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6(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二度目の勇者は復讐の道を嗤い歩む
  • 集數: 第6集
  • 作者:木塚 ネロ
  • 插畫: 真空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杜信彰
  • 出版日期:2019/1/21
  • ISBN: 471-094-555-844-8
  • 新台幣售價:270 元
內容簡介
海人協助共犯米娜莉絲展開復仇之際,被聖女玫蒂黎亞強制送回原本的世界,因此離開了米娜莉絲及席莉亞身邊。
海人在喪失異世界記憶的情況下回到現代日本,而他面臨的是悲慘的事實。除了妹妹小舞以及摯友悠斗以外的親朋好友全都不復存在,海人本身也被當成未解決事件的重要參考人,隨時受到警察監視。
海人好不容易克服現實的困境,暫時得以過著平靜的生活,幕後黑手又慢慢地將他逼上絕境。其所派出的刺客讓海人陷入瀕死狀態,就在這時,海人恢復了異世界的記憶以及勇者的能力。於是他對幕後黑手發動逆襲——
「我想起來了,沒錯……我曾經立下誓言,一定要殺了他們每一個人……」
即使失去記憶和能力,依然爬出泥淖展開殺戮,壯烈的異世界復仇奇幻故事第六集!
相關資訊
序章

這個世界的心眼真是壞透了。
小舞明明都已經那麼努力了,為的就只是讓哥哥看到小舞既可愛又美麗的一面。
為的就只是在安詳寧靜的每一天,永遠陪伴在哥哥身邊罷了。

不過這樣子也好。

因為小舞就只剩下哥哥了。

第一次濺上身的鮮血是那麼地空虛,卻又是那麼地灼熱,幾乎燙傷了皮膚。
即使步入歧途,即使將倫理道德踩在腳下,即使無緣過著安詳寧靜的生活。
只要能讓小舞留在哥哥的身邊,殺死踐踏一切的敵人也是在所不惜。

就算死後會墮入地獄也無妨。
反正也跟獨自一人活下來沒什麼差別。

我一定會墮入地獄。
不過我並不在乎。
反正我身邊的一切,都已經被奪走了。

愛,曾經愛過。

然而我無法保護摯愛的妳,以及妳最寶貝的孩子。

如同重新歸來的摯友,我也在崩壞的情況下選擇了治療。

若不在崩壞的情況下選擇治療,我一定會死。

與其死得一事無成,我寧願帶著所有的仇人一起上路。

復仇,是我跟你們之間最後的連結。

第一章 歸還者,失去記憶

『……了。不要……忘了。傷口……以及烙印的……誓言……』
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聽起來就像是從黑暗沼澤的底部爬出來的惡鬼。
聲音不怎麼清晰,甚至連在說些什麼都不知道。
唯獨狂暴的激情無可奈何地傳來。
帶著對那個聲音的莫名眷戀,我從睡夢中睜開雙眼。
「嗯……咕……」
醒來之後,我凝視著奶油色的天花板。
「這是、什麼地方……?頭好痛……」
昏沉沉的感覺。睡太飽之後,腦袋異常沉重。
這裡是單人房,沒有其他人,只聽得到嗶嗶嗶的電子音效。
顯然是病房無誤。不過自己怎麼會躺在病床上,這就不得而知了。
「唔……昨天我是值日生,所以提早到校……跟健太和末彥一起抬便當的時候,遇到悠斗跑上高年級的樓層去找女朋友,就當場恥笑他一頓……然後……」
然後呢?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完全想不起來。
「不好意思,打擾……啊!?醒來了?醫生、醫生──!」
進入房間的年輕護理師看到我之後,立刻慌慌張張地衝了出去。
我一個人被留在病房,心中浮現出『喂喂喂這樣不好吧護理師』的不安,緊接著則是『好像在演連續劇』的感想。
由於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總之先呆呆地等著。一段時間之後,看起來很厲害的醫生來了。
「早、早早安,可以先讓我檢查一下嗎?」
「呃,好的。」
於是我在完全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回答醫生好幾個問題。
為了方面檢查,我將上半身的病人服脫下,結果看到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這、這是怎麼搞的?發生了什麼事?)
我雖然強做鎮定,不過若這裡只有我一個人的話,一定會大叫『這是怎麼回事』。
看起來雖然很痛,實際上卻完全沒有疼痛感。這應該算是唯一的救贖吧。
「──……好的,看來似乎沒什麼問題。為了進行後續的檢查,接下來兩、三天的時間還得待在醫院裡面,不過最嚴重的肩部傷口已經完整癒合,應該不會留下後遺症。」
對方以筆型手電筒觀察我的瞳孔,要我依照指示移動手臂,接著又拿起聽診器在我身上聽來聽去,這才結束了檢查。
「所以,呃……醫生?老實說我不是很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難道是出車禍了不成?」
無論是身上的傷口,抑或是完全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點,都是動畫或是戲劇當中的人物在發生車禍之後經常出現的症狀。不過身體的感覺還蠻有活力的,問題應該不會太嚴重才對。
於是抱持著這種想法的我以輕鬆的語氣詢問對方,卻得到出乎意料之外的回應。
「「「……」」」
(現場的氣氛是怎樣?也太沉重了吧?)
醫生跟另一個醫生以及護理師三人面面相覷,看起來似乎有些為難。只見他點點頭之後,轉過身來重新面對我。
「宇景先生,我想請問你最後的記憶停留在什麼時候?」
「這、這個……我還記得在學校的第一堂課開始之前,曾經跟朋友聊天。」
「還記得那是幾年幾月幾日的事情嗎?」
「二○一五年、六月八日。」
我一邊回憶房間裡面的日曆,一邊回答對方的問題。
聽到我的回答之後,眼前的醫生再度跟其他人交換眼神,這才以嚴肅的表情開口說話。
「……宇景先生,請你務必冷靜。現在是二○一六年的十月十三日。」
「……什麼?呃,咦?慢著慢著慢著。」
「或許你無法置信,不過這是事實。」
「所以這代表什麼?我喪失了記憶,而且時間長達一年以上?慢著慢著慢著。……還是說我出了什麼意外,結果便成了植物人?」
慢著慢著慢著,這兩種情況也太像漫畫的情節了。慢著慢著慢著。
腦中一片混亂的我提出問題,結果醫生搖了搖頭。
「今天剛好是你被送進醫院的第十天。」
「啊,說的也是。若真的在床上躺了一年以上,身體狀況應該更衰弱才對……、……、唔、呃、那個,所以我真的失去了一年以上的記憶?不是日期搞錯的關係?」
「就結果而言,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是、是哦……一、一年……」
不會吧?真的假的?
雖然比在病床上躺了一年要強多了,不過一年以上的記憶完全消失,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一年耶,代表我現在是三年級了。既然現在是三年級,就得面對升學考試了。
所以集中考試是在三個月之後?不會吧……
「這應該只是暫時性的問題,不過還是做個腦部的核磁共振吧。請移動到另一間房間。」
「啊、好的。」
於是在醫生的催促之下,難掩內心動搖的我走下床的時候。

「哥哥!好、好痛……」
被使勁推開的房門撞上橡皮門檔之後彈了回去,剛好夾住準備衝進來的人。
「喂,不要緊吧?啊、哇!」
不過對方還是摀著被夾住的肩膀,搖搖晃晃地來到我的面前。
「……哥哥睜開眼睛……不是在做夢……不是在做夢。就在這裡,哥哥還活著、還活著!」
「喂喂喂,冷靜一點!哇哈哈哈!這樣子很癢耶!」
小舞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緊緊地抱著我。
她一次又一次地拍打我的身體,彷彿是在確認我真的還活著,臉上更是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
我已經多久沒見到這樣的小舞了?
(……嗯,這是怎麼回事?)
見到小舞的瞬間,我感到心中一緊。
「哥哥……哥哥……嗚嗚、嗚、嗚嗚……」
打量著小舞的模樣,心中頓時產生真的過了一年的實感。
不是昨天晚上。小舞的頭髮比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時候稍微長了些,外表也成熟了許多。
不過哭哭啼啼地抱著我的模樣,倒是跟我從小看到大的樣子沒什麼改變。
「小舞……哈哈,抱歉抱歉。好像讓妳為我擔心了。」
我強行壓抑自內心湧現而出的情感,試著安撫小舞。
在小舞哭泣的時候出言勸慰,向來是我的責任。
於是我輕拍小舞的頭頂,一直到她平靜下來為止。
「好了,妳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好像還要去做其他的檢查。」
「請妹妹在另一間房間等候,我們另有要事必須詳談。」
「……好的,我知道了。」
離開房間之後,我在走廊上道別小舞,旋即在護理師的帶領之下走在亞麻地板上。
「妹妹真的很擔心你呢。每天放學之後都會跑來陪伴著你,直到會客時間結束……啊,宇景先生!你怎麼了?」
為了不讓妹妹看到不爭氣的模樣,我本著做哥哥的尊嚴強行忍住的淚水,最後還是流了出來。
「呃……啊,不好意思。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是特別激動……」
「呵呵……現在很少見到感情這麼好的兄妹了。」
「啊,嗯,對啊。一定是這樣沒錯。」
就為了這麼點小事而流淚,實在是很奇怪。看到妹妹這麼關心我,當然沒有不高興的道理,可是這樣子就感動落淚的話,難保不會被健太譏為妹控一枚。
於是我拭去眼淚,來到檢查室。
完全不知道像這樣被嘲笑的那一天,已經永遠不會到來了。

檢查結束回到病房,小舞和穿著深褐色破舊西裝的中年肥胖男,以及身穿筆挺黑西裝的中等身材男正等在房間裡面。
他們也是醫院的人嗎?
「……醫生,哥哥他、哥哥他不要緊吧?」
小舞從椅子站了起來走上前來,戰戰競競地詢問。
「沒事。目前並未發現腦部的異常,請儘管放心。」
「妳冷靜一點,小舞。哥哥沒事,身體狀況反而比以前更好呢。」
「真的嗎?真的沒問題嗎?不可以說謊喔,哥哥。原本就跟海綿一樣滿是空洞的腦袋,真的沒退化成青豆等級吧?」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