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無法放棄你的前未婚妻就不行嗎?
  • 原文書名: あなたを諦めきれない元許嫁じゃダメですか?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桜目禅斗
  • 插畫: かるたも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陳靖涵
  • 出版日期:2021/9/2
  • ISBN: 978-957-267-231-0
  • 新台幣售價:220 元
  •  
內容簡介
城木翼和天海七渡以前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彼此因為雙方家長口頭上的「婚約」宣言,開始對彼此有了不同的感覺,正當兩人以為甜~蜜的戀愛喜劇即將上演時……七渡搬家到了很遠的地方!不過五年後的春天──兩人在就讀的高中再次重逢。翼本來想把自己從未改變的心意告訴七渡,七渡身旁卻有著和他念同一所國中,且外貌出眾的辣妹‧地葉麗奈!翼和麗奈知道對方同樣「喜歡七渡」,訂下了「先讓七渡主動告白的人就獲勝」的規則,然而缺乏戀愛知識、相關經驗的少女們,為了戀情採取的手段相當青澀,讓人看了心臟快要受不了!?
甜蜜又可愛的女主角寶座爭奪戰正式開始,未婚妻這次究竟能不能如願以償呢?
相關資訊
我有一位名叫城木翼的青梅竹馬。
她住在我家隔壁,是個和我年紀一樣大的女孩子。
她是那種膽子很小,說話聲音也很小,讓人會對她放心不下,擔心她一個人可能會出什麼狀況的人。
那時我住在福岡縣周遭都是山的鄉下地方,我們一家和隔壁鄰居的感情很好。
不論是上學時,還是放學後、假日,印象中我的身旁經常有翼作伴。
我們一起玩接球遊戲,兩家人還曾一同出遊去海邊游泳,有非常多時間都玩在一起。儘管沒有相簿可以回憶,腦海中仍可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我們一直把對方當成合得來的朋友,直到小學四年級都是彼此的玩伴。
然而雙方父親的一句話,改變了我和翼的關係。
「七渡和翼從今天開始就是未婚夫妻了,你們兩人要好好守護好我們的農地和這個家。」
雙方父親趁著醉意說出的一句話,讓我和翼的關係從此有了變化。
朋友不再只是朋友了。
翼開始用不同的眼光看我,沒辦法流暢地和我對話。
我也因為想隱藏自己害羞的心情,不再和翼一起玩,同時極力避免和她說話,與她持安全距離。
用這種模式相處的我們,後來面臨了離別的時刻。
小學五年級的春天,我的父母離婚,我和母親兩人要搬到東京去。
「……我會一直喜歡你的。」
這是翼最後說的話。
翼一邊大哭一邊揮手的身影,我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面對悲傷的翼,我沒能說出任何安慰她的話,這件事至今我都還是覺得很後悔。
那時的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流。
不知道為什麼,我早就知道事情最後會變成這樣。
什麼一直、永遠、一生,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有開始必有結束,有相遇必有分離。身旁的人總有一天會離去。
那時我年紀雖然還小,但已有覺悟某天將會與翼分開。
但關於既然有分別,也可能會有重逢這件事,此時的我還無從知曉──

◎第1章 重新開始◎

「我出門嘍。」
我走出我家公寓,前往公園集合。
今天是駒馬高中的開學典禮,我的高中生活從今天起正式開始。
我的國中生活除了社團就是準備考試,全都是些累人的回憶。希望高中能過得像個高中生,享受美好的青春時光。
比方說……春天去賞花,或者是夏天去放煙火和去海邊,然後秋天去泡溫泉,冬天去滑雪板等等,我想過上那樣的日子。
假如要體驗我說的那些,勢必少不了朋友的陪伴。所幸我已經有兩個朋友了。
他們是和我從同一所國中,進入同一所高中就讀的朋友。其中一個人是和我以前一樣,在籃球社的廣瀨一樹,另一個人則是此刻正坐在公園長椅上,滑著手機等我的地葉麗奈。
「早啊~七渡。」
麗奈一看到我,表情瞬間亮了起來。
她是在國三時成為我的同班同學,因為一起準備考試而變得要好的女孩子。
我們一開始時相處起來很有距離感,如今卻好到已經可以直呼對方的名字。
我和她比一般的朋友好,但僅止於好朋友的關係。由於是異性的朋友,我們經常被誤以為是情侶……
「早安,麗奈。」
麗奈有著一頭亮眼的棕色長髮,她的裙子很短,上衣的釦子也比大家多開一個,露出了胸口。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她是怎樣的女性,可以說是辣妹吧。
她不僅有化妝,還有著和不起眼的我不一樣的魅力。屬於存在感強烈且引人注目的類型。
麗奈來到我的身旁,和我並肩向前走。她說開學典禮會緊張,因此提議一起上學。
「希望我們能同班。」
「嗯,要是不同班,我就要哭了。」
「聽說一個學年有八個班,同班機率大約落在百分之十二。個人覺得頗有難度。」
「不要告訴我現實~就算不同班,也要來我教室找我喔。」
「放心吧,不同班也還是朋友,放學後可以一起行動啊?」
麗奈聽完我說的話,戳了戳我的腰側。雖然不知道她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但從她的表情看得出來,她很高興。
「話說回來,妳從上學第一天就打扮得很搶眼耶。這樣說不定會被可怕的學長姐們盯上喔?」
我對麗奈的辣妹裝扮提出我的看法。麗奈這樣確實很可愛,可是顯得相當招搖且醒目。她一旦受到矚目,站在她身旁的我也會跟著變顯眼。
「這你就不懂了。女孩子之間競爭激烈,如果不在第一天浮誇一點,反而會被瞧不起。不上不下的那種最糟糕,要是中途變得搶眼,會讓人覺得這傢伙是想怎樣,因此被人家找碴。所以我才會從第一天就卯足全力,做最真實的自己。」
國中時期的麗奈是個經常無視校規的辣妹。女孩子們都怕她,男孩子們也覺得她不好惹,導致她有點格格不入。
「誇張又吸睛的打扮會成為好認的特徵,還能加入厲害的小團體,周遭的人也不會看不起你。」
看來女孩子之間從開學的第一天開始,就進行著我不知道的高度交流。駒馬高中的校規不太嚴格,好像也沒有在檢查頭髮,不用擔心她會被罵。
「奇怪,不是走這裡嗎?」
我在十字路口處和麗奈選了不同方向的路向前走,因此被她給叫住了。
「走這邊比較近喔。」
「是喔……可是繞遠路也不錯吧?」
「哪裡不錯?」
「什麼哪裡不錯?這樣就可以和你單獨待久一點啊。」
「咦?」
「不是啦,現在時間還有點早,不用那麼急也沒關係吧!不需要特別走奇怪的小路,走大路去就好了!」
麗奈面紅耳赤地拍打我的背。最後我們走了遠路去學校。

抵達駒馬高中後,許多新生都聚集在貼在牆壁上的分班表前。
不同於國中時期,高中的分班表有一半以上的人我都不認識。開心或難過的學生也沒幾個,大家大多是淡然地接受結果。
然而麗奈卻緊張到發抖。她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似乎正努力地祈禱希望我們能分到同一班。
「怎、怎、怎、怎麼辦……?要是和七渡分到不同班會超級無聊。我絕對不想變成那樣,那樣我真的無法接受。」
麗奈臉色鐵青,驚慌失措地說道。
「麗奈,妳冷靜一點。」
「我冷靜下來了。」
我抓住麗奈的雙肩,讓她瞬間不能動。我用有如拔掉機器人電源的方式制止她。
不知為何只要抓住麗奈的肩膀,或者壓制住她的身體,她就會臉頰泛紅並且僵住不動。
每當麗奈太過慌張,或是做出奇怪的舉動時,我就會像剛剛那樣利用她的習性,抓住她肩膀讓她冷靜下來。
「嗨,七渡、麗奈。我們果然──」
「哇啊啊啊!」
國中時同學的廣瀨一樹朝我們走來,由於他準備說出分班後的結果,我大聲吼叫蓋過他的聲音。
「你也察言觀色一下。絕對不要把結果說出來,我要用自己的眼睛確認。」
「好、好喔……」
一樹笑容滿面,無疑是要說好消息。雖然我觀察到了結果,但在自己親眼確認前,我決定什麼都不要想。
我和麗奈來到可以清楚看見分班表的位置。一樹站在我們的後方,用手摀住嘴等待。
「七渡……」
麗奈看著我,感覺她快要哭出來了。看來她比我快找到自己的名字,不過我希望她能等等再表達喜悅之情。
「我真的……好高興──」
「先別說,就說等一下了!我還沒找到我的名字。」
「和我同班喔,一年八班。」
最後在我自己找到前,麗奈忍不住先說出來了。算了,能同班當然是最令人高興……
我看向一年八班的分班表,上頭寫著我、麗奈、一樹的名字。親眼看到三個好朋友分在同一班的奇蹟,讓我眼眶有點發熱。
「這、這就是命中注定吧?」
麗奈一臉感慨地拍打我的背。我覺得這是個奇蹟,而麗奈則認為是命中注定。
「同班的還有同國中的相田和小宮,我們芝?國中的所有人好像都分到一年八班了。這不是奇蹟也不是命中注定,八成就是以之前念的國中作為分班依據。」
「嗚哇,廣瀨,可以不要那麼冷靜地分析嗎?稍微看一下氣氛嘛,我還在感慨是命運的安排耶。」
麗奈冷眼看向冷靜分析的一樹。看來這個分班結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總之,這毫無疑問是最好的結果。以後也要請你們多多關照啦。」
「就是說啊,七渡。」
即將拉開序幕的嶄新高中生活,能夠有朋友在身邊讓人感到放心。麗奈也不再發抖了。
「咦?」
我的目光掃到分班表上寫著「城木翼」這個名字。我很驚訝有人和我的青梅竹馬同名同姓,簡直是難以置信的巧合。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