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14.〈物理最強〉(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Infinite Dendrogram〉―インフィニット・デンドログラム―
  • 集數: 第14集
  • 作者:海道左近
  • 插畫: タイキ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21/1/28
  • ISBN: 471-060-104-424-7
  • 新台幣售價:250 元
內容簡介
對峙者為,〈最強〉。
兩國間的談和會議決裂後,雙方陣營進入戰鬥狀態。
玲VS.〈物理最強〉【獸王】貝黑摩特,
石青VS.【衝神】克勞蒂雅,
修VS.【怪獸女王】利維坦。
為了雙方皆不可讓步的理由,各自傾盡全力交鋒的這場戰鬥,究竟會迎向何種結局──
玲自從開始遊戲以來,最為嚴酷的戰鬥即將開幕!
廣受歡迎的VRMMO戰鬥奇幻故事,一決生死的第14集!!
相關資訊
這段時期是在〈Infinite Dendrogram〉於地球發行不久之後。
在七大國家的首都裡,處處可見興奮不已的新玩家們──幸運地獲得了賣到缺貨的主機──剛登入遊戲後,在城鎮裡來來去去的模樣。
皇都的居民們即使對於左手背上嵌著蛋型寶石……抑或是紋章的人們增加起來而感到奇怪,但還是接受了這樣的情況。因為在歷史之中,〈主宰〉是眾所皆知的存在。
不過在這些人們將大眾的目光吸引過去的同時,也有不受人矚目者。
是一隻有著豪豬體格,以及刺蝟容貌的獸類。
獸類身上披著披風,但相對於體格的尺寸過長,所以是拖著披風走路。
由於獸類的頭上沒有顯示怪物名稱,路人們都認為是某人的馴化怪物,而沒有多加留意。
『…………』
獸類也對投向自己的些許視線感到不快,而避開馬路行走。
雖然誰也沒有注意到,但獸類以披風遮蔽住的身體……肩膀的部分裝有新玩家們所佩帶的寶石──第?形態的〈創胎〉。
獸類……她並非怪物,而是〈主宰〉。
她刻意選擇獸類的外貌,降臨於這座皇都。
「呼嗯。」
在獸類這般行走時,一位女性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裡。
她一開始認為那道聲音是偶然入耳的。
「我說妳呀,為什麼把自己裝成一隻動物?」
『!』
然而,其發言內容顯然是指向自己。
她立即將頭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就看到有著一頭金色捲髮的女性站在那裡。
「嗯,果然如此。」
女性說出的這句話,像在分析著什麼。她的左手背上既沒有寶石也沒有紋章。
女性理應是遊戲裡的NPC……但怎麼看都不像。
『……誰?』
獸類以本來不打算說出口的一般言語發問道。
金髮女性聽到外表為獸類的她向人發問,也毫不驚訝地回答:
「我的名字叫克勞蒂雅,妳呢?」
『…………貝黑摩特。』
她遲疑了一會後,道出造型人偶的名字。
「那我可以叫妳貝蒂嗎?」
『……不要這麼叫。』
貝黑摩特為了避開與現實相同的暱稱而如此請求。
因為這會讓她想起在現實中已經沒有人這麼叫她了。
貝黑摩特登入〈Infinite Dendrogram〉的理由,是為了在不接觸到人的情況下出外散步。她認為如果外貌是隻動物,在遊戲中也不會有人與自己有所牽連。
然而克勞蒂雅卻看穿貝黑摩特是人,以對待人類的方式對待她。
「要不要來喝杯茶呢?我對妳有興趣。」
貝黑摩特對於向自己搭話,又這般邀請自己喝茶的女性感到不可思議……而答應了她的邀請。
『……可是我沒辦法拿茶杯。』
「我也有瑞涓達璃雅的妖精人種用的小茶杯哦。」
貝黑摩特大概在開始與她交談時,就不認為這裡是遊戲了吧。

在茶會裡,克勞蒂雅還沒詢問貝黑摩特,就講了許多自己的事。
包含自己是皇族中的小輩,同時也是皇國裡數一數二的重要戰鬥人員,還有走在街上是為了調查增加的〈主宰〉等事。
以及,對於貝黑摩特感到十分好奇才向她搭話一事。
『……是因為我最奇怪嗎?』
「外貌上是這樣沒錯,不過這並非理由。」
『?』
「講了這麼多,我也要問妳一件事了。」
『什麼事?』
「妳為什麼選擇這個國家?根據其他〈主宰〉所言,可以選擇的國家有七個。既然如此,妳是根據什麼而選擇皇國的呢?」
『…………』
貝黑摩特被這樣一問後,稍微猶豫了起來。她想著是否應該向自稱皇族的女性說出這件事。
但到頭來她還是判斷「沒有關係」,而開口道:
『──因為這裡的街景,看起來是在破壞之時最能感到暢快的。』
「──我想也是,畢竟妳就是顯露著這樣的表情。」
克勞蒂雅聽了貝黑摩特聳動的發言後,不驚不詫地這般說道。
貝黑摩特想著「原來如此」。她明白了克勞蒂雅向貝黑摩特搭話的理由……是由於貝黑摩特在新的〈主宰〉之中,是看起來最為危險的人物。
『……我這副面容,妳也看得出來?』
「看得出來哦,因為我也有過和妳一樣的情緒。」
『妳明明是公主的說?』
感到意外的貝黑摩特發出詢問後,克勞蒂雅就微笑著……但不發出任何笑聲地答道:
「我也會對於扛在肩膀上的各種事情感到煩躁。其實我只想專注於自己重視的單單一件事物,但處境與立場互相交纏,結果還是作繭自縛。有的時候,我會想要破壞這些束縛。」
克勞蒂雅說完後,隨著有些陰暗的感情嘆了一口氣。
「了結一切煩躁的事物,來獲取可以專注於一的環境……說不定上一代(【霸王】)也有這樣的感覺呢?」
貝黑摩特不明白克勞蒂雅這句自言自語的意義。
可以明白的,是她所道出的言語都是不存任何虛假的真心話。
以及,她與自己……有點相像。
「雖說如此,我無法像他那樣沒有責任感就是了。」
『妳好像很辛苦。』
「是的,很辛苦,辛苦到了希望有個朋友來幫忙的程度。」
『?』
當貝黑摩特表示疑問時,克勞蒂雅握住了她的小手。
「貝黑摩特,妳要不要當我的朋友?請妳變得強大,然後來幫助我。」
『────』
貝黑摩特本來不打算在〈Infinite Dendrogram〉裡與他人有所牽連。
她在現實裡已對人類感到厭倦,一看到人群,就想要踩扁他們。
會造訪這個世界,單純只是……想要回想起出外散步的感覺罷了。
以她這樣的初衷來看,克勞蒂雅的提議是不值一談的。
『……我可不曉得我是否會變得強大哦?』
然而,從貝黑摩特的口中道出的理由並非初衷。
不知為何,貝黑摩特對於與克勞蒂雅有所牽連並不感到煩躁。
相處的時間明明很短,在她身上感受到的親密感卻僅次於已去世的父親。
或許就如同克勞蒂雅察覺貝黑摩特本質上的冀望般,貝黑摩特也在本能上感受到了克勞蒂雅是個怎麼樣的人。
『我的〈創胎〉尚未誕生,說不定會弱到不行哦。』
「一定會比誰都強的。」
克勞蒂雅溫柔地撫摸貝黑摩特的肩膀……撫摸誕生前的〈創胎〉……

「──這具《創胎》就是有著這樣的表情。」
──在一瞬之間,以彷若別人的神色如此告之。

◇◆

這一天,兩位少女成了朋友。
那就是在日後人稱「物理最強」的〈主宰〉誕生的契機。



第十話 守衛型獸戰士理論


□【聖騎士】玲‧斯特林

談和會議決裂,兩國已進入戰鬥狀態。
王國方也在事前預測到有可能與皇國方的會議參加者之間發生戰鬥。
最重要的警戒對象【獸王】貝黑摩特。
與貝黑摩特同為〈超級〉的【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
攻擊奇士先生等人的【兔神】克羅諾‧克朗。
以及身為全權代理人的【衝神】克勞蒂雅‧L‧多錸夫。
除了列記出這四位特記戰力之外,排除未知戰力的方策也想好了。
就是扶桑學姊在一開始就使用的、《月面除法結界?薄明》與《絕死結界》的疊加招式。
靠著這個若非合計等級在六?一以上……若非擁有超級職業者便無法生存的技能組合,我們已經排除了所有〈創胎〉底細不明的皇國方上級〈主宰〉。連【魔將軍】都受到死亡懲罰,可算是王國方的望外之喜。
【獸王】的利維坦也由哥哥單獨應付,他們已離開了這裡。
而本來屬於隱憂的【兔神】,也沒有發動攻擊的跡象。說不定就如同樣不在場的湯姆先生所言,被他給壓制住了。
就結果來說,在場的皇國戰力只有克勞蒂雅與【獸王】兩人。

──意即皇國最為可怕的堤安與〈主宰〉都在這裡。

到了別處去的哥哥與利維坦之間的戰鬥產生的餘波讓議場為之晃動,在這情況之下,我們彼此對峙,沉默不語。
一觸即發。戰鬥宣告已然發出,不曉得何時會有人行動。
到時最先死的……說不定是剛才向【獸王】挑釁的我。
『……我不會讓那種事發生。就算對手有最強的稱號,我也不會讓那種事發生。』
涅墨西斯說的話,為我打了一針強心劑。
在周圍,〈死亡終止符〉的成員與〈月世會〉已經在提防對手的行動。
路克已經發動《聯合旗幟》,融合為以麗茲為基底、物理攻擊無效的鋼魔人。
瑪麗已將彩虹變形為行使必殺技能的形態,子彈也裝好了。
學姊也穿上【麥格農巨像】,擺出可隨時使出《天降重石》與必殺技能的架勢。
月影學長已潛入影子之中,我不認識的其他〈月世會〉成員也各自嚴陣以待。〈月世會〉之中有人施加全體增益,使我們的能力值提昇許多。
而扶桑學姊自己也不發一語地推展著狀況。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