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11(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神話伝説の英雄の異世界譚
  • 集數: 第11集
  • 作者:
  • 插畫: ミユキルリア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Y.S
  • 出版日期:2019/5/27
  • ISBN: 471-094-555-978-0
  • 新台幣售價:250 元
內容簡介
在失去總統的聯邦六國,麗茲和比呂終於正面衝突。雖然彼此心繫對方,但他們還是為了不能讓步的理想而刀劍相向。就在這時,露希亞帶來某項情報與提議。另一方面,守護葛蘭茲北方的「精靈壁」遭到「怪物」大軍襲擊,第二皇子瑟雷涅被迫面臨抉擇……
因「無名氏」──媛巫女史特萊雅暗地裡的活躍,以最惡劣形式復活的《無貌王》來襲──葛蘭茲大帝國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窮途末路的局勢中,長期行蹤不明的女英豪──艾思大將軍,終於因某因素而加入戰局。
「惡意」與「約定」超越千年時光而來的第11集,於此揭幕……!!
相關資訊
葛蘭茲大帝國的北方,有一片常年被冰雪覆蓋的廣大地區。
人們主要居住在冰雪大地的南端。該地的肥沃土壤──黑土地帶生產的作物,支持著北方的經濟。治理這片雪與黑土的國度的,是名為三巨頭的夏論家、布羅梅爾家,以及海姆達爾家。
其中最有名的,非北方龍頭夏論家莫屬。夏論家出過許多葛蘭茲宰相,而且還是葛蘭茲的五大貴族之一;勢力第二大的海姆達爾家由於一直守護著西北方的三大家族中,以存在感最低而聞名的,是布羅梅爾家。但布羅梅爾家畢竟也是長年事奉於夏論家,協助夏論家治理北方的家族,就算知名度不如夏論家與海姆達爾家,對北方大地而言,也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但,這都是過去的事了。
近年來,布羅梅爾家趁著夏論家式微時崛起,不斷擴張勢力,與夏論家之間的鴻溝愈來愈深,如今已經發展到幾乎要大動干戈的地步了。
而這新掘起的布羅梅爾家,根據地是位在東北方,名為羅古的城市。
羅古位在北方領土與雷貝林古王國的要衝上,規模不亞於一般的大都市。但是如今,城裡的氣氛死氣沉沉,每個人的臉上都失去活力。儘管布羅梅爾家因夏論家式微而崛起,可是人們並不因此感到歡欣鼓舞。相反的,正是因為預料得到今後將會發生大規模的戰鬥,所以沒人笑得出來。不只如此,位在羅古東方的雷貝林古王國也正在蠢蠢欲動,人心更是因此惶惶不安。
最重要的是,保護人民生活的領主似乎完全不想迴避戰爭,城外成為支持領主的貴族們率領的部隊駐紮的營地。來自各地的士兵絡繹不絕地進入《希明表爾格城》中。
「聚集了這麼多人,實在可觀。『人』的慾望真是無底洞呢。」
露天陽臺上,羅古的領主,堤福俄斯‧馮‧布羅梅爾愉快地眺望著聚集在中庭的軍隊。只能服從領主的意見,不得不上戰場的可憐士兵們。不論嚴寒或酷暑,都必須乖乖聽令戰鬥。逃走的話會被追緝,就算到處躲藏,也會被窮追不捨地找出來處刑。最重要的是,假如他們的領主打了敗仗,故鄉的家人們將會因此遭殃。總是因領主的獨斷專行而被打亂人生的他們,心裡究竟有什麼想法呢?
「不過,不論他們的想法如何……『人族』的團結力之強,確實令人吃驚呢。當年就是輸在這種同步思考之下。輸給能力遠遠不如我們,一向被我們鄙視為劣等種族的『人族』。假如我們有他們那種爆發力,一千年前的我們一定不會輸給任何種族吧。你說是不是?刻律涅。」
堤福俄斯回頭,一名頭戴兜帽的人物──十二魔主之一的刻律涅單膝跪地,垂頭說道:
「您說得是。但是『人族』之所以能發揮出他們的真正實力,全是因為有名為亞堤鄔司的,超乎人族規格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假如沒有身為王佐之才的英雄王修瓦茲,『人族』應該早就沒有未來了吧。如今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像他們那樣的人中龍虎了。」
「嗯,你是說這個時代生不出英雄了嗎?」
「『人族』泡在溫水裡太久了。和平的時代,絕對無法出現『英雄』。依天道行事,固守先人基業,把傳承基業視為最優先的項目。就連皇帝都不能太過非凡,必須是平凡人才行。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葛蘭茲第三代皇帝大舉迫害其他種族,是最好的例子。」
「那是因為做父親的人過於偉大之故。第三代皇帝只是平凡人,不是非凡之輩。比起那種事,雖然現代誕生不了新的『英雄』,但是『英雄』已經回來了哦。」
堤福俄斯說道,刻律涅總算抬起頭:
「但是,沒有亞堤鄔司的話,沒有人能帶領現在的葛蘭茲脫離危機。就算修瓦茲回來了,也還是莫可奈何。這是『王』忍耐了長達千年的歲月,精心布下的,天衣無縫的千年大計,不管是誰,都無法讓葛蘭茲起死回生了。」
刻律涅的一字一句,全都透著濃濃的恨意。從那又快又激昂的說話速度,可以看出他充滿信心。
也難怪刻律涅會那麼認為。他們花了千年的時間,一點一點地削弱葛蘭茲的力量。這段期間,雖然也有不少能消滅葛蘭茲的機會,但是不能保證絕對能夠成功。所以他們極力克制著,不對眼前的美食出手,在腦中描繪著毀滅葛蘭茲的夢想,忍耐了千年。
「這一刻總算到來了。再過不久,夢想就能實現。但是千萬不能掉以輕心,俗話說欲速則不達,天底下沒有任何事是能保證萬無一失的。」
「我明白。」
「必須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今後也一樣。只要有一點小差錯,就有可能牽動之後的大局。」
「『無貌王』大人,您的意思是?」
也許是對突然多話的主子感到疑惑吧,刻律涅訝異地看著堤福俄斯。
「『無貌王』嗎……儘管我們被稱為『五大天王』,儘管我們極度接近神,但是仍然無法成為神。雖然凡夫俗子把我們尊崇為『神』就是了。」
「無法成為『神』的是『精靈王』。假如是『無貌王』大人,一定能隻手擎天。」
「我絕不會重蹈『精靈王』的覆轍。我也有這個自信,成為『神』的自信。為了達成這件事,首先需要的是其他『王』的力量。」
堤福俄斯收回俯瞰下界的目光,轉過頭,朝刻律涅伸手:
「說到這個,逃到北方大陸的『鋼鐵王』如何了?」
「已經為您準備好了。就在這兒。」
刻律涅把原本收在身後的小臺子挪到前方。臺子上有數顆「小人族」的首級,以及一塊被首級包圍在中央,熠熠生輝的大礦石。
「這是『鋼鐵王』的『鋼石』。這些則是被『鋼鐵王』憑依的『小人族』之王與其家人的首級。」
「幹得好。我會好好獎賞你的。」
堤福俄斯拿起礦石,將其高舉到半空中。因其眩目的光芒瞇起眼睛。
「太棒了。真不愧是我兄弟,光芒如此耀眼。」
堤福俄斯毫不猶豫地把礦石放入口中。應該是把石頭咬碎了吧,詭異的咀嚼聲不斷從緊抿的嘴唇中傳出。他品嚐滋味似地不斷繞動著舌頭,最後咕嘟一聲,把石頭嚥入肚裡。
「如此一來,離目標就更近一步了。但是兄弟落得如此末路,也不免令人感慨。」
堤福俄斯的身體似乎沒有出現任何變化。從他的外表,看不出有什麼改變。
但是擅長讀取氣息的刻律涅卻不住地抖動肩膀,看起來就像欣喜到渾身發顫似地。
「這些頭就不要了,全扔了吧。」
堤福俄斯將首級踢飛,從陽臺回到房間坐下。
「其他人呢?難不成只有你一個回來嗎?」
堤福俄斯拿起桌上的銀杯與葡萄酒瓶,在杯中倒入紫色的液體。
「奧革阿斯和斯廷法利斯都死在『鋼鐵王』手裡了。該說不愧是『五大天王』之一嗎?即使衰弱了,我們也必須使出全力才能殺死他。」
「厄律曼托斯呢?」
「被因為失去『鋼鐵王』的鎮壓而爆發的維亞斯山吞噬了。山腳的大都市也在一瞬間灰飛煙滅。那場面真是太精彩了,可惜您沒有我的『眼睛』,否則就能好好欣賞一番了。」
「聽起來確實精彩。不過,這樣一來,十二魔主就只剩下三人……不──」
堤福俄斯含了一口酒,看向房間的角落。黑暗中,有什麼東西正詭異地蠕動著,刻律涅也察覺到氣息,跟著轉過頭。
「剩四人嗎?──虧你回得來呢,拉頓。」
一道戴著兜帽的人影從黑暗中現身。被喚作拉頓的男人腹部鮮血淋漓,朝著堤福俄斯的方向爬行。發現他的樣子不對,堤福俄斯起身問道:
「唔,有奇妙的氣息。拉頓啊,發生什麼事了?」
就算發問,也沒有回應。房間裡只聽得見痛苦的呻吟。
「肚子……似乎被放入什麼了。」
堤福俄斯彎下身子,讓痛苦不已的拉頓翻身仰躺在地上,摩挲著自己下巴說道。
刻律涅以手掌在拉頓身體上方游移,最後停在血如泉湧的腰側傷口之處。
「這裡有非常驚人的『詛咒』。」
「不用說也知道是在哪中招的。就由我來處理吧。」
堤福俄斯冷笑著,將手掌插入傷口裡翻攪。劇痛使拉頓慘叫連連,刻律涅按住掙扎不已的拉頓,罕見地以激動的語氣說道:
「您在做什麼!?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是哪種『詛咒』哦!」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