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8~永無止境的復仇者~(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二度目の勇者は復讐の道を嗤い歩む
  • 集數: 第8集
  • 作者:木塚 ネロ
  • 插畫: 真空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何力
  • 出版日期:2021/4/29
  • ISBN: 978-957-266-752-1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內容簡介
摯友悠斗的犧牲讓海人一行人得以逃出生天。在與魔王蕾緹西亞及前任勇者黑井十和子會合之後,他們終於知曉世界的組成和結構,以及背後的真相。當海人得知自己的復仇也是事先寫好的劇本後,空虛感令他的內心大受打擊,徹底墜入絕望的深淵。
  然而,米娜莉絲等共犯們的呼喚及熱情,讓絕望的他再度產生前進的動力。
與此同時,愛蕾希雅公主已經藉由女神的力量,將這個世界改寫成自己理想中的面貌。海人隻身潛入其所在之處,懷抱著熊熊燃燒的漆黑憎恨之火,展開最後的復仇。
「等到盡情享受之後再摧毀妳的一切,將妳打入十八層地獄!」
漫長的復仇之路即將迎來終點,徹底化身為復仇惡鬼的海人,究竟能否在最後一刻露出最暢快的冷笑!?
不留半點碎屑、將一切燃燒殆盡的異世界復仇幻想鉅作,壯闊完結!
相關資訊
一路走來。

感覺自己的身體逐漸沉入深不見底的泥沼,同時渴求著糾纏不休的昏暗火焰。

這條道路的彼方有著什麼,或者什麼都沒有?

……不管結果如何都無所謂。

無論是因荊棘刺進赤腳,一步一步流下的鮮血。
每次呼吸都會默默積累在肺部深處的黑水。
灼燒視野並蠶食生命的執著火焰。
從肢體末梢開始剝奪知覺、逐漸凍結的寒冰。

我早已下定決心要接受這一切。
不管有什麼下場等著我,我都決定堅持到底。

我沒有選擇忍氣吞聲,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要是選了那種道路,最後只會失去自我,被某種來歷不明的行屍走肉所取代。

所以我從來不曾停下腳步。

因為我知道,停下來的瞬間就是終結。

我就是如此一路走來。


第一章 劃分兩者的線

視野猛然扭曲的同時,內臟被攪動般的不適感向我襲來。
由於暴露在龐大的魔力漩渦中,身體出現了類似魔力昏眩的症狀。
「唔……」
進行超長距離轉移時會發生的獨特症狀,使我的思考一瞬間空白。
「這裡是……」
我按著腦袋環視四周,眼前是一片冰冷單調到極點的廣闊空間。
純白無瑕的牆壁、地板與天花板,連接縫都找不到。
在廣大的立方體之中,可以看見同樣皺著眉頭的共犯們在我周圍。
「嗚咕……」「……嗚咪。」「啊嗚……」「嗚……」「啾嗚……」
米娜莉絲、席莉亞、蕾緹西亞、舞、諾諾利克,還有、還有呢……?
「唔,悠斗……?」
就在這個名字脫口而出的瞬間,這陣子的記憶宛如閃光燈般接連竄過腦中。
進軍路那利亞法國、被殺死的玫蒂黎亞與阿帝流斯、突然現身並自稱是露那莉絲神的女子與愛蕾希雅、大量魔煌樹尖兵、聽從看似高等精靈的男人呼喚並離去的悠斗。
以及悠斗發出的、強烈得彷彿會灼傷眼球的光。

「……我得過去才行。」
我站了起來,具現出【天在轉移劍】。
灌注大量魔力的心劍就像在反映我的心情,隨著魔力流動反覆發光。
「蠢貨,還不快冷靜下來!」
此時一團紫色煙霧纏了上來,將我手上的心劍整個包覆住,控制中的魔力流動立即遭到妨礙。
我轉頭看去,只見蕾緹西亞皺著眉,搖搖晃晃地站起身。
「別阻止我,蕾緹西亞!我、我要過去!!」
「不、不可以,主人!!」
「請冷靜一點!!」
咚、咚、咚,米娜莉絲和席莉亞兩人緊緊抓著我不放。
「放開我,我得趕快過去,不去的話又會……!!」
又會失去、又要失去了。
不,我才不要這樣!!
「讓我過去!!繼續阻撓的話,就算硬來我也要……!!」

「真是的,別讓我看見這麼沒出息的樣子好嗎?」

那股氣息突兀地出現。
不對,對方並非突然現身,而是一直待在那裡,直到出聲招呼後我才注意到氣息。認知遭受蒙蔽的事實,使我的背脊竄過一股寒意。
我回頭看去,眼前站著一名綠色頭髮的少女。
「你放著傷痕累累的妹妹不管是想怎樣?」
「啊……」
「總之先治療吧,『完全恢復』。」
少女輕輕伸出手,綠色的光點從她手中灑落到舞的傷口上,徹底治癒了表情痛苦扭曲的舞。
就在我因為忘記舞的慘狀的罪惡感而停下動作的瞬間,一條深藍色的魔力繩緊緊套住了我的脖子。
我隨即全身脫力,這種感覺恐怕是賦予了咒術系統效果的魔術。
「你知道※矮胖子嗎?」(譯註:Humpty Dumpty,出自《鵝媽媽童謠》的角色,常用來比喻覆水難收。)
「妳、妳到底是……」
對方的長相似曾相識,但我想不起來是在哪見過。
不,這種事不重要。
「破掉的蛋無法復原,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
「唔,吵死了!!」
我讓大量魔力流轉於全身,對抗那條奪走身體力氣的繩子。儘管身體稍微輕鬆了一點,但還是解除不了束縛。
「謝謝妳治療了舞,但不要妨礙我!!」
心中的火焰被冷水澆熄了一瞬間,但馬上又與焦躁一同在我的體內竄燒。
「首先,你回到那個地方要做什麼?」
不知道,那種事不重要。
現在最要緊的是再去一次那個地方……
「你是要任憑怒氣驅使,亂砍一通嗎?還是去找那個叫悠斗的人剩下的肉塊?」
「閉嘴!!可惡,這種鬼東西!!」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聽。
我情緒激昂地灌注自己的魔力,使勁彈開那道魔力束縛。
「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這可是運用了詛咒原理的風之咒縛耶?真是的,你們主僕都把人家精心設計的魔術當成什麼了?」
我無視術式原理破壞了魔力束縛,脖頸的皮膚因此被扯下一小片,滲出了鮮血。但我並不覺得疼痛,我沒空理會痛覺這種東西。
「……呼,看樣子你還沒冷靜下來,就讓你睡一會兒吧。」
「嘎、咕嗚嗚嗚!!」
下一秒,就像在填補米娜莉絲、席莉亞和舞身體之間的空隙般,細微卻強力的打擊感貫穿了全身。除此之外,還有遠超剛才的脫力感襲向全身。
連自己被做了什麼都難以認知,對方精密、迅速且自然地行使了魔術。
我的意識無法抵抗,就像將土蓋在火堆上一般,很快地墜入黑暗。


對方依然毫無動靜地行使了魔力,當我察覺到的時候,填滿我們身體之間的微小綠色發光體正被吸入主人的身體裡。
主人發出呻吟聲,隨即渾身脫力倒下。
「啊。」
不曉得是我還是其他人發出了傻愣的驚呼聲。
而緊抓著主人身體的我們,也一起被重力牽引著倒向地面——
「妳們在幹什麼呀。」
在完全倒地之前,我們四個人被某股力量撐住了。
原本向前倒下的主人,被魔王蕾緹西亞類似念動力的力量所推動,輕輕擺成仰躺的姿勢。
我、席莉亞還有一名連接著的黑髮女孩也被溫柔地放到地上坐著。
「哦哦,真是精細的魔法技巧。雖然聽說這一代的魔王相當優秀,但沒想到這麼能幹。我真心希望能和妳打好關係。」
「……很遺憾,妾身和長相與妳相似的傢伙還有些帳要算。雖然是不同人的樣子,但直到帳算清之前都不太可能與妳聯手。」
「啊啊——原來如此,我能理解妳的理由。現階段光是沒被當成同一個人痛揍一頓,我就該覺得慶幸了吧。」
她聳了聳肩,如此說道。
「從妳的語氣聽起來,妳們之間果然有某種關係對吧。」
「雖然不能說毫無關聯,不過任何事情都要看人如何運用吧。」
「……葛連被拋下了嗎?」
「放心吧,我已經先把那隻龍收回來了。」
「……這點妾身要向妳道謝才行。」
蕾緹西亞不再深究,視線轉向主人。
「因為他體質強韌,我用了比較強的詛咒。這原本是為了干涉神而開發的魔術應用,對他應該特別有效。放心,不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傷害。」
綠髮少女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說完便轉身背對我們。
「等、等一下,妳到底是什麼人!?妳對哥哥,對我的哥哥做了什麼!?」
「不用擔心,過幾天他大概就會醒來。更重要的是,我也趕著去幫助朋友,得先告辭了。」
少女如此說道,然後從懷裡拿出玻璃瓶並打開蓋子,將裡頭裝得滿滿的銀色液體灑到地上。在地面擴散的液體迅速變成了一個小人,扛起轉移時回收的玫蒂黎亞軀體。
「在這裡生活的方法可以請教米娜莉絲她們。或許妳沒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傷得遠比外表看起來還重,畢竟是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受到神的威壓。妳既不是神的眷屬,神的庇護也必須透過這代的勇者才能獲得,想必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光是妳還維持著意識這點就夠讓人吃驚了。」
「妳、妳在說什麼……咦……?」
黑髮少女正想站起來,卻像是膝蓋以下失去力氣一般,維持原本的坐姿。
「那麼,我要離開一陣子了。我得去實現為數不多的朋友的願望才行。」
少女甩動著綠髮走到牆邊,原本是普通牆壁的地方憑空變出了一扇木製的門。
她穿過門之後,那扇門又變回了冷冰冰的牆壁。
「……那傢伙是何方神聖?魔法實力能與妾身匹敵,不,搞不好更強。而且靈魂的氣息與人類、魔族、獸人和精靈之類的亞人都不一樣。」
蕾緹西亞瞇起眼低聲說道,臉上流露出戒備的神色。
回應這句低語的人是席莉亞。
「那個人是黑井˙十和子小姐。」
「黑……?唔呣,這名字的發音還真奇怪,不過……」
「黑井、十和子?咦,這、這是……」
這個名字的發音讓蕾緹西亞微微皺眉,黑髮少女則是浮現困惑的表情。
我接過席莉亞的話頭,回答道:
「沒錯,十和子小姐是主人的同鄉,並且——」

——是上一代的勇者。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