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聖格里榭爾德學院的戀曲
  • 原文書名: 聖グリセルダ学院の事情
  • 集數: 第1集
  • 作者:鮎川萩野
  • 插畫: 凪 花澄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檎
  • 出版日期:2014/12/4
  • ISBN: 978-986-382-419-0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全一冊)
只有殺戮的生活───突然為之一變?緹耶莎是生在暗殺者一族中的少女,在她16歲的某天,原本內亂不斷的薩迪魯國恢復了和平。隨著暗殺行業式微,再加上一些緣故,緹耶莎前往專為貴族子女所創設的聖格里榭爾德學院就讀,開始過著隱藏過去黑歷史的住宿生活。充滿野性、性格倨傲的契亞司王子,在意圖打探緹耶莎的背景後,竟意外地也……?充滿心跳加速戀曲跟可疑謎題的學院浪漫推理故事!(2014年12月4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那是個日照強烈的夏日。在薩迪魯王國被壯麗迴廊環繞的王宮正面廣場上,擠滿了各種身分階級的人。
  成排的軍人。
  志得意滿的貴族。
  感到驕傲的市民們。
  所有人的視線一致投向能俯瞰廣場情景的巨大露台上方。
  那裡站著十名身著華服的男子。看他們的模樣,似乎早就對從高處俯瞰群眾這件事習以為常。
  ──終戰,萬歲!和平,萬歲!!
  陣陣歡呼聲有如要撼動大地般,從露台下方不斷湧上。
  軍人、貴族、市民,每一張臉孔都是極度興奮、洋溢著歡喜的笑容。當中甚至還有揮手、高舉握拳,以及原地跳躍的人。
  今天是全新的開始。
  也是薩迪魯王國終結長達二百五十年的內亂,展開歷史新一頁的日子。
  聚集在廣場上的每個人,都是歷史的見證者。
  現場的興奮情緒直達天際,契亞司與哥哥並肩站在比太陽直射處要來得涼爽許多的後方迴廊。他身上穿著英挺華美的軍服,炯炯有神地注意著露台跟廣場上的情況。
  他原本想動手解開領口,卻被哥哥以眼神制止了。
  和目光銳利的自己不同,哥哥有一張極為溫和的臉孔,他再度將視線轉往群眾並露出微笑。
  「每個人都為了內亂終結、和平到來而欣喜不已,並對從今天開始的新時代充滿期待。」
  「如果那份期待能持續下去就好了。但是,滿是刀劍槍砲和斑斑血跡的二百五十年歷史,不是說抹滅就能抹滅的。」
  「我明白你想說什麼。不過若是抱持悲觀的想法,什麼都不會開始的。」
  哥哥提出了反駁,說著老生常談的格言。
  「一切道路由此而生,所有道路均通往此處。」
  那句話是用來歌頌薩迪魯王國首都阿爾比列歐有多繁華。這裡被稱為永恆之都、世界的中心、文化的先驅之地。
  只是那都是過去的事了,這獨一無二的大國,從某個時期開始,國勢就逐漸衰退走下坡。二百五十年前,更是分裂成以九大公國為首的諸多勢力,彼此不斷爭權奪勢。
  「這個國家好不容易才能再度和平統一,因此非得讓重生的薩迪魯王國,努力回到以前的模樣不可。」
  哥哥以熱切的語調訴說著,一名站在露台中央的壯年男性也剛好在此時輕輕舉起壯碩的雙臂。他的頭髮與契亞司和哥哥一樣都是鷹羽色,上面戴著鑲著寶石的王冠。王冠的作工精細,和男人粗獷的臉孔看起來不太搭調。
  「再度和平統一是嗎?」
  契亞司一邊察覺到自己的表情變得險惡起來,一邊低聲說著。
  「簡直就像是玻璃藝品一樣。」
  「雖然美麗但是脆弱,是嗎?」
  「是啊。美其名說是再度統一,其實不過是將原本分裂的各股勢力聯合起來而已。所謂王國,只是有名無實。誰知道何時又會……」
  「我懂你的意思,正因如此我們才要加以守護。」
  哥哥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時國王開始揚聲朝暫時靜默下來的群眾說話。
  「各位,請看這個露台。曾經分屬九大公國的王者,今天在此共聚一堂。公國將成為領地,王者們則是領地的領主。而原本是格勒赫德公國王者的我,將格勒赫德領地讓給新的領主,並在此加冕成為薩迪魯王國的國王。正如各位所見,九大領地的領主──九大公將攜手同心,協助我薩迪魯國王。在這個王國裡,已經沒有其他國家的存在,既沒有敵人,也沒有同盟。內亂已然終結,我們所有人同樣都是薩迪魯王國的國民。」
  歡呼聲因為國王的這番話而再度湧現,撼動夏日乾燥的空氣。有人從迴廊上方灑下色彩繽紛的夏季花朵,強烈的香氣被風吹向遠方。
  「歸於和平、歸於一體的薩迪魯王國,以此為宗旨,我要宣布,全新的薩迪魯王國在此出發!」
  彷彿呼應國王的朗聲宣布般,高掛在露台上的十一支旗子猛烈飄動著。那分別是國旗、新王室的旗幟、以及九大公家的旗幟。
  九大公家是薩迪魯王國再度統一的關鍵所在,他們廢除讓王國陷於內亂、乃至衰敗的舊皇室,再從繼承王國始祖血脈的九大公家族中挑選並擁立新的國王。
  新國王並不擁有政治上的實權,他的任務僅是以和平跟統一的象徵身分君臨全國而已。實際上的政治運作,是由以九大公家為中心構成的貴族議會來進行。
  新的國王,新的政治體制。
  新的薩迪魯王國。
  亞先姆滿足地點頭,像是要回應廣場上的狂熱聲援而舉起手來。
  就在此時,契亞司注意到廣場一角閃現了不自然的光芒,而在同一時間,他已經衝了出去。
  他的身影如風一般穿越長廊,壓制住躲在群眾後方的持槍男子。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就被壓倒在地面上的男子,驚愕地張大眼睛。看他的反應,應該是契亞司突如其來出現在他眼前的緣故。
  男人的目標是國王,還是九大公當中的某一位呢?
  察覺這起可說是暗殺未遂的事件發生,廣場上的民眾開始騷動不安。契亞司將男人交給了隨後趕到的士兵們。
  回到原先待著的後方迴廊時,哥哥朝他迎上前來,形狀美好的眉間微微擠出皺紋。
  「辛苦了。」
  「沒什麼。」
  「像玻璃藝品般的和平是嗎……」
  哥哥喃喃說著,瞇細了充滿智慧的雙眼,看著契亞司。
  「身為九大公家的一員,又是象徵統一與和平的王室成員,今後面臨這種場面的情況還多著呢。可別大意了。」
  「我不會的。哥哥才要小心點。」
  「是啊。不過,你也別小看接下來要去的地方。那裡雖然不是權謀深重的王宮、也不是充滿血腥煙硝的戰場,但對你來說或許會更加難熬吧。」
  契亞司沒說什麼,僅是以咋舌作為回應。
  別讓身體生鏽了,哥哥一邊這樣安慰他,一邊以認真的表情補上一句:
  「而且,那裡就等於是這個國家的縮圖。」

第一章 平穩村落的危機

  「還真和平啊……」
  「真是傷腦筋……」
  這陣子以來,村子裡的大人們一碰到面,說的都是同樣的話,接著就是沮喪地垂肩嘆息。從那低垂的肩膀,彷彿可以看見他們的希望、自信等重要的東西也跟著就此滑落到地面一般。
  緹耶莎在樹上看著他們。這個小時候哥哥告訴她的秘密角落,能讓她將出生長大的諾奇札村盡收眼底。
  這是個由十來戶老舊木屋聚集而成的小小村莊。孤單佇立在鬱鬱蒼蒼的寬闊森林間,終年常綠的樹葉有如屋頂般覆蓋在村子上,這裡也沒有任何聯外道路。感覺就像漂浮於綠色海洋上的孤島一樣。
  「這裡根本就種不出麥子跟蔬菜,而且我們也不懂得要如何飼養家畜。」
  「畢竟一直都在做那一行,現在突然要我們改學其他的,實在很困難啊。」
  「可是要幹那一行,一定要有敵人跟委託人才行。既然敵人都沒了,雇主自然會提出解除契約的要求啦。」
  「和平!這當然是件好事,但對我們暗殺者來說,反而是個很難生存的時代啊。」
  他們輪流抱怨著,然後又全體一起嘆氣。從外表看來就只是一般的鄉間百姓,怎麼看也不像是他們口中所說的暗殺者。
  但是緹耶莎很清楚,他們全都精通使用短劍的技巧與體術。這是因為為了將年輕孩子教育成優異的暗殺者,會全村動員進行技術指導的緣故。一旦拿起短劍,他們個個都會展現出從平時模樣根本無從想像的敏捷與精準度。
  這裡是諾奇札村。自中世紀以來就默默存在著,是暗殺者們的居所。村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都具備以短劍進行暗殺的技能。
  在漫長的內亂時代中,諾奇札村是隸屬於九大公國之一的拉恩哈爾斯公國,那是在眾多勢力中數一數二的強國。在不公開的情況下,諾奇札村以暗殺者的身分和他們締結專屬契約,自暗處默默支撐著公國。
  (一代又一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生活著。)
  在已然到來的和平時代,暗殺者們已經無用武之地。不,是連存在都不可得了。
  諾奇札村所服侍的君王拉恩哈爾斯大公,告知村民要終止契約。由於主導貴族議會,即使是秘密養著一群暗殺者,也可能會對他的立場造成危害,村裡的大人們是這麼說的。儘管大公表示在村民找到新的謀生方式之前,他將不吝惜給予援助,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有如在回應緹耶莎的嘆息般,樹下的村民們無力地開起玩笑來。
  「乾脆拿我們自己當賣點如何?我們就是赫赫有名的『拉恩哈爾斯的死亡短劍』!」
  「說赫赫有名……也只有同行才知道啊。如果是外表好看的年輕人也就算了,就憑我們這些老頭子?讓客人來這種窮鄉僻壤看我們,他們恐怕會氣炸吧?」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