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天才的開箱方式
  • 原文書名: 天才的開箱方式
  • 集數: 第2集
  • 作者:紫曜日
  • 插畫: Fayin
  • 系列別:原創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 出版日期:2018/3/14
  • ISBN: 978-986-486-905-3
  • 新台幣售價:190 元
內容簡介
想知道,想碰觸,想融入,想把對方拆成代碼,永遠存在他的硬碟裡。長靴貓的「幫忙查案」,竟意外揭開了一樁連續殺人案,史蒂芬頓時墜入無邊無際的查案地獄之中。就在這時候,名震暗網的天才發明師、被政府收養的白帽駭客「鋼骨龍」,卻發現了長靴貓的行蹤……
相關資訊
『喂喂,你有在聽嗎?厄文?』
  「有。」
  『我不介意你可以多表現一點對我的感激之情喔。』
  「這本來就是你的工作,阿普頓。」
  『我的工作不包括幫你個人處理私怨,厄文。』
  「閉嘴,犯罪者。擅自偷看我的──」
  『那麼就去提報啊,我會被送回監獄,你也會因為把密碼洩露給我而被踢到更冷的部門。說不定會被調去採購雜物……不、也可能是保管證物……喔對,你們這種探員還有去分局當主管一途,哪裡的分局就不一定了,希望是個好地方。』
  「閉、嘴!」
  『用不著這麼煩躁嘛,不過就跟我睡了一次,當成美好回憶不是很好嗎?』
  「不准提那件事!」
  『……我說啊……也沒有必要非得把那傢伙抓回來不可吧?跟我不同,他並不是……』
  「我不需要對你解釋理由。」
  『只是好奇嘛,你弄丟的那個、天才……』
  「阿普頓,滾回你的崗位,不要再讓我說一次。」
  將通話切掉,厄文‧雷納推推皺起的眉間,重新拿起丟在沙發上的調查報告翻閱,是農業局發來要求支援的案件,某知名種子公司被內部職員告發,開發了一種能針對某品種玉米的病毒,感染病毒的玉米會從根部開始腐爛,使植株在一週內死亡。
  問會有什麼後果?下半年市場上就買不到玉米片當早餐,也沒有三角玉米片當觀看球賽的點心,而墨西哥捲餅就少了那麼一味。
  認真的,搞不好就會變成嚴重的糧食危機,而推出新基因型玉米種子的公司則會因此獲利上兆。這是個大案子,卻觸動不了他的熱情。部門待他不薄,即便從對付組織犯罪的部門調離,也不算冷遇,但他的內心就是有某個部分提不起勁。
  雖然秉持著不管什麼案子都全力以赴的原則,可他依舊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他過去曾經很習慣組織犯罪那種單刀直入的暴力,那很好,他能毫不猶豫地去擊毀那些,但高端的智能犯不同,拐灣抹角的惡意令他感覺疲憊。
  更簡單來說,他討厭這些企業間那種跟政客一樣,明明競爭殺紅眼卻又要微笑彼此握手的文化,每辦過一樁,對人類的信任就每況愈下,而這樣的邪惡無法單純地擴張到組織全體,絕大部分的員工並不知道自己在做的是什麼事,上頭指示來,就按照規章辦理。
  這跟「他們」其實沒什麼區別。
  翻閱著他目前「搭檔」傳來的信息,回想起三年前他在組織犯罪部門經手的最後一件案子,大案子。
  他所在的職場擁有世界級的知名度,托那些諜報電影跟罪案劇集的福,經常讓外界有各種莫名的想像,但實際進入組織後就明白,他們跟普通打擊犯罪的職業做的事情差不多,只是權限更高些、武器與設備比較精良。
  當然他們的確有些高階機要任務,但實際上跟國家安全有關的,一般還是以軍方跟國土安全局為首,負責的不少,但其實沒有真的那麼多。而那些天馬行空的劇集偶爾也會說對幾件事,比如說這單位偶爾會被警方白眼……呃,修正,是「常常」。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在責任歸屬範圍上,基本是涵蓋了全國土,常被視為半途殺出的搶功者。這裡跨州統合犯罪資料,甚至包括境外的,有驚人的情報力、豐富資源,分工精細,工作繁重,好像很神祕,但說穿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對了,這裡還是高學歷者的大本營,如果隨便把手中的筆扔出去,被打到的八成都是哈佛畢業。
  即使如此,他們並不會因此變成超能力者或是什麼奇怪的生物,依舊是人類,下班後需要休息,休假時會考慮邁阿密海邊或不免俗地跟戀人跑趟遊樂園。
  在那天,等他從辦公室離開,回到住處大樓門口時,「那個」就蹲在他的門前。
  為何形容為「那個」,是當時他瞬間無法確定「那個」是否真的為人類。因為,這副景象實在過於荒謬,連笑都笑不出來。
  嬌小的軀體,由骨架判斷是個孩子,頭上戴著的應該是毛線帽,應該要固定在額頭上的鬆緊圈卻低低地扯到了臉頰上,毛線帽上開了兩個眼洞,他能從走廊的燈光隱約看出對方有雙黑眼睛。
  「你這是要搶劫我嗎?小不點。」厄文把手放到腰後的槍托上,他聽過太多派兒童當恐部分子的故事,至少在他所屬的部門並不是那麼奇特。他的公寓有不錯的電子保全,所以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進入大門並跑到他的門口待著,而且現在已經十點半了,他確定這不是這年齡層的放學時間,順帶同層樓的鄰居應該沒有孩子,至少從未見過。
  所以他的警戒其來有自。
  「……先生,晚上好。」
  聲音很細,甚至有些軟弱,而且有禮貌。
  「晚上好。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厄文盡量顯得冷酷地提問。
  「我是你的姪子伯尼‧柯利福的、同班同學……克雷爾‧須藤。我可以從口袋裡拿出學生證……」
  小不點慢慢移動手指到口袋中,厄文猛盯著對方的舉動,直到那纖細的手指真的拿出了綠地公立中學的學生證。他的確有個叫做伯尼的姪子,那是他姊姊瑪蘇的孩子,在感恩節或其他節日時他會開一小時左右的車去城市南端探望對方與她的家人。
  回想起伯尼在兩個月前展示給他看過的足球隊制服,綠底上的白字的確印著「綠地中學」。但他沒聽伯尼說過有個叫做克雷爾的朋友,但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雖然會聊天,但不見得會談論到學校的事。
  「好吧,我相信你是伯尼的同學,但我希望你可以把臉上的搶匪面具拿掉……」
  「不!」小不點變得有些激動,但隨即發現自身的失態,「我……抱歉……我、很難看……我想繼續戴著這個。」
  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厄文感受到眼前小不點身上的確有那麼點耐人尋味的東西,很奇怪,他知道這很奇怪,但他也直覺對方並不是要來危害他的生命安全。因為這樣太蠢,所有的恐部分子都盡量想融入一般人,就跟諜報員相同,立刻就顯出怪異並不稱職。
  「你要進我家慢慢談嗎?」他問。
  「我正希望如此。」小不點像是鬆口氣地道。
  厄文拿出卡片鑰匙打開門鎖,他讓小不點先進門,自己跟在後方。「你是怎麼進大門的?那需要鑰匙……或有人幫你開門。」
  「清潔公司的出入口用的是低階卡片鎖,那、那個用電磁鐵就能干擾打開了。」小不點理所當然地道。
  「……提醒我跟大樓管理部報告這件事。」厄文皺起眉。好樣的,號稱保全嚴密的高級出租大廈居然輕易讓小孩子給闖入,去抗議的話不知道能不能退還一半租金?
  「沒問題。」小不點答應。
  「那是諷刺。」厄文忍不住道。
  「喔……嗯……」小不點顯得有些難過,「我聽不懂這方面的暗喻……我很遲鈍。」
  聽見道歉,厄文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雖然有個姪子,但並不是真的很懂該怎麼應付小孩,而且對方看起來也不是「普通」的小孩。
  也許他該先問對方的父母是誰,現在已經很晚了,應該要打電話聯絡聲。但一方面,他覺得小不點是有自覺的,在這個時間、如此怪異的打扮、從清潔公司專用的出入口溜進這裡,而且擺明了是來找他。
  雖然很好奇,但對方是個孩子,也許他能更溫柔些。
  「你想喝點什麼嗎?」
  小不點顯得有些驚訝,縮著肩膀,在室內東張西望,最後找到放室內拖鞋的架子。他很快把鞋子脫了,換上過大的室內鞋,自顧自地道:「我不懂為什麼很多人進家裡都不換鞋子,這樣會把外面的髒東西沾到地板上……如果先生可以給我一杯水就好了……我認為穿著鞋踏進別人家是不禮貌的,但襪子可以、襪子……偶爾也會看見沾滿泥土的襪子,要是就那樣放進洗衣機的話所有的衣服都會變髒,我試著提醒過足球隊的隊員,卻差點被塞進洗衣槽,我想他們並不在意這種事……」
  厄文蠕動唇想說些什麼,最後卻放棄了。走到廚房的冰箱中拿出檸檬水,他也是注重這種生活細節的人,從小他就不喜歡有人穿著外頭的鞋直接走進客廳,他對潔白磁磚上的腳印厭惡至極,看到就會覺得煩躁的程度,但從來沒有說出口,總覺得那樣是沒有男子氣概的作為。
  將檸檬水倒進玻璃杯,也許要拿不容易被打破的塑膠杯,但他沒有。然後想起自己有用來取代咖啡糖的蜂蜜,所以他把蜂蜜也倒進杯子裡,調了杯想像中小孩容易接受的飲料。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