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 原文書名: 〈Infinite Dendrogram〉―インフィニット・デンドログラム―
  • 集數: 第9集
  • 作者:海道左近
  • 插畫: タイキ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19/12/9
  • ISBN: 471-094-556-163-9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  
內容簡介
「做好覺悟了嗎?」
因遺跡而引發的戰鬥愈演愈烈,
皇國的殺手鐧──兩位超級職業現身了。
而在遺跡裡,本為上古文明之希望的決戰兵器也即將甦醒。
王國的危機已然到來,蒙面公主決定使出她的力量,
而潛藏於玲的手甲裡的鬼也在等待著現身的機會。
卡捷拉坦成了故事的舞台。
玲是否能在諸多危機之中,守護生活於此的人們──?
激熱VRMMO奇幻故事,引頸盼望的第9集!
相關資訊
懷抱希望者,立於絕望深淵之際。
  若跌落其中,便無可祈願。
  被逼上絕路之人,發出堅定無比的祈求。

  被逼上絕路之人,因而創造出拯救自己的事物。
  有尋求靈魂獲得救贖的信仰。
  也有連繫至後代的生命。
  以及……將襲向自己的絕望,予以擊破的存在。

      ◇◆

  時間是遙遠的往昔,現在以上古文明稱呼的時代。
  在今日名為卡捷拉坦地區的地域裡,有座深山存在著上古文明的兵器工廠。
  工廠內部備齊了從地下採掘資源的設備、將採掘到的資源加工為素材的設備、從地脈中生成能源的設備,以及量產兵器││煌玉兵的設備。在無人的狀態下依然能夠增產煌玉兵。
  不過,這時的工廠存在著人類的身影。
  他們在工廠的最深處建造著這座設施最為重要的東西。
  作業員們隔著硬化玻璃牆,遙控機械手臂進行著作業。
  就在這時,他們所在的操作室的自動門開?開來,一位帶著年幼孩童的男性走進室內。
  「主任,您怎麼帶著小孩子進來呢?」
  其中一位作業員向進入室內的男性……向這座工廠的開發主任詢問。
  「哦,核心不是在前幾天完成了嗎?所以就想讓孩子看看……看看拯救我們的世界……拯救後代子孫們的希望。」
  就在主任與作業員這般交談的時候,孩童走到了玻璃牆前。
  接著他隔著透明的牆壁看到能夠望見的事物後,後,發出「唔哇」的感嘆聲。
  「爸爸,這個會保護我們嗎?」
  「沒錯,這架【阿克拉‧巴司塔】會保護大家。」
  
  在透明牆壁彼端的,是機械製的球體。

  那是現在正建造中的巨大兵器的人工智慧區塊,今後將會把它裝在內部骨架與外裝上,以完成這架兵器。
  這架兵器被取名為「對『化身』用決戰兵器」,其劃時代的特色為可自我開發、製造自身所需零件的系統,甚至包含製作該零件的設備。
  作業員們現在進行的,是製造用於自動建造功能的基礎設備。只要這項工程完工,之後【阿克拉‧巴司塔】就會自行將自身開發為最強的兵器。
  「真的嗎?」
  「是啊,這架【阿克拉‧巴司塔】就是希望。它一定能打倒『化身』,並拯救世界。」
  主任口中名為「化身」的存在,是侵襲上古文明的恐怖惡夢,是必須要打倒的絕望。
  為了不忘卻此事,在這座工廠的大廳裡也將一具「化身」的身姿畫成壁畫,同時也標上設計這座工廠的名工匠之名諱。
  「哇啊……」
  孩童聽到父親講出「【阿克拉‧巴司塔】會拯救世界」這句話後浮現喜悅的表情,接著以興奮的神色向父親問道:
  「然後就又能見到媽媽了嗎?」
  「…………」
  問題的答案是……縱使世界獲得拯救,這個願望也無法實現。
  但是,父親沒有將這個答案說出口。
  這個時代充斥著這樣的悲劇。
  為了突破現況,就需要【阿克拉‧巴司塔】的力量。
  「……等到有一天,世界恢復和平之後吧。」
  父親說完後摸了摸兒子的頭,牽著他的手離開作業室。
  「掰掰,再見囉。」
  兒子以沒有被父親握住的手,朝著【阿克拉‧巴司塔】的人工智慧區塊揮手。
  這樣的行動雖然沒有獲得語言回應,但光學感應器的運作聲微微地從透明牆壁的另一邊傳了出來。
  
        ◇◆

  在二???年前的往昔,決戰兵器被製造出來,是為了成為人們的希望。
  但很諷刺的……時間來到現在後,決戰兵器本身卻成了人們互相爭戰的導火線。
  侵襲卡捷拉坦的惡魔。
  意圖攻略〈遺跡〉的人偶。
  身懷致命缺陷(Bug)而出動的煌玉兵。
  挺身抵抗這些威脅的人們。
  在戰鬥的渦流之中,尚未完成的決戰兵器毫無動靜。

  但是,決戰兵器(【阿克拉‧巴司塔】)已經預測到……覺醒的時刻已近。



    第一話  童話之戰

  ■卡捷拉坦巿街

  皇國的〈超級(Superior)〉││【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呼喚出的二???隻惡魔,讓卡捷拉坦鎮深陷於恐懼之中。
  警報聲鳴響於早晨的街道上,人們驚慌失措地逃了出來。
  羅根坐在另行召喚出來的大型惡魔背上,他就像是在看著螻蟻般,俯視著眼底這樣的光景。
  「進攻城鎮。我記得富蘭克林那傢伙在一個月前做過同樣的事,但他失敗了。」
  他這次接下的任務是『擾亂卡捷拉坦的防衛戰力』。
  吉弗堤德‧巴爾巴洛斯也是如此指示的。
  而羅根自身││將此事理解為進攻城鎮。
  他並沒有理解錯誤。因為只要向城鎮進攻,防衛戰力就不得不分散過去。
  不過……
  「那麼,我就成功攻下城鎮吧。在討伐打敗富蘭克林的『不屈』之前,就順便做做這件事。」
  羅根自身一點都不打算讓進攻城鎮的規模,僅止於引誘防衛戰力的程度。
  「這座城鎮的樹很多,看起來很好燒,就用火攻吧。」
  就這樣,二???隻惡魔開始依序吐出火石子。
  石子擊中住宅,使住宅燃燒起來;擊中樹木,使樹木燃燒起來││擊中居民,使居民燃燒起來。
  「在戰爭時我就知道了,打倒NPC的經驗值效率很好。現在是在皇國的作戰行動中,也不會被皇國通緝,就讓我好好地賺一賺吧。」
  被烈焰焚身的居民燒成了火人。
  雖然是幅淒慘的光景,但羅根除了「賺到了經驗值」以外就沒有任何想法。
  因為焚燒而生的焦臭味傳不到羅根那裡……而居民被燒灼的模樣,在羅根眼中也只是CG角色在燃燒罷了。
  除了所選擇的視野種類以外,更重要的是羅根只把這裡當成遊戲。對於這樣的他而言,這就只是順著任務而行動,打倒NPC以賺取經驗值的行為。
  他沒有任何想法。
  如有會讓他關心他人生死的事,頂多只有與任務成功與否相關的重要NPC││吉弗堤德‧巴爾巴洛斯的安危罷了。
  至少羅根是如此認知的。羅根雖然是到達〈超級〉境界的〈主宰〉之一,但對他來說,〈Infinite Dendrogram〉就只是款遊戲(Game)罷了。
  「嗯?是防衛戰力嗎?」
  在羅根的眼底,有將近二??名的騎士現身了。
  他們是守護卡捷拉坦領地的堤安騎士團。是為了從焚燒城鎮、奪走人們性命的暴虐惡魔手下保護居民,而挺身出陣的戰士們。
  「哈。」
  然而羅根在俯視騎士團面對惡魔而拚命抵抗的模樣時,發出了嘲笑。
  「實在是有夠爛的頭腦(CPU)。明明數量與性能都占下風卻還從正面進攻,簡直愚不可及。」
  即使是面對襲擊居民的凶暴惡魔而奮勇對抗的騎士,在他眼中也是不值一哂。
  羅根對惡魔下達指示,由一?隻惡魔對付一位騎士。
  這並非堤安騎士能與之對抗的戰力,他們漸漸受到了惡魔的蹂躪。
  這副光景,就像是在重現上次的戰爭。
  「縱使是雜碎也是任職戰鬥職業,經驗值也比較多。」
  羅根在感到滿足的同時,帶著已將騎士收拾掉的惡魔移動。
  就在這過程中,羅根發現了某座建築物。
  「那裡好像聚集了不少人。能夠方便讓我一網打盡,實在是幸運。」
  羅根盯上的是……孤兒院。
  有許多害怕惡魔的孩童與員工躲藏在院內。
  但在羅根眼裡,也只不過是『方便攻擊的標的』。
  羅根向幾十隻惡魔發出指示,要牠們對著建築物吐出火石子。
  因為連同建築物一起燒掉才有效率。
  「之後要是都像這樣聚在一起,就方便得多了。」
  羅根低語了這句話後,就舉起右手上的大劍。
  大劍就如同軍配,在揮下的瞬間就會下達將孤兒院焚燒殆盡的決定。
  即將進行此事的羅根,壓根沒有『奪走大量孩童性命』的意識。
  因為,這就只是款「遊戲(Game)」而已。
  羅根以如同在RPG裡打壞放有道具的木箱般的感覺,下達了這個決定。
  「發……」
  ││但是,他無法下達「發射」的指示。
  因為在下達指示的前一刻,已經準備好發出砲擊的幾十隻惡魔││全都死了。
  有的惡魔被碎屍萬段。
  有的惡魔被切成兩半。
  有的惡魔從體內吐血而死。
  有的惡魔就像受到操縱似的,同室操戈起來。
  
  狀態各有不同,但每隻惡魔都在某個人物的攻擊之下死亡了。
  「……什麼?」
  羅根巡視周遭,想要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對於能夠像剛才那樣,將自己匹敵於亞龍級的惡魔一次殲滅的對象存在於這座城鎮的何處,抱持著疑惑。
  就在這時……

  『││一早出門散步,就看到了既懷念又醜惡的事物。』
  男性的聲音……不,像是男性聲音的演奏傳進了羅根的耳裡。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