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SAMURAI BLOOD武士之血2~神花襲來~
  • 原文書名: サムライブラッド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松時ノ介
  • 插畫: 津雪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杜信彰
  • 出版日期:2019/3/25
  • ISBN: 978-957-261-170-8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為了解開龍身上的力量‧天位五行之謎,花鳥一行人前往堺市。途中偶遇突然拜入淺井道場門下的青年‧坂本龍真,加上年輕天才學資‧山岡鐵宗等人,一路上好不熱鬧。但是,操使最強五行器《神花》的花魁‧音夢卻阻擋在竜一行人的面前!她的行動背後存在著反幕府派的龐大計畫!?驅使陰陽術的戰鬥奇幻群像劇,推出第2集!
相關資訊
序章
織田信長統一天下已有三百年。在淀川、大和川、鯰江川的三川交會處有一座雄偉的天守城,以天守城為中心建造出日本史上最大的都市──天守都。
天守城西南方尻無川的河口中心則是已開發的天守灣,天守灣西北方則有被宇治川和堀割等兩條河圍繞的島(舊‧九條島田地),島上有個地方名叫岸原。
能夠出入岸原的場所,唯有架在宇治川上的一座橋。
雖然白天行人稀稀疏疏,不過越是接近夜晚,來往橋上的男人們就會一個接著一個增加,逐漸變得熱鬧起來。而且每個男人都心情愉快,難掩興奮的樣子。
渡橋後進入岸原,首先會看見一座朱紅的大門,門上則有花朵與野獸的黃金雕刻。
穿越大門後就是不夜城──九條大街,街上掛滿燈籠,把夜晚照得有如白晝。金碧輝煌的商店欄杆內,被稱為遊女的女性們,穿戴昂貴和服與豪華飾品,用妖豔的聲音招攬路過的男人們。
通過店家的暖簾後是一處鋪有榻榻米的大房間,裡面以屏風隔間,充滿芬芳的香味,以及熱鬧的三味線與太鼓的音色。
只要付錢給坐著的男人,就會有不知羞恥地露出肩膀和大腿的遊女出現,臉上帶嬌媚的笑容,勾著男人的手引領入座。她們一邊斟酒,一邊用紅唇吐露甜言蜜語,軟玉溫香的肌膚磨蹭著身體,誘惑著男人們。等到酒酣耳熱之後,男人便和遊女一同走上二樓,進入房間,度過如夢似幻的一晚。
而在遊女之中也存在地位與眾不同的遊女,必須經過繁瑣的步驟,花費大把銀子,頻繁地上門光顧,然後才終於能受到她們招待。
她們容貌美麗固然不用說,更難得是擁有一流的技藝與高超的知性與見識,有如高不可攀的花朵,即便是政軍也會吃閉門羹,她們就叫做花魁。
距離九條大街稍遠處有一棟三層樓的妓院,明明是位於地段較差的位置,生意卻和大街上的店家同樣興隆。
店名叫做【天良多屋】,這家店擁有岸原第一名聲響亮的花魁。

「算我求您了。」
斑白的後梳油頭,深深的皺紋,年約五十幾歲的男人,臉上露出與盛宴不相襯的急切神情,拼命地開口說道:
「今晚在下絕不退讓。在下變賣家產,甚至不惜借錢籌措來的這些錢,足夠妳脫離苦海,度日無虞不是嗎?」
花魁身披※打掛,長長的藍色布料拖在地上,上面繡著紅黃等花朵的圖繪。她將視線從男人的身上移開,從窗戶眺望映著月色的河川。(※譯註:日本女性和服的一種。)
她是一個絕色美女,只要一個動作,便會使人看得神魂顛倒;只是失去她的關注,便會令人失魂落魄。雖然美得有如明月一般,卻又虛幻得彷彿只是一夜的幻夢。
「並非是錢的問題,再怎麼說,奴家可是遊女,這一點您應該很清楚才是。」
她的用詞非常獨特。這裡是美好的夢鄉,為了讓男人埋沒在夢中,於是形成獨自的文化,遊女所使用的遊里語也是文化之一。
「不,在下透過可靠消息確認過了,妳明瞭那東西的操作方法,即使萬一真不知情,妳的力量應該也會是計劃的重要關鍵。」
花魁以袖遮口,發出如鈴聲般的笑聲。
突然被笑,男人閉口不言。
「您該適可而止了,不管您來再多次,糾纏多久,那都是白費力氣。」
冰冷的眼眸直射男人。
男人緊握衣服,沉默不語。
花魁起身拉開紙門。
「請回吧。」
花魁走出房門,忽地發現有個小小的背影蹲在走廊的轉角。只見那裡有一名剛滿十歲,尚未成為遊女,還只是個※禿的女孩在哭泣。(※譯註:住在遊郭內的女童,見習遊女的稱呼。)
「怎麼了嗎?」
花魁溫柔地問話,禿回過頭來,撲進她的懷裡。
「花魁……花魁、花魁!」
花魁輕撫禿的頭,輕咬下唇。
「是嗎。」
懷中的禿不住點頭。
「好了好了,此地的規矩是不許流真眼淚。安心吧,奴家會設法的。」
「可是……可是!」
「好了。」
(話雖如此,日前才剛花了錢,借錢會給母親大人添麻煩。再來就只剩下……)
花魁回頭望向剛才走出的房間,摟著禿走回去。
房間裡,男人還垂頭喪氣,動也不動。
花魁踩住打掛,抓著腰間的衣服一拉,打掛立刻像撕破紙似地應聲而破,露出雪白的雙腳。
男人聽見聲音,溫吞地抬起頭。花魁將撕破的打掛丟在男人面前,愉悅地揚起嘴角。
「這個就代替誓紙,另外再答應奴家一點請求,奴家就和您訂下契約。」
一瞬的遲疑之後,男人猛地伸手抓住破布,收入懷中,彷彿是要緊緊抓住手中的機會。

一章 弟子
天守都的中央有一座天守城。共有四層以人工堆砌而成的丘陵,每層丘陵都有一座四重五層的小天守城,在最頂端的丘陵中心點則有一座七重八層的大天守城,乃是日本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座城堡。
大天守的二樓有一間大廳,這裡是幕府做為喜慶典禮之用。陽光從西側的窗戶照入,背對著畫有壯闊森林的紙門,一群男人身穿繡有家紋的和服褲裙,排成一列正座。
現在正是君臨天守幕府頂點的【政軍】,親自授予資格的典禮途中。
織田信長奪取天下,開創幕府已有三百年左右,這個國家已演變為身份取決於考試的資格身份制度。
身份大略分為【資】【任】【民】三種,能夠任職於幕府的資與自行創業打天下的任,此兩種身份只要測驗合格便可得到。而十八歲前若是無法取得資格者就是民,只能在幕府管轄的土地上耕田務農,終其一生。
此外,資與任有各種種類和一到三級之分,只要接受三年一次的升級測驗及格,就能選擇更多更廣泛的工作。
這次授予的是準一級。

(奇怪?)

參加的人們心中都感覺奇怪,目光望向坐在中央的典禮主角。
政軍直接參加的授予典禮有許多的奇聞軼事。
過去的受獎者有各式各樣的人,諸如打破最年少紀錄者、身穿難以給政軍過目的貧賤服裝前來者、企圖暗殺政軍者等等。但是即便是與過去的例子相比,這次的受獎者仍是非常地奇妙。
合格者以年僅十六歲的年少之姿,在御前測驗達到合格標準,並且又是眼盲的【待人】。
所謂的待人就是四肢或五感有所殘缺,為了賺錢支付治療費或購買義肢,每日在路上賣藝、兜售花牌、或是提供按摩服務的人們。
不過比起合格者的經歷,參加典禮的人們幾乎更在意其容貌。

(他是男的吧?)

一頭如同絹絲般細緻的及肩烏髮,相貌端正嬌美,身高大約五尺前後,個子嬌小,身材瘦弱。服裝也是以最高級的白色窄袖上衣,搭配流水與楓葉的?田川打掛,完全是女性的和服。
即使詢問百人千人,全員也都會回答他是女人,不,是美少女吧。
但是這個人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他名叫淺井?。御前測驗是幕府開創以來從未有人合格的特別測驗,他卻能漂亮地通過,是個不折不扣的強者。
坐在最高上座的天守幕府十一代政軍織田信輝,主動從上座走下。
「雖說是準一級,卻也是一級合格,首先我要誇獎你功夫了得。」
?手指並攏,磕頭拜謝。
「承蒙誇獎,感激不盡。」
「不過,你還只是剛得到身份的小伙子,期待你今後的表現。」
為了叮嚀他不要因為成為準一級便得意忘形,政軍信輝採取稍微高壓的說法。
「是,我會竭盡全力。」
?露出笑容回答,他的笑容兼具少年充滿自信的眼神,以及少女的嬌媚。
「是、是嗎。」
他的笑容使得信輝看得入迷,但是背後忽然感到有如利刃的殺氣,信輝不由得打直背脊。
一名侍立在後的妙齡美女,身披繪有櫻花的淡紅色打掛,她就是信輝的正室朝霧。她從信輝的身旁通過,走上前來。
「男性資的價值取決於是否能保衛幕府與家人,不過你還年輕,我不會要求你立刻就能做到。依我看嘛,首先你就試著守護妻子,跟她生個小孩吧,那樣對幕府就是幫助了。」
「我、我明白了。」
見到?羞紅了臉頰,朝霧對他甜甜一個微笑,然後轉過身,眼神的溫度驟降,在回到原位的途中,用只有信輝能勉強聽見的聲量輕聲細語。
「典禮結束後,我有話要對你說,明白了吧。」
信輝儘管心驚膽戰,仍是維持住身為政軍的威嚴,繼續進行典禮。


──「竟然看男人的笑容看得入迷,你給我好好解釋!」「等、等一下,我不是呀啊啊啊啊」轟隆嗡嗡嗡嗡!
大廳傳來朝霧的怒吼與信輝的悲鳴,整座城隨之微微震動。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