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治癒魔法的錯誤使用法~奔赴戰場的回復要員~
  • 原文書名: 治癒魔法の間違った使い方 ~戦場を駆ける回復要員~
  • 集數: 第1集
  • 作者:くろかた
  • 插畫: KeG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黃健育
  • 出版日期:2016/12/15
  • ISBN: 978-986-482-425-0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內容簡介
《奔赴戰場的回復要員》

平凡的高中生兔里於返家途中巧遇學生會長鈴音及同班同學一樹,不過這時三人卻被突然出現的魔法陣吞噬,並轉移至異世界去了。
爲了拯救王國免於魔王軍的侵襲,三人以『勇者』的身分被召喚到這個世界──可是擁有勇者素質的只有一樹與鈴音,兔里純粹是遭受了波及!
不過自從兔里身上發現了稀有屬性的『治癒魔法使』潛能後,情況一下子完全改觀了。
自稱救命團團長的女性.羅絲強行帶走兔里,逼迫他加入救命團。
在那裡等著兔里的是兇神惡煞的夥伴,以及利用『治癒魔法的錯誤使用法』進行訓練的地獄生活──。
打破常識的『回復要員』展開一連串的異世界奇幻冒險,充滿笑料與武打場面的輕喜劇正式開幕!!

(2016年12月15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這天雨下得很急。
從天而降的雨滴打在地上,周圍聲響不絕於耳。對震盪鼓膜的刺耳雨聲感到厭煩同時,我漫不經心地看著擠滿了人的出入口。
一到下午突然下起了雨。忘記看天氣預報的我當然不可能湊巧帶了折傘,於是我走到傘架邊,打算拿取因應今天這種驟雨而事先置於出入口的傘。
「不見了。」
本應在那裡的傘不翼而飛。
八成是誰拿走了吧。那把顯眼的?傘直到早上都還在那裡,如今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倒楣……」
現在或許該生氣也不一定,不過我完全沒那種心情,只是從出入口的屋簷下悠悠哉哉地仰望著下個不停的雨。
也不曉得是因為濕氣的關係,還是陰暗的天色促使我這麼想,不過下雨的日子必然會萌生想要重新審視自己的念頭。
「明天也要上學啊……要是放假就好了。」
我低聲這麼碎唸。
在學校裡我有些朋友。
而且成績不算極差,運動也還應付得來。
就算要我列舉出自己的優缺點,一時之間我也想不出來,更沒有什麼像樣的興趣。
兔里健。雖然擁有兔里這個特殊姓氏,底下卻接了健這般平凡無奇的名字。這也可以說是代表了我這個人吧。
大家公認的普通人──這就是我。
雖然我甘於平凡,但倒也不是滿足於自己的現狀。或許有人會感到疑惑,既然生活上沒有任何不便,那我到底是在不滿什麼呢?可是令我感到不滿的是更根本的問題──。

我嚮往著跟現實脫節的『非現實』。

自身週遭的日常生活最好能產生戲劇性的變化。
無論什麼都好,偶爾我也想擺脫慣常,做些跟一般人不同的事情。
兔里雖然不起眼,卻是個好人呢。聽到別人這麼說,我只能回以苦笑。好想揮別這樣的自己啊。
「……唉。」
不過我明白這是天方夜譚。
現實終究是現實,怎麼樣也不可能變成虛構的奇幻世界。
人類沒辦法輕易變得跟動漫一樣,沒有戲劇性的契機就只會原地打轉。我始終是個普通人,這輩子到死為止都得過著這樣的人生。我在腦海中描繪的理想絕不可能與現實產生交集。
即便為此哀嘆,現實也不會改變。
因為我這個人非常平凡,所以很乾脆就死心了。
「……我在想什麼啊?」
事到如今,我居然還在想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
出入口的人潮已經散去,我背倚著牆吁了口氣。這裡只聽得見激烈的雨聲和我的呼吸聲。
「暫時在這裡躲雨吧。」
我看著眼前的雨,低聲地自言自語。
反正也不急著一定要硬著頭皮趕回去。

「……還不停!?」
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雨還是不見歇止的跡象。
現在已經超過五點半了,這時候認真參加社團活動的人正準備開始收拾東西。
不過這樣下去的話,我勢必得淋得濕答答地摸黑回家。
乾脆借用一下誰留在傘架中的傘好了……不,這樣對人家太不好意思了,況且我也不希望事後衍生出種種麻煩,還是算了吧。
儘管對這時候依然畏畏縮縮的自己感到厭煩,我還是決定再等一會兒。
「要是天色再暗下去的話……嗯?」
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在的出入口出現了一對男女。
一言以蔽之,兩人是名副其實的俊男美女。
男的是同班同學龍泉一樹。這個擁有帥氣名字的男生長得很高,臉蛋也帥得無可挑剔,在美少女遊戲中顯然是不折不扣的男主角。本校女生都被這位帥哥的長相及個性虜獲了芳心。
而且他還是學生會的副會長,不管怎麼看都是個優秀得不得了的完人。
老實說,我常常恨不得他爆掉。
不妙,被看到了。
「……哎呀。」
「怎麼了?犬上學姊。」
「他是……」
注意到我的是女生,犬上鈴音。
她是三年級的學姊,擔任學生會長,是個五官端正氣質凜然的黑髮美少女。
才色兼備的她不僅思緒清晰,運動神經出類拔萃,而且美得連二次元角色都相形失色,是學校裡男生們崇拜的對象。在部分具有特殊喜好的女生們之間也深受歡迎。對這些人而言,她大概是堪稱高嶺之花的存在吧。
聽說她好像正在跟龍泉交往。
這樣的她一看到鞋櫃前手足無措的我,便和龍泉一同走了過來。
「你沒帶傘嗎?」
「呃,嗯……對。」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在這裡等雨停啊……不過再過不久學校就要關了……」
已經這麼晚了嗎?我打開手機確認時間,同時望向外面。
雖然不是沒考慮過請父母親來接人,但因為是雙薪家庭的關係,我沒辦法指望他們。
告知犬上學姊自己的情況後,她盤起雙手露出苦惱的表情。
「……可是讓你淋成落湯雞回家又有損學生會的聲譽。」
「那麼學姊,我把傘借給兔里同學吧?」
龍泉表示自己有帶折傘,親切地把傘遞給了我。
原來如此,就是這出眾的人品獲得女生們的好評嗎?
雖然這是我們同班後第一次交談,但他還真是個爽朗的傢伙呢。不著痕跡記住我名字這點也讓我有點感動。
「謝謝你,龍泉同學。」
「喂喂喂,我們都在同一個班上還用同學相稱,總覺得怪彆扭的。直接叫我一樹吧。我也叫你……呃,兔里?不……健?」
「叫我兔里就行了。」
叫健的人學校裡多的是。
我本身很喜歡兔里這個姓氏,如果真要叫的話,比起健我還更喜歡兔里。
想不到我也有被校園第一美男子友好地直呼名字的一天,明天我恐怕會集女性粉絲們的注目(殺氣)於一身喔。
「那我也可以叫你兔里嗎?」
「咦……可、可以啊。」
明天起還得煩惱男生們忌妒的眼神呢。
不過校園第一美女居然直呼我的名字,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哎呀,本以為今天很倒楣,不料竟是完全相反。平常可沒什麼機會能跟學校裡的紅人變成朋友呢。
雨天真是太棒了,再多下一點也無妨啦。
我連忙倒戈投入雨天的陣營。
「那我們趕快回去吧。」
不曉得是不是很高興能夠打成一片,一樹有點亢奮地邀我一起回家。
我頓時惴惴不安地心想這男人該不會是那個圈子的人吧,不過他似乎只是很開心又多了男性友人的樣子。
對心生懷疑的自己萌生些許厭惡感同時,我在心中默默地道了歉。
由於犬上學姊也沒特別反對,我便和他們結伴同行。

「兔里考慮過未來的出路嗎?」
聽到犬上學姊突然拋出來的問題,我含糊地回答:
「不,我現在才二年級呢。」
「學姊,妳也問過我這個問題吧?」
「呵呵,因為我沒考慮過,自然會很好奇別人怎麼想啊。」
周圍縈繞著雨聲及踏步時濺開水花的聲音。聽著這些聲音,我不禁感慨地心想「感覺好和平啊……」。
和兩人聊著聊著,心情變得出奇平靜。難不成這兩人會釋放負離子嗎?現場氣氛顯然跟我平常和朋友聊天打屁時不同。和那些傢伙相處時,感覺整個空間悶得令人難以忍受,而這兩人則算是爽朗的氛圍吧。
抱著怡然自得的心情,我對犬上學姊提出了心中好奇的問題。
「犬上學姊……妳還沒決定好出路嗎?都已經三年級了耶。」
「還沒喔。」
「這樣很不妙吧?」
雖然此舉顯得相當冒失,我還是試著說出自己真正的感想。犬上學姊已經三年級了,照理說也差不多該決定好出路了。
看了我的反應,學姊苦笑起來。
總覺得那笑容帶有自虐的味道,一點都不適合以學生會長之姿威風凜凜地站在全校學生面前的犬上學姊。
「是啊。我找不到想做的事情……就算決定好特定目標也很快就達成了。有時候我會想,這裡不是我的容身之處。」
「學姊好厲害啊。」
「的確……」
無論運動還是功課方面,她都給人一種無所不能的印象。
原來她正煩惱著跟我完全相反的事情啊。雖然方向不同,但或許有點類似也不一定。
「啊……我剛才不是在挖苦人喔。」
知道啦,我和一樹相視而笑地說。
犬上學姊生氣似地紅著臉撇過頭去。
「對了,一樹跟犬上學姊正在交往嗎?」
「啊?什麼意思?我跟學姊……?這怎麼可能嘛。」
「對啊。雖然旁人很容易誤會,但我們只是基於學生會這層工作上的關係才經常碰面而已。」
什麼……?
真是令人驚愕的事實。我也以為他們在交往呢。
「不會吧?」
「我現在幹嘛撒這種謊啊?我跟學姊才不是那種關係呢。」
見我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一樹苦笑起來。
傳言完全是空穴來風嗎?
不過至少得知一樹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平易近人。仔細一想,在班上跟女生們交談時,他好像也不知所措地苦笑不已。
雖然我曾和朋友對一樹投以忌妒的眼神,私下臭罵他是現充渾蛋,但這下得對他稍微改觀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