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7.奇蹟之盾(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Infinite Dendrogram〉―インフィニット・デンドログラム―
  • 集數: 第7集
  • 作者:海道左近
  • 插畫: タイキ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19/6/10
  • ISBN: 471-094-555-969-8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奇蹟之盾就在此處。
玲一行人將琉羿送至托爾涅村,而此處開始舉行了風星祭。
但在這時,據說已於過去封印起來的怪物──黑天爺的封印解開了,其真面目為古代傳說級的〈UBM〉【黑天空亡 魔諾庫瓏】。玲與畢思理本來打算對抗這隻怪物,但PK卻也趁亂襲向他們。堤安村人們是否能平安獲救?而在過去曾經拯救琉羿母子的英雄──琉羿的繼父,其行蹤又在何方?
「『來吧,怪物。奇蹟之盾就在此處。』」
相關資訊
【聖騎士】玲‧斯特林

涅墨西斯所說的第三型態。
那自然是指她自身的進化。自從在與【加德婪韃】的戰鬥中進化為黑旗斧槍後經過一個月的期間,終於成功進化了。
話說回來……一覺睡醒就進化完畢,這樣的發展令人不知該說什麼。
如果又要像第二形態那樣戲劇化地於過於緊迫的時機進化,的確會令人三思;但至少像路克的巴比那般,在戰鬥完畢後進化不也很好嗎?
不過在問過學姊後,於睡眠時進化好像也不稀奇。若〈創胎〉方的進化處理較花時間,到了〈主宰〉就寢中才處理完畢,自然就會變成這樣的結果。
進化成第二型態在一瞬間就完成了,但也有並非如此的進化。
而學姊表示這類進化「似乎多半發生在已經累積了足夠的經驗與成長能量,卻難以決定下一階段的進化形態之時」。
原來如此,我遲了路克兩段形態,在這段期間,進化所需的經驗與能量想必已經積蓄充足了吧。
而既然已經進化就表示……所謂「難以決定的進化形態」已經塵埃落定了吧。
那麼第二次的進化……不知會出現什麼牛鬼蛇神呢……大概是我多心了,好像聽到右手的【瘴焰手甲】在說「不要是鬼,會和我形象重疊的」。

吃完早餐後,我們決定在野外測試第三形態。
天氣晴朗,令人舒暢的微風徐徐吹來,正是個絕佳的測試天候。
附帶一提,場所是在希吉瑪家的?闊用地上。我們與法莉嘉小姐一同吃早餐並詢問能不能借用場地後,她就爽快地答應了。不過她還說了「請別把草皮翻起來」,這點就注意一下吧。
希吉瑪失蹤後,她為了能隨時迎接希吉瑪與其騎獸古靈蓋姆歸來,似乎一直有在整理草皮。
「準備好了嗎?」
『嗯。』
現在的涅墨西斯是第一形態的大劍,現在即將要讓她變形為第三形態。
另外,周圍有學姊以及似乎很有興趣而前來觀看的琉羿。法莉嘉小姐還有工作,看來是待在屋子裡。
「涅墨西斯,第三形態。」
『From Shift——【】。』
「嗯?」
理應告知形態名的聲音,不知為何像是有雜音傳出而無法聽見。
「涅墨西斯,剛才怎麼……唔哦!」
就在我的注意力一瞬間被涅墨西斯所說的話吸引過去之後,她就立刻變形完畢,讓我有點重心不穩。
「這是……」
涅墨西斯化為第三形態的身姿就在我的手上。
這個姿態與之前的兩種形態——大劍與斧槍大異其趣。
這是……足以覆蓋住我全身旳巨大圓型。

——大型的圓形盾牌。

「……不但在睡覺時發生又是這種形態,這次的進化還真是在預料之外呢。」
『我自己也有同感喏,這是黑色圓盾吧。』
繼大劍、斧槍之後,是盾。
我握住盾背面的把手(背面的形狀是Θ形),試著舉起來。
嗯,果然和至今為止的武器大相逕庭,與大劍和斧槍這類有握柄的武器比較起來,使用的方法完全不同。
據學姊剛才所說的,就寢中的進化「多半發生於難以決定下一階段的進化形態之時」。
說不定就是在昨天看了學姊的戰鬥,受到影響才變成盾的。
也可能是從至今為止的戰鬥之中,判斷出「需要的並非是《反擊吸收》的次數式防禦,而是能夠持續不間斷的防禦力」。
「……但就我來說,我對於遠距離無計可施,比較想要這方面的對策就是了。」
『我也有同感喏。』
我回想起不久前進行過的訓練。



某天早晨,正當我想找個有空的人來打模擬戰時,瑪麗就邀我說「要不要試試看稍微有點變化的訓練?」。
「是怎樣的?」
「在模擬戰中無法學到的經驗,也就是與長射程的對手戰鬥的特訓。」
我聽完之後,心裡想著「原來如此」。
在至今為止的模擬戰裡累積下來的經驗中,以反應對手的攻擊做出的反擊——後來被狼櫻取名為接觸即應反擊——技術為首,我學到了不少東西並化為己用。
但理所當然地,這些全是與對手面對面戰鬥的經驗。要打模擬戰得先?動結界才開始戰鬥,自然會變成這樣的結果。
若是如此,戰鬥經驗會變得偏頗——瑪麗是這麼說的。
所以瑪麗才對我課以這樣的訓練:「在我看不到瑪麗的距離之下,她從結界之外以不致於殺死我的力道單方面地攻擊我」。
她還說「你當然也可以反擊哦」,於是我就幹勁十足地挑戰這項訓練。
結果,我什麼都做不到。
是能夠迎擊與防禦,但完全無法反擊。
瑪麗可以在我無法觸及的長距離之下攻擊,速度也比搭乘白銀的我還要快,我面對她連一擊都無法奉還回去。
由於在鬥技場打模擬戰已經有了些還不差的戰績,才讓我更加受到打擊。
以結果來說,我已經明白遠距離攻擊就是自己與涅墨西斯的致命弱點。
若要更正確地說……就是我沒有手段能夠打倒「持續立於我無法觸及之處的對手」。瑪麗大概就是知道這點,並為了讓我切身體會,才進行那場訓練的吧。
所以我和涅墨西斯得知這點時,心中都想著同一件事。
「下次的進化若是遠距離攻擊就好了」。



而實際進化後,卻是可說與遠距離攻擊完全相反的盾。
我與涅墨西斯都多少感到遺憾。
但這算是種奢侈的想法吧。光是不再有第一次進化的代價——進化延遲,而久違地成功進化,就已經很僥倖了。
「那麼涅墨西斯,這個形態的技能是怎樣的?」
『可以使用《反擊吸收》。』
嗯,以盾而言算是妥當,與我剛才的推測有些不同就是了。
「這次的進化有使技能的存量增加嗎?」
『這就沒有了。不過以感覺而言,有變得比之前更加堅固。差不多是一‧五倍吧。』
原來如此,粗略計算就是能夠擋下三?萬的傷害值,增加得還蠻多的。
因為這樣就不會被哥哥的拳頭打破了。
……若是踢擊,可能還是會被踢破。
「那麼,其他的技能呢?應該不只有《反擊吸收》吧?」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我自己也不知道。並非沒有,但就是不知道。』
我不明白涅墨西斯在說什麼,於是就叫出選單,檢視〈創胎〉項目。上面標示著:

【■■■■】
『保有技能』
‧《反擊吸收》Lv3
‧《■■■■■■■■》:(現在解析中)

「……這什麼東西啊。」
形態名與固有技能名都是亂碼。
再加上效果還在解析中。
「吶,涅墨西斯,妳剛才說的壞消息是……」
『成功進化並得到了力量,但我自己也未能夠理解是怎樣的力量。』
「……還有這種情況哦。」
為何會變成這樣……哎,其實我心裡有底啦。
原因八成是出在進化成第二形態時執行的那個系統吧。
在那個系統的影響之下,不只使得進化遲緩,可能也讓下一階進化的這面盾產生了某種影響吧。
仔細一看,除了形狀以外,第三形態也與之前的形態有許多不同之處。
首先,沒有那個黑色的氣場。完全沒有大劍形態下纏繞在我的手臂上,斧槍形態下有如旗子般放射而出的氣場。目前就只是一面盾而已。
而且顏色不全然是黑色。盾的表面部分描繪著並非黑色的銀色花樣,是等間隔且形狀相同的五條曲線。在之前的形態中沒有這樣的設計。
「上面寫著解析中,那大概多久會結束呢?」
『希望能以今天一天的時間解析完畢……我能說的就是這樣吧。這個解析以你的感覺而言,就像是有人給你一份以從未看過也從未聽過的語言書寫的文件,還交待『字典給你,你就翻譯過後再閱讀這份文件。不過字典不是以日語,而是以英語說明單字就是了』。」
……這什麼作業啊。
也罷,這就表示即使慢上一些,花上幾天也就能夠得知了吧。
那就不會有太大問題——正當我這麼想時……
「即使尚未解析結束,若以正確的用法來使用,說不定就能得知隱藏的資訊囉?」
畢思理學姊就給了我這樣的建議。
「妳的意思是?」
「在我認識的人裡,也曾有人和你一樣在進化後等待技能解析完畢,而就在那個人嘗試各類方法的過程中,加快了解析速度。解析結束後,該技能似乎就與其中一項嘗試所採取的行動一致。」
「也就是實行與技能的動作相近的行動,或許就能讓解析速度變快是嗎?」
若以涅墨西斯的比喻來說,與技能一致的行動就像是『譯為日語的例文』嗎?
無論如何,既然已經決定了……
『喂,玲。你想要做什唷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將圓盾形態的涅墨西斯——一個勁地投擲出去。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