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銃皇無盡的法夫納
  • 原文書名: 皇無尽のファフニールⅠ ドラゴンズ・エデン
  • 集數: 第13集
  • 作者:ツカサ
  • 插畫: 梱枝りこ
  • 系列別:輕小說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譯者: 林憲權
  • 出版日期:2017/6/12
  • ISBN: 978-986-486-394-5
  • 新台幣售價:210 元
內容簡介
深月攻擊伊莉絲,跟隨假的篠宮都一同離去。為了阻止她犧牲自己,悠等人對她展開追逐。一行人前往過去亞特蘭提斯大陸所在之處,在那裡有最後剩下的不明領域。然而,那個地方卻籠罩在第三龍──『真滅』的拉格納洛克的霧中。因追趕消失在霧中的深月與都,悠和麗莎她們一起闖入,但在那裡所見到的竟是……!?
「深月同學真是的──總是獨自一人煩惱,衝動行事……讓人看了非常不放心呀!」在冰冷的黑暗之中,吶喊的話語化為光明,只為傳達給消失在迷霧另一頭的她──無盡的學園戰鬥動作劇第十三集!

(2017年6月12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再來的事,請全部交給我吧。」
那句話單純只是我……物部深月的願望與覺悟。
可是當我的聲音隨風進入自己的耳朵時,我忽然想到……哥哥在三年前也說過相同的話。
以前,『藍』之赫卡同克瑞斯逼近我們兄妹居住的城鎮,哥哥曾經對我說過──
──再來的事,全部交給我吧。
我不禁苦笑,我們兄妹真是相像,同時胸口也感到了疼痛。
西方天空的夕陽十分耀眼,我用手指揉了揉眼睛,儘管如此,眼中卻依然湧出淚水。
俯視下方馬爾杜克的甲板,哥哥正伸出手,想要留住空中的我。
明明已經觸摸不到……而且也來不及了──
想到三年前自己也是同樣的表情,我不禁悲從中來。
哥哥的臉上充滿驚訝與困惑,因為害怕被留下而感到不安……看到他悲痛的神情,我的胸口有如針刺,
這或許是我與哥哥的最後一面,如果可以,我希望將哥哥的笑容留在心中,但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我攻擊伊莉絲同學,破壞馬爾杜克,妨礙哥哥他們的目的,如今已是哥哥他們的『敵人』。
現在我的同伴,只有飄浮在我身旁的假篠宮都。
或許是末日殘渣的影響,她的膚色是褐色,手上的薙刀型虛構武裝則是漆黑的黑色;可是容貌、聲音和舉止,全部都和都一模一樣。
「深月。」
都──不,都同學小聲地催促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甲板上的哥哥和弗栗多雖然不會飛,可是只要麗莎她們出來的話,我們可能就逃不掉了。
「好,我們走吧──都同學。」
我不會像以前一樣,像她還在世時一樣,直呼她的名字。都同學這個稱呼就是在告誡我自己,她不是真的篠宮都。
我操控從虛構武裝產生的空氣,飛往南方的天空,都同學則是跟在我的後方不遠處。我回頭觀看是否有追兵,不過並沒有人追來的跡象。
冒著濃煙的馬爾杜克愈來愈遠,最後消失在水平線的彼端。
「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除了深月最後想做的事之外,我們的利害並不衝突。我答應過妳,其他任何事我都會協助妳,所以……妳如果要去別的地方,我會很高興哦。因為和深月在一起的時間,我希望能盡量愈久愈好。」
都同學加速飛行,來到我的身旁,用開朗的語氣問我接下來的去向。
她開朗的笑容與活潑的聲音,與記憶深處的摯友一模一樣,我原本以為再也看不到、再也聽不見了。
──即使如此,她也絕不是真正的篠宮都。
她說會幫助我,但那也是為了將末日殘渣集中於一處吧。就如同巴哈姆特企圖連結各處的不明領域,末日殘渣的整合可能也具有某種意義。
她始終是第九災厄的一部分。
我強忍湧上的感情與淚水,開口回答她。
「我們沒時間去別的地方,要直接前往剩下的兩個不明領域。距離這裡最近的是……位於非洲大陸北方的那一個。雖是距離最近,卻也有四、五千公里之遙……」
我取出掌上型電腦查閱地圖,畫面顯示出目前地點與事先輸入的不明領域座標。
「這樣啊,真遺憾……不過妳帶著那個東西好嗎?我猜那是密得加爾的配給品,我們行跡也會因此而敗露不是嗎?」
比起目的地的距離,都同學似乎更在意我持有的電腦,她露出擔憂的表情。
「是有這個可能,但是不依靠GPS功能,我們也很難抵達目的地。反正哥哥他們也已經知道我們的目標,所以不需要在意這件事,重點是別被追上就好。」
「……那麼我們只破壞戰艦可能還不夠,深月的哥哥和其他人可能會從別的地方徵用飛機追趕過來哦。」
聽到都同學的指謫,我不禁暗自懊悔,的確有這個可能。
利用產生空氣進行飛行雖快,可是除非多人合作,否則速度無法超過音速,最快也只有時速三百公里左右。而且無論再怎麼趕路,距離下一個不明領域都要花費十小時以上的時間,中途也需要休息。
哥哥他們只要徵用飛機之類的交通工具,我們很有可能就會被追上。
「那麼我們只有盡可能趕路;萬一情況需要,只要銷毀電腦,就不用擔心會被發現了。」
被她指出我的思慮短淺,我很不甘心,於是語氣強烈地這麼說道。
我的行動確實是出於一時衝動,本來我應該稍做準備之後再行動,可是那個時候──剛聽完都同學告知消滅末日殘渣的方法,然後就撞見伊莉絲同學,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既然我已經吐露所有的真心話,那就只能採取行動了……事到如今也無法重新來過。
「這樣啊,那我來幫忙,現在的我,應該可以飛得比深月快很多哦。」
話一說完,她突然抓住我的手。
我原本以為她的身體應該和死人一樣冰冷,可是她的手掌很柔軟,比我還要更溫暖一點。
隨後,我的手被強勁的力量牽引──一口氣加快速度。
「什麼──」
這速度快得令人難以置信,天上的雲不斷地被我們追越而過。
──這速度到底是──不,更奇怪的是我們這麼接近,應該會和我的氣流互相干涉……
我最驚訝的,是她似乎並沒有產生空氣。
本來應該要互相配合才能提升速度,但是我完全沒有配合她,我們卻能以這麼異樣的速度飛行。
「總之,方向是這邊沒錯吧?」
「沒、沒錯──」
我雖是困惑,仍是點頭肯定,接著她更加快速度。
「深月,我會直接帶妳去目的地,麻煩妳指引方向囉。」
都同學回頭向我微笑。
不知何時,她的頭上飄浮著發出七彩光芒的光圈。那個物體並不是固體,而是如極光般飄忽不定,宛如天使的光圈──那到底是什麼呢?
──那代表她並不只是單純的假貨而已嗎?
看到篠宮都以不明的力量高速飛行,我反省自己太小看她了。
我原以為如果是現在的自己,可以輕易再度封住她,看來如果輕忽大意,或許會招致危險。
這樣的飛行速度雖然有用,然而我有預感,若不及早應對,事情就無法挽回了。
──再多等一點時間吧……至少只要她還站在我這邊就不會有問題……
我會有這種想法,一定是因為我太軟弱了吧。
我想這並不只是因為她與摯友長得一模一樣,而是因為我害怕孤獨一人。因為我至今從來沒有一個人戰鬥過。
與赫卡同克瑞斯對峙的時候,有哥哥和我在一起;在密得加爾則有龍伐隊的同伴。
腦海浮現哥哥與麗莎同學她們的面容,胸口不禁感到苦悶。
事到如今我才明白,以前自己得到多少人的支持。
我之所以明知遲早會和她敵對,卻仍選擇與她合作,當然不單只是出於不安,而是因為她對我提出某個好處。
只不過,我內心深處對於一個人戰鬥,還是會感到不安吧。
然而在封印最後的不明領域之後──或者在那之前,我們必然會敵對。
我打從心底希望,到時她會明確地以『敵人』的態度面對我。



「再來的事,請全部交給我吧。」
留下這句話之後,深月便和冒牌篠宮都一起,朝著暗紅色的天空飛去──
明白自己追不上她們後,我將手放了下來,呆立在原地。
馬爾杜克的主引擎遭到破壞,冒出了濃煙,甲板上只剩下我與弗栗多。
「她到底打算做什麼……?既然聲稱會處理剩下的不明領域,那就不是要逃走吧──」
活脫像是個小奇力的她,黑髮受到海風的吹拂,以訝異的語氣說道。
我猛然一驚,看向纏繞在弗栗多細白頸子上的綠色藤蔓。那是尤克特拉希爾的末端,只要戴著那個項圈,她的物質變換就會受到阻礙。
那個束縛非常穩固,以一般的方法──蠻力或利刃──無法斬斷,不過如果是蒂亞,應該可以輕易解開。
只要解放弗栗多,使用她龐大的上位元素,想必可以輕易修復馬爾杜克,但是──

『──讓物部深月把所有的黑暗都吸入體內,再用廢棄權能把她連同黑暗一起殺死。』

想起弗栗多說的這番話,我放棄解放弗栗多的方法。現在放弗栗多自由,她很有可能會再次與我們作對。
我緊握拳頭承認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無法立刻追趕深月。
若不是在深月起飛之前,我有了一瞬的遲疑……其實我是有機會阻止深月的。

『伊莉絲同學在我的船艙裡,哥哥快點去救她比較好哦。』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17 Tongli Publishing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