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電波少女的七大不可思議
  • 原文書名: 電波少女的七大不可思議
  • 集數: 第3集
  • 作者:無胥
  • 插畫: 蚩尤
  • 系列別:原創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 出版日期:2019/3/18
  • ISBN: 978-957-262-633-7
  • 新台幣售價:200 元
內容簡介
「你想像過未來的自己嗎?」畢業倒數三個月,人生的交岔路口前,李耀東無法回答電波少女的提問。──因為她,消失了。鋪天蓋地的新聞圍繞徐氏企業,電波少女的一切在網路上被放大檢視。潛伏的惡意、精巧的佈局,在一切崩潰之前,神祕網紅「曦亞」成為李耀東最後的希望──
相關資訊
我不會怪罪徐依緹丟我一個人面對全校學生的視線。
  畢竟我還有願意相信自己的同班同學,以及葉俊維、林若璿、鄭子庭等人的支持,就這方面來說,我還不算孤立無援。
  而昨晚與曦亞交換了聯絡方式之後,我今天從起床、搭車、到校、下課,只要一有空閒就會檢查是否漏掉了她的訊息,整個上午都緊張得不得了。
  「怎麼?女朋友終於有消息了嗎?」葉俊維看到我一直查看手機,終於忍不住發問了。
  「不,完全沒有--如果她想出現的話,我就一定找得到她,現在的情況就是她沒打算跟我聯絡。」
  「嗚哇,該不會……被、被甩了吧?」
  「沒有--吧?」
  若是那樣,她應該會在消失之前,與我討論分手的事情。
  但這一切都只是猜測,若她現在的精神狀況不穩,一切就難講了。
  「所以你到底在等誰的訊息?」
  「曦--」
  我趕緊住口。
  畢竟總不能說我不小心得到了曦亞的聯絡方式吧?
  稍早葉俊維才拿曦亞昨晚發的照片來給我看,害我差點露出馬腳。
  「曦?」
  「曦、西餐廳啦!」
  我硬是將話題扭轉到了天邊去。
  「什麼西餐廳?」
  「我爸的生日快到了,所以我媽要我訂餐廳,可是一直等不到候補的結果通知,在想是不是要快點去訂下一家了。」
  我一邊佩服自己的機智,一邊忍不住笑了出來。
  反倒是葉俊維露出了微妙的神情。
  「喔,我還以為你在瘋狂刷新曦亞的專頁等更新咧。」
  「才、才沒有!」
  「跟你講啦,曦亞最近都吃完午餐就會發文,大概還要一個小時啦。」
  「我根本不想知道,而且你超噁的,跟蹤狂啊?」
  才怪,沒想到我竟然得到了這麼重要的訊息。但也證實我整個上午的緊張都是白費工夫。曦亞大概是睡到中午的那類人--嗯,原來不用上班啊。
  既沒接業配又沒在上班,該不會也是哪個企業的第二代?
  搞不好……是徐依緹的朋友?不,那樣的話早就出手了,不必我來請。
  就這麼熬過了一個上午,連午休都緊張得睡不著,到了下午大約一點半的時候,我的手機終於出現收到訊息的震動通知了。
  打開來一看,果然是曦亞傳來的訊息,而且沒有多說些什麼,單刀直入地就直接進入了正題:「首先我要確認一下,你的女朋友過去曾跟人不和嗎?」
  「沒有,我從來沒看過她跟別人吵架,除了個性問題之外,說到底她的人際交往圈子太小了,真要惹到什麼人也不是這麼簡單。」
  「我之前發的那篇文也提過了,這一定是有預謀且有組織的行為,並不只是新聞事件這麼簡單,可能更接近挾怨報復,所以若是有什麼關於這方面的蛛絲馬跡,你可以稍微思考看看。」
  「好。」
  「目前我這樣看下來,對方很明確地在同時攻擊徐氏企業跟徐依緹兩個目標,對於兩邊的力道都沒有下降過,明顯感受得出來有人持續炒作話題。」
  「可是,一般來說這種話題有這麼容易炒作嗎?」
  「在沒有人推波助瀾的情況下,要能產生這麼大迴響的大多都是些天怒人怨的事件吧,例如嚴重的家暴跟惡行重大的社會案件,因為這些都會讓接收到訊息的人無法忍受,只要適當地搧風點火就能引爆話題的熱度。」
  她傳訊息過來的速度非常快,想必正在使用電腦輸入,而我單純用手機打字,要跟上她的節奏便顯得有些吃力。
  「而你們這次遇到的情況,是對方透過管道讓媒體放大這個話題,利用徐氏企業黑心產品這個引爆點將話題打開,接著再順勢將徐依緹也推上戰場,並利用網路上的力量互相呼應,達到令話題增溫的效果。」
  「網路上的力量?」
  「簡單來講,就是網軍。」
  ……的確是非常簡單明瞭。
  「今天你把某個話題當作是一顆落下來的排球,如果沒有人去理會它,那這顆球就會掉在地上,慢慢消耗掉本身的能量,滾到沒人看見的角落--但若是今天有個網軍將這顆球高高地托起,一定會有更多人注意到球的存在。」
  「接著就會有人來扣下這顆球嗎……?」
  「好事的網路使用者、或者是另一個網軍都有可能--接著,議題的反對方也接下了球,這樣球賽的雛型就產生了。只要不斷有人接起這顆球,或者進行助攻,那麼這個話題就能吸引愈來愈多人的注意,最後狠狠地砸向目的地,得分。」
  「這就是妳說的組織性跟計劃性吧。」
  「沒錯--恭喜你終於踏入了新時代的戰場。」她突然加上了一張有著陰險表情的卡通人物貼圖,「若不好好觀察敵人的動向,馬上就會陣亡的。」
  「……謹遵教誨。」
  或許曦亞是有備而來,也或許她信手拈來就是一大把案例與觀念,我花了整整一堂課的時間學習這門「基礎網路攻防戰」課程,真是大開眼界。
  而在我了解戰場的雛型與基本的戰術之後,她用另一個方式問了最初的問題--「你的女朋友,曾經惹上有這種背景或實力的人嗎?」
  我本身只會利用網路搜索資料與進行跟蹤狂般的起底活動,而徐依緹除了已經荒廢的社群網站之外,唯一有用到網路功能的就只有通訊軟體了。
  所以她惹上的,並不是某些網路上的名人或是媒體界的有力人士,而是擁有建構一場完整網路戰資本的人或集團。
  而要同時針對徐氏企業與徐依緹,且擁有媒體影響力、同時又有辦法僱用網軍進行活動的,大概就只有兩種可能--大型企業、或者政治人物。
  若是普通的商戰,想必戰場不會擴及徐依緹本身,但如果是政治人物的話,我倒是馬上就明白了對手是誰--鐵定是一年前被我們揭發弊端的趙財盛。
  畢竟他早就宣示過了「能玩的花樣比你們想像的多」,或許早就派人混入徐氏企業裡面製造了事端,才讓這場針對徐氏企業與徐依緹--或許還得加上我--的復仇正式躍上了檯面。
  「曦亞,我必須坦承,我可能已經知道了對手是誰。」
  「那就少廢話了,說出來,讓我想想要怎麼反擊。」
  於是我老實地交代了來龍去脈。
  當初趙財盛這個案件爆發時,有高中生參與其中的訊息完全被徐忠銘靠關係消除了,所以對於曦亞來說也是個非常意外的情況,讓她無言地回了我幾個「……」符號,直到聽完全部過程之後,才終於發表了感想。
  「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各方面都很不自然,事前完全沒有徵兆,後續也沒有完整的說明,果然有鬼。」她不愧是社會評論家,一年前發生過的事情也能信手拈來,「所以你是在那次的事件裡面才認識徐依緹的囉?」
  「對--這部分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只是好奇,單純對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如何走在一起而感到好奇。」
  我還以為其中也隱藏了什麼線索,果然是想太多了。
  但總有股突然被人探聽隱私的感覺--雖然是沒什麼差啦。
  「而且你根本是被利用了吧,如果當初經過走廊撞到她的不是你,現在陪著徐依緹一起被盯上的豈不是另一個人了?」
  「不,我覺得正因為是我,才會演變成這個模樣。」
  「夠了,沒有要聽你曬恩愛。」
  「我的意思是,個性的關係啦,不過這有點複雜就是了。」
  「那就長話短說。」
  所以還是想知道的意思嗎?
  直到現在,我才體會到與一個好奇心過剩的人交流是怎麼樣的感覺,就像是被逼入了牆角而無法逃脫般,只能一層層地被剝去外皮、挖掘出答案。
  關於徐依緹的電波少女傳聞、關於她討厭別人問「為什麼」、關於我喜歡解開謎題,而我們又是如何尋找到與對方最舒坦的相處模式,在接連的事件當中加深了彼此的感情--不知不覺之中,我幾乎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了。
  那些被我羞於談論的感情事,就連葉俊維跟林若璿都不見得知曉得如此詳細,但對於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卻很容易說出口。
  感覺真是奇妙。
  不過在我談起自己的事情之後,對話終於不再是她單方面發表意見,我也開始能夠正常地與曦亞進行對答,漸漸忘掉了她是那個擁有數萬粉絲的名人。
  「好,關於你跟徐依緹怎麼開始交往的我已經了解了。」
  「那網軍的事情……?」
  「喔對,現在已經幾乎可以確定是趙財盛了。」感覺她剛才也不是很認真地處理正事,只是像個貪婪的情報商人般打探八卦,「剩下的就是一邊防守、一邊找出證據,然後進行反擊。」
  「證據是指……證明徐依緹清白的證據嗎?」
  「不是,是揭發對方網軍身分,甚至是受雇於誰的證據--防守的主要意義只有降低衝突、提振友方的士氣而已,光靠澄清跟解釋是沒辦法說服反對方的,畢竟大家都只看『自己想看的內容』。」
  「自己想看的內容……嗎?」
  「網路論戰大多沒有結束的一天,你對於A議題的堅持,可能會傷害到對方堅持的B議題,大家爭論的起點就不同了,又怎麼取得共識?每個人的著眼點不同、談論的時間軸也不盡相同,實際上並沒有絕對的是與非。」
  「那我們究竟該怎麼進行反擊?」
  「剛才不就講了?揭發對方網軍的身分。」
  感覺我問了個笨問題。
  但網路上的交流本來就很難知道對方的情緒以及表情,只能小心翼翼地揣摩對方的語氣--幸好曦亞是個直來直往的人,不高興都會立刻表現出來。
  「所以……因為議題不會有共識,所以只能揭穿對方的攻擊意圖?」
  「對,這比幫徐依緹說話還來得容易激起同情心,會讓部分攻擊徐依緹的一般人驚覺自己當了網軍的幫凶,讓他們心中湧現羞愧感--就算他們攻擊的點真的是徐氏集團的錯、甚至是徐依緹太我行我素的部分。」
  「等等,讓我思考一下……」
  這種戰術與我想像的差異太多,有些難懂。
  但儘管我這麼說,她仍是不斷地傳來訊息,絲毫不讓我有喘息的機會。
  「等這些人發現自己被利用、被騙了,隨之而來的就會是怒火,針對網軍以及背後操縱者的怒火,輿論情勢會瞬間逆轉--在這個時候,我們才應該開始講徐依緹這個人的故事。」
  「也就是讓他們產生同情心,再誘導這份心意轉變成好奇心,最後在重新認識了徐依緹之後,基於愧疚感的彌補心態會讓他們轉向支持她?」
  「對,就是這樣。」
  「這樣我大致上了解了--那,我們何時開始行動?」
  「理論上是現在就應該開始,但你應該沒辦法吸收這麼快,我也累了,而且我下午的發文也耽擱了,暫時就休息一下吧。」
  「喔……抱歉,佔用妳的時間了。」
  「你又來了,別跟我道歉,我們現在是同一陣線,進行作戰會議不是什麼誰浪費誰時間的事情,你要搞清楚這點。」
  「明白了。」
  「詳細的操作沒時間慢慢教你,你先依照這邏輯自己思考看看,然後記得把社群帳號的隱私選項全部關起來,不然你會被無聊網友騷擾、記者還會上你的頁面挖資料。」
  「這部分不用擔心。」畢竟我自己也常做這種事情,當然對自己的帳號也有所防備,「我一直都是這樣設定的。」
  而且我這幾天的確收到很多來路不明的好友邀請跟私人訊息,剛開始還會稍微看一下對方的來歷,但意識到這全部都是來八卦的人之後就沒再看了。
  「那就這樣。」
  丟下這句話後,她就沒有再回應我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