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格里榭爾德學院的祭典
  • 原文書名: 聖グリセルダ学院の事情
  • 集數: 第3集
  • 作者:鮎川萩野
  • 插畫: 凪 花澄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馮鈺婷
  • 出版日期:2018/2/26
  • ISBN: 978-957-260-352-9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第一屆校慶熱鬧展開,緹耶莎和朋友計畫在校慶時推廣LaLaLa叢書,並發起「LaLaLa讀書會」。同一時間,緹耶莎也發現自己愛上了契亞司,她因為太害羞而一直避開對方,而契亞司也一心想著緹耶莎。當兩人的戀情終於邁進一小步時,他們卻因為某個事件,被捲入學院內的神秘傳說「格里榭爾德公主的詛咒」之中……
相關資訊
序章

  席婭哈作了一個夢。
  今夜有場舞會,這是大人專屬的夜晚,九歲的席婭哈覺得非常無聊。
  她待在由簾幕隔出的小房間裡,獨自閱讀她心愛的圖鑑。
  她邊聽著遠處的音樂邊翻看自己喜歡的頁面,這種感覺還不錯。柔軟的沙發坐起來也滿舒服的。但還少了點什麼。
  大她一歲的堂哥待會兒也會逃來這裡吧?他最不擅長唱歌跳舞之類的事了。
  「妳在這裡啊。」
  他拉開簾幕走了進來。
  「晚安,涅吉。」
  席婭哈邀他一同冒險,為這個無聊的夜晚找點樂子。
  他點了點頭,伸出比席婭哈稍大的右手。
  「走吧,席婭哈。」
  席婭哈伸出手來,卻停在半空中。
  因為她知道自己碰不到他。
  在那之前,就會有可怕的怪物來拆散他們。
  同樣的恐懼與絕望會不斷、不斷重演。
  簾幕後方浮現一抹黑影。簾幕的縫隙間,有雙黑色眼睛窺視著他們。
  怪物現身之後,轉眼間將席婭哈一口吞下。
  她即使伸手也碰不到涅吉。
  ──走吧,席婭哈。
  他們哪裡都去不了。



    第一章 春天駕臨的大小姐

  新芽的香氣隨著宜人微風撲鼻而來。樹枝發出涼爽的唰唰聲,鳥兒也欣喜地鳴唱著,春天在各種聲音的伴奏下翩然到來。
  其中有一道特別響亮的聲音,響徹萬里無雲的晴空。
  「契亞司──!」
  緹耶莎吃驚地回頭一看,發現那個身材高䠷而勻稱的男子就站在她後方。他有著鷹羽色的頭髮、老鷹般的灰青色銳利眼眸。白底點綴著深紅色和金色裝飾的高貴制服,穿在他身上一如往常地不甚搭調。
  「哇,契亞司同學!」
  他是什麼時候來到她身後的?明明已經盡量遠離他了。
  「哇什麼哇,妳幹嘛逃跑?」
  「我、我沒有逃啊……」
  緹耶莎嘴上這麼說,但她其實想趁朝會結束時,躲進大禮堂湧出的大批學生之中。然而托托卻搶先衝了過來,剛才大聲呼喊契亞司的人就是她。
  「哈囉,契亞司、緹耶莎,好久不見。」
  托托粗魯地向他們打了聲招呼。她穿著聖格里榭爾德學院的制服──改良過後的版本。她的領結綁得很鬆,似乎是學契亞司的。裙子剪裁得特別短,裡面還穿了件貼身的短褲。優雅的深紅色洋裝經過改造後儼然成為另一套服裝。
  「這種輕飄飄的東西黏在腳上,根本沒辦法盡情踹人嘛~所以我就把它剪短了。可是裙襬的褶邊好像跟我很不搭,穿起來有點害羞。會、會不會很奇怪啊……?」
  托托抬眼瞄了一下契亞司,他毫不介意地點點頭說:
  「還不錯啊。」
  「真的嗎!?」
  「對了,妳爺爺身體還好嗎?你們是因為擔心他才延後入學的吧?」
  「他已經活蹦亂跳了,就算想殺他也殺不死。」
  托托聽見契亞司稱讚她的制服後,表情變得更加開朗,這就是戀愛的力量。契亞司真的沒發現這點嗎?據托托所言,他們已經「相愛長達五年」,但契亞司仍未察覺自己的心意。
  既然他這麼遲鈍,應該也對緹耶莎的心意一無所知吧?緹耶莎不小心愛上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才好。
  (一般人墜入愛河後都會怎麼做呢?)
  她在諾奇札村只學過暗殺技術,從未接觸戀愛方面的知識。她該像托托那樣主動接近契亞司,還是該直接向他告白呢?
  (這、這兩種我都做不到!)
  她現在連跟契亞司說話,甚至四目相對都會覺得害羞。因此自寒假以來,她都像這樣盡可能地躲著契亞司。
  而且契亞司身邊已經有托托了,他又總是將緹耶莎當作小孩看待。若緹耶莎向他告白,他肯定會傻眼地回她一聲:「啊?」
  緹耶莎甩了甩頭,轉換心情望向托托,托托的栗色眼眸中只有契亞司一人。緹耶莎問她:
  「儂諾呢?」
  儂諾為了緹耶莎而忍受拷問,身負重傷。緹耶莎雖然無法回應他的心意,但身為他的朋友還是對他的傷勢備感憂心。不過他應該在入學前就痊癒了才對。
  「齊耶莎小姐。」
  這時嬌小的托托身後冒出一個修長的身影。悶在嘴裡的咕噥聲,配上獨特的稱呼方式,那人正是儂諾。他駝背又愛低頭,遮住臉龐的瀏海更是極具特色。他之前才將瀏海剪短撥開,現在頭髮又變長了,一低頭瀏海就會垂到眼睛下方。
  「儂諾!你已經康復了嗎?」
  「妳會擔心我嗎?」
  「當然啊!」
  「齊耶莎小姐之前還為我哭了……」
  儂諾的瀏海微微晃動,不知為何看了契亞司一眼,喉嚨深處發出輕笑。
  「把喜歡的女生弄哭有什麼好高興的?」
  契亞司如此回道,但儂諾充耳未聞。他推開托托走到緹耶莎面前,想要一把握住她的手。緹耶莎一如往常,下意識地避開對方,因此儂諾便撲了個空。他的手尷尬地停在半空中,語氣卻熱情洋溢,與平時呆板的口吻大相逕庭。
  「齊耶莎小姐,妳放心,拷問和重傷對我而言都不算什麼。我願意為妳承受一切,也願意達成妳所有的心願。如果妳想要我變成LaLaLa叢書中的王子,我也很樂意喔。」
  「我是很喜歡LaLaLa叢書,可是沒有特別愛慕王子……」
  她提到王子這個詞時不禁望向契亞司,正好與他視線交會。
  長達兩百五十年的內亂結束,新薩迪魯王國和平恢復統一,契亞司也成了新薩迪魯王國的二王子。然而那只不過是一項頭銜,和他的本性一點都不相符。這個比緹耶莎大兩歲的同學雖然冷淡、蠻橫而粗魯,但這些態度下卻藏著不易察覺的溫柔,緹耶莎因而愛上了他。
  他用灰青色眼眸盯著緹耶莎。削瘦的臉頰動了動,似乎想要開口說話。
  緹耶莎趕緊搶在那之前別過視線。她的臉頰瞬間熱了起來,心臟也開始怦怦狂跳。
  「我、我和耶絲蒂麗雅還有約,先走囉!」
  緹耶莎拋下這句話後,就匆忙地逃離現場。她感覺到契亞司以疑惑的眼神望著她的背影。
  「我做錯什麼了嗎……?」
  (唔唔唔,抱歉契亞司同學,你沒有錯。)
  可是緹耶莎還是害羞得待不下去。她用力閉緊雙眼,往第一節課的教室走去。
  她真的和耶絲蒂麗雅有約。當她衝進階梯教室時,耶絲蒂麗雅早已坐在常坐的第一排最底層的座位上。未出席朝會的菲穆,正蹲在耶絲蒂麗雅的桌前急切地拜託她某件事。
  「我今天一定會被抽到的。」
  「妳既然知道,就該預習完再來上課。」
  「是沒錯,但我就是因為沒有預習才請妳借我看嘛。」
  「妳還真有臉說……」
  「拜託啦,月亮女神,借我嘛!」
  菲穆探出身子,微翹的紅髮幾乎要碰到耶絲蒂麗雅的月色秀髮。耶絲蒂麗雅緊張地往後一仰避開菲穆,清了清喉嚨說:
  「我借妳,不過我也有一件事要拜託妳。」
  「嗯?什麼什麼?」
  菲穆笑逐顏開。耶絲蒂麗雅背過臉去,見到剛走進教室的緹耶莎,全身的緊張感瞬間放鬆下來。正經八百的她似乎不太會應付菲穆這種人。
  「緹耶莎妳來得正好,一起談談這件事吧。」
  耶絲蒂麗雅請緹耶莎坐在她隔壁,等緹耶莎坐定後她便開口說道:
  「校慶就快到了。」
  校慶──正確來說是聖格里榭爾德學院的祭典。一方面慶祝這座象徵和平統一的學院發展順利,另一方面則讓學生發表習得的才藝或知識。當天特別開放校外人士進入校園,自願擔任籌備委員的學生將策劃活動,各社團也會為了推廣愛好、招攬同好,進行成果發表或示範演出。自秋季開學經過半年後,學生雖有各自的煩惱仍適應了這座學院,同學之間也熟稔起來。
  「我們想要趁此機會,實現老早就在計畫的一件事。也就是成立LaLaLa叢書的讀書會──簡稱『LaLaLa會』。」
  緹耶莎聽了猛點頭,菲穆卻疑惑地眨了眨水靈的大眼。
  「不錯啊,但妳要拜託我什麼?」
  「我們想請妳加入LaLaLa會。」
  「我?不行啦,我根本沒看過LaLaLa叢書,而且也不愛看書。」
  「所以我才會拜託妳,而非招攬妳。我用預習的筆記跟妳作交換。」
  耶絲蒂麗雅的眼神中多了幾分她特有的執著。她有著蒼白的肌膚、細長的鼻梁和花朵般的嘴唇。然而這副楚楚可憐的容貌中卻透著一股不相稱的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LaLaLa會的成員很少嗎?」
  菲穆聳了聳肩,試圖緩和氣氛這麼問道。她正努力思考不用加入社團就能拿到筆記的方法。
  「現在只有我和緹耶莎,不過成立社團最少需要五個人。」
  「那我加入之後,社團還是沒辦法成立嘛。」
  「不,緹耶莎說她還可以拉到一個人,這樣就只差一個人了。」
  「是儂諾。」緹耶莎加入她們的對話:
  「妳記不記得儂諾說他最愛LaLaLa叢書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