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悖德學園
  • 原文書名: パブリックスクール
  • 集數: 第2集
  • 作者:樋口美沙緒
  • 插畫: yoco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劉哲琪
  • 出版日期:2017/5/24
  • ISBN: 978-986-486-214-6
  • 新台幣售價:240 元
內容簡介
期中假的休假期間,在空無一人的校內,禮不分晝夜地接受艾德的擁抱。這是違抗命令的懲罰──即使知道這個事實,得以獨占艾德的禮,仍日復一日地沉溺於喜悅與快樂中……然而假期結束後,擁有柔和美貌的轉學生喬納斯復學了!!謠傳他是艾德的戀人,這讓禮被不安與嫉妒所驅使!?在封閉的牢籠中──少年時代因一瞬間的光輝而絢彩奪目,墮落於此生唯一愛戀之中的奇蹟純愛!!

(2017年5月24日上市)
相關資訊




  「啊、啊、艾德,求求你、已經、不行了,饒了我……!」
  在寬敞的交誼廳中。
  傍晚時分,暖爐內的柴火正霹啪作響,在溫暖的房間裡,禮正被瘋狂地侵犯著。
  這間房間平時總是擠滿了住宿生,但現在卻只有艾德和禮兩個人。艾德強迫禮趴在交誼廳的沙發上,將性器侵入他的後穴,執拗地逼迫著他。過程中,禮的性器摩擦著椅墊,淫靡的愛液從前端溢出,沾染了沙發。
  這已是今天第五次做愛。
  要是把高潮和射在裡面的次數算進去的話,就更多了。
  首先是早晨。才剛起床,禮立刻就在床上被擁抱到中午。艾德在自己房內的浴室替禮清洗身體時,又用指尖玩弄他的後穴,讓他射了一次。在餐廳用餐中途,也被插入了一次。並非像先前那樣是在椅子上,而是被帶到了窗邊。艾德心想反正不會有任何人經過,所以無所謂,於是逼迫禮將手搭在窗框上,直接站著刺入對方體內。而禮就這樣達到了高潮。
  就算明知沒有任何人在看,但自己被男人擁抱的身影就暴露在窗邊,白濁的蜜液還飛濺到玻璃上,這個事實仍使禮的尊嚴飽受衝擊而殘破不堪。那之後他便被抱到了這間交誼廳,在地板上被侵犯一次後,接著又在沙發上被擁抱。
  期中假開始後已過了五天。
  這五天來,禮每天都持續被艾德抱到失去意識。清醒之後,又再度被抱到失去意識。除了其他住宿生的房間和地下圖書館以外,禮反覆過著在宿舍每個角落被艾德侵犯的日子。
  不分晝夜地和艾德做愛的過程中,禮甚至已分不清今日是何日了。
  「啊、啊、啊嗯,艾德、艾德……啊啊……!」
  經歷太多次高潮,禮的下半身已經毫無知覺,根本使不上力。張開的嘴角流洩出了沙啞的喘息聲與唾液,身體撞擊的淫靡聲音響徹整個房間。
  禮的身體經過無數次擁抱,已經和以前截然不同。稍微被觸碰一下就會產生激烈反應,乳頭和後穴被玩弄時,全身便會充斥著甜膩的歡愉,有時甚至還會到達高潮。由於後穴經常被磨蹭,就算不撐開,艾德碩大的性器也能毫無阻礙地滑入。不僅如此,空蕩蕩的後穴甚至令禮感到空虛。
  「你知道嗎?你的裡面已經……完全是我的形狀了呢。」
  這個問題使禮縮緊下腹。他可以在腹部深處,感覺到艾德侵入其中的碩大與形狀。「艾德……!」對此興奮不已的禮,發出了甜膩的嗓音。明明已經使不上任何力氣,但禮高高舉起的臀部仍渴求般地擺動著。
  (不行……完全沒辦法思考──)
  喘不過氣的禮,只能下意識追求著快感。
  「其他男人進來的話,我馬上就會知道……可別讓別人插進來喔。要是讓別人插入的話,我會好好懲罰你。」
  明明禮的心中,根本不想和艾德以外的人做這種事。
  抽插的速度加快了,禮知道對方很快就要射在裡面。
  滿心期待的禮,也淫蕩地擺動著腰部。
  「禮,叫我的名字……」
  艾德如此說道,禮也老實地照做。
  「艾德、艾德……唔、啊、啊嗯……艾德……!」
  不知道為什麼,每當艾德高潮時,他總會要禮叫他的名字。然後禮便會呼喚對方的名字好幾次。這是這些如同強姦的行為中,唯一的救贖。至少,艾德知道他抱的人是禮。
  (我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所以光是這樣,我就很開心了──)
  雖然覺得有這種想法的自己肯定哪裡不對勁,但腦袋已經陷入混亂的禮,實在無法逞強。這五天以來,在連親吻都沒有的放蕩性愛中,唯有彼此呼喚名字,才能讓禮感覺到愛意。於是他會呼喚艾德的名字好幾次。
  艾德的性器在禮的體內釋放了。而禮也隨著那觸感,渾身顫抖地達到了高潮。
  身體灼熱得像是在燃燒一般。一垂下眼簾,如同泥沼一般的睡意便包覆住禮,將他的意識拉入其中。



  禮做了一場夢。
  在來到英國之前,禮和母親兩個人住在一間小小的公寓中。年幼的他坐在公寓裡,手上拿著素描本和色鉛筆。他正攤開母親買給他的畫冊,臨摹著米雷的奧菲莉亞。
  窗外是一望無際的星空,時間似乎是晚上。禮不經意地抬起頭來,母親正在紙門的另一頭面對著書桌。母親用認真的神情盯著手邊,進行著翻譯工作。禮看著母親的側臉,想出聲叫喚──但他卻沒能叫出聲來。
  「媽媽。」
  ──要是這麼叫了,母親卻不肯轉過頭來怎麼辦?
  禮的心頭被寂寞占據。為了不打擾母親,他決定繼續畫圖。(畢竟我也只能畫圖。)
  年幼的禮如此想著,同時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沒有轉向禮的母親,側臉顯得很遙遠,就好像陌生人一樣。或許母親的內心深處……其實想著要是沒有禮就好了。
  ──明明就近在身邊,也知道母親愛著他。然而為什麼,有時候他會感覺母親是如此遙遠,彷彿自己是孤獨一個人一般呢……?
  是因為禮不明白母親心中的想法嗎?
  然而在得出答案前,禮的視線變得模糊。母親和東京的公寓都煙消雲散了。
  回過神來,夢中的禮已過了十三歲。
  時值英國夏日,明媚的陽光灑下。禮在格拉姆斯的宅邸中奔跑著。一跑到視野良好的房間,他便衝到窗邊。從那個房間,可以將坐擁寬廣庭院的格拉姆斯家屬地一覽無遺。將臉頰貼上窗邊的禮看見了從遠處開來的車輛,胸口劇烈鼓動。
  ──是艾德!艾德回來了!
  禮在空無一人的房間裡,輕聲地叫喊著。那天是暑假的第一天,禮一直滿心期待地等著艾德歸來。
  (啊啊對了,這麼說來當時我總會那麼做……)
  做著夢的十六歲的禮,忽然間想起來了。
  期中假或長假時,在艾德回來的日子裡,禮一定會從那房間的窗戶向外看。而且只要一到周末,即便艾德不會回來,他也會那麼做。艾德基本上都是在接近中午時回家的。所以只要一到時間,就算有可能只是空等,禮也總是會滿懷期待地等著艾德乘坐的車從遠處駛來。
  然後只要一看到黑色高級轎車,他的心便會雀躍不已。光想到艾德回來了,便讓他喜出望外,有時還會悄悄地手舞足蹈。
  (在車子停入車庫,艾德走下車子後,就打開窗戶呼喚艾德的名字吧。揮揮手,讓他看向這裡。)
  十三歲的禮如此想著。但在他俯視著由管家迎入家門的艾德側臉後,他便漸漸心生恐懼,最終作罷。因為不知為何,他內心有種感覺……
  ──或許艾德已經不記得我了。
  雀躍的心沉靜了下來。俯視著艾德的禮,既喜悅又恐懼。他可以感覺到心臟正悸動不已。
  做著夢的禮心想──
  (……啊啊,和母親當時是相同的心情。)
  無論距離多近,卻像相隔兩地一般寂寞。想到對方內心或許對自己感到厭煩,他便感到相當不安。
  希望喜歡的人,可以同樣地喜歡自己。
  所以禮很害怕打擾對方,心靈軟弱的他總是一退再退。
  (因為不管距離多近,我都看不透艾德的心……)
  年幼的禮倚著窗邊的窗簾,寂寞地用雙眼追逐著艾德。
  ──艾德,抬頭看向這裡。只要你抬頭向我揮手……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能感覺到自己被你愛著。
  禮在心中如此祈禱著,但卻說不出口。
  只是祈禱的話,艾德是不會發現禮,也不會去尋找他的。禮不明白艾德的心中藏著什麼想法。
  年幼時不知道,現在也還是不明瞭──十六歲的禮知道的,就只有他一無所知這件事。
  但是現在的話,他卻能夠想像。在小公寓深處工作到半夜的母親內心,恐怕和年幼的禮一樣孤獨,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麼,艾德的內心呢?
  禮等待著的艾德,內心又是懷著何種思緒?夢境中,禮站在十三歲的自己身旁,並試著想像。想像目不可視的艾德的心,以及似近猶遠的艾德的事。
  睜開眼時,禮正睡在艾德的床鋪上。
  身體發燙灼熱,汗流浹背,只有額頭感到冰涼舒適。禮緩緩地將手貼上額頭,有條濕毛巾正蓋在上面。
  (奇怪……我……)
  禮雖然想要起身,但身體卻使不上力。視線朦朧,意識也還模糊不清。
  「好了,別起來。燒還沒退呢。」
  忽然傳來了聲音,於是禮轉動視線。只見艾德正坐在床沿,將水從水壺倒入玻璃杯中。禮雖然想開口問自己怎麼了,但嘴巴卻張不開。他朦朧地凝視著艾德,對方則回應:「可能是感冒又復發了。」
  「做完之後你昏了過去,接著就這樣發燒了。……有一半是我的責任,所以你今天就睡這裡吧。來吧,吃藥。」
  艾德說完後,便用健壯的手臂支撐禮纖瘦的肩膀,撐起他的上半身。他讓禮將藥錠配水吞下,但禮卻用微弱的聲音說:
  「我回房間去……會傳染給艾德你……」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