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京都寺町三条商店街的福爾摩斯
  • 原文書名: 京都寺町三条のホームズ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望月麻衣
  • 插畫: ヤマウチシズ
  • 系列別:輕文選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周若珍
  • 出版日期:2018/3/23
  • ISBN: 978-957-260-759-6
  • 新台幣售價:260 元
內容簡介
京都寺町的三条商店街裡,靜靜佇立著一間古董店「藏」。女高中生真城葵在因緣巧合之下,結識了該古董店老闆的兒子──家頭清貴,並開始在店裡打工。清貴待人謙和有禮,直覺卻敏銳得驚人,素有「寺町福爾摩斯」之稱。葵和清貴一起接受各種與客人帶來的古董品有關的委託,但──以古都為舞台的輕推理傑作!
相關資訊
序章 「福爾摩斯與白隱禪師」
  
  「貴府上是否有沉眠已久的古董?本店提供鑑定.收購服務」
  
  京都寺町三?熱鬧的商店街上,各式商家櫛比鱗次;其中有一間小小的古董店。
  看板上只寫著「藏」一個字。看起來應該是店名。
  (說到古董店,一般常見的店名不外乎是「○○藝廊」啦、「○○古玩」啦,或是「○○堂」之類的;這間店只有「藏」一個字,還真簡約呢)
  這就是我對這間店的第一印象。
  店裡的氣氛,與其說是古董店,更像一間懷舊的咖啡廳。
  融合了日本與西洋特色的裝潢,讓人聯想到明治.大正時代。進門處有一個可以坐著喝茶休息的空間,商品則陳列在店內。一對老先生和老太太正坐在那兒邊喝咖啡邊聊天,看起來很愉快。
  要是沒看到看板,我真的會以為這是一間咖啡廳。
  正當我站在門口偷偷觀察店內時,忽然發現路上經過的行人也正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
  「…………」
  我趕緊站好,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一個女高中生鬼鬼祟祟地在古董店門口徘徊,看起來一定很奇怪吧。
  大家說不定都在心裡想:「那個女生八成是很想進去,但是卻提不起勇氣吧。」
  如果大家真的這麼覺得……對,就是這樣沒錯。
  是的,我正是一個很想踏進這間古董店,可是卻提不起勇氣,只好在店門口鬼祟徘徊的悲情女高中生。
  假如這是一間開放式的北歐風生活雜貨店,或是氛圍更輕鬆的古董精品店就算了,這種傳統「古董店」的氣氛,實在令人卻步。
  「本店提供鑑定.收購服務」
  自從無意間看見這段文字,我就對這間店充滿好奇;已經好幾次準備要踏進去了,但最後卻總是過門不入。
  「京都」──說它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觀光地也不為過,終年都有來自全世界的觀光客造訪此地。然而對於住在這裡的高中生來說,反而是個「沒有地方可玩」的城市。
  神社、佛寺儘管優美又能療癒人心,但那並不是可以和一大群朋友一起去玩的地方。
  我們能去玩的地方,大概就只有KTV和大型購物中心,頂多就是去三?的電影院,逛逛商店街了吧。
  順帶一提,三?商店街有個叫做「三?TO~RI」(譯註:「TO~RI」為「鳥」與「街道」的諧音)的吉祥物,是一隻鳥,非常可愛,我很喜歡。
  啊,這間店的門口也貼著「三?TO~RI」的海報呢。
  真的好可愛喔,好療癒。噢,先別管這個了,總而言之,我每次來三?商店街,都會偷偷看著「藏」,就這樣走過。
  我不能永遠這樣鬼鬼祟祟的。
  我用力捏緊手上紙袋的提把。
  (好,進去吧!)
  就在我下定決心的那一瞬間,忽然有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從我身後出現,搶先我一步打開了門。
  「喂──,福爾摩斯在嗎──?」
  男子一邊這麼說,一邊走進店裡。
  (福爾摩斯?)
  我不明就裡,但卻不知不覺地跟著那名男子進入了店裡。
  一踏進店裡,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古董沙發,讓人聯想到古色古香的洋房客廳。
  一位初老的婦人正愉快地喝著咖啡;稍嫌低了點的天花板上掛著一盞小型吊燈;牆邊擺著一座高大的立鐘;店內有許多架子,陳列著各式古董及雜貨。
  這間店從門口看起來似乎很小,但事實上好像滿深的。
  擺著沙發的接待區旁就是櫃檯,有個看起來還是大學生的年輕男子,正坐在櫃檯裡的椅子上。
  「歡迎光臨。」
  那個看起來像學生的櫃檯人員轉向我們這裡,露出微笑。
  他的身材纖瘦,瀏海有點長,膚色偏白,鼻子很挺,是個很帥的……。
  不,是個非常帥的帥哥。
  ……好帥喔。他是工讀生嗎?
  「福爾摩斯,你可以幫我鑑定一下這個嗎?」
  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在椅子上坐下,把一個包袱放在櫃檯上。
  「上田先生,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再叫我『福爾摩斯了』。」
  「沒關係唄。」
  看見「上田先生」絲毫沒有悔意,被稱為「福爾摩斯」的帥哥聳聳肩,戴上白色手套,輕輕地將包袱打開。
  包袱裡是一個非常精美的長方形桐木盒。他再把木盒打開,裡面是一捲裝裱成金色的捲軸。
  看來那似乎是一幅掛軸。它散發出一種昂貴物品特有的氣息。
  「是金縷裝裱啊……」
  福爾摩斯先生發出一聲驚嘆,抬起了頭。
  「這衣服真漂亮呢。」
  「我就說唄?我也這麼覺得哩。」
  我聽著他們的對話,不禁感到疑惑。
  (衣服很漂亮?)
  這時,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的初老婦人站了起來。
  「哎呀,你說什麼衣服?」她這麼說道,同時探出身子來。
  「什麼嘛,聽到你說『衣服很漂亮』,我還以為是什麼衣服呢。沒想到是掛軸啊。不過這也很漂亮就是哩。」
  聽見她毫不客氣地大聲這麼說,福爾摩斯先生也笑了出來。
  「所謂『衣服很漂亮』,就是『太精美了』的意思唷,美惠子小姐。」
  看來他們都是跟店家熟識的常客。
  「太精美不行嗎?」
  「是啊,就像說謊的人總是會滔滔不絕一樣,愈可能是膺品的東西,外盒和裝裱就會愈精美。這種時候,我們通常會用『衣服太漂亮』,或是『次第不佳』來形容。」
  他用平穩的語調說明,而在一旁偷聽的我也微微點頭。
  「喔,原來如此,也就是虛張聲勢的意思唄。所以說這也是膺品囉?」
  美惠子小姐把視線落在掛軸上,而福爾摩斯先生輕輕搖頭。
  「不,是不是膺品,還得透過鑑定才知道呢。我們不能被先入為主的觀念給影響了。」
  他輕柔地拿起掛軸,緩緩地攤開,只見金縷裝裱的掛軸上畫著富士山。
  前方是一棵櫻花樹。
  後方則是悠然聳立的富士山。
  這幅畫具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
  (……好美喔。)
  我在一旁偷看著,掛軸上的富士山令我深感震撼,甚至有點感動。
  「哇,這是……」
  福爾摩斯先生語帶感佩地說。
  「怎麼樣?很棒唄?」
  上田先生眼睛發亮,將身子往前傾。
  「這是『橫山大觀』的『富士與櫻圖』。品質相當不錯呢。」
  「我就說唄。這幅掛軸狀態也很好,一定很值錢唄?」
  「哎呀,你說這是橫山大觀嗎?這應該非常貴吧?」
  美惠子小姐看著上田先生說。
  「如果是大觀的真跡,不要說五百了,說不定連上千都沒問題哩?」
  「一千萬嗎!上田先生,太棒了!」
  「我就說唄。」
  看見兩個人歡欣鼓舞地這麼說著,福爾摩斯先生有點遺憾地垂下了眉毛。
  「……這個嘛。這幅畫雖然非常美,保存狀態也很良好,但很遺憾,這是『複製畫』。」
  聽見這句話,上田先生忽然僵住,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真的嗎?如果這是大觀的複製畫,不是應該會蓋上『複製』的印章嗎?可是這上面都沒有哇。這應該是真跡吧?」
  「不,這是『複製畫』,不會有錯。」
  聽見福爾摩斯先生斬釘截鐵地這麼說,上田先生像是突然喪失力氣一般垂下了肩膀。
  雖然我不懂什麼叫做『複製畫』,但聽起來這幅畫似乎是膺品。
  (……什麼嘛。)
  我和這位上田先生一樣,也感到有點失望。
  因為我看見那幅畫的時候還感動了一番嘛。
  因為看見一幅膺品掛軸而感動,我還真是窮酸啊。
  不過,認為這是真跡而拿來店裡的他,才真的是大受打擊吧。他一定無法接受這個鑑定結果。
  話說回來,這老闆也好年輕喔。他的經驗或許還不夠老到吧。
  正當我在心裡這麼喃喃自語時,沒想到上田先生竟立刻露出爽朗的表情。
  「什麼嘛,原來如此啊。我本來還以為這說不定是真跡呢。唉,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應該不會有錯唄。」
  上田先生吐了一口氣,托著腮幫子。
  (……咦?這麼簡單就接受了喔?)
  我在一旁觀察著狀況,看見他這麼輕易就退讓,反而是我覺得傻眼。
  話說回來,他剛才說『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應該不會有錯』,看來他還真是信任這個年輕帥哥老闆呢。
  在我眼裡,他怎麼看都只像是個大學生啊。
  「我說福爾摩斯啊,你覺得這值多少錢?」
  「這個嘛……它保存得很好,應該十萬左右跑不掉吧。你願意賣給我們嗎?」
  「不用哩。我拿去別家眼光比較差的古董店好了。」
  上田先生毫不避諱地這麼說,接著把掛軸重新包了起來。
  ……十萬。
  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要是我能夠得到十萬,就綽綽有餘了。
  我在聽他們說話的同時,也覺得一直在旁邊偷聽好像也不太好,於是假裝若無其事地往店裡走。
  「……哇。」我忍不住發出驚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