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DEGEN MADCHEN 銘刀少女
  • 原文書名: デーゲンメイデン
  • 集數: 第1集
  • 作者:田口仙年堂
  • 插畫: 柴乃櫂人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健育
  • 出版日期:2015/5/25
  • ISBN: 978-986-431-320-4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1.台場,兩斷》

D-arm,那泛指歷經漫長時光後獲得異能及人格的傳說武器。他們隨興與人締結契約,並發揮本身的力量。
「白痴!爲何那時不砍了那廝!」
挑起柳眉興師問罪的是美少女D-arm,名刀.薄綠。
「說穿了,還不都是因為妳搖擺不定,才讓那傢伙逃了!」
眼神凶惡的傳承者是薄綠的搭檔.若林練司。儘管爭執不斷,兩人依然攜手並肩作戰。因為他們有無論如何都想見到的人。
他們的首次任務是擔任某位少女的護衛。本以為會是個簡單的任務,沒想到結果卻……!?
「契約成立──來,說出汝的願望吧。」人劍激烈交鋒的古今東西知名武器大戰,就此揭開序幕。

  乍看之下盛氣凌人的美少女,她的真面目竟是──傳說中的銘刀!?美麗的劍精薄綠,以及與她締結契約的高中生練司,兩人攜手共同奮戰。因為他們有無論如何都想見到的人……人劍激烈交鋒的古今東西知名武器大戰,就此揭開序幕!

(2015年5月25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口袋裡有百元硬幣。
機場瞭望台上的望遠鏡無人使用。
透過鏡片仰望的天空十分狹隘,令人產生一種被壓迫的感覺。
飛機留下轟隆巨響離地起飛。
而她,就在那架飛機上。
用圓形的視野捕捉逐漸變小的飛機,同時,腦海中浮現的淨是前天的對話。
──那是場無聊的爭執。
起因是什麼來著?
是咖哩的味道嗎?不對,我們是在吵咖哩的用料。加個茄子又不會怎麼樣嘛。難得星期天父母不在,吃完咖哩後我們邊看DVD邊不著邊際地聊天。那是我跟她打發假日的方式。
由於交情很深,就連一些瑣事我們也會吵起來。
那張臉像小動物齜牙裂嘴般奮力激動,卻可愛極了。每當指出這點時,她又會更漲紅了臉大發雷霆。因為太好玩了,我忍不住取笑起她來。
可是那天玩笑開得太過火了。看到那圓滾滾的大眼裡隱約浮現出淚水時,一切已經太遲了。
──等她回來後跟她和好吧。
她去國外旅行兩個星期。想必那傢伙好歹也會帶個土產回來吧。
到時候再回到往常那樣鬼扯聊天的關係就好了。
我垂下眼簾往望遠鏡裡窺探,打算最後再看一眼快要消失的飛機。
「……?」
我還以為是有垃圾卡在上面了。
飛機上似乎黏著什麼東西。
我揉了揉眼睛,再度朝鏡頭裡看。
可是奇怪的汙點並沒有消失。
飛行中的飛機的──右翼。
那裡好像站了一個人。
而且還在走動。
他──應該是男人。因為體型很大。
「……??」
那是妄想,還是幻覺呢?
我揉了好幾次眼睛,卻還是沒有消失。
照常理來想,不可能有人會在飛機飛行時站在機翼上。
所以說──那是幽靈嗎?
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機翼上的人有了動作,讓我混亂的腦袋頓時清醒過來。
他似乎朝天空高高地舉起一隻手。
緊接著發光的巨大物體落到了飛機上。

──那是,槍?

這麼意識到的下一個瞬間,整架飛機都籠罩在光芒之中。
爆炸──
之所以會發現這點,是因為看到光芒變成火焰在空中四散的關係。
鏡頭後方的景象實在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我不由得從望遠鏡上移開視線。可是就算用肉眼看,空中的光芒還是沒有消失。
「怎麼了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
我還來不及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瞭望台上開始騷動的人們就已經告訴我,這無疑是實際發生的事件。也有人這才把百元硬幣投進望遠鏡裡,準備觀看空中散落的火球。
宛如汽笛聲的警報響起,瞭望台以外的人們也騷動起來。
──爆炸了。
每個人都這麼叫著。
──爆炸了。
載著那傢伙的飛機爆炸了。
雖然這個事實也帶來超乎尋常的震撼。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站在飛機機翼上的人。
巨大的光之槍。
這兩件事逐漸剝奪了我的現實感。
明明眼前發生的事就好像作夢一樣,機翼上的人跟光之槍卻鮮明地留在記憶中,不管閉著眼睛還是抱著頭都不願消失。
一直揮之不去──
那把槍。
奪去她性命的那把槍始終沒有消失。








1 Data
  
  少女把登山包抱在胸前,就這樣穿越了東京車站的剪票口。將錢包收進背包裡頭後,她一邊戒備著四周,一邊經由八重洲出口來到外頭。
  這城市比想像中還要來得樸實無華。
  她原本以為人會更多,所到之處都林立著時髦的商店,可是計程車乘車處前方卻只見像是公家機關的大樓。
  在才剛滿十三歲的她看來,東京這座城市印象中要有光鮮亮麗的店面,還有俊男美女穿著看似昂貴的衣服四處出沒。不過實際上卻淨是身穿西裝、正經八百的中年大叔。穿著西裝的上班族札幌也多的是。
  當然,她好歹也知道誇張的就只有城市規模而已,不過既然說是「東京車站」,感覺就是豪華到足以代表東京。
  她更加繃緊了僵硬的臉,然後踏出一步。
  「島原同學──您是島原糸同學吧?」
  這時,上方傳來聲音。
  「是、是!」
  她下意識地立定不動。
  那裡站著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男人身材高大,年約二十幾歲,染了一頭金髮。除了他以外,其他還有四名黑西裝男走向這裡。
  「我們來接您了。」
  這麼說完,最先開口的金髮男行了一個禮。圓環處停著一輛同樣是黑色的車子,想來是他們開來的吧。
  「請、請問……」
  糸按照事先被囑咐的發問:
  「你們是『弁慶機關』的人嗎?」
  「是的,沒錯。請多指教喔。」
  金髮男面露溫柔的笑容伸出了手。
  可是糸卻目不轉睛地看著那隻手,一動也不動。
  雖然刺在右手手背上的十字架刺青也很令人在意,但問題不在那裡。
  「……您怎麼了嗎?」
  「那、那個。」
糸思考起來。
  ──怎麼辦?跟說好的不一樣。
  而且那輛黑色車子也跟約定中的不同。
  來東京時對方曾告知過暗號。這是為了分辨來者是真是假的,不過對方卻沒有告訴她如果真的遇上冒牌貨該怎麼辦。
  糸用力抱住登山包,看著手上有著十字架刺青的男人。
  「請上車,詳情車內再談。」
  男人摟著糸的肩膀,企圖將她帶進黑頭車內。
  「請……請放開我!」
  她甩開了那隻手。
  刺青男注視自己的手,然後望向夥伴們。
  「看來似乎被識破了。」
  「是啊。」
  其他黑衣男也點了點頭,一步步朝糸逼近。
  五個男人圍成一圈包圍少女的景象雖然詭異,但路上行人卻誰也沒注意到這邊。
  「誰來──」
  糸試圖呼救,可是在那之前,一名黑衣男碰到了她。
  「不、不行!」
  糸也揮開了那隻手。
  「不要碰我!」
  「放心吧,我們不會傷害妳的。只要妳乖乖聽話。」
  「不是這樣的──」
  糸以幾乎要擰爛背包的力道抱緊它,扯開嗓子竭力大喊:

  「對我做出過分的事情,會被詛咒喔!」

  瞬間四周一片沉寂。
  照常理來想,之後等著的應該是哄堂大笑吧。
  被詛咒什麼的,不可能有人會對這種蠢話信以為真。
  「……喂。」
「啊啊……」
可是黑衣人們卻退後一步,遠遠地觀察起糸。
他們知道糸說的話不是在故弄玄虛。
──這些人知道我的事情。
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想要誘拐我。
  「没什麼好顧忌的。我們也做好一定的心理準備了。」
  這麼說完,刺青男又伸出手。
抱著扛起了糸的身體。
  「呀……!」
  「只要把人塞進車裡,之後好歹會有辦法的。就算被詛咒了,那個人也會幫我們處理。」
  「啊、啊啊,沒錯。」
  其他黑衣人也開始幫忙把糸扛上車。雖然她胡亂揮舞雙手雙腳掙扎起來,但因為被三個人抬著的關係,她完全無法動彈。
  「請放開我!」
  糸悲痛的叫聲也無人理會。
  沒想到一來東京就遇上這種事情。
  早知如此,當初留在北海道就好了──
  不。
  她已經別無選擇了。
  所以糸才會在這裡。
  ──得自己想想辦法才行。
  「救命啊!」
  就在糸嘶吼著大叫的時候。

  「抱歉──我們來晚了。」

  女性的聲音雖然沙啞,卻確實傳進了耳中。
  停在圓環的休旅車內走出了兩名男女。兩人都比糸稍微年長,看起來像是高中生或大學生。
  他們身穿深灰色的制服,硬質的鞋子踩響了柏油路面。
  「妳比預計的早搭了一班車吧。因為這個緣故,我們才耽誤了找妳的時機。請原諒我們。」
  其中一位是聲音的主人。她的身高幾乎跟黑衣男們不相上下,是個身材好得有如模特兒的女性。淡褐色的頭髮剪得很短,與其說是模特兒,看起來更像是國外的一線運動選手。
  雖然稱不上柔和,但那美麗的容顏卻宛如冰雕般細緻。東京的女性似乎不仰賴華服與化妝也同樣光彩動人。
  「──我說你們,先放開那傢伙。」
  然後是另一人。雖然他的臉長得既精悍又有威嚴,但卻露出可怕的神情瞪著這裡。就職務上來說,這或許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不過那陰鬱的態度甚至震懾了糸,讓人很難正眼相對。
  而且兩人同樣都有奇特的裝備。

  那就是左腰上掛著刀鞘──日本刀。

  照常理來想,那不是個人能夠攜帶至東京車站前的東西。
  可是看到那個之後,糸的不安頓時轉為安心。
  這些人才是真正跟糸有約的對象。
  「這些傢伙──!」
  黑衣人們判斷得太倉卒了。
  他們鬆手丟下糸,從懷裡掏出手槍。雖然突然被扔下也讓糸感到意外,但他們帶著手槍一事更教人震驚。
  糸猜不透黑衣人們的真實身分。
  手槍這種武器根本不可能在日本看到。可是五把手槍確實正與大概才高中生年紀的兩人所持的刀子對峙。
  「請容我們將各位逮捕。只要乖乖束手就擒,我們是不會動粗的。」
  女性摸著刀柄發問。
  從黑衣人們沒有放下手槍看來,他們的回答已然不言可喻。
  「──是嗎?」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