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成為鐵匠在異世界度過悠閒人生(首刷附錄版)
  • 原文書名: 鍛冶屋ではじめる異世界スローライフ
  • 集數: 第1集
  • 作者:たままる
  • 插畫: キンタ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曾柏穎
  • 出版日期:2021/8/16
  • ISBN: 978-957-267-373-7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  
內容簡介
英造結束深夜加班,在回家途中為了救貓而被卡車撞死。但那隻貓好像是類似天神的存在,作為回報,祂賜予英造想要的技能,讓他轉生至異世界。
英造向神許願「想靠製作物品的興趣過活」,得到以鍛造為主的生產技能後,立刻製作小刀,試切了乾草捆──結果連放置草捆的檯子都被切斷。
他體認到自己好像獲得外掛技能,可生產各種足以動搖一國政局的利刃……?最後,他認為這強大的力量太過危險,決定不使出全力,當個鐵匠悠哉地討生活……
相關資訊
魔族統治的魔界最深處坐落著一座城堡,此處想當然耳是魔族之王──魔王的城池。如今在城裡最深處的魔王王座廳內,有兩人正在對峙。

  一方是位眉清目秀的青年,身形略顯纖瘦,但能感受到他擁有強大的意志力。青年身穿全套白銀甲冑,手上牢牢握著白銀長劍。他是世人口中的「勇者」。
  另一方為外型姣好的女子,頭上長有山羊般的尖角,穿著散發詭異氣息的長袍,手持劍身漆黑的細劍。她是這座城堡的主人,也就是魔王。

  兩人沒有任何交談,僅出劍交鋒。勇者高舉手中的劍奮力揮下,魔王沒有閃躲,直接用劍抵擋。
  勇者的攻擊威力極其強大,若是普通的劍應該會被直接劈成兩截。相形之下,魔王的劍雖然顯得十分細窄,卻無視雙方劍身寬度的差距,擋下勇者這一劍。
  兩人向後跳開,接著再度交鋒。這次換勇者以劍身側面擋下魔王的突刺。
  魔王的突刺攻擊十分犀利,若是普通的劍應該會被直接貫穿,但是勇者輕輕鬆鬆就擋了下來。
  兩人不知交鋒多少回合,從動作來看始終堅信自己的武器不會輸給對方。但交手一陣子後,相繼露出困惑的表情。畢竟雙方都有考量到對手的身分,早已預設對手的武器應是神話時代相傳至今的極品。
  但反過來說,兩把傳奇武器歷經長時間激烈交鋒,卻都不見毀損,實在超乎想像,太過耐人尋味。
  兩人都感受到彼此的困惑,因此不約而同地放下手上的劍。
  「魔王啊,我們現在雖然正在決戰,但我想問妳一件事。」
  「唔嗯,你問。勇者啊,畢竟你想問的事情應該也是我內心的疑問。」
  「好,我想問的是,是誰幫妳鍛造那把劍的?」
  「我們的疑問果然相同,我也想知道你那把劍的人是出自何人之手。」
  「看來是如我所料……」
  「沒錯,正是你想的那號人物。我這把劍就是那位乖僻鐵匠鍛造的。」
  語畢,魔王將劍收回鞘中,將劍柄底端朝向勇者。這時可看到劍柄底端刻有一隻體型臃腫的貓咪坐姿圖案。
  「果然沒錯,是那個混帳大叔的作品……」
  勇者說話的同時,也將自己已收入鞘中的劍柄底端朝向魔王,其上頭也刻有和魔王劍相同的圖案。
  魔王看見後,深深嘆了一口氣。
  「真的是不能小看那傢伙,他應該是料到我們會打起來,所以才幫我們倆都造了劍。」
  「看樣子我們再打下也是白費力氣而已。」
  「唔嗯,頂多看誰體力先透支罷了……」
  「這樣交手下來我已經知道我和妳的實力是不分軒輊。」
  「我想也是。就算硬是分出勝負,最後也只是殺死累癱的那一方,這樣根本毫無意義。」
  「那麼結論就只有一個了吧。」
  「我明白你想說什麼。我發誓至少在你活著時,都不會再挑起戰火。」
  「我想把這件事情也告訴那位大叔,可以吧?」
  「唔嗯,你告訴他無妨。反正最麻煩的狀況就是惹惱那個頑固的傢伙,讓他鼎力協助敵對陣營。所以把一切都告訴他,別惹他不開心,應該就是最好的因應方法了。」
  「好,那麼就由我去知會他。今天就此別過了,我想我們還會再見。」
  「就這樣吧。我也得去準備把此事昭告天下了……」
  最後兩人背對背朝著相反的方向離去。最初對峙時劍拔奴張的氣氛,如今也像久遠往事般逐漸消散,徹頭徹尾截然不同的兩人,卻都面帶微笑想起同一個人的面孔。
  那是張乍看之下感覺隨處可見、有些歲月痕跡的男性面容。
  
  第1章 展開異世界生活

  醒來後,映入眼簾的是萬里無雲的藍天。我仰躺在地上。
  坐起身子查看四周,觸目所及是一大片蔥蔥鬱鬱的森林,這才發覺自己剛剛應該是躺在森林中類似廣場的空曠處。
  快速掃視下,這裡就像日本的森林。但我非常清楚,此處豈止不是日本,甚至不在地球,講明了我現在根本不在原來的世界。

  這裡是異世界。

  ◇◇◇

  我原本是名程式工程師,總是為了趕上緊到不能再緊交期,每天不停加班,無論是星期六、日,還是國定假日也都埋首工作。
  那一天我在過了?深夜十二點(換日時分)?,結束習以為常的加班,離開公司要回家。整件事情必須從我在回家路上看見一隻步伐搖晃的野貓說起。
  當時我踏著不輸那隻野貓的蹣跚步伐前往車站,目睹了那隻貓咪搖搖晃晃地走向馬路中間。
  然而一台卡車朝牠迎面而來。卡車司機不知道是閃神還是在打瞌睡,抑或是在滑手機,總之毫無放慢車速的跡象,看樣子肯定是沒注意到路上有貓。我可能是太累了,也不知道當下自己是怎麼搞的──
  居然在看見這一幕的瞬間衝向了那隻貓。
  我與貓的距離越縮越短,但卡車也離貓越來越近。事到如今就是單純在比,我和卡車會先抵達貓咪的所在位置。論速度,卡車當然具備絕對優勢,不過論距離,我則猶如近在咫尺。
  然而,我若是功敗垂成,最終沒能搶先到達貓咪身邊,就會是卡車獨占鰲頭了(姑且不論卡車究竟贏了什麼)。
  此時貓已近在眼前,我伸手抓住牠的身軀,將牠拋了出去。下一秒,現場「咚」了一聲,我感受到衝擊力道的同時,身體已在空中翻轉。在意識逐漸朦朧之際,我還不著邊際地感嘆「人類碰到緊急狀況時,真的會爆發怪力」。

  ◇◇◇

  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恢復意識,但眼前是一片純白的空間,我看不見自己的身體,也看不見其他任何東西,因此算不上是從昏迷中清醒。
  可以確定的是我有意識到某些事物,但實際情況遠遠稱不上是「醒過來」。畢竟自己現在的狀態十分模稜兩可,意識可說是非常清晰,卻也可說是模糊不清。
  「喔,你清醒了啊?」
  「我現在這種狀態如果能叫做清醒,那麼我的確是醒過來了。」
  我僅就事實做了回答。而且在與這個「聲音」交談時,我還發現耳朵未接收到音波,自己不是真的「聽見聲音」。相反地,我也沒有透過肺部送出空氣,藉此震動聲帶發出音波。
  若要以一個詞彙解釋這種感覺,應該就是所謂的心電感應了。這是種十分不直觀的「對話」方式,我會感受到某人想與我溝通,我也要不斷發出想與對方溝通的意念。
  「總之,你的靈魂看起來應該沒有毀損。老實說,保存靈魂這種事情已經有點超出我的權限了。」
  「唔嗯……我聽不太懂你的意思耶。」
  「簡單來說就是,『那個世界』的你已經死了。一般而言,不止你原本所在的那個世界,人類無論身處哪個世界,只要過世,靈魂就會遭到分解,重新轉為資源蓄積起來。我想想喔……這件事情若是以你原本工程師的工作來舉例,就是類似釋放記憶體的概念。而我現在就是凍結了你的靈魂,讓你的記憶體免於遭到釋放,不過以我的權限,本來是不能這麼做的。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原來如此,情況我了解了。所以說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太好了,看來你很冷靜。我要先跟你鄭重道歉,剛剛我稍微操弄了你的意識,暫時淡化你對死亡的恐懼。我沒這麼做的話,你就會魂飛魄散──以剛才的記憶體譬喻來說明,就是會有記憶體察覺到自己本該被釋放,因而像是啟動?垃圾回收(garbage collection)機制般自行釋放。如此一來,當中的資料當然會灰飛湮滅──意思就是你這個人,無論是肉體還是靈魂都會消失殆盡。」
  「好──這件事情我也冷靜地了解了。」
  「嗯,謝謝你的諒解。話說,你在變成這樣之前,是不是救了一隻野貓?」
  「對,我確實是救了一隻貓,因為我是愛貓一族。」
  我雖然年紀已過四十幾許,又有一副常被警察攔查的外表,但非常喜愛可愛的動物,尤其酷愛貓咪。
  再加上當時連續多日工作繁忙,歲月摧殘下體力又大幅衰弱,思考能力也降到臨界點以下。或許就是這些因素(實質上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奇蹟般地同時出現,所以我才會奮不顧身前去拯救野貓。
  追根究柢,一切的一切其實都只是起因於「我愛貓」。
  「從結論來說,那隻野貓就是我,我是?世界監視者(Watch Dog)?。不過我這麼說,你還是聽得一頭霧水吧?你有聽說過平行世界的概念嗎?」
  「我有聽過,因為我滿常接觸科幻和奇幻題材的作品。」
  「這樣啊,有聽說過的話就比較好解釋了。我的工作就是穿梭各個平行世界,負責監視有沒有會對其他平行世界造成不好影響的人事物。」
  從說話聲(雖然不是真的在說話)聽起來,可想像聲音主人有些自豪的模樣。不過,想必對方應該也是個有一定能耐的人物,不然沒辦法勝任那種監視工作。
  「喔,原來你那麼厲害啊。」
  我誠摯地讚美對方。
  「我希望你能了解,我這份工作不是阿貓阿狗都能做的。畢竟要是沒有察覺會影響平行世界的徵兆,進入必須實際出手處理的階段,就大事不妙了。不過,真要實際出手處理,也不是我負責處理就是了。總之,你現在應該能理解我的身分了,那我就繼續剛才的說明了。」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