』、『奶子』這三個詞彙,玩起了用查閱紀錄拼湊成文章的遊戲。
  
「我順便問一下,既然有八熱地獄和八寒地獄,那該不會也有七大天國一類的玩意兒
吧?」
  
「沒有喔,很遺憾,天國沒那麼多種類呢。」
  
「哦……既然如此,那還是地獄的變化比較豐富,讓人期待各項設施呢。」
  
「對吧,感覺很浪漫吧?」
  
「我是不覺得很浪漫啦。」
  
「但這樣的話,天國感覺會很沒面子耶,不然讓我們想想七大天國會有哪七大吧?」
  
「天國搞不好會嫌我們雞婆,不過也是。總之,先把女生更衣室列入七大天國裡面吧,依
循八大地獄的相反模式。」
  
若是死後可以住進女生更衣室,那我就湧起了從現在起做善事做到壽終正寢的鬥志,而且
會馬不停蹄地行善呢。
  
「基於相同的理由,也把女澡堂列入候補吧。」
  
「不要,兩個都太直接了。」
  
「咦
那要哪種的才行啊?說兩個聽聽吧。」
  
「這個嘛

首先,超市裡面不是有那種小小的大型電玩區嗎?再來就是冷氣開得夠涼的


書店,還有,電子商場的按摩椅專櫃也不能不列入呢。」
  
「妳腦袋裡的天國,都只是些能放鬆心情去逛的店啊。」
  
「還有還有,要加上咬下炸雞雞皮的那個瞬間!」
  
「已經連地點都不是了啊。」
  
「炸雞的雞皮油膩膩的,那種不健康的口感超棒的呢。再來,說到我喜歡的食物啊 ──

  
已經沒救了,連話題都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停停停,夠了夠了。別再想七大天國的事了。」
  
「咦
要是我認真起來的話,也能夠信手捻來地列出一百零八個候補喔!」
  
「我沒打算陪妳浪費那麼多時間啦……是說,我們一開始是在聊什麼?」
  
「在聊阿龍的靈魂將來會被關進男生更衣室的話題。」
  
「不對。是今晚要潛入游泳池的事。」
  
「啊,這麼說來,確實是有提過這件事呢。」
  
「……這話題明明就是妳提的,別自己忘掉了啊……」
  
「所以呢?你有什麼打算?是要和我一起去呢?還是要一起出發呢?」
  
「只是用字不一樣,兩者的意思完全相同吧……哎,不過,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有
點在意妳會給我看什麼東西。那就一起去吧。」
  
「咦?真的嗎?太棒了!」
  
聽到我同意提案,優希便發出了歡呼聲,真是個反應誇張的傢伙。
  
「那時間就訂在今晚的八點十分,然後在露天泳池的入口附近集合喔!」
  
「嗯?是沒什麼關係啦,但為什麼集合時間要訂得這麼古怪?」
  
「那還用說,因為風紀委員巡邏的時候,總是會在八點五分左右經過泳池一帶呀。」
  
「哦
是這樣啊……欸,等等,為什麼妳對風紀委員的行動模式這麼清楚?」
  
「咦?這不是高中生的常識嗎?」
  
「就說沒這種常識了啦。應該說,如果這真的是高中生的常識,那風紀委員早就知道這件
事,然後變更巡邏的時間了吧。」
  
「嗚哇
阿龍還是一樣一板一眼耶,你真的有在享受人生嗎?」
  
「不不,一板一眼和有沒有享受人生沒什麼關聯吧。」
  
說起來,我有時候確實會羨慕優希腦袋空空。
  
「那麼,作戰會議就到此散會囉。」
  
「說是作戰會議,但我們決定的只有集合時間而已啊。」
  
「還請諸君依照現場狀況自行做出判斷。」
  
「簡單來說,就是趕鴨子上架嘛。」
  
「嗯,說好聽一點的話就是這樣。」
  
「咦?這可真奇怪,我明明是要講難聽話的啊。」
  
我打算繞個圈子說她傻,因而露出了苦笑,但優希似乎聽不出我的弦外之音,只是不解地
歪起脖子。
  
……隨便就加入這個傻瓜訂下的計畫,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雖然還是有些不安,姑且還是做了安排,於是我們就此解散,準備各自前往男生宿舍和女
生宿舍。
  
在關好教室的窗戶後,我倆踏上了長而寧靜的走廊。由於一些原因,這所學校目前禁止所
有的社團活動,是以整座校舍都被寂寥沉默的氛圍給包覆。
  
不過,優希完全沒放在心上,只見她喜孜孜地小跳步,朝著校舍入口前行。每當她跳起一
步,那頭桃色的頭髮和迷你裙便會可愛地晃動。
  
在鞋櫃換回外出鞋後,我們離開了紅磚造型的校舍入口。這裡距離我們的生活據點

學生
宿舍徒步不到三分鐘。由於神城學園是強行住宿制,是以總數約為三百之多的所有學生,都是
在緊鄰學校的宿舍起居。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各有三棟。距離學校最遠的宿舍由一年級使用,而三年級則是佔據了
離學校最近的那棟宿舍。

  
宿舍全都是十四層樓的建築物,一層樓有十間個人房。乍看之下,宿舍大樓就像是度假村
裡的洋式高級旅館,與『學生宿舍』這四個字差之甚遠;我第一次見識到的時候,還被那金碧
輝煌的派頭給嚇呆了呢。不僅如此,由於每年入學的人數都會有些許變化,所以宿舍裡目前還
有不少空房,聽起來實在像在浪費空間。
  
「那麼優希,回頭見。」
  
「嗯,拜拜,阿龍。」
  
在踏出學校後來到的岔路上,我們向彼此道別。右側的路通往男生宿舍,左側的路則是延
伸至女生宿舍。
  
在通往學生宿舍的道路兩側,種植了用心修剪的行道樹。而樹木之間生長了茂盛的夏季青
草,構成了舒適宜人的黃昏時分。
  
               
  
在食堂吃過晚餐後,我回到位於宿舍四樓的個人房裡慵懶放空,想不到卻在不知不覺間睡
著了。冷氣和房裡的電燈就這樣一直開著。
  
我想起約定,彈起身子,朝著身旁看去,只見放在桌上的黑色小鬧鐘螢幕正顯示著『二十
時七分』。
  
糟糕了。和優希約好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
  
我打開床旁的大型窗戶,打算直接跳到陽台。宿舍的正門玄關會在晚上八點後牢牢上鎖,
而且可能也會有人看守。因此,想在這段期間溜出宿舍的話,最好還是先跳到三樓的陽台,然
後偷偷降到地面離開比較好。
  
哦,不妙,我差點忘了泳衣。
  
為了不讓自己陷入得全裸游泳的窘境,我粗暴地將預先放在枕邊的泳褲扯了過來。
  
因為太過慌張的關係,我所提的包包一把掃中了放在桌上的黑色小鬧鐘。
  
小鬧鐘像是被用力推出去似地自由落體,就這麼撞上木紋地板,鬧鐘的一角碎裂。
  
「啊啊,完蛋了!」
  
那是妹妹送給我的高中入學禮物,我一直都很寶貝它,看到它被摔壞的樣子,讓我大受打
擊。
  
然而我已經沒有時間為它好好默哀了。幸好鬧鐘上頭顯示的數字依舊正常,於是我懷著歉
意默唸『我明天會拿膠水黏好的』,同時跳到陽台上。
  
我順利溜出宿舍,盡可能放輕步伐,跑過了種植行道樹的那條步道。即使已經入夜,外頭
依然相當悶熱,掠過身體的風也說不上涼爽。

  
我還是頭一次在夜間踏入校舍,這時已經沒有照亮校舍的室外燈,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
詭譎感;而不曉得何時會遇上風紀委員的恐懼,也加深了我內心的緊張。
  
到頭來,我晚了兩分鐘才抵達集合地點。當然,優希的身影早已佇立在該處,只見她雙手
扠著細腰,鼓起了臉頰。
  
「阿龍,你這樣很過分耶。和女生有約的時候,提早十分鐘到不是常識嗎?」
  
「不不,我當然會為遲到一事道歉,但妳先別這麼氣。要是我真的提早十分鐘到的話,豈
不是會一頭撞上風紀委員了?」
  
「嗯,的確是這樣呢。」
  
「如此一來,妳不是更該稱讚我沒有提早十分鐘行動,而是遲些到場嗎?」
  
「沒有喔,我不覺得該稱讚你。」
  
「……也是啦」
  
真遺憾,沒辦法唬過她。我還以為優希應該是能騙過去的那種個性。
  
「好啦,要是一直待在這裡然後被風紀委員逮到,那可就太愚蠢了。我們趕快入侵泳池
吧。」
  
「也是呢。」
  
看到優希開心地點了點頭,我們隨即在圍繞泳池的綠色圍籬前做好準備。
  
「那麼阿龍,為了抓好跳過去的時機,我們就把手牽起來吧。」
  
「也是。雖然感覺像是要好的情侶一樣教人害臊,不過這也是為了能好好抓住起跳的時機
嘛。」
  
「別、別說什麼要好的情侶啦!感覺會莫名在意耶!醜話說在前,人家就是一個人跳過去
也沒關係喔!」
  
優希脹紅了臉頰,甩著涼粉紅色的頭髮抗議道。
  
我不以為意,用有些強硬的動作抓住了優希小巧的左手掌。雖然不借助她的力量也能穿過
圍籬,但既然機會難得,我也不想放跑能牽手的機會。
  
「抱歉啦。我們不是要好的情侶,而是要好的朋友。」
  
「……哼。」
  
「是只能牽手的朋友,所以簡稱就是牽友了。」
  
「還真是相當冷門的關係呢。」
  
也不曉得是有何不滿,只見優希噘起了嘴唇。
  
「……算了算了,阿龍遲鈍的反應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了。」
  
「嗯?遲鈍?」
  
「嗯
嗯,沒事沒事。那就重整心情出發囉……一、二、三!」

我配合優希的喊聲蹬地一跳,我倆的身子隨即衝上了常人所無法躍至的高度,輕而易舉地
跳過了將近兩公尺高的圍籬。
  
我們跳出了教人震驚的高度,這當然不是因為我倆都有垂直跳高世界紀錄保持人的頭銜,
而是受惠於優希的能力《磁力遊戲》。
  
所謂的《磁力遊戲》,乃是能讓事先觸碰到的任意物體和場所之間產生強大磁力的能力。
以剛才的狀況來說,就是優希在起跳的同時發動能力,讓『我們』和『腳下的地面』產生強大
的斥力。拿磁鐵來比喻的話,大概是『我們』和『腳下的地面』暫時都被賦予了 S 極的感覺。
  
我們在泳池池畔著地,立刻解除了只有握手的關係。接著,我們沿著二十五公尺水道繞了
一圈,準備前往更衣室換衣服。
  
不過,更衣室當然也上了鎖,沒辦法直接入內。
  
「那接下來輪到阿龍表演了,請你用平時的方法打開女生更衣室的門鎖吧。」
  
「……總覺得被妳這麼一說,我像是成了擅長開鎖的偷窺魔啊。而且還是慣犯等級的。」
  
我一邊低聲抱怨,一邊發動自己的異能力《雙重謊言》。這時,女生更衣室裡便出現了另
一個我

『龍貳』。
  
只要發動《雙重謊言》,我就能在半徑三公尺的任意之處造出另一個自己。換句話說,只
要不是牆壁或門扉的厚度超過三公尺的建築物,施展《雙重謊言》就能輕易地潛入其中。

……不過,這個異能力有個致命的缺陷。
  
『呀哈 !!
是朝思暮想的女生更衣室呀 !!
一想到女生們平時都在這裡露出了羞於見人的姿
態,就忍不住興奮起來啦 !! 』
  
龍貳白癡的內心話,用近似心電感應的形式傳了過來。
  
非常遺憾,透過《雙重謊言》產生的龍貳,是個有一點蠢的傢伙。
  
『既然機會難得,就讓我深吸一口氣吧 !! 』
  
更正。是個超級蠢的傢伙。
  
在《雙重謊言》發動的期間,為了便於辨識,我便將兩個自己分別稱之為『龍壹』和『龍
貳』。不過,分裂後的兩個我雖然外觀別無二致,個性卻不知為何有所差異。
  
雖說另一個我無疑就是我本人沒錯,但一想到龍貳的為人,就讓我無地自容。龍貳也是構
成『龍』這個人類的一部分,只是集中了愚蠢的元素罷了。
  
所以每當旁觀那傢伙的言行,就會讓我聯想到在深夜寫下情書或是詩集後,隔天一早拿起
來閱讀的感覺。完全就是一段不可控的黑歷史。
  
至於我

龍壹則是拜愚蠢的部分被吸走之賜,個性變得比平時更為陰沉,也更能冷靜地
思考各種事情。
  
『……喂,龍貳,別忙著做蠢事,快把鎖打開啦。』

  
我小心翼翼地不讓身旁的優希察覺有異,以心電感應罵了龍貳一頓。
  
『要是拖拖拉拉的,不就會惹優希懷疑了嗎?』
  
『比起那點小事,龍壹啊,你還是和我一起想想該怎麼把女生更衣室內的空氣打包外帶
吧。』
  
『吵死了。帶空氣回去是有什麼屁用啊?如果有空想這些沒用的瑣事,還不如快點找找有
沒有適合偷藏針孔攝影機的好地方。』
  
『嗚哇!這傢伙是個大惡棍!門的另一側有個大惡棍在啊!』
  
我不過是普通地吐了個槽而已,這傢伙的反應還真失禮。
  
『我要守護出入這裡的全校女生,使她們免遭龍壹的魔爪 !! 』
  
說要打包更衣室空氣的白癡是在耍什麼帥啊?
  
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我只好暫且解除《雙重謊言》,只讓更衣室裡的我留下。與此同
時,我的視野突然從游泳池畔變成了更衣室內,這種宛如傳送一般的奇特感覺,不管體驗幾次
都難以習慣。
  
……唔嗯,內部構造雖然和男生更衣室大致相同,但總覺得女生更衣室似乎有一股好聞的
氣息啊。
  
恢復冷靜的我打開門鎖,回到了在游泳池畔等待的優希身旁。

  
「你好像花了滿多的時間耶,是發生什麼事了?」
  
在更衣室總算能用之後,優希似笑非笑地質問我。
  
「難道阿龍在看到女生更衣室後興奮起來了?」
  
「啥、啥?妳在說什麼傻話,我哪可能會因此興奮啊!」
  
「咦,騙人
──
因為闖入女生更衣室不是男生的夢想嗎?」
  
「不不,那得要有人在裡面換衣服才能成立吧。」
  
「哦
──
是這樣啊。所以你剛才沒興致勃勃地在室內四下張望嗎?」
  
「當然沒有。不如說我可是把眼睛閉得死緊。」
  
「也沒在裡面做深呼吸嗎?」
  
「當然也沒有。因為我在更衣室裡可是憋著氣的。」
  
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但為了苟且偷生,欺瞞他人是有必要的。
  
優希把我的主張乖乖聽進去,踏入了女生更衣室。
  
「……我說優希,我講這些話沒別的意思,只是講求效率而做的提案
──
既然只有我們兩
個,要不要在這裡一起換就好?」
  
「阿龍,你做好被我爸爸活活打死的覺悟了嗎?」
  
「本人在此撤回先前的不恰當發言,同時衷心為造成各位相關人士麻煩一事深感抱歉。」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