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10(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神話伝説の英雄の異世界譚
  • 集數: 第10集
  • 作者:
  • 插畫: ミユキルリア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Y.S
  • 出版日期:2018/11/29
  • ISBN: 471-094-555-758-8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眼見對聯邦六國之戰愈趨激烈,麗茲一行人也在此時兵臨遭敵軍統治的費爾瑟新王都──珊迪那路城下。然而,在與休特貝爾的決戰中失去「冰帝」的斯卡塔赫,在那之後便一直沉睡不醒。而另一方面,《黑辰王(史爾特爾)》暗中找上安古伊絲國的女王露希亞,並與她交換約定,將毒爪伸向聯邦六國的中樞。正當中央大陸的歷史發生劇烈動蕩時,在檯面下蠢蠢欲動的「黑死鄉」,開始有了新動作,同時,藏身在更幽邃之深淵當中的「無貌王(戴密鄔爾格)」,黑影正慢慢成形。面對背負著橫亙千年的憎恨、來勢洶洶的復仇者,比呂將如何應對──!?
在波涌雲亂的中央大陸殺出重圍的第10集,於此揭幕……!!
相關資訊
序章

  少年一無所有。
  他既無力幫助任何人,也無力保護任何人,更無力拯救任何人。
  無論他再怎麼索求,也一無所獲,無論再怎麼渴望,也沒有結果,甚至像個孩子般鬧脾氣,依舊未能如願。
  最終,他只能愕然地接受自己終究也只是凡人的事實。
  只能懊惱萬分地緊抿雙唇,看著那些人的背影。
  然而——
  『少年,汝想要力量嗎?』
  當求之若渴的力量突然擺在眼前時,人們究竟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呢?
  無比甜蜜的誘惑——絕對不該貿然踏入的領域。
  更何況當下正向少年招手的,並不是潔白無瑕的女神的祝福,而是深邃漆黑的惡魔的欲望。
  『汝一定很想追上他們吧?汝一定很渴望能擁有與他們同等的力量吧?』
  迷惘將造成可乘之隙——少年內心的負面情感開始逐漸壯大。
  『足以讓眾人屈服的力量,足以讓眾人懾服的力量,足以讓眾人臣服的力量。』
  當時還只是凡人的少年,完全無從反駁,無力反抗,也無意回絕。
  不——或許打從一開始,少年便無法選擇拒絕吧。
  渴望之物近在眼前,光是如此,食指便不由得蠢蠢欲動。
  理性正疾聲否定。然而,身體卻誠實地點首允從,內心歡欣鼓舞地躍動。
  難以壓抑的呻吟從喉嚨深處流洩而出。
  儘管少年連忙摀住嘴,但眼前的人物仍敏銳地捕捉到這一幕,只見那人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何須隱藏呢?原本——人族便是如此呀?』
  男子的態度無比溫柔,眼神卻不帶半點笑意地高高揚起嘴角。
  『忠於欲望,捨棄願望,順著自己的野心,盡心蹂躪吧!憑著壓倒性的力量掌握一切。接受這個世界的真理——勝者為王,敗者為?。弱者只能在地面匍匐爬行,唯有勝者才能翱翔天際。只要成為強者,便能心想事成。』
  謎團重重的那人滔滔不絕地鼓吹著,而後再次朝少年伸出黑色大掌。
  『使出全部力量,竭盡所有智謀,將一切萬物納為所有吧!』
  甘甜的蜜液慢慢佈滿全身。
  無法動彈的少年,只是茫然望著眼前的人物。
  『汝——可需力量?』
  少年將手伸向眼前的禁果。
  一心一意地祈求能夠追上他們……


第一章 蠢蠢欲動的黑暗

  時間回溯到「魔族(瑣羅斯德)」仍握有強大且絕對之主宰權的時期。
  那是個無數國家滅亡、興起、而後又再滅亡的黑暗時代。
  當時,被稱為十二魔主的「魔族」首領們,受到人稱五大天王的五尊神祇之一的「無貌王(戴密鄔爾格)」之託,挺身著手統一中央大陸。
  非魔族者不配為人──打著魔族至上主義的他們簡直殺人不眨眼。
  光只是因為身為其他種族的這道理由,就連那些向他們舉旗投降的國家,最終仍舊慘遭滅國。
  接二連三掀起的戰火、荒蕪大地上蔓延傳播的疾病、以及堆積如山的屍體所衍生出的另一波傳染病,使得世界橫屍遍野。
  除了「無貌王」以外的五大天王眾神皆十分重視此一事態,紛紛向魔族以外的其他種族伸出援手。
  然而,終究未能阻止強大「魔族」的高壓政權,反而讓「無貌王」的力量不斷增幅。
  最後,那個時代成為了「魔族」的天下。
  「魔族」不但剝奪「人族」的自由,更凌虐「長耳族(阿爾芙)」、使「獸族(安斯洛)」飽受飢餒之苦,甚至長期奴役「小人族(德瓦夫)」。
  不過就在某一天,他們不慎做出唯一的一道失策。
  由於強者內心深踞的傲慢心態,促使他們不斷追求刺激,最終便在一時興起的玩心引導之下,一步步邁向毀滅。
  投胎為「人族」的「獅子心王」與為了拯救「人族」而誕生的「英雄王」。
  這兩人的出現在至今為止橫行無敵的強者「魔族」心中,種下了根深蒂固的恐懼。
  就連十二魔主也不例外。其中的一名魔主海德拉當然也是一樣。
  尤其是雙黑少年的恐怖——海德拉親身體會到這一點,是在「魔族」對「人族」之戰漸入佳境的時候。
  海德拉在大戰中落敗後,便遭到雙黑少年囚禁。
  「看來總算……可以開始了。」
  少年開口說道。少年有著一張彷彿連一隻蟲子都不忍殺害的柔和面貌。然而,他如痴如醉地眺望刑求道具的那副模樣,卻散發出一股幾乎令人感到惡寒的顯著異樣感。
  「…………你想做什麼?」
  海德拉問完,少年只是偏過頭,好一會兒後,才接著露出一抹理所當然般的笑容。
  「我想要力量。」
  少年將身上的黑衣往後一撩,轉身來到被綁住的海德拉身旁,並且舉起手伸向他。
  「我想要足以弒殺神祇的力量。」
  當海德拉的嘴巴被少年摀住時,一道難以言喻的「恐懼」隨即朝他襲捲而來。
  當他的雙眼被挖出時,他聽見了少年天真無邪的夢想。
  當他的雙臂被斬斷時,他聽見了少年的願望。
  當他的雙腿被砍去時,他聽見了少年的理想。
  當他承受著額頭被鑿開的劇痛時,他知道了少年的想法。
  促使少年性情大變的理由為何,逼得少年消聲匿跡的又是何人?
  不——或許打從一開始便已經崩毀了吧。
  為了從絕望中逃離,不斷在心底自問自答著,然而,苦難折磨卻未能換來安息,不知不覺間,漸漸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一旦人格遭到破壞後,接下來的記憶將只剩無邊無際的一片漆黑。
  海德拉只能將一切賭在少年的良心上,淚流滿面地向他討饒,儘管被折磨得痛苦不堪,還是拼命地求他垂憐。
  他一邊承受著少年永無止盡的刑求,一邊不停對著猖狂大笑的少年開口道歉。
  日復一日地聽著偶爾從附近傳來的同胞尖叫聲,獨自承受身為敗者的折磨。
  一而再、再而三,一次又一次地不停祈求。
  在失去光明的世界——他反覆詛咒自己能夠被黑暗殺死。
  不久後——
  「………………哈…哈…哈……」
  海德拉明白了一切都只是夢。
  他為了滋潤乾渴的喉嚨,伸手在附近探找水壺,卻一無所獲,於是只好有如在地面上爬行般地拼命伸長手,總算碰觸到一個堅硬物體。
  隨著一道巨大聲音響起,海德拉將手伸向聲音的來源方向,緊握住前方的物體。
  他顫抖的手始終無法順利打開蓋子。
  儘管如此,他還是努力地抑制顫抖,好不容易成功喝到水,就在此時——
  「作惡夢了嗎?」
  是同胞的聲音。在那場大戰中倖存下來——不,應該說是被留下一命的十二魔主的其中一人.拉頓。只是海德拉已經想不起他的模樣。長達千年的漫長歲月,將拉頓的面貌從海德拉的記憶中徹底屏除。
  而這一點拉頓也是一樣,那一天,被少年奪走「光明(眼睛)」的並不只有海德拉。被留下一命的十二魔主可以說皆是如此。
  「我夢到那一天的事。」
  海德拉撫摸著自己的額頭如此回答,隨即注意到眼前熊熊燃燒的炭火。
  只是,雖然能察覺到炭火的存在,卻無法辨別其顏色。
  但或許是多虧了這盆可以拂去夜氣的炭火吧,原本因為惡夢而曖昧不明的記憶正慢慢回籠。
  「我居然忘了自己的任務,成天昏睡不醒……差不多該動身了……」
  如此說道的海德拉,抱著「無貌王」親手交給他的一項物品,試圖站起身。
  「放心吧,不必那麼心急。需要『那個』的時機尚未來臨啊。」
  「必須事前消弭不安才行……在取下那傢伙的首級之前,都無法真正安心吧?」
  「即使如此,還是只能壓下不安,保持沉著。」
  海德拉注意到拉頓朝自己遞來的物品後,不耐地作勢揮開。
  「不需要!終於……終於啊!一千年……長達一千年的忍耐!日復一日地只能無所作為地眺望著那傢伙留下的國家日益興隆,這種日子總算可以結束了!」
  海德拉說完後,猛然站起身。
  他身上的兜帽隨著他的動作滑落,露出傷痕累累的臉龐。
  海德拉徒剩兩個窟窿的眼睛狠瞪著拉頓,全身顫抖地吐露出紊亂的喘息。
  「拉頓,你怎麼能夠那麼冷靜呢?」
  一陣風揚,化作冰凍的利刃刺激著肌膚,使得海德拉的舊傷隱隱泛疼。
  「咕……啊、啊啊,拉頓,我已經……再也無法克制自己了。一想到向他復仇之日已不遠矣,我便再也無法保持冷靜!每次傷口疼痛時,總會逼我一再回想起——被那傢伙奪走榮耀的這些日子!想要取回榮耀,我的眼睛……就非得要有『魔石』不可!」
  海德拉雙手摀住臉龐蹲下身,一旁見狀的拉頓不由得流洩出一聲細微輕嘆。
  「千年的歲月實在太漫長了。但也正因為如此,我才能一直沉著以對啊,海德拉。」
  「……什麼?」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