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異世界藥局
  • 原文書名: 異世界薬局
  • 集數: 第1集
  • 作者:高山理図
  • 插畫: keepout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張以潤
  • 出版日期:2016/10/24
  • ISBN: 978-986-482-086-3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一名年輕的藥學學者,因為過於熱衷研究,導致他還壯志未酬就過勞死。
而他張開眼睛之後,竟發現自己轉世成了專為王公貴族診療的宮廷藥師名門德‧麥第奇家之子――法馬。然而,法馬對這個充斥錯誤的療法、調劑法,甚至還橫行著稱不上醫療行為的咒法和巫術的世界絕望至極。
「不想想辦法不行啊……至少要為這個世界的人們著想――」
他擁有前世所累積的現代藥學知識,搭配上在異世界得到的作弊能力「物質創造&物質消除」。
法馬運用這些知識和能力,面對媽媽的腰痛到女王的絕症等等……各種疑難雜症。
接著,他與「認為應將真正有效的藥品提供給每一個人」的奴婢少女珞緹、以及美女家教艾倫等人,開設了「異世界藥局」。而法馬訂下的目標則是──

(2016年10月24日上市)
相關資訊
第一話 異世界轉世前日談

西元二○XX年,日本。
  引領日本醫藥研究的國立T大藥學研究所。
  在這間擁有最先進研究環境、以研究成果聞名全球的研究室裡,有位擔任副教授的醫藥學者。
  「老師,藥廠的人已經到了,要和您洽談合作研究事宜。還有,下個月國際學會的機票已經訂好了,稍後我會將預算執行報告書以電子郵件寄給您,請您確認。」
  祕書來到副教授室的辦公桌前確認後續行程。他嘴裡含著一口咖啡回答:
  「這個月的行程也好緊湊啊。下個月嘛……下個月的學會行程也滿檔呢。該把休息排在哪呢……」
「請問……老師,行程固然重要,但您的身體還好吧?您昨晚又熬夜了吧?」
  祕書擔心著他的身體狀況。就在他們談話之際,有人敲了敲副教授研究室的門。
「藥谷老師,抱歉在您百忙之中過來打擾,可不可以麻煩您幫我看一下論文?」
  「我的研究碰到瓶頸了,今天我把檔案都帶來,請您指導。」
  許多研究生和研究人員絡繹不絕地擠進藥谷的副教授研究室。
  他一個個解決這些人的需求,臉上不帶半點慍色,力求完美地做完所有工作。
「好啊!我明天之前處理完。」
  「我的成果報告書寫完了,麻煩老師確認過後簽個名。」
  「哦,那個我看過了,可以開始跑流程了。」
他工作到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轉眼間已經來到了深夜時分。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啊?」
  他囫圇吞下營養補充品當晚餐,就算口感再怎麼乾澀,也不以為意,配了些咖啡便吞下肚,還一邊急速地瀏覽著最新的英文論文,以便即時掌握全球的研究成果。他手上同時有好幾個研究題目在進行,從早到晚都只專注在研究工作上。而這種熱衷研究的性格已經帶來了成果,──截至目前為止,他已持續研發出多種治療重症的新藥,造福世人。
  全世界都熱切地盼望著他的研究成果,全世界的人們都期待他能大顯身手。
  很多研究人員和研究工作、研究資金都匯聚到他的麾下,而他就這樣一直投身於繁重的工作當中。

擺在書桌上的其中一個鬧鐘響了。
  「好,又到了我自己作實驗的時間了。」
早晚都以大學研究室為家的生活,曾幾何時已經成了他的日常。年紀輕輕就升上副教授,因此他除了研究工作之外,更被寄望要作育英才。要幫學生上課,又得帶領他們實習,還必須站在指導研究的角度來關照學生們的研究。教授還會硬塞一些課題給他,會議又不斷增加,至於撰寫教科書的邀約、學會的演講也不能拒絕。加上他手上還有好幾個合作研究案,因此經常在日本與國外之間飛來飛去。
然而,他終究還是想待在研發新藥的第一線,致力研究自己鑽研的主題。
因此,做研究的時間減少,他就拿晚上和假日的時間來填補。
  就在他用自己的血汗努力所攢出來的時間,成功地開發出新藥之後,工作又會像滾雪球般地增加。他真的是為了研究,奉獻出了他人生的全部。
  他想用自己開發出來的藥,消滅地球上所有的疾病。
想治療更多、更多、更多的人。他把這個理想埋藏在心底。

在他那張幾乎沒有任何裝飾的辦公桌上,唯一擺放的裝飾是一只相框。
相框裡的照片上,有一對九歲和四歲的兄妹開心地在海邊玩耍,活力充沛地對著他微笑。不知情的人還會問他:「這是你的小孩啊?」但他只是敷衍過去,從來不多談細節。
  其實,照片裡的是小時候的他,還有他的妹妹。
  妹妹在四歲的時候得了腦瘤,在那之後的兩年間,他都陪伴著妹妹與病魔搏鬥。妹妹一直忍受著開刀、放射線治療、化療等痛苦的療程,即使到了最後已經無法行走、意識模糊,她依舊拚命地對抗病魔,深信自己一定會痊癒。然而,癌症彷彿是在訕笑她似地摧毀她的身體,奪去她生存的心志,最終永遠地奪走了她的未來。當年還是個少年的他,既沒有知識也沒有能力,只能陪伴在妹妹身邊,為日漸衰弱的她加油打氣,並相信她總有一天會痊癒。而最後,他也只能握著妹妹的手,看著她嚥下最後一口氣。
妹妹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後來他聽醫生說,妹妹的死是因為腦中的癌細胞無法完全切除。
  而他聽現在早已不在人世父母說,妹妹的死是因為藥劑對那些無法完全切除的癌細胞無效。他的父母曾經很無奈地說過「這也沒辦法」、「真是歹命」。
大人們的這些話,激勵了當年還是個少年的他。
  『無奈?歹命?』
  就算開刀無法完全切除癌細胞,只要吃了有效的藥品,不就有救了嗎?當時他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很單純。日後,妹妹的死這件事成了他人生當中的一個轉機。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做吧。我要做出副作用少,而且比以往所有藥品都更有效的藥。』
他已經受夠了。他再也無法忍受其他人要因為失去至親至愛而嘗到這種錐心之痛,他受夠了這些在世界上各個角落侵蝕眾生的疾病,以及因為罹病所帶來的死亡。
  每位患者與疾病之間的搏鬥,都無法轉嫁他人,讓自己逃過一劫。
他想打造的不是安慰劑,而是真正能夠幫助患者打贏這場仗、能夠真正和患者並肩作戰,讓患者更有信心的武器。
  人生病或許是偶然、或許是是命中註定,但他希望藥品的有效與否是必然的。
他要親自站在開發新藥的第一線,將疾病一個一個從這個世界上驅逐。
身為一名藥學學者,一路走來,他始終懷抱著這個有點桀驁不馴的理想。
  當過勞和繁重的工作不時拖垮身體、消磨心志之際,他就會癡癡地望著妹妹的照片,想像她那不存在的未來與幸福。
  而他早已在全球最先進的藥學之路上,傻傻地、忠誠地勇往直前。消滅疾病、拯救芸芸眾生免於罹病之苦,這就是他賭上人生的一場鬥爭。
  不過,話雖如此,他即使處處為病患著想,但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研究室和學會當中度過,早已失去了面對面接觸患者的機會。
  「辛苦了。老師今晚又要挑燈夜戰了嗎?」
  和他同樣工作到夜深的女助教帶著歉疚叫住他,向他告辭。
  「辛苦了。唉,是啊,今天真的走不開啊!我在測試新藥的療效,所以投藥後每隔一小時都要記錄數據。」
  「您昨天也是這麼說的。看來您每天都走不開呢!」
「算是吧,不過這也沒辦法。」
  「您這樣會把身體搞壞呦!請您要多指派那些學生和研究員,把工作分出去。他們或許做得不如藥谷老師您來得好,但這也是教學的一環喔。」
  「我會管好我自己的身體狀況,不時也會小睡一下。我實在不能再浪費一分一秒了呀!」
他很不巧地打了一個哈欠。其實他自己也很清楚,讓屬下為自己操心實在不是件好事。
  「畢竟我們可是藥學學者呀!」
  女助教聽了他這番話之後,像是打從心裡擔心他、但卻帶著些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那我也以藥學學者的身份告訴您,我覺得您太拚了。」
  「哦……我自己知道,謝謝妳。等專案進行到一個段落,我會稍微減少一點工作量的。」
  話雖如此,但以他的性格,一旦工作量減少,絕對會再安排新的工作進來,這種個性實在很讓人傷腦筋。
  「請您要說到做到,真的一定要說到做到。」
  助教非常關心他,因為他似乎沒有體認到自己已經過勞了。
  「我一想到這些都是為了患者好,就會忍不住想趕快做出結果。」
他老是這樣說,永遠都是說為了患者好。
「您的心情我能體會,不過還是太拚了。」
  
  拿出兼具門禁卡功能的員工證,在深夜裡的實驗室入口處一刷,門便在一聲電子音效響起之後解鎖。完成個人身份驗證後,他走進研究室裡,在日光燈下獨自穿上那件已逐漸成為家居服的白袍。
「為了患者好啊……」
  患者──他對這個從自己嘴裡吐出來的字眼,隱約感到一陣空虛。對他而言,他自認為患者向來都是他最優先的考量,但曾幾何時,他已和患者漸行漸遠。
  他的生活不是面對患者,而是和大量藥品、儀器以及兢兢業業與研究為伍的日子。
(我這樣做真的是為了患者好嗎?)
  他運用最先進的機器,分析基因和生物材料的原始數據,試圖將它們整理為更有意義的資料。
  (我研發出來的藥是不是真的送到了患者手上、真的為他們療傷治病了呢?)
作完實驗,他用癱軟無力的雙手,順手丟掉了塑膠手套。
  「三點四十二分結束,接下來的是四點四十二分開始啊?」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