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魔彈之王與聖泉的雙紋劍(首刷附錄版)
  • 原文書名: 魔弾の王と聖泉の双紋剣
  • 集數: 第2集
  • 作者:瀬尾つかさ 企画・原案:川口 士
  • 插畫: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佳祥
  • 出版日期:2021/1/11
  • ISBN: 471-060-104-411-7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  
內容簡介
阻擋在堤格爾面前的,是死而復生的戰姬莎夏

堤格爾與莉姆決心協助亞斯瓦爾王國的公主桂妮薇亞,對抗死於三百年前,如今復活的建國始祖──亞特留斯。現在,桂妮薇亞派與冒牌亞特留斯派,雙方人馬終於展開決戰。
在戰場上,阻擋堤格爾等人的敵將,竟是過去的吉斯塔特戰姬──莎夏。
「我死了,而今復生。」
莎夏擁有神器,本身的劍術、體術更是強大無比,讓堤格爾等人陷入苦戰。這時候對他們的困境出手相救的,竟是意外的人物。
「是艾薩帝斯的穿越空間之力嗎?」隨著圓桌騎士莎夏留下的這句話,雙方的戰鬥將進入更高的層次!
相關資訊
時值初夏時節,某個消息傳到了鄧恩。據說冒牌亞特留斯派的軍隊從王都克爾切斯特出發了。
得知消息之後,桂妮薇亞派的宰相布里達因公爵的女兒麗涅特暫代宰相之職,並在做為據點的官邸——也就是原本的鄧恩領主所住的宅邸——每天忙著與各地的領主軍隊聯繫、協商。
以前住在故鄉的宅邸時,她那一頭及肩的金色長髮每天都被母親梳整得整齊優美,保養得亮麗動人。如今卻因為忙碌而無暇梳整,蓬頭垢面、不堪入目,就連前來交辦工作的侍女看了都忍不住驚呼:「小姐請自愛」並連忙動手為她梳整。但即使是在侍女為她整理儀容的時候,她仍然忙得無法停下手邊的工作。
政治、軍隊的管轄歸誰,各方勢力的權限又該如何分配,這些權勢利益的糾葛拉鋸複雜而奇怪,她必須一手包辦,不能讓桂妮薇亞等人為此費心。
她親愛的君主——桂妮薇亞,以及來自異國的屠龍勇士堤格爾,也就是堤格爾維爾穆德。即使是保守來說,這兩人實在沒有能力處理這方面的事。
而堤格爾的副官莉姆亞莉夏則是吉斯塔特的萊德梅里茲公國之公主代理人,在母國的時候把軍務管理得有條有理。因此在這裡,她必須一肩扛起練兵、軍團編制、調停騎士之間的紛爭等工作,這些都是只有她才辦得到的事。
因此,軍務之外的其他事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了。為此,麗涅特必須把所有的政務攬在身上,每天激勵自己說這是只有她能負擔的職務,然後每天以忙得要命的行程工作著。
她曾有幾次在辦公途中昏厥、倒在羊皮紙堆中,最後被抬到床上休息。每次僕人們都會苦口婆心地勸她應該要保重自己。麗涅特卻堅稱在這緊要關頭,政務的工作不能有任何鬆懈,否則將會招致桂妮薇亞派的落敗,到時候眾人只有滅亡一途。僕人們反而都被她以此為理由駁倒,無言以對。
「你們想看我跟父兄的首級被晾在克爾切斯特的城牆上嗎?那假冒始祖亞特留斯的逆賊與我們敵對至此地步,不可能會對我們採取任何寬容的處置。我們都應該做好覺悟。」
聽到麗涅特這麼反駁,那些從以前的時代就開始服侍布里達因家的僕人們也不得不閉上嘴巴。被桂妮薇亞派稱為「冒牌亞特留斯派」的勢力對桂妮薇亞的父母、兄弟所做的殘忍行為,在整個亞斯瓦爾島早已傳得無人不曉。布里達因公爵的許多親友也在克爾切斯特淪陷的時候死去、失蹤。
雖然莉姆也會多少分擔一些麗涅特的工作,但有許多跟各地諸侯協商的事務是身為外地人的她所無法勝任的。
但是醫師與僕人們不能坐視她繼續勉強自己,因此只好把治得了她的人找來了官邸。
那就是忙著去各地與諸侯協商的桂妮薇亞派宰相——布里達因公爵。
也就是麗涅特的父親。
布里達因公爵的外表看來是個頭髮半白的初老男人,下巴留著一把鬍子,相貌嚴肅。他走進麗涅特的辦公室,一看到全神貫注地盯著桌面的麗涅特便馬上嘆氣說:「真該帶妳母親來的。她要是看到妳現在這副德性,即使要來硬的也會把妳丟到床上。」
「父親,別依靠母親,你也可以這麼做。假如你要把我當成道具徹底利用殆盡的話。」
「如果把妳徹底利用殆盡能為布里達因家帶來好處,我會那麼做,因為那是我的職責。但是現在的妳連那個價值都沒有,現在的妳不管要跟哪個家族相親,肯定都會被拒絕。」
麗涅特嘆了一口氣,停下正在羊皮紙上寫字的手,命令侍女去泡兩杯紅茶。
她的目的是要跟父親單獨談談。
「我的容貌真的有那麼糟糕嗎?父親。」
布里達因公爵搬起一張椅子,擺在堆滿文件的辦公桌旁坐下,接著無奈地縮起了肩膀。看在麗涅特的眼中,父親的身形似乎縮小了一些。
「說妳現在的容貌像亡魂一樣,可是一點都不誇張。我明白妳的心情有多麼焦急,但是身為上位者,妳有責任接納旁人的忠告。」
「但我現在可不能休息……」
「妳應該放手交給部下處理。妳從以前就是這樣,不擅於培育部下。」
「現在可是刻不容緩,沒有餘裕培育部下,假冒亞特留斯的逆賊將會把敵對者全部抓起來毫不留情地斬首。父親,克爾切斯特淪陷時的慘狀,您應該也聽說了才對。」
布里達因公爵無奈地搖了搖頭,那副綽綽有餘的態度,讓麗涅特看了感覺火冒三丈。麗涅特明白父親是故意要讓她感到焦躁,因此更不高興了。父親常用這招對付她。
「那自稱亞特留斯的人並非真的那麼殘虐無道,就我所得到的情報來看是如此。相信妳也知道相同的情報。」
一時之間,麗涅特無言以對。她也知道,就如同父親所說的,敵軍並沒有把所有的投降者全都斬首示眾,他們只對王室成員這麼做。只要投降並且明確表現恭順服從的態度,甚至還會收為臣下,胸懷可說是相當寬廣。
她猶豫了一下子,最後還是決定說出真心話。她覺得反正父親也早就看穿了。
「那樣子無法守護殿下。」
向敵軍投降等於是把桂妮薇亞的項上人頭雙手奉上,那是她的摯友,現在則是她的君主。那自稱亞特留斯的人物目前的所作所為,很明顯地是想把現在的亞斯瓦爾王室趕盡殺絕。
「那自稱亞特留斯的人物,為何如此堅持要將王室成員斬草除根呢?」
布里達因公爵有如喃喃自語般地如此小聲說道。
「詳細情形不得而知。但是對侵略者而言,否定既有王權的存在是基本原則。雖然也有次一等的方法,那就是娶殿下為妻,當成傀儡來操縱,但這麼一來必然留下禍根。對方想必是這麼想的吧。」
正因為麗涅特明白這些,因此她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妳太執著於殿下了。」
不用父親提醒,麗涅特也明白現在的自己過度重視私情,更甚於政治考量。她有一股衝動想反抗父親,但她只能在桌子下握緊拳頭,這種時候感情用事反而只會造成反效果,她自幼就是這麼被教導的。
「但是,沒關係的。妳就繼續保持這樣的自己吧。」
出乎意料地,父親這個老奸巨猾的政治家竟然對她這麼說。
「我們稱之為冒牌亞特留斯的人物,目前底細完全不明。只知道他對王室懷有強烈的敵意;我們公爵家的血緣與王室相當近,他不見得會接納我們。投降恐怕是孤注一擲的行為。」
布里達因公爵這麼說道。言下之意是以公爵家的立場來說,該跟隨的君主除了桂妮薇亞以外不作第二人想。
「前提是我們必須保持現狀,也就是一直贏下去才行,沒錯吧。」
麗涅特故意說出父親刻意不說出口的話。
「父親,我瞭解您。您肯定正在透過其他管道摸索與敵方談判的可能性,對吧?即使真的要帶著殿下的首級向自稱亞特留斯的人物投降,在那之前也必須先提升布里達因家的價值,為此更需要讓我們這一方打勝仗。我贏得愈多,對敵軍而言公爵家就愈有價值,在發生萬一、逼不得已的時候就會獻上殿下的首級,向敵軍投降。」
「如果真是這樣,妳想怎樣?」
「不怎樣。目前肯全面支援桂妮薇亞派的就只有布里達因家,對於父親您,我除了感謝以外還是感謝。我也明白,既然您已坐上了桂妮薇亞派宰相的位子,自然是無法輕易地見風轉舵。」
儘管知道精明的父親在這方面必定另有打算,麗涅特還是要如此出言箝制。這麼說也是有些出於意氣用事,不唸唸父親,她就是不甘心。
「我們只要一直贏下去,贏到沒有必要追求自保的地步就行了。我們終究是一群烏合之眾,只要打一場敗仗就會瓦解。父親就只管擔憂那之後的事吧。我一定會爭取最偉大的勝利,讓您的擔憂全部流於徒然。」
雖然如此誇下海口,但桂妮薇亞派的前途依然坎坷。麗涅特心知肚明,自己要是不想想辦法,這個組織終會走向瓦解一途。
此時麗涅特忽然想到了什麼,她從紙堆上抽出一張羊皮紙,在上面寫了一些字之後交給父親。
「這是什麼?」
「懂得使長弓的人才雖然稀有,但若只有一兩個人,在戰術上並沒有什麼價值可言。應該要將長弓兵統整為一個部隊善加運用,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這是莉姆亞莉夏閣下的提議。所以說,父親——」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