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5(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可愛ければ変態でも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ますか?
  • 集數: 第5集
  • 作者:花間燈
  • 插畫: sune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吳天立
  • 出版日期:2019/4/3
  • ISBN: 471-094-555-933-9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我後來發現連瑞葉都是個變態。這下毀了,喜歡我的正常女孩子應該不存在了……不對,慢著。如果喜歡我的女孩是變態,那只要治好她的變態,一切不都解決了?「我要讓大家變成普通的女孩子!目標是──脫、離、變態!」。另一方面,據說是因為翔馬疑似劈腿了,導致合法蘿莉跟蹤狂──小春學姊心情很低落。那個名符其實的蘿莉控帥哥翔馬,哪有可能這麼容易安分下來!為了小春學姊,我要解開這個真相!
受國高中男生壓倒性支持、新感覺的變態滿滿愛情喜劇,第五集堂堂進入新章!女生也要看哦!
相關資訊
時間剛過午夜二點半。
蓋在海邊的鳳家別墅,的二樓。
在分配給書法社唯一男社員的房間裡,桐生慧輝被逼著跪坐在地。
膝下沒有坐墊之類的通融,就直接跪在冰涼的地板上。
點著燈的房間裡,可憐兮兮的被告面前擺了兩張椅子,分別坐著兩名相貌唯美的少女。
其中一個,是罩衫配長裙的黑髮美女。
至於另一個,則是一襲連身裙的金髮女孩。
朱鷺原紗雪,以及古賀唯花。
逼男社員跪坐的她們全都板著一張臉,垂頭望著這位被告。
肅殺的氣氛裡,坐在慧輝右手邊椅子上的紗雪默默地翹起腳。
「--好吧。那麼慧輝,能麻煩你向我們說明,你跟妹妹在床上激烈相擁的事情嗎?」
「唯花也想聽聽看,慧輝學長剛剛跟光溜溜的瑞葉學姊在一起幹了什麼好事。」
「只有我覺得妳們的選詞充滿惡意嗎……」
「嗯?你剛說了什麼嗎?」
「唯花沒聽清楚,能請學長再說一次嗎?」
「對不起!我什麼也沒說!」
面對兩個女孩壓迫感十足的笑容,慧輝完全無法招架。
女孩要是心情正差,就絕不該招惹她們。
「雖然不知道你手上抓了什麼把柄,但是對自己妹妹伸魔爪真的是太差勁了。」
「真沒想到慧輝學長竟然是這樣的人……」
宣佈完莫須有的罪狀,庭長們冷漠的目光如刀般刺了上來。
看來她們都誤以為,慧輝對自己妹妹霸王硬上弓。
天大的誤會,讓慧輝不禁頭疼了起來。
(……倒是話說回來,當初是怎麼演變成這種狀況的?)
為了整理狀況,他於是回想受審前的一連串經過。
事發於三十分鐘前,案發現場就在這房間。因集訓而一身疲憊的慧輝本來呼呼大睡,卻被妹妹瑞葉給夜襲。
而瑞葉是因為吃了紗雪帶來的威士忌酒心巧克力,因酒精的魔力而喪失理智,才會跑來夜襲慧輝。
當時聽到妹妹說「來愛愛吧?」慧輝真以為自己的處男之身就到此為止了,但還是在誘惑裡拚命地把持住,撐到妹妹醉倒睡著。
但在那之後沒過多久,又衍生新的問題。
在床上跟一絲不掛的妹妹相擁的畫面,被紗雪與唯花給撞個正著。
以上,就是這場恐怖的魔女法庭開庭前的來龍去脈。
順帶一提,關於本案的罪魁禍首瑞葉,目前光溜溜的身上只蓋了條被單,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哥哥都出大事了,她倒是睡得挺香甜的……)
他恨不得把她搖起來向紗雪她們解釋事情經過,但看到那天使般的睡臉卻又猶豫了起來。
何況既然這是酒後亂性的行為,瑞葉搞不好什麼也不記得。
問題重重的現狀讓慧輝一聲長嘆,並面向庭長們,試圖憑一己之力化解誤會。
「我這樣講妳們應該不信,但一切都是誤會。」
「喔~誤會是嗎?在這三更半夜跟光溜溜的妹妹抱在一起原來是樁誤會?」
「唯花也很好奇,是怎樣的狀況會讓學長跟光溜溜的妹妹一起上床。」
被告的澄清換來的,是帶刺的一番話。
看來光是這樣果然沒辦法說服她們。
既然如此,只好用真相讓她們明白。
「有件事我一直保密沒說出來……其實瑞葉有暴露傾向。」
「「……什麼?」」
被告的發言,讓庭長們異口同聲。
在那之後,慧輝花了好幾分鐘,滔滔不絕地道出事實,告訴她們桐生瑞葉是個會自拍裸照的變態女孩,讓紗雪與唯花都露出半信半疑的曖昧表情。
「……也就是說,慧輝你其實才是被夜襲的那一方?」
「就是這樣了。」
「瑞葉學妹竟然有這種癖好……看她平常一副正經樣,想不到還挺變態的。」
「我想瑞葉應該不會對紗雪學姊妳這句話服氣吧。」
抖M和暴露狂老實講,根本是半斤八兩。
「瑞葉學姊竟然是暴露狂……唯花還是不太能相信。其實是慧輝學長先出手的吧?」
「我就說了不是啦。何況妳想想,如果是我對她出手,那麼事情應該要發生在瑞葉房間才合理不是嗎?」
「呣……這麼說也是……」
「且慢,現在下結論還太早了。也有可能是慧輝把瑞葉學妹找來自己房間,接著才對她霸王硬上弓。」
「什麼!?……慧輝學長,原來您真的……」
「我真的是無辜的啦。」
狀況依舊沒有進展,慧輝只好給兩人看,瑞葉之前寄過來的露胸照。
看了手機螢幕所顯示的關鍵證據,兩人這才終於信服。
「……好吧,唯花知道瑞葉學姊有暴露癖了。」
「的確,雖然這癖好挺叫人意外,但真要說的話,我跟古賀學妹也是一樣的。……可是一個人就算喝得再醉,有可能就這樣夜襲自己的哥哥嗎?」
「喔喔,呃……其實關於這點,有一些複雜的背景因素在。」
「複雜的背景因素?」
「是這樣的,其實我跟瑞葉沒有血緣關係。」
「你說什麼!?」
「這、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瑞葉的親生父母在她小時候就往生了,後來我爸媽收養了無依無靠的她。所以瑞葉實際上,算是我的義妹吧。」
「「…………」」
出人意表的真相,讓庭長們各個咋舌。
「……也、也就是說瑞葉學妹她其實對慧輝你……?我的天哪……雖然以前就覺得你們倆長得不像,但沒想到竟然是義兄妹的關係……」
「……真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呢……感情很要好也就罷了,沒想到竟然沒有血緣關係……完全沒料到這下又冒出一個情敵……」
女孩們嘀嘀咕咕地,不知在尋思些什麼。
隨後兩人收了心抬起臉,一同從椅子上起身。
「不過總而言之,既然慧輝玷污了神聖的集訓,當然得受點懲罰。」
「沒錯,接下來只好請慧輝學長維持原狀跪到天亮了。」
「到天亮!?」
從剛剛跪到現在,腳都已經麻到失去知覺了啊……。
何況慧輝只是被瑞葉給夜襲,說起來是個被害人。
「我是冤枉的!」
「哪裡冤枉了!光是吸引義妹跑來夜襲這點就已經有罪確定了!」
「沒錯!慧輝學長大男蟲!」
在海邊別墅裡鬧得沸沸揚揚的男女糾紛。
三更半夜不應有的嘈雜,讓睡在床上的瑞葉扭起身子,人也微微清醒過來。
「嗯嗚……?」
只見她蠢動著撐起身子,昏昏沈沈地對著房間張望一圈,納悶地偏過腦袋。
「……咦?怎麼大家都跑來了呢?」
「瑞葉學妹,妳還是先把身子遮一遮吧。」
「……啊。」
經紗雪一提,她才發現自己目前一身光溜。
起身讓原本蓋在上頭的被單滑落,露出底下的香肩與豐挺的胸部,各部位也都變得一覽無遺。
臉泛潮紅的她拉起被單遮著身子,視線頻頻瞥向哥哥這頭,好奇為何只有一人是跪在地上。
而一本正經的紗雪,來到這樣的瑞葉身旁並說了。
「瑞葉學妹,我有件事想請問妳。」
「嗯?」
「妳覺得,慧輝這人怎麼樣?」
「我覺得,哥他怎樣?」
提問讓瑞葉一時愣了愣。
接著,臉上綻放出宛若春日暖陽的微笑。


「我最喜歡哥哥了--要是可以結婚就更好了。」


大概是因為剛睡醒,說出口的是模糊不清的嗲聲。
但太過直白的真情表白,讓在場所有人都訝然無語。
甚至連本來宣稱不收變態女孩的慧輝,也差點就要墜入情網。
若她不是變態,也許慧輝真的考慮結婚也說不定。
「……慧輝?」
「……慧輝學長?」
而可愛妹妹的大爆料不用說,也讓紗雪等人的視線更加冰冷。
集訓活動深夜裡的審判庭,由眾人一致宣判有罪並劃下句點。
竊走妹妹戀心的怪盜慧輝,最後真的就這麼罰跪到天明。


和歡樂的變態們一同舉辦的海邊集訓告終,慧輝迎來嶄新的星期一。
放學後的二年B班教室裡,待了三名學生。
「--結果我昨天就那樣跪到天亮,差點沒把我累死。」
「聽起來還真是災難一場啊。」
坐在窗邊的翔馬聽完慧輝的苦水,也不禁跟著苦笑。
「原來我睡著的時候發生了這種事嗎?怪不得社長跟唯花臉都那麼臭。」
和兩個男生隔桌而坐的真緒,邊畫著手裡的素描簿邊加入對話。
「只不過真沒想到原來桐生跟瑞葉不是親兄妹。秋山你早就曉得這件事了嗎?」
「不,我也是最近才聽說的。」
「畢竟就連我自己也是前陣子才知道的。」
暑假在游泳池被瑞葉告白,慧輝才曉得原來她不是親妹妹。
之後又發現她是個暴露狂,又被她給嚇了一跳。
「倒是真沒想到,原來瑞葉這麼的主動積極。她有暴露傾向雖然也很意想不到,但更想不到的是竟然會在深夜溜進慧輝你房間裡。」
「嗯,不過畢竟瑞葉當時喝了酒,事後也對夜襲什麼的完全沒印象。」
關於瑞葉的夜襲,慧輝只當那是巧克力酒糖釀成的意外。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