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5~浸淫虛榮的村民~(首刷限定版)
  • 原文書名: 二度目の勇者は復讐の道を嗤い歩む
  • 集數: 第5集
  • 作者:木塚 ネロ
  • 插畫: 真空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杜信彰
  • 出版日期:2018/9/27
  • ISBN: 471-094-555-746-5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在重新來過的異世界中,海人成功報復了叛徒魔術師與商人。為了尋求下一個目標,他跟獸人少女米娜莉絲及黑暗精靈席莉亞兩名共犯,一同來到了魔法國家的首都『卡邦海姆』。米娜莉絲想要報復的人──與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村民露夏和凱利爾,在那裡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另一方面,城裡出現了『來自地球的轉生者』,連海人也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雖然心地善良的轉生者蕾奧妮力勸一行人停止復仇,但米娜莉絲既已找到害死母親,讓自己淪為奴隸的仇人,蕾奧妮當然阻止不了她。
「露夏……只要妳還活著,這世界對我來說就是地獄。」
看著露夏充滿幸福與希望的表情在絕望中扭曲,米娜莉絲忍不住哄然大笑──
營造歡愉的幻想後再徹底將之葬送地獄深淵,壯烈的異世界復仇奇幻故事第五集!
相關資訊
達特拉斯鎮的旅館外,正傳來教會的晌午報時鐘聲。
已經過了一、兩晚,主人卻還沒醒來。
主人託我和席莉亞處理善後,所以我倆輪流照顧主人,
「…………主人。」
看著臥床的主人,我伸手輕撫他的臉頰。
臉頰上還留有傷口剛剛癒合的疤痕。
「…………」
跟不支倒下的那時候相比,氣色已經好上不少了。
主人唯獨第一天晚上看起來特別痛苦,如今睡得十分安詳。
雖然他好像隨時都會張開眼睛,房裡卻只迴盪著平靜的呼吸聲。
「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我這麼說服自己,壓抑著忐忑不安的心跳。
這感覺真討厭。討厭死了。
母親死時也有過這種感覺。
儘管知道主人沒有性命之虞,我卻總是想起母親。
母親日漸消瘦虛弱,最終笑著嚥下最後一口氣。
當時我什麼也辦不到,現在也是……。
我恨死無能為力的自己了。
「…………嗯。」
「主人!?」
主人緩緩睜開雙眼。
此時湧上心頭的是幾欲落淚的安心感,以及必須讓自己更匹配得上主人的決心。
不,不是必須,是期望。
我想要以復仇者的身分陪伴主人。



「主人!?」
「……真是的,妳那什麼表情啊。」
一睜開眼,米娜莉絲的臉頓時映入眼簾。
她的表情似曾相識。
明明人又沒死,卻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你還好吧?海人。要吃蘋果嗎?』
『來,我幫你煮了粥。小心別燙著了。』
『哥哥,我買了布丁喔。為了避免你吃得到處都是,就由小舞來餵你吧。』
偶爾感冒的時候,父母和妹妹也會輪流照顧我。
米娜莉絲現在的表情跟他們一模一樣。
我不由得苦笑著起身。
「主人,太好了……。有沒有哪裡覺得痛?吃得下東西嗎?」
「……別擔心,不過我說了也沒用吧。在那之後經過幾天了?」
「今天是第三天。教會的午鐘才剛響過。」
「這樣啊……肚子好餓。我想吃肉和蔬菜都煮得軟呼呼的燉菜。」
「遵命,我立刻準備!!」
「我等著喔。」
我朝急忙衝出房間的米娜莉絲背後呼喊,也不曉得她有沒有聽見。
不過米娜莉絲個性一板一眼,這下就能稍微獨處一段時間了。
「嗚、啊、咿……」
我讓身體緩緩躺回床上。
全身重得彷彿變成了鉛塊,關節轉動時總是隱隱作痛,好像一具沒有了潤滑油而生鏽的人偶。
我還是討厭別人的魔力在體內流竄的感覺。
「沒想到這個詛咒還在啊。」
聖女施加的詛咒。以那些傢伙的方式來說,聖約的發動條件是我使用了名為【大罪之劍】的心劍,並將之收回自己體內。
一旦滿足條件,聖女便能掌握我的大略位置,同時把性質不同的魔力強行灌入我體內。我會昏過去就是因為對魔力產生排斥反應,造成損傷的關係。
在魔力自然排出體外之前,損傷都恢復不了。
除了行蹤曝光外,盤據體內的魔力更是棘手至極。
對上一個世界的我而言,排斥反應造成的損傷還不至於無法忍耐。不過大罪系列招招都要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
此外,動用大罪系列也意味著戰況十分吃緊。
不僅身心俱疲,還承受了心劍的副作用及損傷,在這種情況下又被敵人得知大略位置。
在上一個世界的逃亡過程中,事實上大罪系列可說是完全被封印了。
「……差不多該認真升級了嗎?」
現在的我完全沒升級,依然停留在等級一。
這也難怪,畢竟我把經驗值都花在解放心劍上了。不過憑目前的狀態,光是單一詛咒的傷害就夠吃不消了。
所以儘管傷勢幾乎都痊癒了,意識也難以保持清醒。
「不,這樣不行。至少在殺死那傢伙之前,我不能再白費力氣了。」
這麼說完,我搖了搖頭。
現狀還不至於造成致命性的影響。目前頂多只有王國正拚了命地搜捕我吧。
況且,就算受困於聖女的詛咒和大罪系列的代價,現在我也還有共犯在。
「……也好。假使這點痛苦能換得那傢伙的絕望,那也未免太划算了。」
沒錯,笑看身受的痛苦吧。
糾纏著我的疼痛,是換取那些傢伙萬劫不復的代價。
雖然未來總有升級的必要,但現在還不是時候。為了這點小事就放棄縝密復仇計畫的要素,簡直荒謬至極。
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聖女得知了我的所在位置,不過此刻聖女應該不認得我才對。
再說教會又是一盤散沙。即便那傢伙起了疑心著手調查,她也不可能輕易離開法國。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先以收拾善後為重。)
說來這可能只是自我滿足的行為,不過好歹也要做個了結。
米娜莉絲和席莉亞應該都開始行動了。
「第三天啊……雖然還很累,但吃完飯後就該工作了。」
我的心劍和技能依然受到封印。
雖然嘗試著喚出心劍,體內蘊含的魔力碎片卻紋風不動。不然就是反應微弱,產生不了效果。我真受夠了魔力的排斥反應。
不過我也不是什麼都辦不到。
「總不能都讓她們幫自己擦屁股啊。」

隔天,我來到了鎮郊的貧民窟。
散播『檸檬水』的人渣們曾以那裡作為根據地,然而我的目的地卻是位於更深處的建築物。
當然,我來不是為了喝茶,而是為了履行交易。
「……這樣啊。情況大致如我想像。」
眼前是掌控貧民窟的男人。
外表平凡無奇的他聽完部下的報告,便轉頭面向我。
「貨物都清點完了,價值跟事前談妥的差不多。五五分帳。喏,拿去吧。」
男人把裝有大量銀幣的袋子重重擺到桌上。
從格隆多那兒搶來的物資賣掉後,其中一半的錢大概都進了袋裡吧。
我和男人訂下契約,藉此獲得種種協助。拜此所賜,我才能輕而易舉地以護衛的身分混進格隆多身邊。
「…………」
「喂喂喂,別擺出那種臉嘛,我可沒騙你喔。對方認識王都的朱菲因,做出這種事情,我也會惹上麻煩。同為知道內幕的人,你總該明白吧?」
男人聳了聳肩。
「不然你自己算。該給的錢可是分毫不差喔。」
「……無所謂。反正目的也達成了,有這些就夠了。」
籌錢完全是順便。原本只打算拿些錢當作慰問金,我當然不排斥拿更多。
於是我收下了錢,然後一把揪著領子把對方拉過來。
「!!」
「喂,你想幹嘛!!」
我無視顯露敵意的部下,在男人耳邊低語:
「我的錢不打緊,不管你私吞多少都無所謂。不過啊,你敢違約試試看。」
有如下詛咒一般,我用力吐出每一個字。
「────到時候我一定會搞垮你。」
「放心吧,我沒興趣跟怪物討價還價。」
眼前的男人不卑不亢地說,臉色連變都沒變過。
(不愧是貧民窟的頭頭,這樣嚇不了他嗎?)
男人三兩下就打發了我的恐嚇。
算了,交易也好,討價還價也罷,只要對方遵守約定就夠了。
「別忘了你說過的話。」
猛然放手後,我便離開了那裡。



「呼,天氣真好。看樣子孩子們的衣服很快就乾了。」
我感受著燦爛溫暖的陽光,把一件件小衣服掛在曬衣桿上晾好。
從洗衣籃取出最後一件衣服後,我低頭往空籃子內望去。
「…………」
今天外子剛好過世滿兩個月。
以前根本無法想像沒有外子的生活,現在日子卻也逐漸回歸正軌。
「喔,穆老師今天也很認真工作呢。」
「哎呀,是尤馮啊。」
來者是從以前就持續提供養護院物資的商會女會長。
尤馮不僅是我的兒時玩伴,當初和外子一起成立這所養護院的時候,還有之後她都陸續幫了很多忙。
「偶爾也想吃妳煮的飯嘛。瞧,我帶了高級伴手禮過來,麻煩妳囉。」
尤馮哈哈大笑,晃了晃手提袋裡的食材。
「真是的,妳跑來這種地方摸魚好嗎?雖然我不了解詳情,但妳應該忙得焦頭爛額吧?」
聽說許多商會的錢不翼而飛。
我早已從最近的種種跡象猜出尤馮商會同樣蒙受其害。
另外,我也知道尤馮正四處奔走彌補損失。
「啊啊,妳說那件事啊。雖然不知道是怎麼搞的,但已經解決囉。」
沒想到尤馮卻難為情地搔著臉頰這麼說。
「妳也聽到風聲了吧。最近那家商會撥出去的錢不是消失了嗎?」
「……嗯。」
聽到尤馮提起那家商會,我一時為之語塞。
那家商會曾對我們百般刁難,只為得到外子從事冒險者時期在迷宮裡尋獲的『葉石之劍』。
外子怎麼樣也不肯賣掉那把劍。然而外子過世後僅存的一項遺物,最終仍在對方的半脅迫下不得已放手了。
雖然失去遺物,但我也得到了一些臭錢。
為了守住這間養護院,我別無他法。不過每次聽到那把劍的名字,心中的空洞彷彿變得越來越深。
格隆多商會卸下招牌時,我甚至感受不到任何悲喜。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