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2(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若者の黒魔法離れが深刻ですが、就職してみたら待遇いいし、社長も使い魔もかわいくて最高です!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森田 季節
  • 插畫: 47AgDragon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王仁鴻
  • 出版日期:2018/12/13
  • ISBN: 471-094-555-829-5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在超有良心的黑魔法公司上班!

法蘭茲今日也在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快樂地上班。
他的使魔‧魅魔瑟露莉亞竟然要去相親!?
為了阻止這場無人期待的相親,法蘭茲藉著休假潛入魔界大鬧一場!而他以男爵身分獲得的領地居然是邊緣村落!!法蘭茲能以領主之姿阻止城鎮人口外移,並振興新產業嗎!?
在黑魔法業界的詭異培訓中,容易攻略的新女角登場!?
返鄉的法蘭茲在故鄉當地與女職員一同度假,悠哉快樂地過著社會人生活。讓犬耳社長、可靠前輩、妹系惡魔、魅魔使魔、沼澤巨人及培訓夥伴都展露笑容的超舒適☆幻想職場物語,掀起話題的第二集!!
相關資訊
第一話 阻止魅魔的相親!

  六月底,我和梅雅麗一同來到社長室。
  這次的目的要稍微重要一點,但我不是在指以往的事情無關緊要。
  「那麼,我在此錄取『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通稱梅雅麗為正式員工。這樣就行了吧。」
  「嗯,我會好好毀滅各種事物的。妳儘管期待吧。」
  「本想說我畢竟是社長,希望妳至少能用敬語跟我講話……算啦,反正我也知道妳是偉大的魔族,就睜隻眼閉隻眼囉!」
  就這樣,梅雅麗大概是成為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的第十一位員工了。
  「梅雅麗,我非常高興喔。」
  「是嗎?哥哥果然……法蘭茲果然也因此理解本小姐要居住在人類世界的覺悟,因而鬆口氣了?」
  梅雅麗開心地望著我。
  「啊、嗯,那也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這樣梅雅麗也有薪水,我想說這下生活也能寬裕一些了。」
  「咦~你高興的是那一點嗎?」
  梅雅麗不悅地嘟起嘴,可這是十分嚴重的問題。三人家族和雙人家族的花費金額是截然不同的。
  還有,梅雅麗是個腦袋裡沒有節約想法的人,常常會有些奢侈的舉止。雖說我的薪水優渥,但銀幣總是減少還是會造成心理上的恐慌。
  她是我召喚出來的魔族,按理該是我要負起責任才對,凱璐凱璐社長卻體貼地幫我處理好了。
  在這方面,如果是凱璐凱璐社長以外的老闆,應該就會說什麼──既然梅雅麗的職責已了,那就請她回去吧。倒不如說,這樣才是正常。
  「可是社長,梅雅麗給予黑心企業打擊的事與我們公司並沒有直接的利益關係,這樣您也不介意嗎?」
  前幾天,梅雅麗做出了給予王都內黑心企業制裁之舉。
  梅雅麗是被稱為『無以名狀的惡夢之祖』的偉大魔族,自是能做到那樣的事。
  「把『公司』兩個字倒過來唸,就會變成『社會』。(譯註:日文的公司寫作『?社』,故凱璐凱璐才有此言。)」
  露出微笑的社長乍看之下感覺就像個女學生,看起來實在不像是社長。魔族的年輕時期很長,真好啊。
  「是,的確是『社會』呢。」
  「公司這種存在,原本是因為能對社會做出貢獻,才有存在意義。若世上盡是充斥些會給社會帶來危害的公司,那可是會令社會崩毀的。當然,公司要是沒有收益就無法經營,卻不能忘記為社會、為人的要素。」
  又是一番既深刻又有意義的話。真不愧是活過漫長歲月的凱璐凱璐社長,這番發言在某些地方聽起來就像是悟道的聖職者。
  「所以,妳的意思是對社會有所貢獻的本小姐也很偉大囉?」
  「沒錯?」
  看著社長的笑容,就會有種心靈受到淨化的感受。
  「當然,我們也不能讓妳一直持續做攻擊黑心企業的工作,應該會先從更不起眼的工作開始。」
  「嗯,比如說像是毀滅既土又小的城鎮的工作吧。」
  「不是的。」
  請不要憑目標城鎮的大小來分類工作的輕重。即使是小城鎮,一旦遭到毀滅也是件大事。
  「但是,若是委託太過不重要的工作給梅雅麗小姐,那的確也太大材小用了。我是有想過要請妳使用迷你惡魔去處理大規模的休耕地復興事業,可指揮迷你惡魔在許多方面都會穿幫……」
  我是覺得在紅月之日執行的黑心企業消滅作戰是件好事,但這也是件以整個王都為規模發生違法入侵的重大事件,犯人一旦被查出來就絕對會被逮捕,八成還會遭到黑心企業報復。
  「像毀滅城鎮這種小事,本小姐一個人也──」
  「不行。」
  梅雅麗是個破壞者,不拉著牽繩就危險了……倘若她引起關係到公司存亡的問題,那就完了……
  「嗯,想到自己居於人下,本小姐就什麼都能做喔。即使是潛規則也行。」
  「就算是什麼都能做,那也絕對不行!」
  雖說社長不會讓她這麼做,可黑魔法的世界感覺好像就是會暗中做些近乎不合法的事情,讓我很害怕。
  「為什麼?本小姐對關於枕頭的行業很有興趣耶。畢竟比本小姐還熟悉枕頭的存在,這世上可不多呢。(譯註:日文的潛規則寫作『枕?業』,故梅雅麗才有此言。)」
  梅雅麗天真無邪地露出一臉感到不可思議的神情。
  糟糕!原來只是我心思不純!因為梅雅麗是枕頭的專家嘛……
  「沒什麼……只是我心靈汙穢而已……進枕頭來賣或許也不錯,但那已經跟黑魔法完全無關了。」
  「像是先說不買這顆枕頭就會做惡夢,由本小姐真的每天都送惡夢給那個人之類的。」
  「不行喔,梅雅麗小姐。」
  當梅雅麗一做出危險發言,社長便笑著制止。
  「那麼,能請妳另外召喚出小惡魔,耕作休耕地嗎?這點小事,妳應該做得到吧?」
  「嗯,別說是小惡魔了,本小姐還能召喚出像蠍獅或雞蛇等各種生物喔。」
  「嗯~如果做得太過火,就分不出魔界跟人界的差異了,能請妳適度嗎?」
  若是進太多大型新人,那也是個難題……
  「現在是六月底,就算成是從七月開始雇用吧。在那個時候來臨前,妳就悠閒地度過吧。」
  「那本小姐就去參觀法蘭茲的工作吧,反正今天瑟露莉亞也不在。」
  嗯,我就知道會這樣。
  附帶一提,瑟露莉亞今日說有事,所以請假了。
  一旦申請帶薪假就會確實批准,這代表著這間公司的良心。
  這下我、瑟露莉亞再加上梅雅麗這個新家族的生活基礎就打好了。
  今天就去慶祝吧。
  話說,搞不好瑟露莉亞就是為了準備驚喜派對才留在家裡的,況且她看起來也喜歡這類事情。

  等小惡魔把耕地的工作做完後,我及梅雅麗抱著有些興奮的心情回到家。
  「梅雅麗,妳是不是黏得有點太緊了?」
  「這點程度沒關係的,因為我們是家人啊。」
  「唉,雖然我原本就把梅雅麗當成家人啦。」
  「呵呵呵,這樣本小姐就只能愈發把法蘭茲當成抱枕囉~」
  我們就這麼一面散發出這種如同新婚夫妻般的微妙氛圍,一面返抵家門。不行不行,以心情上來說,我的新娘應該要是瑟露莉亞才對啊……
  我也有買瑟露莉亞喜歡的點心回來,畢竟她一個人或許無事可做。
  「我們回來了,瑟露莉亞。」
  「啊,主人……歡、歡迎……回、來……嗚……」
  瑟露莉亞居然是在狠狠大哭。
  「呃!出了什麼事!?」
  事態不尋常啊。我先確認起房間是否有遭到翻動的痕跡。
  「其實人家接到雙親的聯絡,要人家暫且回魔界的老家一趟……」
  「哦,回鄉嗎。只是一小段時間的話,應該沒關係?妳就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地伸展一下翅膀、自由自在地玩一趟吧(譯註:『羽?伸??』本意指沒有束縛、自由自在地行動,按照字面上解釋也可說是伸展翅膀,故法蘭茲才有此言。)。」
  儘管目前還沒到七月,但也可算是夏天了。
  「而今天人家聽到詳情,才知道他們似乎是打算叫人家去相親……」
  「相親!?」
  「是的,從姊姊那邊聽來的消息是,父親好像是想讓人家跟男魅魔結婚……」
  意思是要讓魅魔和男魅魔結為夫妻嗎?不,這種事不重要。
  既然瑟露莉亞哭了,那我絕對要阻止。
  我要保護瑟露莉亞!
  「那個啊,為防萬一我先問一句,瑟露莉亞討厭那樣的相親吧?」
  「這根本不必說……小女子成為主人的使魔都還沒經過半年……不,不是時間的問題,是小女子不想離開主人。」
  聽到這句話,我便不須有任何猶豫了。
  「可是瑟露莉亞,在本小姐眼裡,這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啊。」
  梅雅麗一臉詫異的神情。
  既然她比我與瑟露莉亞冷靜,那她的發言也許可以當作參考。
  「因為既是相親,那當然就有拒絕的權利吧?只要妳去相親,然後再拒絕,不僅可以保住雙親的顏面,也能解決這個問題了不是嗎?」
  的確如此。他們也不是要把瑟露莉亞嫁給男魅魔,終究也只是讓她去相親而已。
  但是,瑟露莉亞哭泣的臉龐仍然沒有轉陰為晴。
  「只是嘴上是相親而已,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妳的意思是,那位相親對象是掌權者,所以妳無法拒絕嗎?」
  梅雅麗更進一步詢問。
  「對方可是男魅魔,自然擁有各式各樣能讓女孩愛上自己的異常能力。有接受高等教育的男魅魔,在學校肯定也上過可以讓對象忘記過往愛人的課程,可不能大意。」
  「有那種課程啊!」
  我不禁叫出了聲。真不愧是魅魔及男魅魔……
  「反過來說,魅魔也能使男魅魔愛上自己。簡而言之,這是彰顯哪方更加優秀的比賽,是魅魔及男魅魔的戰鬥。」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