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格里榭爾德學院的試煉
  • 原文書名: 聖グリセルダ学院の事情
  • 集數: 第4集
  • 作者:鮎川萩野
  • 插畫: 凪 花澄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馮鈺婷
  • 出版日期:2018/9/3
  • ISBN: 978-957-260-743-5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聖格里榭爾德學院即將舉辦夏令營!剛與原為特殊部隊士兵的王子契亞司成為情侶的原暗殺者見習生少女緹耶莎既興奮又期待!就在此時,她得知了男裝少女菲穆如果在夏令營期間沒有完成某項課題,就必須離開學院……於是為了菲穆,契亞司與緹耶莎決定使用戰鬥技能來挑戰該課題!而在這個時候,卻發生學生一個接一個失蹤的事件……!?沒想到最後,這段戀情與事件居然出現意想不到的結果!另外,菲穆的鳥與緹耶莎的主大人之間的因緣糾葛,也將公諸於世!
相關資訊
第一章 傳奇人物

「我的名字是阿瑪麗亞,我是美麗的席婭哈公主的僕人,也是她的劍。我要將我的愛與勝利獻給我的公主。」
「我是耶絲蒂麗雅公主的騎士菲穆。我將為了月色的公主而戰。」
阿瑪麗亞充滿著情感,菲穆則是以輕快的語調,各自說著聽起來虛假的台詞,拿著紙捲的棒子對峙。阿瑪麗亞的背後是席婭哈,菲穆的背後是耶絲蒂麗雅。阿瑪麗亞的棒子上綁著席婭哈的手帕,菲穆的棒子上繫著耶絲蒂麗雅的緞帶。
(阿瑪麗亞會輸。)
坐在地上觀看的緹耶莎,瞬間做出如此判斷。那兩人的姿勢都擺得不錯,但是阿瑪麗亞只是表面功夫,菲穆則是實力派。她不能確定是劍還是長矛,但看起來菲穆應該有使用長型武器的經驗。
托托坐在外推式的窗子上,背部沐浴在月光下,雙腳不斷擺動,一邊以口哨吹奏英勇的樂曲。阿瑪麗亞與菲穆開始以棒子輕輕地互擊。剛開始像是在互相試探,接下來愈打愈激烈。菲穆那頭紅髮像是火焰般搖曳,阿瑪麗亞的棒子一下子就被打飛了。棒子在空中翻轉,上頭的手帕也解了開飄揚在空中。
「緹耶莎!」
「嗯!」
聽到席婭哈以冷靜的聲音呼喊,緹耶莎回應了一聲,跳到空中把手帕接住。無聲無息地落回地面後,只見席婭哈用手接住飛舞在空中的棒子。多虧她們兩人及時出手,才不至於打翻折疊桌上的點心及紅茶,避免弄髒了席婭哈與阿瑪麗亞的房間。
「真是不甘心!自從校慶之後我就諸事不順。我也真是的,為什麼會在演戲演到一半時昏倒啊……」
阿瑪麗亞激動地揮舞制服的衣袖捶胸頓足。看來她完全不記得校慶時發生的那件事了。當她事後聽說那齣戲劇的始末,整個人氣炸,還揚言下次一定要演出續篇。
看來附身在菲穆身上的鳥──那個不可思議的奇異生物,大概成功地操控了阿瑪麗亞的記憶。那起事件距今已一個月了,還是不見阿瑪麗亞回想起任何事,貌似也沒有浮現疑問。
往菲穆看去,只見她不以為意地以眼神示意,跪倒在耶絲蒂麗雅的腳邊,把蝴蝶結從棒子上解開,輕吻了一下之後,遞交給耶絲蒂麗雅。
「月色的公主,請對妳的騎士說幾句話吧。」
「我、我要贈與我的騎士菲穆感謝與祝福。」
耶絲蒂麗雅以細白的手接下蝴蝶結,然後像往常一樣將其繫到後腦勺的月色頭髮上。
這是最近在女生宿舍非常流行的「騎士家家酒」。她們模仿中世紀騎士的比武,一個人扮演公主,另一個人則扮演效忠公主的騎士,為公主而戰。在對決時,還規定要把公主的隨身物品裝飾在劍上。
「接下來換妳嗎?」
「不、不用了。我不參加。」
聽到阿瑪麗亞的詢問,緹耶莎趕緊搖頭回應。雖然緹耶莎對於扮成騎士及公主、這些美妙的台詞,以及會令人聯想到LaLaLa叢書的道具很有興趣,但如果她真的上場,可不是隨便玩玩就能了事的。
「我要玩!」
與刻意保持低調的緹耶莎相反,托托興致勃勃地從窗上一躍而下。緹耶莎以驚訝的眼神看向托托──她是「戰鬥一族」塔爾提拉家族的孩子,而且還具有超乎常人的怪力,要是上場的話,肯定會跟緹耶莎一樣,隨便玩一玩就真的把人打死。
可是緹耶莎還來不及上前阻止,托托就已經高聲地說出了開場白。
「『戰鬥一族』的小托,只要是為了契亞司,不管是什麼樣的對手,我都會將他打敗!」
聽到這個發言,阿瑪麗亞生氣地說:
「等一下,為什麼會冒出男生的名字啊?」
「問我為什麼?我之所以會上戰場,當然是為了契亞司囉!」
「騎士是為公主而戰的好嗎?拜託妳別把骯髒的男人扯進來。」
「妳這傢伙!契亞司是哪裡骯髒啦?妳有沒有長眼睛啊?」
托托握緊拳頭,準備要打架,緹耶莎則悄悄地把視線從托托身上移開。
(嗚嗚,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托托這麼喜歡契亞司,那麼自己和契亞司彼此相愛的事情,該怎麼告訴她才好呢。
──我就是這個意思。
──這樣妳懂了吧?
回想起那晚的事情,緹耶莎的臉瞬間漲紅了起來。當時的場面、當時的對話,已經不知在腦中重播了多少次,不過最重要的那句話實在是太令人害臊了,所以緹耶莎總是避開不去回想。契亞司告白時的表情及聲音正逐漸模糊,然而被他用力抓住耳朵及手腕的痛楚,卻愈來愈鮮明。
緹耶莎按住發熱的耳朵後,心跳聲反而聽得更清楚。她偷偷地嘆了口氣,接著在丹田使力。現在只能抱著被打斷兩、三根肋骨的覺悟,向托托坦白了,因為托托是她的朋友。但即便是朋友,緹耶莎也沒辦法把心愛的男人拱手讓人。
「小托……」
「呿!我知道了啦!」
這時候,把緹耶莎的話語打斷的人,正是托托。
「仔細想想,契亞司的個性根本不會允許別人替他作戰。沒辦法了,我會再去找人飾演公主,妳就洗好脖子等著吧,阿瑪麗亞!」
「沒問題!不過今晚就到此為止吧。我想洗澡了,而且還得寫劇本的續篇才行。」
「戲劇的部分我可以幫忙哦。首先,必須先幫格里榭爾德與拉密亞斯進行肉體改造呢。等到那兩人有了鋼鐵般強壯的體魄以及拿手絕招之後……」
「才不是這種故事好嗎!」
緹耶莎覺得這樣的版本也滿有趣,但被阿瑪麗亞的怒罵聲嚇得縮起脖子。托托也做出同樣的反應,嘟起嘴巴一臉無趣地往緹耶莎看去。
「話說回來,緹耶莎老兄,妳剛剛是不是要說什麼?」
「沒、沒有啦。」
緹耶莎剛剛那股氣勢莫名地被削弱,她只好把決心吞回口中。這就是所謂的三角關係嗎?糾纏不清的感情線,無法輕易地就用短劍切斷。
席婭哈往緹耶莎她們望去,似乎想詢問什麼,可是托托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環視了席婭哈與阿瑪麗亞的房間後,有感而發地說: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房間還真小耶。第一次來到這間宿舍時,真是嚇了我一跳呢。如果是當作度假別墅偶爾住住就算了,每天都要住的房間,居然要兩個人共用,光是這點就已經夠嚇人的了,而且還這麼一小間……」
「啊?很小間?」
緹耶莎被這個說詞嚇了一跳。這裡擺設了兩張床鋪、書桌、書架及衣櫃等家具後,空間還是相當寬敞,而且像這樣六個人待在房間裡,也不會覺得擁擠,甚至可以在房裡揮棒上演「騎士家家酒」。
除了緹耶莎以外,其他人都理所當然地認同托托的評論。
「別看小托這樣,她好歹是貴族家的千金,其他人也是啦。」
菲穆輕輕地聳了聳肩。從她的口氣聽起來,她大概不是出身於貴族世家吧。一開始大家就已經約法三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既然菲穆沒有提,緹耶莎也沒有過問,所以關於菲穆的出身以及成長經歷依然是一團謎。
(從剛剛她拿棒子擺出的備戰姿勢來看,不像是完全沒有經驗的人。)
緹耶莎忍不住盯著菲穆看,這時菲穆的臉上露出太陽般的笑容。
「我覺得宿舍的房間很大,兩個人住很好啊。如果一個人住在這種房間,或是比這裡更大的地方,一定會很寂寞吧。」
「真的嗎?」托托如此回應。她還是一副無法理解的表情。
「因為人數分配的關係,我被分到單人房,但是一點都不覺得寂寞啊。如果要跟另一人同住的話,我寧願跟契亞司,也不要和女生朋友……」
「妳真的很不知羞恥耶!」
耶絲蒂麗雅立刻氣得瞪大眼睛,然後像之前大家還不熟時,她把緹耶莎叫出來訓話一樣,開始在風紀以及秩序方面進行說教。托托不服輸地想要回嘴,此時席婭哈以冷靜的聲音插了進來,避免了一場口舌之戰。
「不知道這次夏令營要住的房間有多大呢?」
所謂的夏令營,就是離開這間聖格里榭爾德學院,到大自然裡過夜,透過有別於平常的體驗來進行各種學習。目的是希望加深這些肩負王國未來的學生之間的感情,同時促進健康、培養獨立自主的精神。
這次的目的地,是位於薩迪魯王國南部的王子領地羅浮島。那是一座風光明媚的小島,受到湛藍的海水以及豐富的綠色植物妝點。扣掉往返的日程,待在島上的時間一共是五天四夜,距今只剩一個月就要出發了。
「到時是六個人睡一間,所以不會小到哪裡去吧。可以肯定一定比宿舍的房間還要大,騎士的對決也可以玩個過癮呢!」
托托環顧被分配到同個房間的這六個人,栗子色的眼眸閃閃發光,不過她的期待被阿瑪麗亞澆了一盆冷水。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