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格里榭爾德學院的初戀
  • 原文書名: 聖グリセルダ学院の事情
  • 集數: 第2集
  • 作者:鮎川萩野
  • 插畫: 凪 花澄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馮鈺婷
  • 出版日期:2017/11/9
  • ISBN: 978-986-955-203-5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曾為暗殺者見習生的緹耶莎,終於適應了絢爛的學生生活,這時學院也開始放寒假。緹耶莎與高傲王子契亞司,以及其他友人,一同前往溫泉勝地度假。他們在那裡遇見契亞司的童年玩伴──一對超有個性的雙胞胎姊弟,便借住在這對姊弟的別墅。姊姊對契亞司的親密態度令緹耶莎在意不已,弟弟突然接近緹耶莎也使契亞司焦躁難耐!誤會頻生的兩人會……!?同時還發生了一起恐怖事件──因戀而生的紛爭,不得不防!

(2017年11月9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我獨自行走在白色牢籠中。
  那是個看不見月亮和星星的漫漫長夜,只有滿地的白雪亮著。冰冷的雪地閃閃發光,彷彿邀請著我,又像在拒絕我。
  每走一步,背上的重物就愈發沉重,就像在告訴我「你已經回不去了」──那是炸彈。
  炸彈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只是奪人性命的武器,但對我而言,卻是能夠終結一切的神槌。當它消滅那個可恨的男人、消滅所有事物時,我才能從復仇的牢籠中解脫。或許我還會感動落淚,儘管我已十年沒哭。
  沙、沙,我刻意緩步踏雪而行。穿過這條山路抵達目的地後,先舉杯慶祝一番吧!讓我俯視那男人的家,將他惡狠狠地踩在腳下。
  光是想像那一刻,湧上心頭的快感便令我的指尖顫抖不已。
  我將點燃導火線。火花舔舐般沿線燒向炸藥,引發巨響和閃光。
  爆炸撼動山巒,激怒沉睡中的白雪,雪必定會化為洪流沖向那男人的家。他無從逃生,也不會留下任何證據。是神和大自然在懲罰他,這顆炸彈只不過幫了點小忙而已。
  沒問題,我已經重複過無數次調查和計算,這場計畫不可能會失敗。
  接下來只要實踐就好。以正義、勇氣、憎恨之名──
  讓那男人死去。
  讓我走向結局。
  讓那孩子安息。
  還有,讓那女孩──淡淡地遺忘這一切。
摘自儂諾‧塔爾提拉《白色墓碑》

    第一章 前往雪山

  ──五。教室內洋溢著期待。座椅面向講台呈階梯狀分布,座位上的學生毫不理會老師,兀自望著時鐘。
  ──四。空氣躁動不安,窗戶被熱氣燻白。大部分的學生應該都在心裡齊聲倒數。
  這堂課結束後,學院將進入為期一個月的寒假。
  ──三、二、一。秒針「答」地動了一下,宣告學期結束的鐘聲隨之響起。
  接著教室各處便傳來嘆息聲,還有闔上教課書和筆記本的聲音。幾個性急的學生已準備站起身來。
  講台上的教授環視這些學生,微微一笑後開口說話。他的語氣如同表情一樣溫柔,卻又莫名地教人發寒。
  「我有說『下課』了嗎?」
  學生們僵在原地,剛才最興奮的那幾個人趕緊拿好教科書,繃緊蒼白的臉,抬頭挺胸到幾乎要後仰的程度。簡直就像突然遇見暗殺者似的。
  (微笑殺人法!)
  教授瞬間擊敗躁動的學生,使他們乖乖聽課,緹耶莎私下為他這項技能取了個名字。他看起來不擅長戰鬥,也不帶任何殺氣,但那張笑臉卻恐怖得不可思議。而且還具有使教室急速降溫的特殊效果。
  緹耶莎一點也沒大意,她緊盯這名壯年教授溫和的面龐。她的雙眼藏在黑色長髮後方,偷偷觀察教授以防對方發現。
  他是拉格朗日教授。這座聖格里榭爾德學院所開的課程,大致可分為學科和教養兩種,而他負責的是學科課程中的數學。緹耶莎不具備基礎知識,所有課程都跟不上進度,其中最糟的就是數學。現在教的是數學分析,什麼函數、極限值之類的東西緹耶莎一點也聽不懂。
  這些艱澀的名詞,拉格朗日即使不看教科書也能朗朗上口。與其說他在教導學生,不如說他正以喜歡的方式講述喜歡的事物。傳聞指出,他原本無意接任教授一職,但再三被人拜託,不得已只好妥協。
  拉格朗日環顧遭到微笑殺人法壓制住的教室,再度靜靜地開口說道:
  「我不太想出作業,但還是得出。其實你們進步或退步都跟我無關,不過既然學院規定所有學科都要出作業,我也只能照做了。」
  拉格朗日總是準時下課,今天難得把學生留下來,可能就是為了這件事。
  「我只出一題,請你們證明或舉出反例,討論下面這個命題的真偽。我要出囉!任意的……」
  緹耶莎握著原子筆將教授所講的內容照抄下來,還沒抄完腦中就響起哀號。不要說解題了,她連題目的意思都搞不清楚。
  (怎、怎麼辦?)
  她焦急地東張西望,想確定是否只有自己不懂,結果發現大部分的學生都面面相覷,看來這確實是個相當困難的問題。
  「就算你們答錯了或根本不做作業,我還是會讓你們及格。想答的人就答,反正做學問本來就是這麼回事。」
  拉格朗日說完便快步離開教室,貌似對學生一點興趣也沒有。
  「從部分資訊推知事物全貌,正是數學分析有趣之處。」
  他邊走邊喃喃唸道。
  一會兒後,走廊涼爽的空氣流進教室,裡頭的學生也跟著喧鬧起來。「這種題目怎麼可能解得出來?」「沒差啦,反正解不出來也能及格。」「但我不想被拉格朗日老師當笨蛋啊。」
  這時坐在緹耶莎後方的契亞司低聲說道:
  「拉格朗日那傢伙,該不會把我們當成觀察對象了吧?」
  緹耶莎轉頭,看見他一如往常露出不悅的表情,懶散地托著臉頰。他那骨節明顯的右手握著原子筆,還是有將題目抄下來。
  敞開的襯衫配上鬆垂的領帶,白底上衣點綴著深紅色和金色,還有細緻的刺繡和裝飾用的釦子。這身衣服不太適合他,不過現在看來已經沒有剛入學時那麼奇怪。也許是因為他已融入這座學院,抑或只是緹耶莎看習慣了。
  「什麼意思?」
  緹耶莎問完,契亞司那凶惡的灰青色雙眸變得更加銳利,就像猛禽一樣。他鷹羽色的短髮和削瘦的臉部線條,愈發加強了這種印象。夕陽透過起霧的玻璃窗柔和地照在他臉上,那張臉英俊得令人屏息,同時也教人心生畏懼。
  「他不是說『從部分資訊可以推知全貌』嗎?簡直像在暗指這座學院。」
  「聽你這麼一說……」
  他們所在的薩迪魯王國,兩百五十年前分裂成以九大公國為首的諸多勢力,內亂頻傳,前些日子終於和平統一。薩迪魯重生成一個新的王國,公國更名為公領,並且擁立不具實權、僅具象徵意義的新國王,由貴族議會主持政事。
  創立聖格里榭爾德學院正是為了紀念此事。學院不僅是和平統一的象徵,同時也是孕育新薩迪魯王國未來棟梁的場所。雖然沒有規定只有貴族才能入學,但這座學院的性質自然而然吸引了全國的貴族子弟齊聚在此。
  這些貴族在內亂時代統領或分屬不同勢力,曾經多次交手,當年的恩怨情仇可沒這麼容易就化解。另外,王國統一後主導貴族議會的仍是九大公家,可見分裂時代的權力關係至今依舊存在,這也影響到學院學生的人際關係。
  聖格里榭爾德學院即是新薩迪魯王國的縮影。
  「光看學院,就能瞭解整個國家……」
  「沒錯。那個教授若出於好奇觀察我們,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妳覺得他喜歡上課或學生嗎?」
  「應該不喜歡吧。」
  「像他那種人只會對自己的研究感興趣,拉格朗日家的人都是這樣。」
  拉格朗日家族是個來頭不小的名門,學者輩出,連同許久以前分出的旁系家族在內,一直擔任國家智囊的角色。他們家出過很多受邀輔佐掌權者的人才,但大部分的人都無意追逐權勢,一個勁地投入自己的理論和研究當中。
  「契亞司同學,你討厭拉格朗日老師嗎?」
  「我也沒特別討厭他,只是對拉格朗日印象頗差。」
  契亞司指的並非個人而是整個家族吧。緹耶莎正想問他理由,這時坐在她隔壁的菲穆也轉過頭來加入對話。
  「你是不喜歡他那張笑臉吧?好像什麼都被他看穿似的。」
  菲穆有著微翹的紅色短髮、曬得相當健康的肌膚。那身男生制服配上淘氣的領結,和她活潑的眼神非常搭調,完全看不出她是女生。
  「我可沒這麼說,不過他笑得真的很詭異。」
  契亞司如此評論,但緹耶莎和他持不同意見。她認為拉格朗日的笑容不但不詭異,還極具危險性,畢竟那可是微笑殺人法啊。
  「我覺得他很厲害,還滿崇拜他的。」
  那獨特而危險的招式,可說是只有當事人才能操縱的優秀武器。每個置身戰場的人都想擁有這樣的絕活,緹耶莎也不例外。
  緹耶莎生長的諾奇札村,從中世紀起就是暗殺者的祕密居所。村民侍奉九大公國之一的拉恩哈爾斯公國,一直以暗殺為生。想當然耳,緹耶莎出生沒多久便在大人的教導下握起短劍,修習短劍術和體術,可說是一名暗殺者見習生。
  如今內亂終結,恢復和平,緹耶莎再也當不成暗殺者。新時代已然到來,內亂時代大放異彩的暗殺者見習生,不該出現在這座象徵和平統一的學院裡。因此緹耶莎拚命隱藏自己的過去,但她培育出的能力不可能消失,想法和價值觀也不可能突然改變。
  這種心情契亞司應該也明白。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