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2.不死獸群《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Infinite Dendrogram〉―インフィニット・デンドログラム―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海道左近
  • 插畫: タイキ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則霖
  • 出版日期:2017/10/19
  • ISBN: 471-094-555-342-9
  • 新台幣售價:290 元
內容簡介
2.不死獸群

《首刷限定版》隨書附贈:「冒險途中」16P小冊子合輯+「復讎少女」外傳小說替換書衣+首刷書卡

制伏綁架孩童的山賊團吧!!

玲到達決鬥都市基甸後勤於提昇自己的能力,一下子測試剛得到的獎賞防具性能,一下子又抽轉蛋。這時他得知有個綁架孩童的不法組織『岣茲嵋茲山賊團』,最近正於基甸周遭橫行猖獗。
於是玲便與偶然認識的玩家──雨果、賽科前往討伐山賊並救出孩童。
然而,在那裡又有不尋常的狀況等待著玲等人──!!
大受歡迎的VRMMO奇幻故事,眾所期待的第2集隆重登場!

(2017年10月19日上市)
相關資訊
前話 死者的盤點


  ■阿爾塔王國〈庫伊拉山岳地帶〉

  阿爾塔王國第二都市──基甸的東邊有許多座山,那一帶被喚為〈庫伊拉山岳地帶〉。
  那裡同時也是與鄰國卡爾迪納之間的國境線,群山另一頭的荒野與沙漠則是卡爾迪納的領土。
  這塊國境地帶自古以來便很常成為山賊團的巢穴,就算冒險者公會發出委託請人前去討伐,過了不久又會有新的山賊團盛起。
  其理由有二。
  第一個理由是若出動軍隊將會刺激到卡爾迪納,而無法進行大規模的搜山掃蕩行動。
  另一個理由則是該地域為王國中最大規模的都市基甸,與負有商業國家盛名的卡爾迪納之間的主要交易幹道之一,以山賊團的角度來看,是一塊油水極多的地區。
  基於這些原因,這地方的山賊總是前仆後繼、絡繹不絕。
  不過以實情而言,山賊團的問題對於冒險者公會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
  新出現的山賊團說穿了就是一群走投無路而淪落到去當山賊的烏合之眾,職業等級也幾乎僅止於下級職業高不成低不就的領域。
  只要派遣活躍於第一線的現役冒險者就能輕輕鬆鬆地討伐掉那些山賊,達成任務也能餵飽冒險者的荷包,所以對於公會來說並不是件壞事。至於遭到損失的商人就只能向他們說聲運氣真差了。
  
  而這充滿著血腥味與銅臭味的山賊團問題從某個時候開始,事情有了不同的發展。
  其中一個山賊團開始前去近鄰村落與基甸綁架孩童。
  他們以此要求贖金,若是不付贖金,孩子就再也不會回來了。但就算照實付清,孩子也不見得就能平安無事歸來,甚至有只返還一部分屍體的情況,實在是極其惡劣。
  而孩童的雙親理所當然地就會去委託公會討伐山賊團,公會也如往常一般欣然受諾。
  接下討伐任務的冒險者公會根據對方能夠在城鎮裡綁架孩童的手法來看,研判山賊團中可能有高手,於是便從堤安冒險者中挑出身手特別優異的人,組成隊伍前去討伐。
  這組隊伍就連純龍都可能成功討伐,就算對方有幾位高手,也一定能夠成功討伐山賊團,並將存活著的孩子們帶回來吧。這些冒險者自身也是這麼想的。
  在街頭巷尾裡以長相英俊出了名的隊伍領隊,對前來送行的人們回以笑容後,就前往討伐山賊團了。看到他的笑容之後,冒險者公會與其他冒險者都認為「他一定能夠順利成事」,基甸的居民更是深信不疑。
  
  到了隔天,領隊被吃剩的臉被放置於公會的入口。
  上面還貼著紙寫著「再來一份」,旁邊還放著與目前被綁票的孩童人數相同數量的手指。

  面對這出乎意料的情況,冒險者公會在感到驚慌的同時,也迅速地做出了下一步對應,便是以複數冒險者隊伍展開人海戰術,執行山賊團殲滅作戰。
  前往討伐的近百位冒險者裡也包含了幾位〈主宰〉。
  基甸冒險者公會的分會長認為『這樣應該贏得了』。
  
  三天後,復活的〈主宰〉前來報告「全軍覆沒,根本打不過啦」。
  
  報告指出敵人的大半皆為雜兵,但唯有兩個人身手完全不同。
  他們分別是一位不死系的人馬種族,以及一位身材高大的牛頭種族。以堤安來說這兩人強得誇張,幾乎所有冒險者都敗在他們的手下。
  聽到這項報告後,分會長察覺到這並非自己的公會所能應付的事,他雖然連絡過基甸領地內的騎士團,但由於地點位於國境附近,而無法出動軍隊。
  至於滯留在基甸,有可能單槍匹馬勝過對方的【超鬥士】則是拒絕了委託。
  到了這個地步,冒險者公會已經找不到任何對抗手段。
  雖然偶爾會有本事不錯的人接下委託前去討伐山賊,但到了隔天就會收到該人的屍體與孩童的手指。
  這樣的悲劇已經持續了一年,冒險者公會也不再將討伐該山賊團的任務顯示於任務目錄裡。
  
  而那個山賊團──岣茲嵋茲山賊團現在也仍舊盤據於〈庫伊拉山岳地帶〉。

        ◆

  地點是一處廢棄碉堡裡的陰暗地下室。
  「本月第三件,已確認進款,無該當素材,預定返還。」
  在滿是濕氣與寒冷刺骨的空氣中,一位男人正對著一張舊桌子低聲呢喃。
  「本月第四件,未支付款項,有該當素材,已素材化。」
  男人對比著文件,一邊發出聲音,一邊在手上的帳簿裡記錄下某些事情。
  那似乎是本商店的流水帳,除了男人手上的那本外,桌子上還看得到其他相同的帳簿。
  這畫面看起來雖然陰森,但換個角度來看,也就是在記帳而已,男人自己也是如此認為的。
  「本月第五件,已確認進款,有該當素材。素材化後,僅返還頭部。」
  男人說完後就站了起來,前往隔壁的房間。然而,他走路的姿態卻十分奇異。
  他的上半身雖然是人,但下半身卻是馬……是種被喚為人馬種族,算是同樣在人類範疇內的生物。
  在這個世界裡,既有半人馬(Centaur)這種人馬型的怪物,同時也存在著屬於人類的人馬種族。
  若是怪物的話,頭上應該會標示出名稱,但男人的頭上卻沒有名稱。
  因此這個人馬種族的男人屬於人類的範疇內。
  就算這個男人的容貌與思考是多麼地驚悚駭人……也是一樣。
  「是這個吧。」
  房間裡有個籠子,裡頭有一群小小的生物,這些生物就是男人的商品。
  小小生物全部都睡著了,沒有發覺男人進入房間裡。
  人馬男從五號籠子取出小小生物,搬到自己房間裡的石地板上。
  地板上有男人自己畫的魔法陣,還有以鎖鏈繫住的枷鎖。
  男人以枷鎖銬住小小生物的手腳,並從懷裡取出黑色的水晶。
  「■■■■■■。」
  男人呢喃了幾個字,石子地板上的魔法陣就發出模糊的光芒,並放出微量的紫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時之間,本來睡著的小小生物醒來了。
  小小生物的尖叫聲中帶著強烈的痛苦色彩。
  就算想要讓身體往上弓起來,也因為手腳被枷鎖銬住而無法做到。
  手腳與枷鎖摩擦,把皮膚都擦破了;身體在細微的間隙中彎曲,背部敲擊著地板。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五分鐘以上後……
  「媽、媽媽……」
  小小生物──人類的孩童就此喪命。
  「比預料的還要少呢。」
  孩童喪命之後,人馬男看著手上的水晶如此說道。
  接著再用事先準備好的大型刀具將孩童屍體上的頭切下來裝進袋子裡,扔進寫有「預定返還」的籠子裡去;剩下的身體就小小翼翼地放進寫有「素材」的容器裡。
  之後人馬男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回到桌子旁記錄帳簿。
  要是知道帳簿的內容是什麼,就再也不會將它視為流水帳了。
  而是一本記錄著孩童淒慘下場的染血詛咒。
  「本月第六件,未支付款項,無該當素材。處理掉,岣茲。」
  「啊。」
  男人的聲音傳出去後,在地下室裡的黑暗之中有某種東西動了起來。
  這個名叫岣茲,有著一顆牛頭與惡鬼般牙齒的巨漢從籠子裡拖出了一位少女。
  少女的其中一隻手臂雖被嵋茲握住,整個人浮在空中,但她仍舊沉睡著。
  也許就這樣繼續睡下去可能還比較好。
  然而岣茲卻溫柔地拍了拍少女的臉頰,彷彿她是與自己交情親密的人。
  少女因此醒來後……
  「讓她感到害怕會比較好吃。」
  ──就被牛頭男大口大口地活生生吃掉了。
  當岣茲用餐完畢時,人馬男也記完了帳簿。
  「岣茲,不要弄得髒兮兮的。」
  「嘎哈哈,嵋茲喲,這裡不是早就被小鬼頭們的血液與體液弄到低劣骯髒至極了嗎?」
  「我說的是你那臭死人的口水。」
  「是這樣哦,好啦,我會注意點的。」  
  人馬男──嵋茲聽到岣茲那沒什麼信用的回答後嘆了口氣,並轉換話題:
  「今天的份就到此為止。岣茲,明天的份做完之後我們就離開這裡。」
  「啊~?要離開這裡哦?」
  「沒錯,兩天後基甸會舉辦那場活動。如此一來,在聚集而來的那些傢伙裡頭也許會有人想要找我們的碴,得避開麻煩事才行。」
  「那群〈主宰〉是吧,不把那些遊戲人間的傢伙們幹掉嗎?」
  「沒辦法的,若只有上級左右的水準雖然還能應付,但如果是〈超級(Superior)〉與超級職業可就難如登天。再說……」
  嵋茲講到這裡時停頓了一下,像是要強調似的說出下一句話:
  「那些傢伙所處的位置,正是我們的目標。」
  「咯哈哈哈,沒有錯!」
  岣茲笑著回應嵋茲意有所指的話。
  「哦,話說回來,雖然你說我們得離開,但那群近百人的部下要怎麼辦啊?他們現在也仍為了收集小鬼頭而勤奮地工作著呢。」
  嵋茲聽到岣茲的疑問後,亮起他的眼睛──眼窩裡閃現著有如鬼火般的火燄──說道:
  「當然都要一起帶走。」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