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籍資料

悖德學園1 ─籠中之王─
  • 原文書名: パブリックスクール
  • 集數: 第1集
  • 作者:樋口美沙緒
  • 插畫: yoco
  • 系列別:紫界小說
  • 圖書分級:限制級
  • 譯者: 劉哲琪
  • 出版日期:2016/8/10
  • ISBN: 978-986-470-716-4
  • 新台幣售價:230 元
內容簡介
聚集名門貴族子弟的全寄宿制公學──在這所學校之中,艾德華是最優秀的學生,也是受全校景仰的級長(prefect)兼宿舍代表(Head boy)。母親過世後,被父親老家收留的禮偷偷暗戀著這位引人自豪,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繼兄。儘管艾德任性又驕傲,小時候的他卻相當疼愛禮。當禮入學之際,艾德的態度卻突然變得冷淡!!「你不要跟任何人扯上關係」,他甚至不允許禮認識朋友!?在嚴格的傳統和階級的束縛下,身分差距懸殊的悲傷單戀!!

(2016年8月10日上市)
相關資訊
序章

  進入十月之後的英國,宛如日本的冬天一般寒冷。
  中原禮在睡衣上套著一件厚針織衫,一個人悄悄地待在房裡,將筆記本攤在桌面畫著素描。他抬起頭,確認了一下時鐘。現在的時間是夜裡九點半。
  太陽早已西下,黑暗靜靜地擴散開來。
  起霧的玻璃窗上模糊映出他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望著倒影,禮嘆了一口氣。
  他有著一頭黑髮,體型纖瘦,皮膚白皙到有些蒼白的地步。外貌看起來中性又溫柔。對於十六歲的日本人而言,他的身高介於平均值,但跟同齡的英國學生相比,他的身材一直都很嬌小。
  (我的外表就跟新生沒有兩樣)
  禮碰了碰自己殘存著幾分柔軟的圓潤雙頰,由於他的外表看起來相當靠不住,讓他感到相當自卑。
  今年進入全寄宿制李斯頓公學就讀的新生年約十三歲,所以,我們可以輕易推測出禮有著一張娃娃臉——然而,纖長睫毛覆蓋住的那雙水靈黑眼卻相當沉穩,靜靜地散發出光芒,與他的年齡相吻合。
  禮現在住在威靈頓宿舍,這裡的關燈時間是十點。走廊的另一端已經傳來了鈴聲,通知學生即將關燈。此時,宿舍中負責掌權的級長們會排成一列在走廊上邊走邊搖鈴。這是好幾百年以前開始,流傳在這所學校宿舍的古老習慣。
  走廊上傳來低年級生慌忙衝下樓梯的聲音。
  「大家都進房間。只要用棉被蓋住頭,數羊數到十,早晨就來臨了。」
  偶爾鈴聲停下之際,一道特別響亮的低沈嗓音會混雜在學生們的交談之中。同時也有人呼喚「晚安,艾德。」
  艾德。光是聽到有人提到這個名字,就讓禮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
  艾德華?格拉姆斯。
  他的年紀比禮大兩歲、是這個宿舍的級長,同時也是級長之中握有最大權力的宿舍代表。艾德就待在門的另一端,明明對方每晚都會在宿舍內巡視,可是,一旦意識到對方的存在,禮就小鹿亂撞,感覺一陣熱流衝上臉頰。
  (我真愚蠢,為什麼我的心總是為此動搖不已呢??)
  這是交織了心動與緊張的複雜情緒。禮明明知道艾德不會理睬自己,卻總是忍不住動心。他一邊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沒出息,一邊闔上筆記本,收進書桌抽屜之中。他將數本筆記本蓋在這一本上方,將它塞進抽屜深處。他總感覺艾德看見了自己現在試著藏起來的本子,就算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內疚襲擊他的同時,他豎起耳朵,聆聽著門後的聲響。
  走廊上傳來三道腳步聲。一個人是艾德,另兩人應該是其他級長吧。
  「艾德,你會參加明天的比賽吧?」
  應該是一位高年級生這麼開口後,
  「是啊,我當然會參加。你會來幫我們加油嗎?」
  艾德用著友善明亮的聲音回答。
  禮的眼底映射出了艾德閃閃發亮的笑容。那是禮熟悉的艾德的身影。除了面對禮的時候,艾德老是笑臉迎人,親切又公平,願意捨身為他人付出。
  「你要讓布魯內爾大驚失色喔。只要你出場,我們一定會旗開得勝。」
  「你太高估我了。你得多禱告,拜託神讓我們獲勝才行啊。」
  「與其向神祈禱,不如指望艾德華?格拉姆斯還比較可靠。」
  艾德周圍的高年級生的笑聲在走廊響了起來。他們熱烈地激勵艾德之後,各自消失在房裡。三道腳步聲走過禮的房門前,鈴聲也逐漸遠去。
  (真好??)
  禮嘆了口氣。
  (我也好想去為比賽加油喔——)
  由於宿舍建築物老舊不堪,中央暖氣也相當古老。房裡總是無法暖和起來。冰冷石牆的寒氣悄悄朝禮逼近。禮的身體微微顫抖,他脫下針織衫並披在椅背上後,匆忙滑入床鋪中,拉起刺人的老舊羊毛毯,將毯子蓋過自己小巧渾圓的頭部。當他這麼做的時候,電燈的光芒突然熄滅了。
  接下來,剛剛的喧囂宛如一場夢,深沈的靜寂與黑暗拜訪了整間房間。
  (??艾德他——)
  禮在黑暗中睜著眼睛,從毛毯的隙縫之間窺視著房間。
  (艾德今天會走回來嗎???他會過來我這裡嗎?)
  艾德昨天沒有造訪禮的房間。前天、以及前幾天都沒有過來。對方上次造訪這裡是上個星期五的事情了。今天是星期四,差不多隔了快一個星期。艾德造訪的次數並不頻繁,捉摸不定。每次都會間隔至少三天。禮認為是因為艾德盡量不想看到自己。
  當對方來訪時,禮總是雀躍不已,同時也感到畏懼。因為,自己又會再次領悟到艾德並不愛自己??。
  過了十分鐘左右,睡意逐漸襲來。朦朧之中,禮在心中思考「艾德今晚也不會出現吧」。一想到這一點,孤獨便滲透至他的心底。
  今天,他一定去找現在的戀人了吧——。
  艾德常常換交往對象,所以禮不知道他現在的戀人是誰。儘管如此,他還是很羨慕對方能與艾德同床共枕。
  此時,傳來有人轉動門把的聲音,禮不禁杏眼圓睜。仔細一看,一位高大男人的身影靜悄悄地走進房間。
  「??艾德。」
  禮倒抽了一口氣,慌忙抬起上半身。他打開床頭燈後,艾德出眾的外貌浮現在淡淡的橘黃色燈光之中。
  金色的髮絲、深綠色的雙眸、白皙的肌膚。他的身高修長,宛如洋娃娃般的面容下,是體育活動鍛鍊出的緊緻身軀。他的面貌成熟,若是從日本人的角度來看,應該會認為他的年齡約二十多歲。他渾身散發出了與生俱來的高雅氣質,以及一股不可思議的壓迫感,讓人想要臣服於他。
  艾德來見自己了。光是這麼想,就讓禮的情緒瞬間高昂了起來,他感受到自己滿臉通紅。
  他知道是時候該放棄了,對方不可能會搭理自己,自己的好感只會讓艾德感到困擾,但「喜歡」的心情依然從他的全身開開始擴散,宛如滾燙的熱水一般滿溢而出。另一方面,他又擔心對方會再次斥責自己,緊張不已。
  「艾德??你怎麼會過來這裡?」
  禮本來想脫口說出「我好開心」,但終究嚥下了這句話。以前的禮一定能表達出這樣的心情。但現在的他已經清楚這麼說會讓對方感到不悅。
  艾德倏地瞇起細長的眼眸,站在距離床鋪數步之處。他似乎是在巡視後直接來到禮的房間。他在宛如燕尾服般的黑色制服下,依然穿著一件顏色鮮豔的背心。在級長之中,只有隸屬於宿舍最高階層的宿舍代表可以穿著這種服裝。這身打扮明顯顯示出他身處於掌握權威的立場,與其他學生有所不同。
  「我只是來確認你是否有遵守命令罷了。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
  禮本來想將一隻腳伸出床鋪外,聽到對方冷漠的話語,他瞬間停住動作。自己眼前的人,跟剛剛用沈穩開朗的語氣對住宿生說話的人,真的是同一號人物嗎?艾德對禮的態度冷淡無比,甚至讓禮忍不住心生疑問。禮仰頭望向艾德後,對方正用蘊含著輕蔑的眼神上下打量禮,仿佛在檢視他的身體。
  「這一個星期??你有和任何人說話嗎?」
  「??沒有。我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聽到對方用沈穩又嚴厲的聲音這麼詢問,禮一如往常地輕聲回答。
  「你沒有說謊吧?」
  艾德仿佛起疑似地再次叮囑後,禮回答了一句「是事實」,他的聲音微微發抖,並不是因為對方的態度讓他感到畏懼,而是因為對方不信任自己,這令他感到難過。艾德為什麼總是質疑自己說的話呢。就算禮想要找人交談,他在這個學校裡也一個朋友都沒有。

  (插圖p.11)

  「對了,艾德??你會參加明天的橄欖球比賽吧?」
  回想到剛剛走廊傳來的對話,禮戰戰兢兢地詢問後,艾德皺起眉頭。他的表情寫著「那又怎樣」。禮緊緊握住顫抖的指尖,鼓起勇氣開口問:
  「我會躲在角落,不跟任何人說話??我可以去觀賽嗎?」
  一聽到禮這番話,艾德馬上嘖了一聲。如此粗魯的舉動與他有教養的氣質並不相稱。其他學生應該不知道艾德這樣的一面,但禮對此已經感到習慣了。
  「我一開始就說過了,你不可以參加宿舍的活動。話說回來,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該不會有人邀約你去看比賽吧?」
  聽到對方焦躁的語氣,禮慌忙搖了搖頭。
  「沒有人邀約我。我只是想看看你在球場上活躍的風采??」
  ——畢竟這已經是最後一年了。
  明年,艾德就要成為大學生。就算只有一次也好,禮想要親眼見識看看艾德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成為這所學校的英雄。
  禮拼命辯解的聲音顫抖不已,讓他感覺自己好悲慘。當他懷抱著這份心情緊緊盯著艾德後,艾德卻突然移開了視線,仿佛不想看到禮的臉。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